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大陆的电视屏幕上活跃着一群来自台湾的时事评论员、节目主持人和嘉宾。从央视到凤凰卫视的海峡两岸节目,都少不了他们带点台湾口音的大声言说。他们生在台湾、长在台湾,对台湾历史、社会和政治制度如数家珍,无论说起台湾的哪一个方面,都更有说服力。而大陆的专家学者们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电视台请台湾嘉宾当然是谈论台湾问题和海峡两岸关系的,而他们最吸引大陆观众眼球的地方就是大胆批评台湾政府,用尖酸刻薄的语言对台湾政治体制进行无情的揭露和讽刺。
   
   一开始,当这些来自台湾的同胞在大陆的电视上指名道姓批评台湾总统的时候,有些大陆同胞就犯迷糊了,老辈人甚至有了“这位台湾嘉宾大概是刚刚从台湾驾机起义归来的吧”这类疑问。当然,新闻里好久没有报道有驾机起义的事了,虽然每一次林毅夫在电视上露面时,播音员还是不失时机地配以“他当年是靠两个篮球渡海叛逃到大陆”的画外音,可毕竟,大陆人更多的是从小道消息听到又有多少大陆偷渡客被台湾当局遣返的消息……

   
   大陆这些年的新闻电视清谈节目也总算开始和国际接轨了,不再是清一色的新闻联播或者春晚式的歌功颂德,部分引进了西方和台湾等地政论节目的模式,注重争论和批评。当然,即便接轨了,也仍然保持着中国特色,例如,激烈是激烈了,批评是批评了,但激烈的批评主要是针对外国和台湾等地的政府和当权者。即便如此,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这种进步光靠大陆人是力有不逮的,例如要想对美国深入批评,让人不认为你在无理取闹的反美,光靠中国人是没有说服力的,大陆人讲来讲去一个个就都像政府发言人了。于是,美国的一些社会批评家和左派们揭露美国政府和社会弊端的著作和言论就成了中国人对付美国的精神鸦片。而要批评台湾政府和政策,有什么人比台湾人亲口说出来更让人荡气回肠呢?
   
   这种情况在陈水扁执政的八年尤其明显,事实上,一位朋友告诉我,大陆人民之所以能偶容忍陈水扁八年而没有爆炸,多亏了各大电视台特别是央视的海峡两岸节目。在那些节目里,来自台湾的嘉宾对陈水扁揭露得淋漓尽致,驳斥得体无完肤,这些节目给大陆民众消了气,也让大陆民众长长的缓了口气:原来我们北京说得没错,台湾人民在陈水扁的统治下,真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啊。看起来,这民主制度就是不能搞,幸亏没有听杨恒均这位“民主小贩”的忽悠……
   
   马英九当选为总统后,情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有一次到北京做节目,一位来自台湾的嘉宾告诫我,目前两岸关系正在改善,批评马英九要注意一些。我听后大吃一惊,嘴巴很久没有合拢。后来观察了一些类似的节目,发现这些痛批台湾政府和总统长达八年之久的台湾嘉宾们果然有所收敛,但只要有政治学和传媒专业本科文凭的人就不难得出结论:这些台湾嘉宾要批评谁和不批评谁,基本上和大陆新华社定的方向相差无几,所不同的是,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他们都本着台湾的经验和经历,做到了连新华社都自叹弗如的地步。
   
   鉴于大陆民众虽然不那么相信北京政府的宣传,但也没有几个人有机会到台湾去看看,而他们在大陆电视上看到的台湾人,总是那么几个熟悉的面孔,于是一个天大的悖论就出现了:如果说相信台湾的民主制度是好的,是自由的,那么怎么电视上的台湾人都在大陆批评台湾呢?另外一方面,如果台湾的制度不那么好,甚至比大陆无与伦比的制度都不如,那么,这些台湾人为啥又可以在大陆大肆攻击台湾的“党和领导人”呢?
   
   对于普通的大陆民众,这个悖论是无解的。在万般无奈之下,我的很多朋友曾经希望那些台湾嘉宾成为宣扬台湾民主的活教材,他们甚至鼓励观众收看海峡两岸节目,在观众为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台湾民众忧心忡忡的时候,他们试图加上一两句启蒙的画外音:啊,你们看,台湾就是这么自由,台湾民众不管在哪里,都可以任意批评自己的政府和“总统”……
   
   可惜,他们的画外音哪里有电视上那些台湾嘉宾的声音大?这些嘉宾又实在是太有才了,他们让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相信,台湾不再是自由中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而是误触“民主”冰山的泰坦尼克号,要不是陈水扁阻扰,台湾在五年前就被统一了。
   
   针对这一现象,很多网友和朋友写信给我,希望我出手写一两篇文章,谈一下我的观点。说实话,我很少看那些电视节目,可每当无意中收看了一段或者一集的时候,我都会很激动很愤怒,有时真想一拳打碎电视机屏幕,然后自己跳进屏幕里,和那些台湾嘉宾争论一番。可是,我也知道,在大陆的电视上,他们比我更有发言权。虽然我们都是以批评为武器的知识分子,我们其实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他们享受言论自由权但知道什么时候不去使用这个权利,我还没有多少言论自由权但却一直想使用。
   
   台湾是一个民主的政体,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宪法赋予民众批评政府,监督政府的权力和自由,所以,这个民主制政体的各种毛病都会在这种批评和监督中逐渐更正。这样说来,那些台湾嘉宾批评台湾政府不但没有错,反而是民主政体里最有公民意识的一批人。我这个大陆人凭什么对人家批评自己的政府和领导人那么义愤填膺?难道我自己不正是在一直这样努力,想让所有的中国人都获得这种宪法保障的权利?我一直是以身作则的!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台北,我该批评北京就批评北京,该批评台湾就批评台湾,我批评北京的文章几乎都是在大陆写的,我好几篇批评台湾“总统”的文章是住在台北的便宜旅店里奋笔疾书的。
   
   我也曾经多次访问台湾,记得每晚在酒店打开电视,就能找到十几个名嘴批评甚至攻击政府和政治人物的节目,如果对照一下,在大陆电视上出现的台湾嘉宾们,他们批评台湾政府算是很有节制的一群。我想,实行了民主政治制度的台湾,中国历史上几千年没有出现过的民众公开批评政府和统治者的现象终于出现了。毕竟,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批评了政府的人,要就是出不了国,要就是出了国不能回国。哪里有那些台湾的中国人那样自由自在啊?
   
   有了台湾宪法的保护,即便台湾嘉宾在大陆的电视上带头高呼打倒台湾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不过,这些台湾嘉宾也让我们看到,言论自由是有界限的,例如,他们绝对不会,也不敢对中国大陆政府和领导人有任何哪怕一言半语的抱怨,因为他们享受的台湾的宪法,受到保护的是批评台湾政府和领导人的权利……
   
   想一下,我不但没有理由批评台湾嘉宾们,我甚至在他们的面前应该感到惭愧才对。台湾的中国人并不是天生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力的,在过去6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别说到大陆来批评台湾当局,即便在台湾岛上说一两句当政者的坏话,也许就要被抓起来,甚至会坐牢、枪毙。不是还发生了江南暗杀事件?作家江南在美国说了台湾领导人蒋经国的坏话,结果被台湾特务暗杀了。
   
   回顾一下1949年以来的台湾,从《自由中国》时期到党外政治活动,到美丽岛,到民进党,到开放报禁党禁,一路走来,从胡适、殷海光、到雷震等等,台湾的言论自由是无数人付出代价甚至牺牲换来的。其中就包括今天一些在北京享受着台湾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的嘉宾。所以,我真的不认为,我有权去批评他们。
   
   但我想提醒台湾嘉宾朋友们,你们也许没有注意到,你们是北京目前唯一一群充分享受着言论自由的中国人——你们有自由批评自己的政府和领导人的权力,但你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在这块你们已经享受了“言论自由”的地方,还有十几亿中国人正在为言论自由而奋斗,在付出代价,甚至牺牲。他们当然没有理由要求你们伸出援手,但你们也应该意识到,不应该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行使你们那保持了“政治正确”的言论自由。如果你们没有更大的勇气践行真正的言论自由的话,那么保持沉默,也许更能够让大陆民众感受到“言论自由”的美丽……
   
   
   
   
   
   杨恒均 2009-11-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