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一直是台湾民主选举的“粉丝”,这些大家都知道,以前还专门飞过去观摩过。往往是一到现场就被热火朝天的“民主气氛”感染,弄得自己比台湾选民和候选人还要投入,想起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估计台湾国安局通过现场录像看到了我等大陆局外人的这种“丑态”,这不,马英九宣布了:今后大陆游客可以观摩台湾大选,但不能有其他政治活动。我不知道我激动得冒虚汗、思绪万千、嘴巴念念有词等等算不是“政治活动”。以前,在我住的这块地,思想活动甚至面部表情,都有可能是“政治犯罪”。
   
   
   
   其实,民主选举的场面我见多了,欧洲的,澳洲的和美国的都屡见不鲜了。但观摩那些选举,无论多么熟悉的场面,心头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陌生感,尤其是选民和候选人的“陌生的”面孔和“陌生的”语言。和他们一起,无论是给我一张选票,甚至让我站到候选人的席位上,我想,我都不但不会激动,而且还会觉得自己是异类。

   
   
   
   虽然台湾的民众也可能同样把我们这些大陆来的选举“围观团”看做异类,但我却固执地感觉到一种亲切。可能正因为这样,我对台湾的选举说了不少好话,当然,说好话也不全是感情用事,对一个新事物,多点鼓励也是应该的。毕竟,和我见过的美国、欧洲和澳洲的民主选举相比,台湾的选举还是相当短暂的。
   
   
   
   这个短暂就是造成民主质量之差距的主要原因。在信息社会力,在地球变成了地球村的时代,一个好的制度的建立很可能也就是一夜之间,然而,要完善这个制度,却需要N多时间。
   
   
   
   有人也许要追问,制度的完善有什么难的?原封不动照抄不就行了?实行拿来主义吧。没错,如果我说的“制度完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么,最多也就需要再多两夜、三夜就可以搞定,有什么难?三权分立嘛,民主投票嘛,监督政府嘛,这些都是白纸黑字的,谁看不懂?谁不会照最完美的抄写?
   
   
   
   其实,我说的“制度完善”,更多的是在说创造了制度并执行这个制度的人的“完善”,这,其实需要一个过程。
   
   
   
   从选举制度(操作层面)上来讲,我左看右看,台湾的和澳洲的不但没有大的差别,而且,(大概台湾的是中文吧)我看台湾的比澳洲的更加细致和完善(澳洲有些老旧的,也不修改,很可笑)。可是,当我突然置身这两个选举现场之间的时候,我却感觉到了纸张上看不出的差别。
   
   
   
   我说过,对台湾的选举和澳洲的选举我都不陌生,但像今天一样,我同时观看两个选举,并细心回顾、比较两地选举场面,却还真是第一次。
   
   
   
   今天是星期六,起床后我先锻炼,然后外出散步,路过公立学校时,发现我居住的这个区(后来发现是悉尼车士活区以北的很大一个区域)正在进行议员选举(Local),很多候选人的牌子放在路边和入口处,有人在发传单,在拉票,投票者三三两两陆续到来。这场景让我想起来,今天台湾也要举行县市长选举。于是,回到家后,我打开电脑,通过台湾中天电视台观看台湾选举的现场直播,当然都是很熟悉的场面,和我上几次在台湾见到的,几乎只是候选人的名字换了而已。
   
   
   
   看着看着,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同样是选举,甚至连选举规模和级别也差不多(澳洲的要稍微小一些),可场面却如此不同。思前想后,发现这种差异我其实早就知道,只是没有拿过来直接比较而已。
   
   
   
   越看越有意思,到下午的时候,我背着照相机,专门去澳洲当地的选举现场去逛了几圈,和候选人聊了聊,观察了一下投票人,由于投票现场不好拍照,我在投票入口的地方照了两张。
   
   
   
   大家可以从照片上看一下,这就是澳洲典型的地方(Local)选举的场景,各党派在投票入口放一个牌子,找几个自愿者,或者候选人亲自到场,向进去投票的人发传单,请投票人投自己一票,有的还简单地用一两句话概括自己的政纲,例如,在现场的澳洲绿党的候选人冲走走过来的我笑着说:请投我们一票,我们致力于环保!另外一个不知道什么党的,说:我们才是真正的自由派!
   
   
   
   这是投票当天的情况,这之前的拉票造势其实也是非常平和的。可是,再看看台湾的选举,想想我以前在台湾的亲身经历,无论是县市议员还是县市长选举,场面都异常火爆,群情激动甚至激奋。更有意思的是,几乎每一次选举,都会出现好多场候选人沙哑着嗓子痛哭流涕的场面,投票人也泪流满面,如果你关掉电视声音,很可能会以为他们在参加一场葬礼。
   
   
   
   更有甚者,每一次台湾选举,总是有候选人或者拉票的人“扑通”一声跪下来求票,弄得悲壮得好像台湾要被割让给乌克兰人似的。昨天也出现了跪票现象(见图片)。
   
   
   
   这种动不动就泪流满面,动不动就下跪求票的做法,在现在的美国和澳洲是绝对没有了。在这里,你参选,只不过说明你想服务社会服务民众,没有那么要死要活的,好像人家不选你,天就要塌下来,民主质量就不保,国家就要沦陷了似的。
   
   
   
   台湾当然有其特殊的情况,西方民主选举都是为了经济政策、福利和孩子的奶粉钱,台湾的选举则总是牵涉到“国家”的何去何从,蓝绿的你死我活,能不撕心裂肺?还有一个现象,特别是民主刚刚开始的那些年头,往往有你不被选上“当官”,落选之后就有可能“被关”。加上民主制度不完善的时候,有识之士都想跳出来“创造一番历史”等等。但我认为时至今日,这种现象是越少越好。此时眼前所见的火爆场面与流泪下跪等等,反映出来的更多是台湾民主的不成熟性。
   
   
   
   在澳洲,一个政治人物是否当选,几乎不会对政局有多大的影响,甚至对那个候选人自己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选上的就去当官,不选上的,往往可以去发财。但在新兴的民主国家或地区,很多候选人都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给我的印象很不好,有时让我想到:这些人如此伤筋动骨地眼泪鼻涕一把抓,又下跪又吻泥土,真的只是为了服务社会,为人民服务?不会吧,从人的本性来讲,只有牵涉到太多个人利益和私人恩怨,一个人才会用这种极端的方法谋求公职。
   
   
   
   当然,台湾的民主选举需要一个完善的过程。而且,实话实说,虽然没有到现场,但我能够感觉到,今天的县市长选举同以前历次选举相比,已经是比较温和与理性的。台湾最会搞选举的陈水扁没机会出来造势可能算是一个原因,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都是相对来说比较理性与温和的领导人,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与以往的更像是战场的选举场面相比,这次的台湾选举——如果不是那几场眼泪和下跪的话——更像是一场嘉年华会,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样的嘉年华会会变得像澳洲的这种波浪不惊的选举场面:民众来投票是为了柴米油盐以及孩子的奶粉钱,而不是每一次投票都是为了决定“国家”(地区)的前途和族群的存亡;选举变成普通民众生活的普普通通的一部分,老头老太们擦上口红像赶集一样……
   
   
   
   先说到这里,不过,今天由台湾和澳洲的选举场面引起的联想,吊起了我写另外两篇博文的兴趣,请大家这两天关注我最新的政治狂想小说《终极民主》,以及博文《民主到来之后,我们该如何生活》。谢谢,周末愉快。^_^
   
   
   
   ^_^ 杨恒均 澳大利亚 悉尼 2009/12/5
   
   以下前三张图片是我今天在澳洲选举现场拍摄的选举入口处。第四张是台湾昨天嘉义地区选举的现场,一位女士下跪请求选民把票投给她支持的候选人。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