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非羊
[主页]->[百家争鸣]->[杨非羊]->[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杨非羊
·自由即奴役 plus 真话即诽谤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读书只读一句话
·政府知道真相吗?—驳群体事件中的“群众不明真相”说
·多维陪审团对邓玉姣案的审理
·成龙知否:中国政府更需要管理
·论“粉丝型思维混乱症”
·你真的关心伊拉克人的死吗
·没有自由权利是要饿死人的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是骂娘的堕落,还是卖身的堕落
·当局关于温家宝“鞋门”事件报道的内幕
·美国佬是这样领先的:“妇女儿童先走”
·“下次再来”—世界杯赛的精神
·从郭德纲“被俗”谈专制文化的理论荒谬
·向“新保皇派”发起进攻
·驳“西方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总是遇到众多的抗议者
·美国国务院过去关于埃及的人权报告
·法律上,中国每一农村人口折算为四分之一人
·拒绝“华盛顿路线”-- 与一个留美博士的对话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海明正在指控自己
·余杰被虐待责任在中央
·冯巩,纽约人怎么惹你了?
·纳什维尔高尔夫场地遭遇记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二)
·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三)
·胡鞍钢:主席制,中国特色的“单一总统制”
·人民公诉人对谷开来一案的答辩词
·中国的盗贼政体—Kleptocracy
·杨非羊关于中国人数学能力的猜想
·为什么不说自己要人管
·为什么有周、薄?
· 为中共的黑箱政治感到羞辱
·三评周永康案:如果媒体自由的爆料,何有周、薄
·为毛诞纪念活动被压制鸣不平
·和一位前外交官的对话
· 五问曹长青
·“和” 与“同”以及苏长和关于民主的乖戾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香港的“雨伞革命”和“西方阴谋论”
·新华社关于习近平主席回答《纽时》记者提问的重要更正
·民主“五龙”包围中国
·入籍后的困扰:中美打起来怎么办
·山羊和绵羊为同种动物吗
·元宵雪
·萧功秦自掴嘴巴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是多数还是少数,且看新华社的文字游戏
·乙未年端午夜读楚辞有感
·黄石公园游记
·坎昆,加勒比海边上一艘不动的游船
·中国已经进入“亚文革”时期
·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杨非羊
   下面这首“花非花”是大诗人白居易的佳作,近来有人说这首诗“堪称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朦胧诗的代表”。诗短而简明,诗文如下: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其实这首诗如果将“非”字改成“不”,将“夜半来”改成“半夜来”,另外去掉“如春梦”和“似朝云”,那么就是一个青楼女子俗的没法再俗的怨言,整个是段大白话:
   花不花,雾不雾,
   半夜来,天明去。
   来不多时,
   去无觅处。
    经过这么“去伪存真”的加工,还有什么“朦胧的味道”?白居易是集禅、道、酒、色于一身,最留念“红藕花中泊妓船”的风流韵事。据笔者最新“考据”,这首诗源自于白居易家妓小蛮的抱怨。一次老白在与小蛮刚刚温存不久便要离去,小蛮极为不满。老白于是左一个“我的花”,右一个“我的花”,小蛮烦了,抱怨道:
    “什么花不花,妾乃不过晨雾尔。你半夜来,一大早就走了。 来了不到一个时辰, 还没亲够呢,走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白老居易先生于是充分发挥其诗才,将“不”改成“非”,将“半夜”改成“夜半”,再加上“如春梦”和“似朝云”,中国第一首“朦胧诗”就这样诞生了。
    虽然前面本人的“考据”纯属猜测,但是确有所据。当年风流才子招妓多是半夜来黎明去(大概今日也是如此?),故诗曰“夜半初得处,天明临去时。”( 元稹《梦昔时》)。此是古风,绝不是朦胧。今日中国文人有不少是无事呻吟,不停地去考据诗中的“春梦”和“朝云”,结果将一个大白话诗说成了中国第一“朦胧诗”。
    不过话说回来,白居易这首传世佳作妙就妙在将白话的“半夜”改成了“夜半”。这是诗人和诗盲的区别,也是白居易的功夫所在。其他的什么“春梦”“朝云”就是很俗的东东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