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好几位朋友写信给我,督促我就国企兼并山西私人煤矿的事写两句,按说,这是典型的“国进民退”,实在是逆历史潮流的搞法,写写也是应该的。可是,由于最近比较累,已经提前进入圣诞和新年假期状态,加上和儿子一起有点乐不思蜀,所以,就迟迟不愿下笔。当然,文思迟滞也是一个原因,造成这个原因的原因则是我有了点情绪。
   
   
   
   上次到墨尔本,朋友告诉我那里有一位大陆来的煤矿老板的儿子,来到澳洲不到半年,先是用现金买了宝马,随即又换了崭新的奔驰,据说还要换比奔驰更酷的跑车,当然,这速度与他换女朋友相比,实在算是慢的。不停换女朋友的结果是,他无法过语言关,也就换不成学校。这位煤炭老板的儿子最近有点不高兴,可并不是因为成绩不好无法上学,他不高兴的原因正如他对同学讲的:最近中国生意不太好做,我爸现在一天才赚75万……

   
   
   
   这次到悉尼,又听到一个煤老板儿子的故事,据说这位不换女朋友,租了五六个地方,一个地方放了一个女朋友,一个也舍不得换掉。有意思的是这些女朋友还都是大陆来的官员们的千金。只是最近他老爸突然给他打电话,说煤炭生意可能要被当官的抢走了,他问儿子手里现在有多少钱。那儿子说,还有几十万啊,老爸一听就摔电话了:老子不是给了你一千多万,才两年不到,只有几十万了?
   
   
   
   听了这两个真实的故事,我平时如泉涌的文思就迟滞了。毕竟,我也是有感情的,既然有感情,有时就会感情用事滴。我杨恒均总不能每天都高谈阔论,政治正确吧?有些事情的内在逻辑挺逗的,不是大道理就能够一言以蔽之的。例如,这煤老板本来是与官府勾结才能够发财的,发财了,却去玩弄官府那些尚无法贪污到大富大贵的官员千金;可是转眼之间,这官员又要开始没收煤老板的财产了……你说,这不正是中国朴素哲学思想中的因果报应?
   
   
   
   再说,你什么时候听说腰缠万贯的煤老板对个人的权利有过兴趣?更不用说他们拿出九牛一毛来维权了,我倒是听说过穷得叮当响的北京律师千里迢迢去为山西的煤老板维权。
   
   
   
   我以前就经常对父辈那代人说,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你们当土豪很久了,霸占田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你能告诉我,你们有田有地的时候,想到给这个国家和普罗大众做点有益的事吗?或者试图建立一个能够保护人权和私有财产的制度?
   
   
   
   例如,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利益的蒋介石政权,在大陆也好歹折腾了几十年,死活不肯设立这个地球上迄今能够最大限度保护地主、资产阶级和普通民众权益的宪政民主,最后不是被赶到台湾岛?再说,共产党中起来领导打土豪分田地的领袖们,不是地主富农,就是资本家的后代,例如毛泽东和周恩来……
   
   
   
   这报应其实是中国历史无法走出的恶性循环。中国上下如果不思改革,这循环还会继续,而且可能循环得比以前都要快。不过,现在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和中国几千年历史不同的是,恶性循环无法打破,但我可以把子孙后代送到循环以外去——送他们出国!你再怎么循环,再怎么折腾,也只能在中国大陆吧?
   
   
   
   最早是高干子弟出国的多,后来是富翁把孩子一个一个送出去,留了后路,再后来连要为一个美好中国奋斗的知识精英们也歇菜了,急不可耐地把独生子女送到海外与达官贵人的子女们一起接受资本主义再教育。更让人震惊的是,最近有迹象显示,稍微懂得一点历史的打工仔,也开始为襁褓中的独生子女攒钱留洋了……
   
   
   
   其实,如果有其他的选择,谁愿意把子女送到一个文化和语言完全不同的地方去?中国人是最注重家庭的,我们不是因此常常嘲笑西方人家庭观念淡薄,父母不关心子女?可是你什么时候看到西方父母忍心让未成年的子女到一个异域去学习和生活?
   
   
   
   而且,你知道中国大陆出来的孩子们都在怎么生活吗?每一次到澳洲、新西兰和美国,看到报纸上的报道,听到那些留学生的故事,我都很难受,也为他们父母觉得不值。我不排除这些孩子今后有能够融入当地社会的精英,甚至还会继续出现几个诺贝尔奖得主,为整个中华民族争光,但代价是什么?是更多的孩子始终无法融入主流社会,或者在学生阶段就出事了,而那些看上去没有“出事的”,又有多少心理和性格受到了伤害,谁知道呢?
   
   
   
   可我不能告诉中国的家长们,不要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学,因为和中国历史长河中反复上演的悲剧相比,把孩子“流放”一样送到海外,至少是一个保险的做法……
   
   
   
   说了这么多尖酸刻薄的话,我也想表示一下,对孩子们,我始终是关心的。例如去年一些留学生爱国爱到失控,在人家国家横冲直闯,我当时就凭自己的经验,旁敲侧击地提醒他们要注意后果——后果还没有完全显现,但也差不多了。
   
   
   
   首先,由于部分留学生不照顾人家的“国情”而过早地暴露了他们的爱国热情和实力,结果他们受到了所在国家政府的报复,目前在美国和澳洲,对于毕业后的中国留学生就业,特别是政府部门和高科技公司,都有了更加严格的限制,有些是明文的,但更多是心照不宣的,也有内部掌握的。
   
   
   
   其次,海外留学生去年澎湃的爱国热情是从大陆网民传过来的,他们作为中国愤青中唯一享受游行示威自由的群体,义无反顾地冲上了法国、美国和澳洲的街头。可是,他们不但过早地把力量暴露给了资本主义,也同时暴露在大陆那些爱国爱红了眼的愤青眼中。
   
   
   
   国内情绪多变的愤青在利用了这些海外留学生之后,海内外“爱国者”们在“爱国”的大旗之下短暂地结盟之后,迥异的利益最终让他们分道扬镳,甚至“反目成仇”。就在五星红旗遍布欧美之后不到两个月,大陆互联网上质疑之声四起:这些不用再喝大陆毒奶粉的年轻人是谁?他们的家庭都是什么背景?为什么有那么多钱在外国留学?他们毕业后有多少回国的?
   
   
   
   进入2009年,我通过自己文章的跟贴明显地感觉到,当初那批对海外留学生上街叫好的国内“民族主义者们”,开始把“爱国”的长矛对准海外留学生。以致当这些海外留学生在当地受到欺负的时候,国内的网民不但不再是支持,甚至在有非常死亡事件发生在海外留学生之中时,国内互联网上的“活该”叫好声代替了同胞之间应有的同情(见我的多篇描写澳洲留学生的文章)。
   
   
   
   第三,不过,和这些国内愤青的仇视相比,还有更让留学生的家长们恐惧的。我最近收到的信息显示,海外留学生的家长们感到大事不妙了,他们也是最早为海外留学的子女的“爱国热情”泼冷水的。
   
   
   
   原因有这么两个,一个是部分家长认为孩子还年轻,不懂得国内的事,希望他们成熟点后,看问题更全面时才“参与政治”。但更重要的理由则是家长们感觉到国内互联网上的“民意”越来越对他们不利,例如经过海外留学生的折腾,大陆网络上一片呼声,要求送子女出国留学的家长们必须公布自己的财产,尤其是那些官员背景的。
   
   
   
   难怪,一位澳洲留学生向我描述这样的情景:当一些家长看到他们的子女出现在国内电视画面时,几乎紧张得透不过气来。据我这些年涉内和涉外工作经验所知,中国目前送子女出国留学的家长只有一小部分真正经得起“严查”:贪污腐败的当然并不占多数,但灰色收入,以及偷税漏税,足足可以让绝大多数家长们吃官司——
   
   
   
   当然最让留学生和家长们恐惧的不是“民意”,而是“官意”,最近这几年,在胡温的领导下,“官意”也多多少少反映了一些“民意”,例如就从去年海外留学生像抗日战争时候的百团大战一样过早的暴露了实力之后,阳光法案虽然没有能够实行,但中纪委已经开始要求各地官员必须如实汇报子女在海外留学的情况……
   
   
   
   今天就到此为止,顺便一起回复几位朋友的短信,三位朋友在前两天发来了几乎相同内容的问候:老杨头,冬天到了,寒潮来袭,又有流感,请注意保暖……
   
   
   
   谢谢哥们姐们啊,我此刻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悉尼,这里的冬天已经过去了,现在正是盛夏,最近几年我每年都过两个夏天……俗话说,冬天来了,夏天还会远吗?老杨头则说:既然一年可以过两个夏天,为啥一定要过冬天呢?
   
   
   
   不过,这里的夏天也有让人郁闷的,例如圣诞节要到了,这里不但不会下雪,气温竟然高达三十度,加上又有流感来袭,结果我今天在大街上见到一位给孩子派糖果的圣诞老人——他热得竟然穿一条红色的大短裤,却带着一个大口罩子……
   
   
   
   杨恒均 2009/11/23 悉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