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杨恒均之[百日谈]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这个标题是我在博客中国一篇文章里看到的,那篇文章虽然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引起了我的思索,当然我知道,我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先前虽然已经在多篇文章里谈到在民主到来之前,我们应该如何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促进民主早点到来(例如《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但是,那与指手划脚、八卦到教人家如何去“生活”,完全是两回事。
   
   
   
   “生活”应该是高于政治,高于“民主”的。民主政治在地球上扎根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这之前,人类也一直在“生活”。所以,民主虽然可以部分改变我们的生活,让生活更美好,可民主未到来之前,我们还得生活,而且,对于大多数人,还得过“不民主的生活”。

   
   
   
   博客中国有网友写文章指责传播民主、推广普世价值的人(也就是他所说的启蒙者)要对上海杨佳之死负责。他的逻辑是,如果你不宣扬那些个人主义和人权至上,教唆民众敌视政府的价值观,杨佳会那么生气,继而杀人吗?
   
   
   
   他举的例子有些极端,但却有他的那套道理。确实,如果那杨姓兄弟是一位逆来顺受的臣民,他就不会那么激动,也就不会杀人,自然也不会被杀了。进一步推论:如果我们不提民主,鼓吹什么普世价值,弄得大家都心里痒痒的,甚至误导了一些年轻人,让他们自以为已经是公民了,甚至是主人了,从而没大没小,要行使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公民的权力,动不动就要挑战权威,监督政府,揭露腐败,要上访等等,这个社会会不会真的更加“和谐”呢?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生气的人,即便人家把我们当屁民,我们也感激地笑着翘起屁股。
   
   
   
   按照这位朋友的逻辑,我们甚至可以继续推论:在强奸案发生后,不去追究强奸犯,而是和声细语地告诉被强奸的妇女如何在遭受强奸的时候,摆正自己的姿势,让强奸来得更顺滑一些……
   
   
   
   对于这件事,我想用一个治病救人的例子来谈谈我的看法。如果有一个人病了,而他自己却不知道,那么,我们应不应该告诉他?
   
   
   
   我认为,应不应该告诉他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认为告诉他对他及早治病有好处,因为他得的那种病可以治愈,早动手术早好,拖下去的话,就小命难保;第二种情况则是病人得了无法治愈的癌症,我告不告诉他,他都会死。这种情况下,我和大多数医生一样会选择不告诉他,否则,只会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中,那其实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
   
   
   
   说到中国的前途,说到民主、自由和法治,情况大体相同:到底中国有没有希望?到底我们这个社会能否进入到真正的现代文明——公民社会?法治、自由和民主会降临中国吗?如果不能,那么,我现在整天在这里鼓噪,把那些永远不会到来的法治、自由和民主说得天花乱坠,弄得年轻人都不想生活在当下了,我这不是害人吗?
   
   
   
   当然,我并不认为中国没救了。我认为民主、自由和法治一定会到来。我相信,绝大多数读者是理解我的博文的,他们从我博客里看到了希望,受到了鼓舞,并更积极和乐观地生活着……
   
   
   
   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确实在读了我的文章后,有些被“误导”,在他们自以为看得更清楚,想得更明白之时,产生了迷茫,甚至对现在的生活也失去了乐趣。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两个小时前,我打开了和讯博客的私信,其中一封信这样写道:“我所有的垃圾思想都来自您的博客。原来我是一个思想单纯而快乐的人,而现在心中总有那么多的不平和烦恼,而这一切都拜您所赐。这样的遭遇不知能否成为加您为好友的理由?”
   
   
   
   如果只是今天收到这样一封信,我不会写这篇文章,然而,这种来自年轻人的信,我不是收到一封,也不是一百封,电子邮件和博客信箱里应该已经存有上千封了。就在昨天打开邮件时,还有两位年轻人写来了几乎一摸一样的信:杨老师,一直阅读你的文章,民主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啊,……真觉得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下去了,你能告诉我如何出国?你能帮助我吗?
   
   
   
   还有更极端的,追看我的文章一年两年了,终于审美疲劳,终于顶不住了,大喊一声:你让我每天都想着民主自由,可我又得生活在这个G8现实里,你不赶快把民主自由弄过来,你这不是毁我吗?我现在都失去了生活的乐趣,都快阳痿了……
   
   
   
   说实话,如果我们不摆正理想、思想和现实的位置的话,不把政治和生活适度分开的话,很可能还真有大问题。也许有人要指责我,说我写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或者言行不一。是的,在对待我的年轻读者时,我确实是有所顾忌的。我想送给我大多数读者这样一句话:你可以像伟人一样思考,也可以像思想家一样写作,但你最好像一名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生活”。
   
   
   
   那么,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举个例子,我和我的读者是坚决反对腐败的,我以前也号召过大家一起反腐败,可我却同时深深的认识到,如果按照现代文明界定“腐败”的概念,那么,这种腐败已经深入到我们政治、社会和生活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你自己的肌体和大脑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真要求受我影响的读者不但要揭露他们单位领导的腐败,而且要以身作则,不能涉入任何腐败和不正之风,说实话,以我对中国的了解,读者们迟早都会背着背包,到我家门口来,要求我养活他们的。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当然,我不能指导年轻人选择某种生活,更不能阻止他们选择某种他们自愿选择的生活。如果你真要在一个远非公民社会里生活得像一位“公民”,在远非民主的社会里先过上“民主”的生活,在一个主人管着你的社会里却把自己当成主人,我不但不会反对,而且会尊重你,为你喝彩,并被你感动。但你知道那条路有多艰难吗?你知道自己会因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我知道其中的滋味,特别是对亲人的歉疚,你一辈子都还不清。所以,在任何时候,当年轻人问我该如何生活的时候,我都会让他们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过中国“特色”的生活吧。我真的不愿意误导年轻人,让他们为了更美好的生活而牺牲现在的生活,甚至提前过那种与当今社会格格不入的“极端”生活——虽然,我知道,真正“极端”的其实不是他们,而是我们现在的社会……
   
   
   
   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我也不愿意继续深入下去,最后,来点轻松的吧——
   
   
   
   民主到来之前,我知道怎么生活,除了继续为一日三餐奔波之外,尽量把业余时间都用来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而且不求他人,只要求自己,尽量做到“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倒是有点担心,民主到来之后,我老杨头怎么生活呢?到那时,我这些冒着风险,让那么多网友深夜阅读并热泪盈眶的文章成了真正的“垃圾”,连小学生都知道了,我还能写啥?民主小贩还能贩卖些什么?
   
   
   
   我琢磨着,如果有钱,我会去开一个小商店,或者小书屋,没钱的话,就到路边摆小摊——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还不至于老到摆不动小摊。也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路过老杨头的小摊时,能够稍微停留一会,和我一起回顾那段我写博客你看博客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
   
   
   
   杨恒均 2009/11/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