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非羊
[主页]->[百家争鸣]->[杨非羊]->[读书只读一句话]
杨非羊
·自由即奴役 plus 真话即诽谤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读书只读一句话
·政府知道真相吗?—驳群体事件中的“群众不明真相”说
·多维陪审团对邓玉姣案的审理
·成龙知否:中国政府更需要管理
·论“粉丝型思维混乱症”
·你真的关心伊拉克人的死吗
·没有自由权利是要饿死人的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是骂娘的堕落,还是卖身的堕落
·当局关于温家宝“鞋门”事件报道的内幕
·美国佬是这样领先的:“妇女儿童先走”
·“下次再来”—世界杯赛的精神
·从郭德纲“被俗”谈专制文化的理论荒谬
·向“新保皇派”发起进攻
·驳“西方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总是遇到众多的抗议者
·美国国务院过去关于埃及的人权报告
·法律上,中国每一农村人口折算为四分之一人
·拒绝“华盛顿路线”-- 与一个留美博士的对话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海明正在指控自己
·余杰被虐待责任在中央
·冯巩,纽约人怎么惹你了?
·纳什维尔高尔夫场地遭遇记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二)
·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三)
·胡鞍钢:主席制,中国特色的“单一总统制”
·人民公诉人对谷开来一案的答辩词
·中国的盗贼政体—Kleptocracy
·杨非羊关于中国人数学能力的猜想
·为什么不说自己要人管
·为什么有周、薄?
· 为中共的黑箱政治感到羞辱
·三评周永康案:如果媒体自由的爆料,何有周、薄
·为毛诞纪念活动被压制鸣不平
·和一位前外交官的对话
· 五问曹长青
·“和” 与“同”以及苏长和关于民主的乖戾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香港的“雨伞革命”和“西方阴谋论”
·新华社关于习近平主席回答《纽时》记者提问的重要更正
·民主“五龙”包围中国
·入籍后的困扰:中美打起来怎么办
·山羊和绵羊为同种动物吗
·元宵雪
·萧功秦自掴嘴巴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是多数还是少数,且看新华社的文字游戏
·乙未年端午夜读楚辞有感
·黄石公园游记
·坎昆,加勒比海边上一艘不动的游船
·中国已经进入“亚文革”时期
·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书只读一句话

   读书只读一句话
   杨非羊
   一个人读书如果能记住其中一句话,并通过这句话举一反三品味书中味,那也就算是个读书人了。如果能用那句话来反思生活中的疑惑,那就是读书人中的上上者了。我呢,读书也只记住一句话并且只取其中自己所感慨的东西。我这是太懒了,不算是上上者。
   
   如果想学会偷懒似读书,我告诉你,通常只要记住书的开篇之句就可以了。比如一本《三国》,通篇只记住一句话即可,“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这样的句子好像比就容易理解,因为它描绘了一个历史的事实。

   
    但是有些书中警句不是那么一下子能得到把握的。比如一本《安娜卡列尼拉》,我记得开篇之句是:凡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凡是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托尔斯泰只是记录了安娜不幸,可是他大概想说,我们每个家庭都各有自己的不幸。这点好解释。当朋友碰到不幸的时候,你可以用这句话去安慰他们。但是,如何理解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呢?
   
   记得在很多年以前,有个部队年轻干部,很爱思考问题。他问我,你对“我愿意”这句话,有什么办法对付。我想了很多办法,都不能对付这句话。我说,揍你一顿,他说:我愿意。 我说,开除你军籍,他说:我愿意。我说,枪毙你。他说:我愿意。 真的,只要“我愿意”,那么一点办法都没有。 愿意就是愿意,没有任何更多解释,因为这是主观的感受。
   
   “幸福”这个词,也是这样。幸福就是幸福,不需要任何其他附加词来表达。 比如,一个农夫和他的唯一的“堂客”之间的爱,和皇帝的三宫七十二院中的宫女们之间的爱有什么不一样吗?质是一样的。爱就是爱,幸福就是幸福,全是自己的感觉。
   
    还有些书中警句,那是要你去寻找的,但也不要去刻意追求。只要有灵感,什么句子都可以成为警句。比如《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本以性爱为主的爱的小说,你能找到什么警句吗? 我倒是找到了一句,“一个妇人出世了。” (She was gone, she was not, and she was born: a woman. 按中国传统性文学《玉蒲团》来翻译应为“她丢了,什么也不是了,一个妇人出世了。)请看中文的那段的正式翻译:
   
    “ 她仿佛象个大海,满是些幽暗的波涛,上升着,膨胀着,膨胀成一个巨浪,于是慢慢地,整个的幽暗的她,都在动作起来,她成了一个默默地、蒙昧地、兴波作浪的海洋。在她的里面,在她的底下,慢慢分开,左右荡漾,悠悠地、一波一浪荡到远处去。不住地,在她的最生动的地方,那海底分开,在若荡漾,中央便是探海者在温柔的深探着,愈探愈深,愈来愈触着她的底下;她愈深愈远地暴露着,她的波涛越荡越汹涌地荡到什么岸边去,使她暴露着。无名者的深探,愈入愈近,她自己的波涛越荡越远地离开她,抛弃她,直至突然地,在一种温柔的、颤战的痉挛中,她的整个生命的最美妙处被触着了,她自己知道被触着了,一切都完成了,她已经没有了,她已经没有了,好也不存在了,她出世了:一个妇人。”
   
    为什么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出世了?不是讲女性的性感觉,也不是女性的贤惠和一般的温柔, 而是指这个女人在男人的怀里得到了最高的享受,这种享受使她千种万种柔情, 然后说:当女人真好,我这辈子当了女人,下辈子还要当女人。当她的男人再“哼”一下时,她会在补充道:下辈子还当你的女人。这是一种爱,这是一种美。 问问你的好朋友,看看他们又没有过这种经历。如果有,那么《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全书就是这么一句话:她丢了,她变为一个妇人了。
   
    原载 文学城日记 http://diary.wenxuecity.com ※ ,作者:杨非羊 , 2008-02-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