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杨恒均之[百日谈]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这个标题是我在博客中国一篇文章里看到的,那篇文章虽然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引起了我的思索,当然我知道,我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先前虽然已经在多篇文章里谈到在民主到来之前,我们应该如何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促进民主早点到来(例如《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但是,那与指手划脚、八卦到教人家如何去“生活”,完全是两回事。
   
   
   
   “生活”应该是高于政治,高于“民主”的。民主政治在地球上扎根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这之前,人类也一直在“生活”。所以,民主虽然可以部分改变我们的生活,让生活更美好,可民主未到来之前,我们还得生活,而且,对于大多数人,还得过“不民主的生活”。

   
   
   
   博客中国有网友写文章指责传播民主、推广普世价值的人(也就是他所说的启蒙者)要对上海杨佳之死负责。他的逻辑是,如果你不宣扬那些个人主义和人权至上,教唆民众敌视政府的价值观,杨佳会那么生气,继而杀人吗?
   
   
   
   他举的例子有些极端,但却有他的那套道理。确实,如果那杨姓兄弟是一位逆来顺受的臣民,他就不会那么激动,也就不会杀人,自然也不会被杀了。进一步推论:如果我们不提民主,鼓吹什么普世价值,弄得大家都心里痒痒的,甚至误导了一些年轻人,让他们自以为已经是公民了,甚至是主人了,从而没大没小,要行使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公民的权力,动不动就要挑战权威,监督政府,揭露腐败,要上访等等,这个社会会不会真的更加“和谐”呢?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生气的人,即便人家把我们当屁民,我们也感激地笑着翘起屁股。
   
   
   
   按照这位朋友的逻辑,我们甚至可以继续推论:在强奸案发生后,不去追究强奸犯,而是和声细语地告诉被强奸的妇女如何在遭受强奸的时候,摆正自己的姿势,让强奸来得更顺滑一些……
   
   
   
   对于这件事,我想用一个治病救人的例子来谈谈我的看法。如果有一个人病了,而他自己却不知道,那么,我们应不应该告诉他?
   
   
   
   我认为,应不应该告诉他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认为告诉他对他及早治病有好处,因为他得的那种病可以治愈,早动手术早好,拖下去的话,就小命难保;第二种情况则是病人得了无法治愈的癌症,我告不告诉他,他都会死。这种情况下,我和大多数医生一样会选择不告诉他,否则,只会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中,那其实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
   
   
   
   说到中国的前途,说到民主、自由和法治,情况大体相同:到底中国有没有希望?到底我们这个社会能否进入到真正的现代文明——公民社会?法治、自由和民主会降临中国吗?如果不能,那么,我现在整天在这里鼓噪,把那些永远不会到来的法治、自由和民主说得天花乱坠,弄得年轻人都不想生活在当下了,我这不是害人吗?
   
   
   
   当然,我并不认为中国没救了。我认为民主、自由和法治一定会到来。我相信,绝大多数读者是理解我的博文的,他们从我博客里看到了希望,受到了鼓舞,并更积极和乐观地生活着……
   
   
   
   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确实在读了我的文章后,有些被“误导”,在他们自以为看得更清楚,想得更明白之时,产生了迷茫,甚至对现在的生活也失去了乐趣。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两个小时前,我打开了和讯博客的私信,其中一封信这样写道:“我所有的垃圾思想都来自您的博客。原来我是一个思想单纯而快乐的人,而现在心中总有那么多的不平和烦恼,而这一切都拜您所赐。这样的遭遇不知能否成为加您为好友的理由?”
   
   
   
   如果只是今天收到这样一封信,我不会写这篇文章,然而,这种来自年轻人的信,我不是收到一封,也不是一百封,电子邮件和博客信箱里应该已经存有上千封了。就在昨天打开邮件时,还有两位年轻人写来了几乎一摸一样的信:杨老师,一直阅读你的文章,民主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啊,……真觉得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下去了,你能告诉我如何出国?你能帮助我吗?
   
   
   
   还有更极端的,追看我的文章一年两年了,终于审美疲劳,终于顶不住了,大喊一声:你让我每天都想着民主自由,可我又得生活在这个G8现实里,你不赶快把民主自由弄过来,你这不是毁我吗?我现在都失去了生活的乐趣,都快阳痿了……
   
   
   
   说实话,如果我们不摆正理想、思想和现实的位置的话,不把政治和生活适度分开的话,很可能还真有大问题。也许有人要指责我,说我写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或者言行不一。是的,在对待我的年轻读者时,我确实是有所顾忌的。我想送给我大多数读者这样一句话:你可以像伟人一样思考,也可以像思想家一样写作,但你最好像一名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生活”。
   
   
   
   那么,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举个例子,我和我的读者是坚决反对腐败的,我以前也号召过大家一起反腐败,可我却同时深深的认识到,如果按照现代文明界定“腐败”的概念,那么,这种腐败已经深入到我们政治、社会和生活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你自己的肌体和大脑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真要求受我影响的读者不但要揭露他们单位领导的腐败,而且要以身作则,不能涉入任何腐败和不正之风,说实话,以我对中国的了解,读者们迟早都会背着背包,到我家门口来,要求我养活他们的。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当然,我不能指导年轻人选择某种生活,更不能阻止他们选择某种他们自愿选择的生活。如果你真要在一个远非公民社会里生活得像一位“公民”,在远非民主的社会里先过上“民主”的生活,在一个主人管着你的社会里却把自己当成主人,我不但不会反对,而且会尊重你,为你喝彩,并被你感动。但你知道那条路有多艰难吗?你知道自己会因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我知道其中的滋味,特别是对亲人的歉疚,你一辈子都还不清。所以,在任何时候,当年轻人问我该如何生活的时候,我都会让他们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过中国“特色”的生活吧。我真的不愿意误导年轻人,让他们为了更美好的生活而牺牲现在的生活,甚至提前过那种与当今社会格格不入的“极端”生活——虽然,我知道,真正“极端”的其实不是他们,而是我们现在的社会……
   
   
   
   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我也不愿意继续深入下去,最后,来点轻松的吧——
   
   
   
   民主到来之前,我知道怎么生活,除了继续为一日三餐奔波之外,尽量把业余时间都用来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而且不求他人,只要求自己,尽量做到“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倒是有点担心,民主到来之后,我老杨头怎么生活呢?到那时,我这些冒着风险,让那么多网友深夜阅读并热泪盈眶的文章成了真正的“垃圾”,连小学生都知道了,我还能写啥?民主小贩还能贩卖些什么?
   
   
   
   我琢磨着,如果有钱,我会去开一个小商店,或者小书屋,没钱的话,就到路边摆小摊——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还不至于老到摆不动小摊。也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路过老杨头的小摊时,能够稍微停留一会,和我一起回顾那段我写博客你看博客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
   
   
   
   杨恒均 2009/11/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