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杨恒均之[百日谈]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博客中国的博主们纷纷写文章,展开了民主大辩论,这实在是好事。其实,我本来喜欢写风花雪月的心情日记,更喜欢写海阔天空的小说,但由于人都是“政治动物”,所以免不了谈政治、讲民主。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被一位整天讽刺我的网友弄了顶“民主小贩”的帽子扣在头上,不过,你还别说,我倒觉得挺合适的。相比较那些被中国人鄙视的“启蒙”的高帽,这个小贩的帽子显然更有特色。再说,中国有专门启蒙的宣传部,有几千份报纸和上万个红得发紫的专栏作家,还有每年都出版散文评论集喋喋不休的专家学者们,要说启蒙,人家才是启蒙大师。怎么也轮不到你把一顶启蒙的桂冠送给一位只在自己博客写几篇不登大雅之堂的博客写作者吧?
   
   
   
   我最早开博客的时候,每天也就一百左右的点击(其中还包括我和博客管理者的几十个点击),后来读者逐渐多起来,上个星期网友统计的结果:过去两年里,仅仅国内的各大博客,每天的平均点击就超过65000个。

   
   
   
   博客点击高了之后,我也不得不做了一些调整甚至牺牲,来看我的年轻人,更关心的是国家前途、体制改革和民主政治。但是,在写作风格、内容和立场上,我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和原则,毕竟,“民主”这个题材在上亿的中国博客群中,绝对不是一个能够吸引大家眼球的东西,也常常让编辑同志们皱起眉头……
   
   
   
   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坚持了下来,回首走过的路,其实是险象环生的,并不比我前半生的冒险生涯平静多少,更不用说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无奈和挫折了。但由于有读者对我的鼓励,有亲戚朋友的支持,总算能够坚持做到每个星期更新一万字以上的原创文字。在这里,我要再次对提供了免费博客空间的网站,还有每天隐在幕后辛勤工作的编辑们表达我的感激。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比我做得更多,冒的风险也并不少。
   
   
   
   虽然一直痴心不改的宣传民主,但我心里很清楚,民主不是一个人或者少数人的事。世界历史很明显的告诉我们,一个伟人或者一个无赖可以忽悠出一个帝国,把自己变成皇帝。但没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党可以靠独自的“努力”把民主搞成功。
   
   
   
   民主是大家的事。当老百姓真的想要了,你挡不住,当大多民众继续享受“作稳了奴隶”的时候,即便你拔苗助长地搞成了民主,那“民主”也会变成你自己或者其他少数人“为民做主”的那种“民主”。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家都能够参与讨论民主,哪怕是起来批评我说的那种民主,本身就是我主张的那种民主的一个重要表现。
   
   
   
   那么,有辩论就有胜负,就有输赢,谁是这场民主辩论的终极裁判呢?用什么标准来判断谁是谁非呢?
   
   
   
   还记得30年前以经济改革为主的改革开放是以“检验真理的标准”大讨论开始的,那么,30年后,在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绩的时候,什么样的讨论能够让我们重新振作,再次出发?
   
   
   
   我认为,毫无疑问,就是以政治体制改革为主的、中国要不要民主、中国是否认同普世价值、思想是否需要再一次解放的讨论。真要讨论这些问题当然还面临着问题——因为人家不让你讨论,就是最大的问题。但并不妨碍我们这些被边缘化的写手和网民在虚拟的空间里争论一番。
   
   
   
   对人类社会历史不用很深的认识就能得出结论,任何辩论,如果少了判断标准,没有了终极裁判,可以这样说,谁也说服不了谁。30年前关于真理的判断标准最终由邓小平一锤子定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其实,是实践检验了真理,还是邓老爷子一句话成为了标准?当时没有抓住枪杆子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华国锋同志完全可以说:老邓啊,那你按照我说的真理实践一下吧。可是,华国锋并没有用中国几亿人的实践来检验他坚持的“真理”的机会。同样,当后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又想用实践去检验邓小平同志的“真理”的时候,“标准”就突然换成了枪杆子和坦克车了。
   
   
   
   当今在辩论民主问题的时候,我们也需要一个标准,我希望不是某个人的一句话,不是人多势众、财大气粗的主流媒体,也不是枪杆子和坦克车,但我们也感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也不适用了,因为即便世界上大多国家的实践已经检验了的真理和普世价值,到了我们这里,完全可以被“特色”顶回去。在这里,“特色”就是真理,你想搞实践?没门!
   
   
   
   写到这里,想起一些网友对我的指责:你杨恒均整天夸夸其谈大讲民主和言论自由,为什么不干点实际的?——老兄啊,言论自由就是用来“夸夸其谈”的,没有比这更实际的了,再说,你让我到哪里去干点实际的“民主”?有一个地方可以用实践来检验我们说的真理吗?
   
   
   
   看来,一言堂的强人时代过去了,枪杆子不能轻易玩了,“实践”又没有地方,可既然是辩论,我们还得需要标准,需要裁判,对不对?否则,你看看当今网络上参与民主和普世大辩论的左派、右派和中间派们,他们不但都有一套理论,竟然都各自有一套检验自己理论是否真理的“标准”,当他们互相“辩论”的时候,你发现几乎都是在鸡同鸭讲,弄得你哭笑不得。
   
   
   
   这也是我在写民主的话题的时候,几乎从来不针对某个专家学者或者精英写文章的缘故,过去几年,我也没有卷入任何一场辩论。你有你的观点,更有你表达观点的权利,我认真阅读领会你的观点和思想,这就够了。如果要反驳你的观点,我宁愿从更正面的方面入手,而不是对你喜欢专制和怀疑民主穷追猛打。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包括美国和澳洲,确实有很多的人喜欢专制独裁的,我在西方生活十几年,每次聚会都能碰上喜欢独裁的中国人甚至西方人。
   
   
   
   讲到这里,我提一个问题供大家思考:为什么关于民主和专制的辩论都出现在不民主的国家,而在民主自由的国家,在言论充分自由的地方,却反而没有发生过要民主还是专制、要不要普世价值的大辩论呢?
   
   
   
   现在还是先回到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这个问题。要找到共同的标准,我们首先应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辩论民主和普世价值?我相信,不管你是哪一派,大家的回答是一样的:为了国家前途和每一位中国人的命运。
   
   
   
   那么,既然是为了国家前途和每一位中国人的命运,为什么不把中国人的选择当成我们一小撮人辩论民主和普世价值的最终裁判,当成判断谁是谁非的标准?
   
   
   
   我相信,至少没有人会公开反对这个标准吧?但一定有人说上了我的当——因为傻瓜都能看出来,让民众出来选择的做法,本身就是民主的胜利。一旦中国的民众可以选择国家前途和自己的命运,还用我们这些都在声称代表了中国人民利益的左派、右派和当权派们在这里辩论民主和普世价值吗?
   
   
   
   这其实也正好是我上面所提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为什么在西方,甚至在刚刚走上民主道路的国家,从来没有人挑起民主大辩论?——原因很简单,在那里,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辩论,因为判断这个大辩论的“标准”和最终裁判——所有的民众,都直接参与了“辩论”并用笔在选票上轻轻一划而作出了最终选择:任何反对民主的政党和个人只有滚蛋,民主是唯一的选择。每一个国家都有喜欢独裁的人,但没有一个国家在民主之路上走回头路,也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众投票决定:他们应该放弃投票。
   
   
   
   左派们据说是代表最广大的底层民众的利益的,不过,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就不为你代表的广大人民争取一张选票呢?难道是害怕到时民众不让你来代表他们了?你们怎么没有一点自信啊?他们用来攻击我们这些喜欢民主的写手的典型句型都是:搞民主就是要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就是要中国亡国,就是汉奸卖国贼。这真是再奇怪不过了,民主是让老百姓选择啊,你怎么就知道中国14亿老百姓会选择亡国,选择当汉奸?你们如此爱护老百姓,说不定老百姓手里有选票了,可以选你当总统,甚至直接选你们当皇帝啊。你们为什么害怕民主?
   
   
   
   正因为相信民众会作出判断和选择,我从一开始写文章介绍民主,我就带着一颗非常平和的心,我不寻求任何人的认同,更不寻求当局以及一些专家学者的认可,没有人看我的博客?那一定是他们太忙,忙着赚钱,不喜欢民主;留言辱骂我的网友超过支持的?也许我说的民主真的不适合这些人。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支持我?嗯,现在他们有时间来想一下民主了……
   
   
   
   最后,我想告诉所有参与民主大辩论的朋友,有理讲理,没有理的讲讲故事也好,千万记住,不要存太重的“输赢之心”,更不要一急起来就搞人身攻击,记住英国的撒切尔首相说过一句类似的话:每当我的对手开始对我人身攻击的时候,我就很高兴,因为,他们在政治上理屈词穷了……
   
   
   
   杨恒均 2009-12-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