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穆骏:山寨版领袖传记何以旺销海外
·冯崇义、杨恒均:华人海外参政之路缘何坎坷?
·杨恒均:反美浪潮背后的自由边界
·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穆骏:中国何以选择此时重返亚洲?
·穆骏:中国三代领导人的大智慧
·穆骏:中国如何面对越南挑衅?
·穆骏:慎对美国和台湾“大选综合症”
·穆骏:破除美国军事“透明度”的迷思
·中菲对峙:慎对美国角色/穆骏
·中国应加强对海外留学生的服务/穆骏
·农民工的幸福感从何而来?/穆骏
·中美人权对话观察/穆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听说武广高速列车开通,我是兴奋得一塌糊涂,当时就给在广州过冬的老爸打电话,相约要坐据说是世界上最快的列车回老家湖北一趟。父亲说,票价不低,我说没事,这点钱咱还有。
   
   我不喜欢坐飞机,几年前还得过飞行恐惧症,我喜欢坐火车。对于武汉到广州开通高速火车,我是举双手和双脚赞成的。可是,就在今天火车开通前夕,我收到好几十封亲戚朋友和读者的来信,向我诉苦连天,原来,由于开通了高速火车,铁路部门裁减了好多趟普通列车航班。而这两者之间的票价之差高达五百元以上。
   
   我这才知道我的高兴有点自私了。我喜欢坐火车除了怕死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是喜欢和坐火车的人混在一起,我总觉得我和他们属于同一个“阶层”,和他们一起比较自在,也学到很多东西,是我在其他场合无法学到的。相反,到了宽敞明亮的飞机场,和那些衣光鲜亮的男女一起,我除了欲望,就找不到其他感觉了。

   
   回想一下,坐火车的都是些什么人呢?当然有少数公务员白领甚至老板,但绝大部分却是打工仔、农民工、农民以及小生意人,对于他们来说,火车票从两百到五百甚至八百,可不是一个小的飞跃。高速火车固然不错,但如果大幅度剪掉了一些票价便宜很多的普通列车班次,受到损害的一定是收入相对较低的那个群体,也就是农民工和打工仔、打工妹了。
   
   想到这里,我为自己早先的兴高采烈有点脸红,于是在一些论坛上加入了讨论,这才感觉到普通民众对“世界最高速”的看法,那是“国强”的标志,但却和“民富”脱节了,或者说,只是为比较富裕的阶层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今后,他们可以坐飞机,也可以坐最快的火车了。
   
   我也特意找到在铁路部门工作的朋友讨教,没有想到,他竟然说,没有普通车坐,坐坐世界上最快的列车,有什么不好?我刚想辩解,他又说,(农民工)难道连五百块钱都没有?一年不就回去一次吗?
   
   我很郁闷,五百块钱对于我们确实不是一个大数字,而且,节约了八个小时,完全可以赚回来,还坐了世界上最快的列车。可是,从我信箱的来信中,我也真切的感到,对于很多没日没夜的低收入人群特别是年轻人来说,这种涨价对他们可不是小数字,而且他们能够用八小时干什么,才能够挣到五百块?
   
   从这件事想到以前有经济学家支持火车票春假期间涨价,说实话,从国外的经验,以及市场经济的运作来说,春假期间火车票涨价也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当我们想一下:公务员出差和探亲都有公费报销,真正的白领和老板根本不介意一年一次回家乡看望父母和子女,到后来我们才发现,涨价的唯一承受者反而是最不应该“被涨价”的农民工。
   
   说到国外的市场经济和涨价,不能忘记人家国家的福利,例如澳大利亚和大部分欧洲国家,对于那些低收入和没有工作的人的福利几乎高得离谱。中国没有福利的话,只在“市场经济涨价”上看齐,就说不过去了。我们这些年搞出了很多这类世界最牛的最快的东西,可惜,最底层的孝老百姓的收入却不但不是最快,还像蜗牛似的。
   
   我有很多农民工朋友,以前我还写一些他们,后来我都不知道如何下笔了,说真话,这种方向发展下去,我真不知道他们的前途在哪里。难道真要等他们慢慢消失?或者,国家的崛起就要以他们为代价?我不知道路在何方,所以,我不写了。
   
   说到春节火车票,农民工们就是连起几天排早队,也愿意买便宜一点的,可是,他们还是买不到,因为火车票首先是供应各大单位和学校的,如果有熟人,就更容易了(很惭愧,我自己都是靠熟人买火车票)。现在,还要涨价。一位网友说,市场经济嘛,飞机贵了坐火车,火车贵了坐汽车,怎么不知道变通?
   
   我淡淡地加了一句:那汽车也贵了,还可以走路啊。但我知道,这不是我在西方各国感受了十几年的“市场经济”。只是不知道,靠走路,农民工是否能够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路来?
   
   我们国家有钱了,牛了,听说都世界强国了,所以这些快速火车真是小菜一碟,中国的发展也让有点钱生活在中国的人感到很方便,或者说,大多的发展都是为先富起来的人服务的,这不是坏事。可是,中国GDP在世界上排名一百位左右,这意思很简单了,那就是被我们这些人平均掉的很多年轻的农民工其实还生活在第三世界比较穷的水准之下,他们的收入原本应该生活子坦桑尼亚,可你偏偏把他们弄到上海或者世界上最快的火车旁边,要出事的啊。
   
   而且请记住,中国穷人的数量大到让中国的富人们无法“代表”的地步,我想,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忘记他们。说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该为他们做些什么,突然想,如果对这些农民工返乡的火车票做适当的补助,也许不失为一个善举。算是让强大的祖国做一点慈善?
   
   对于那些靠特权和不公正的制度率先致富并对农民工的贫困处境不屑一顾的人,我想引用两个故事,一个是法国大革命前夕一位贵妇人听说法国农民没有面包吃了,她不屑一顾地说:没有面包吃,可以吃蛋糕啊。
   
   还有一个故事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皇帝——他的命运大概和那位后来被绞死的法国贵妇一样——他听大臣说国家遇到了灾害,颗粒无收,老百姓没有米吃了,他不耐烦地说,没有米吃,为什么不吃肉啊。
   
   我是想提醒一些人,对于抱怨高速列车太快的农民工群体,应该积极想办法,做点事,千万不要说出这样的话:普通票价的火车没得坐了,可以坐更舒服豪华、世界最快的列车啊!
   
   杨恒均 2009/12/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