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自立博客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此转关于波兰团结工会的文章。其中贴者提出以下问题供读者诸君参考并思索——

   

   1,1989年波兰为什么会有反对党人参加的政府职位选举?

   2,反对党和波兰执政党是什么关系,如何确定这个政权容纳反对党的政策和性质?

   3,马佐维奇何以可以成为反对党的总理?

   4,瓦文萨和丹泽造船场何以可以组织独立工会?和政权的社会主义性质,如何区隔?

   5,教皇保罗二世和独立工会和政权如何分梳?

   6,诺贝尔奖何以可以颁发给瓦文萨?

   7,“1988年,雅鲁泽尔斯基的波兰政府表达了妥协的意愿”,为什么?

   8,波兰政府和议会给团结工会提供35%的议会席位,为什么?这个政权是什么性质,再问。

   9,这一切和中国、中共政权对待民主和民运,如何区别?

   

   ——转贴者按语

   

   

   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一切是值得的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瓦文萨在2008年1989年波兰发生的事件是欧洲新纪元的先兆。当年6月,波兰举行了第一次自由选举;而反对党出人意料地获得选举的胜利;马佐维奇成为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中第一个非共产党员的总理。这一切都发生在柏林墙倒塌,东欧巨变之前。而波兰争取民主的运动比这还早了10年。在丹泽的列宁造船厂,由瓦文萨领导的波兰团结工会是这场民主运动的发起者。

   

   欧洲共产党的失败始于波兰团结工会的成立。这是东欧的第一个独立工会,由列宁造船厂电工瓦文萨领导。瓦文萨组织了东欧历史上最大的罢工,并且后来成为波兰总统。他回忆道:"在1980年的罢工中,我们成功地统一了波兰所有社会组织,甚至外国工会也表示了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可以对那些共产党人说,你们一直在欺骗我们,我们才是大多数,我们不想再让你们统治了。这是反共产主义民众第一次以和平的方式战胜了共产主义。他们不再具有号召力,也不能再象以前那样行事了。另外一个成功是,这是东欧第一个非政党运动。"

   

   百分之八十的波兰人相信,1979年一位波兰人被推选为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对团结工会的成立,以及东欧共产主义体制的崩溃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波兰政府1981年12月13日颁布了戒严令,并且将瓦文萨关押了一年。但这并没有动摇瓦文萨认为共产体制必将崩溃的信念,"我在被关押期间对当局称,我们将是最后的胜利者!我们将为你们这些共产党人钉最后一颗棺材钉。我当时非常肯定,这样强大的运动是难以阻挡的。在胜利的道路上尽管仍旧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挫折,但我从来没有对我们取得最后胜利产生过怀疑。"

   

   1983年,瓦文萨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更增强了他的必胜信念。由于瓦文萨不愿意离开波兰,他的夫人和儿子去斯德哥尔摩代他领取了奖章和证书。瓦文萨一直坚信,他领导的这场民主运动迟早要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而该奖又为团结工会的民主运动带来了动力。

   

   Bildunterschrift: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1980年,瓦文萨对罢工的工人讲话1988年,雅鲁泽尔斯基的波兰政府表达了妥协的意愿,请求瓦文萨停止罢工活动,与政府举行谈判。这位工会领袖清楚,他们离最终目标更近了,"我坚信一点,也努力为之奋斗,即,没有团结工会便没有自由。我打算继续推动这场运动,直至共产党政权的垮台。当然我也与政府达成了一定的妥协。没有妥协也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波兰共产党领导人终于明白了,如果他们继续禁止团结工会,忽视瓦文萨的存在,那将会在波兰一事无成。瓦文萨回忆说:"我认为圆桌会议是一剂迷魂药。共产党领导人知道我们的弱点,也知道尽管他们自己并不是很强大,但比我们强大。因此他们提出了一项对自己保险的提案,即为团结工会提供35%的议会席位。而我们必须乖乖地为他们解决那些棘手的问题。如此,共产党政权可以继续。而我想的是,只要给我一块阵地我就能扩大它。推翻波兰共产党政权的最后一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如果瓦文萨回忆波兰共产党垮台后这20年历史的话,他对自己的奋斗没有丝毫的后悔,尽管他曾为此付出了自由的代价,"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我有机会再选择一次的话,我会做同样的事情。我在之前从来不敢相信波兰能够在我的有生之年从苏联的奴役下解放出来,成为一个自由的国家。而这一切都成为了现实,而且我为此做出了一份贡献。我对波兰的发展及我们的胜利感到万分的高兴。"

   

   作者:Barbara Coellen / 王雪丁

   

   责编:乐然

   

   《德国之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