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煽动颠覆瘋狂的中共政权罪”]
李芳敏144000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煽动颠覆瘋狂的中共政权罪”


   
   
   
   胡锦涛“严打”知识分子 ZT

   
    二 ○○九年寒冷圣诞日,北京一中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八宪章》起草人、作家刘晓波有期徒刑十一年。同日,江苏高院二审维持一审对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十年的判决。中国南北两家法院和谐地在同一天下达两个令世界震惊的司法判决绝非偶然,各种迹象表明这是一种刻意安排,它发出的强烈信号是:胡中央要对中国知识分子“严打”。
   
    中国刑事司法制度的“严打”政策在世界上已是臭名昭着。“严打”的特徵是“从重从快”,但其核心是刑罚“从重”。被司法当局不择手段罗织罪名给予刑罚,“严打”不仅导致无罪者有罪,罪刑不相适应,普遍重刑,而且破坏刑法原则、动摇司法、人权根基,因此这种拙劣的刑事司法政策被认为是中国人权保障的最大制度性障碍之一。
   
   
    二○○九年可以说是追求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的中国知识分子面临的艰难“严打”岁月。这一年,除了北京刘晓波和南京郭泉外,还有深圳薛明凯,湖南谢长发,四川谭作人、黄琦,黑龙江袁显臣,成都张起,浙江王荣清及河南网民严某都被中共法院以阴谋煽动政府罪或颠覆政府罪审判、判刑。虽然中共对敢於说话、敢於抱团的知识分子的打击从来不手软,但胡中央则向这些知识分子亮出了“严打”法制。
   
   
    根据维权网对二○○○至二○○八期间四十四例颠覆罪统计分析,以颠覆罪判刑最重的是王小宁、李旺阳(十年),然后是何德普(八年)、陶海东和郑贻春(都为七年);而二○○九年,对湖南谢长发的判刑(十三年)、郭泉(十年)的判刑均属破纪录的“严打”。中共法院对他们两位的判刑援引的是刑罚第一○五条第一款“颠覆政府罪”(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刑罚起刑就是十年。而此前,中共当局多援引刑法第一○五条第二款(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而较少援引刑法第一○五条第一款处罚知识分子;此外,在这之前,中共基於各种原因对国际上中国着名异议人士的判刑一般最高不过五年门槛(陈光诚四点三年,胡佳三点六年,高智晟三年缓刑),这是因为根据刑法第一○五条第二款非“罪行重大”条款量刑低於五年。但自刘晓波案始,中共开始援引刑法第一○五条第二款中的“罪行重大”条款处罚知识分子,起刑高达五年以上。
   
    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应该明白,他们面对的胡中央是一个不惧怕任何国际国内压力以强势“严打”对付中国知识分子政治、宪政、法制改革要求的领导集团。在一个命令司法讲政治、政法委员会成为胡中央别动队、政工干部控制中国法院的时代,“严打”与法律毫无关系,只与胡中央的意旨有关,用什么罪名和在什么时候刑罚一个人只取决於胡中央的心情。但从胡锦涛把政敌陈良宇关进秦城监狱十八年到把谢长发、郭泉、刘晓波这些知识分子关进大牢十年以上的时候,人们该知道胡中央出手到底有多狠了!
   
    原载《动向》月刊2010年1月号
    作者:陈小平 文章来源:《动向》月刊
   
   ........................................................................
   
   自立博客瘋狂的中共supporters, 郑义瘋狂的中共supporters,
   when both of you let 瘋狂的中共 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also,
   l will listen to what you say! ^^ ok! ^^
   
   Why 作家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Why it is not 自立博客 or 郑义 or you 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And who is 刘晓波? 作家 only? Why him? why 刘晓波? Do you know why?
   And why 中共 not using “煽动颠覆瘋狂的中共政权罪”?
   Who start the 谎言 game first?
   瘋狂的中共 start 谎言 & 谣言game 60 years ago!
   
   中共 did not know that 瘋狂的中共 is a politic party only? China is 国家!
   And China is not a Country/国家 belong to a stupid and fool polity party
   瘋狂的中共 only! Why?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ha ha
   Do 瘋狂的中共 really think that they are China King already?
   China is belong to them?
   funny is it?
   Why 瘋狂的using谎言 & 谣言的中共 not using the word as
   “煽动颠覆瘋狂的中共政权罪” ? ^^
   
   if 刘晓波 want to choose speak 谎言 & 谣言 in 刘晓波的《末日幸存者的独白》,
   刘晓波would not let 瘋狂的using 谎言 & 谣言的中共 以
   “煽动颠覆瘋狂的中共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already? am i right?
   Do you think that you will be happy with 判处有期徒刑? 十一年 ?
   Why not you go and try to do it and show to me first^^ Talk later! ^^
   
   Lim Guan Eng pas/pr polity party in Malaysia
   瘋狂的using 谎言 & 谣言的umno.n.bn also want to try the same formula to him.
   “煽动颠覆瘋狂的umno政权罪”!!
   
   刘晓波, Lim Guan Eng:
   You need to thank god that you enter the weakest point of your enemy heart!
   something will made 瘋狂的中共/umno 政权 game over!! ^^
   so this is why they come out with a funny word as
   “煽动颠覆瘋狂的中共/umno政权罪”
   They try their best to stop you ^^!!
   if you want to win !! You must know what is your enemy weak point!^^
   Just follow up & stronger the points for which can made 中共/ umno be 瘋狂!
   
   p/s :
   l do not know what is 《○八宪章》.. would mind to list it out again?
   do 《08宪章》rule & regulation or etc can open to let public to read?
   l have interest to know what is 《08宪章》?
   there must be some message write inside 《08宪章》 and can make 瘋狂的中共 lost it政权 and game over! so, What is it inside the 《08宪章》?
   Would you mind to let me know? ^^
   
    ...........................................................................
   
   关于刘晓波的最后陈述的一点浅见/唐柏桥.891. ZT
   
   发言人: 唐柏桥, on 1/24/2010 9:40:00 AM 显示/隐藏文字
   
   
   
    关于刘晓波的最后陈述的一点浅见
   
    各位:
   
    经朋友提醒,我刚读了一遍刘晓波的下面这篇“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文。感觉很不好。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发出这样的信息。通篇看来,他是在表达中共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人权状况方面都在不停地进步,很有希望。尤其不应该的是,大概是他的文学家的特性在作怪,他将中共的专政机器如看守所,法院,公安,检察院等说得有点天花乱坠了。这与过去和现在正在遭受严酷迫害和酷刑的其他良心人士如高智晟,胡佳,郭飞雄,严正学,张林,黄琦等及法轮功,西藏人,新疆人等所描绘的惨绝人寰的各种酷刑完全不符,好像刘晓波与这些人生活在不同的国家甚至不同的世界。 这里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任何人也绕不过去: 中国的人权状况和监禁机关的状况到底是刘晓波说的比较接近事实,还是高智晟们和法轮功学员等所说的比较接近事实?刘晓波的描述并没强调他的情况是一个特别的个案,而是给人一个错误的信息:他所描绘的就是现在中国的普遍人权状况。这对高智晟和无数惨遭迫害的同仁们来说太不公平和厚道。他这样说等于在利用他的个人影响力去打击其他遭到严酷迫害的人,变相批驳后者所描绘的个人经历和人权状况是在造谣或夸大事实。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这跟他当年在中央电视台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一样,对那些牺牲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是一种玷污。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否则,我们就成了刘晓波此举的同“犯”。
   
    即便刘晓波所陈述的关于他个人的部分属实,也不能如他所说中国的普遍人权已有很大的改善。就如赵紫阳或陈良宇所享受的被监禁的待遇不能用来表达中国普遍的监禁机关的人权状况一样。据说陈良宇现正在五星级监狱享受高干待遇呢。刘晓波的这篇文章还很容易引发另一个对他不利的问题:即千千万万知名的高智晟们和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西藏人新疆人都传出遭到各种惨绝人寰的酷刑迫害,为什么唯独刘晓波被中共如此“善待”呢(见划线的红体字部分)?这对刘晓波并不是什么光彩或值得炫耀的事。如果我是晓波,我不仅不会说出来,还我会感到一种深深的耻辱----中共没有严酷迫害我,说明他们没有被我打痛和击中要害,他们没有将我当成他们的真正的敌人----这对于象我这样以反专制争民主的斗士来说,是最大的失败和耻辱。
   
    鉴于晓波的文章很可能被中共和别有用心的人所用,甚至可能以此来欺骗西方社会说中国的人权状况已有很大的进步。这个问题很严重。我想先在内部听听大家的看法,看是否有必要公开写文章指出这一点,为不能说话的高智晟们鸣不平,并减轻外界对晓波文章的误导。
   
    下面附上刘晓波的文章,请注意看红体字部分。
   
    柏桥
   
    ×××××××××××××××××××××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年6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严。那之后,因从美国回来参加八九运动,我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投入监狱,也失去了我酷爱的讲台,再也不能在国内发表文章和演讲。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演讲的机会,这,无论之于我个人还是之于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中国,都是一种悲哀。
   
    想起来,六·四后我最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居然都与法庭相关;我两次面对公众讲话的机会都是北京市中级法院的开庭提供的,一次是1991年1月,一次是现在。虽然两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其实质基本相同,皆是因言获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