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悼羅海星]
自立博客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悼羅海星

   悼羅海星

   Jump to Comments

   

   收到一個令人徹夜難眠的消息,羅海星離開了人世。

   

   小弟有幸因一些freelance job的緣故,與羅海星共事一段日子,眾所周知,作為下屬,小弟這個人非常難管理,但羅海星相當寬容,對很多新想法,他比很多人走得更前,最早知道何謂維權運動的一批香港人,其中一位正是羅海星。

   

   作為我們口中的薔薇騎士團成員,他對中國共產黨如何思考問題,瞭如指掌,因此,在昔日羅海星對小弟了解共產黨,有很大的啟蒙,儘管小弟本身家族背景查實與中共頗有淵源,小時候接觸共產黨的東西不少,但由羅海星口中,他補足了小弟很多以往只在書本上所讀的不足,這是難以取代。

   

   羅海星也不算那些典型古肅的新聞人,他對新聞很有堅持,做中國新聞,他比起有些自詡認真,但拒絕學習和進步的所謂新聞人都來得好太多(不應在悼念文章內罵人,但香港有些中國新聞採主,只能用混飯吃來形容),不過他的幽默感是相當強,羅式幽默是別樹一幟,別無分店,有些笑話,一聽便知是他的。

   

   近幾年,他受血癌的折磨,日子過得很不容易,但估不到他在這個時候離開人世,但願在不久將來,他在天上,能看到己經變成反人民政黨的中共,最終走向崩潰。

   

   這是同屬薔薇騎士團成員的小弟,對他最後的敬禮。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Fu

   

   註:老一輩可能不明什麼是薔薇騎士團,在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中,自由惑星聯盟有一隊,由銀河帝國投奔的貴族組成的陸戰部隊,叫薔薇騎士團,而小弟用這稱號,對曾經在共黨內部當過高層,或長輩在共黨內部有相當地位,後來投奔民主陣營的人的稱呼。

   

   

   

   

   

   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羅海星肺炎病逝 享年61歲

   

   【明報專訊】(最後消息)《新晚報》前總編輯羅孚之子羅海星,今日凌晨零時20分於瑪麗醫院病逝,享年61歲。臨終前,他的太太、子女、母親陪伴在側。幾年來,他一直與血癌搏鬥,直至今日凌晨因肺炎致死。他的太太周蜜蜜是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羅海星曾任貿易發展局駐京首席代表,89年初離任,之後經營中港生意。羅海星早年在內地讀大學,六四事件後利用內地脈絡配合本港的「黃雀行動」,成功協助多名內地民運人士逃離中國。直至89年10月,羅海星因營救行動失敗,在深圳海關被捕。羅海星是六四後被捕的3名港人之一,坐牢兩年後,因英國前首相馬卓安出面向北京要求才獲釋。

   

   

   

   附录:【信报2009年5月25日】

   

   羅海星成中英談判籌碼

   

   六四之後,香港成為內地民運人士急欲逃離中國的救星。前《新晚報》總編輯羅孚之子羅海星,當年因救人心切變成階下囚,也是六四後被捕的三名香港人之 一。囚牢生涯過了兩年,羅海星因前英國首相馬卓安出面向北京政府「要人」才得以獲釋。羅海星的故事,折射六四後中英兩國在政治桌上的談判籌碼。

   八十年代羅海星獲聘為貿易發展局駐京首席代表,八九年初離任,之後成為穿梭中港兩地的生意人。羅海星年少時在內地唸大學,雖然文革被批,卻廣結人緣。六四 後他利用內地脈絡配合本港黃雀行動,成功協助六四凌晨目擊清場的前《法制日報》記者馬波逃離中國。馬波臨行前跟羅海星說:「還有兩個人等着你救。」

   羅海星後來獲穿針引線的「蛇頭」告之,那兩人分別是王軍濤及陳子明,他聽罷兩位明星級領袖的名字,一腔熱血充斥心頭。他跟「蛇頭」先後三次在內地會面,再 跟黃雀接洽。有一晚,他在廣州酒店收到黃雀行動的成員來電:「批貨來不了。」那是營救行動失敗的暗語。羅海星心知不妙,翌日轉折趕赴深圳,賭一賭能否成功 過關返港,結果關員把他的回鄉證掃來掃去也過不了電腦,他就此被捕。

   「那是一九八九年十月十四日,那蛇頭,其實是引蛇出動的二五仔。」羅海星說,除了他,還有近七十名參與營救的內地人被捕,包括陳子明。另外兩名被捕港人乃「江湖人物」的助手,負責用大飛接載。王軍濤後來則循其他途徑逃往美國。

   「我被指控窩藏反革命罪犯,被判監五年。」羅海星記得,主審法官私下告訴其代表律師,「李鵬辦公室下了指令,要判羅海星五年,沒判最高十年刑期,算好了。」

   九一年,時任英國首相馬卓安訪華與中方商討興建香港新機場的「玫瑰園」計劃,馬卓安離開北京後,不久羅海星便獲釋。「那天我坐直通車回港,副政治顧問柏聖 文(柏聖文二〇○三至○八年曾任英國駐港總領事)來到紅磡,給我遞上一張賀卡說:『首相祝賀你回到香港。』」英國人用一張卡,來告訴他誰是「恩人」。

   同年年底,羅海星到英國探親,當局看到他的入境紀錄,邀請他到唐寧街首相府。「馬卓安跟我閒談一輪,臨行前和我合照。」那張相片卻令北京憤怒不已,即時沒收他的回鄉證十多年;羅海星成為了中英政治角力的「磨心」。

   今年六十歲的羅海星,二〇○五年患上血癌,出獄後面對經濟困難,他一班內地好友拍心口承包其醫藥費,更在各方幫忙下重新獲發回鄉證回內地治病。兩脅插刀雖 換來牢獄生涯,更重要原來是忠於良知的清白、難能可貴的友誼,難怪他的老父羅孚每當在月夜下提起兒子因六四坐監,都感到無比驕傲與自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