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李芳敏144000
·19人子來了,又吃又喝,人卻說:『你看,這人貪食好酒,與稅吏和罪人為友。
·21「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在你們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3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在你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2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推羅和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輕呢。
·24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所多瑪那地方所受的,比你還輕呢。
·25就在那時候,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讚美你,因為你把這些事向智慧
·26父啊,是的,這就是你的美意。
·27我父已經把一切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人認識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啟
·28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安息。
·29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應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你們就必得著心靈的安息;
·23然而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那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
·27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28照樣,基督為了擔當許多人的
·1前約也有它敬拜的規例,和屬世界的聖所。 2因為有一個
·3在第二層幔子後面還有一個會幕,叫作至聖所, 4裡面有金香壇,有全部包金
·詩篇 119: 105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 1行為完全,遵行耶和華律法的,都是有福的。2謹守他的法度,全心尋求他的
·4你曾把你的訓詞吩咐我們,要我們殷勤遵守。5但願我的道路堅定,為要遵守你
·6我重視你的一切誡命,就不至於羞愧。
· 7我學會了你公義的法則,就以正直的心稱謝你。8我必遵守你的律例,求你不
·申命記 5:20不可作假證供陷害你的鄰舍。
·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1所以要除去一切惡毒、一切詭詐、虛偽、嫉妒和一切毀謗的話, 2像初生嬰孩
·4主是活石,雖然被人棄絕,卻是神所揀選所珍貴的;你們到
·6因為經上記著:「看哪,我在錫安放了一塊石頭,就是所揀選所珍貴的房角石
·7所以這石頭,對你們信的人是寶貴的,但對那不信的人,卻是「建築工人所棄
·8它又「作了絆腳的石頭,使人跌倒的磐石。」他們跌倒是因為不順從這道,他
·11親愛的,我勸你們作客旅和寄居的人,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
·9然而你們是蒙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民,是屬神的子民,為
·22撒謊的嘴唇是耶和華憎惡的;行事誠實是祂所喜悅的。
·1名譽勝過多財,恩寵勝過金銀。
·17因為審判從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 神福
·1基督既然在肉身受過苦,你們也應當以同樣的心志裝備自己(因為在肉身受過
·5他們必要向那位預備要審判活人死人的主交帳。
·7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 8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
·9你們要互相接待,不發怨言。 10你們要作 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
·12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好像是遭遇非常的事, 13倒
·19所以那順著神的旨意而受苦的人,要繼續地行善,把自己的生命交託那信實的
·10賊來了,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
·2那從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
· 6耶穌對他們說了這個譬喻,他們卻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
·7於是耶穌又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我就是羊的門。 8所有在我以先來的
·9我就是門,如果有人藉著我進來,就必定得救,並且可以出、可以入
·11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12那作雇工不是牧人的,羊也不是自己的,他一見狼來,就把羊撇下逃跑,狼就
·15好像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
·16我還有別的羊,不在這羊圈裡;我必須把牠們領來,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
·17父愛我,因為我把生命捨去,好再把它取回來。 18沒有人能奪去我的生命,
·19猶太人因著這些話又起了紛爭。 20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說:「他是鬼附的,他
·22在耶路撒冷,獻殿節到了,那時是冬天。 23耶穌在殿的所羅門廊上走過, 24
·25耶穌對他們說:「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卻不相信;我奉我父的名所作的事,
·27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 28我賜給他們永生,他
·29那位把羊群賜給我的父比一切都大,也沒有人能把他們從我父的手裡奪去。 3
·32耶穌對他們說:「我把許多從父那裡來的善事顯給你們看,你們因哪一件要用
·33猶太人對他說:「我們不是因為善事用石頭打你,而是因為你說了僭妄的話;
·34耶穌說:「你們的律法上不是寫著『我說你們是神』嗎?
·35聖經是不能廢除的,如果那些承受 神的道的人,神尚且稱他們是神, 36那
·37我若不作我父的事,你們就不必信我; 38我若作了,你們縱然不信我,也應
·39他們又要逮捕耶穌,他卻從他們的手中逃脫了。
·40耶穌又往約旦河
·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Psalm 5
·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Psalm 5
·2我的王,我的 神啊!求你傾聽我呼求的聲音,因為我向你禱告。
·3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且迫切等候。4因為
·5狂傲的人不能在你眼前站立,你恨惡所有作惡的人。Psalm
·6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7至於我,我必憑著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殿;我要存著敬畏你的心,向你的
·8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
·8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
·10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過犯,
·11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
·12耶和華啊!因為你必賜福給義人,你要以恩惠像盾牌四面護衛他。P
·1我公義的神啊!我呼求的時候,求你答應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舒暢。求
·2尊貴的人啊!你們把我的榮耀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你們喜愛虛妄,追求虛
·3.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把虔誠人分別出來,歸他自己;我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
·4你們生氣,卻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時候,你們要在心裡思想,並且要安靜。(
·5你們應當獻公義的祭,也要投靠耶和華。
·6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得甚麼好處呢?」耶和華啊!求你仰起你的臉,
·8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覺,因為只有你耶和華能使我安然居住。
·7你使我心裡喜樂,勝過人在豐收五穀新酒時的喜樂
·1耶和華啊!我的仇敵竟然這麼多。起來攻擊我的竟然那麼多。Psalm 3:1Lord,
·2有很多人議論我說:「他從 神那裡得不到救助。」(細拉)
·3耶和華啊!你卻是我周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是使我抬起頭來的。
·4我發聲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他就從他的聖山上回答我。(細拉)
·詩篇 3: 5我躺下,我睡覺,我醒來,都因耶和華在扶持著我。
·詩篇 3: 6雖有千萬人包圍攻擊我,我也不怕。
· 7耶和華啊!求你起來;我的神啊!求你拯救我,你擊打了我所有仇敵的臉頰,
·8救恩屬於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子民。
·1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
·2世上的君王起來,首領聚在一起,敵對耶和華和他所膏立的,說:3「我們來掙
·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譏笑他們。
·5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6「我已經在錫安
·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
·10現在,君王啊!你們要謹慎。地上的審判官啊!你們應當聽勸告。
·11你們要以敬畏的態度事奉耶和華,又應當存戰兢的心而歡呼。
·1有福的人: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的人的座位。
·2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詩篇 1:4惡人卻不是這樣,他們好像糠秕,被風吹散。
·5因此,在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在義人的團體中,罪人也必這樣。
·6因為耶和華看顧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Psalm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烈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氣忿中管教我。
·詩篇 6 :2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Anne Lee Fung Meng :
   
   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ZT
   ****************************************************************************

   洪海按:基督教本来就有虚君共和的意味和平等博爱的情怀,而且民主共和与基督教在历史上长期处于一种纠缠态,其诞生也的确受到了基督教精神的某种影响或启
   迪。再加之耶稣和他的十二个门徒的那种坚韧顽强和不怕牺牲的传道精神,要是用于民主自由的革命真理的传播,那还得了啊!中共当局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看到了
   基督教对共产专制的危害和威胁,因此才极力排斥她,打压她。经王怡先生把基督教与革命的渊源这么一理,恐怕中共就更不能容忍基督教了。中共恐惧任何形式的
   集⋯⋯会,怎么能允许大规模的礼拜活动呢?可以预见,中共当局对基督教的控制和打压将再升级。中共害怕基督教是假,害怕革命是真,因为基督教本来就是革命的。
   
   捍卫宗教自由,就是捍卫革命权利。
   
   王怡先生说:《十月围城》,我一闭上眼睛,就是中国的明天。我看形势的发展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去。万润南先生道:政改无望,革命将起。而王光泽先生更
   是于法庭宣判刘晓波后立即草就了《和解破裂,革命将起》。吴庸先生说,“只有形成外力的强大制压和中共内部觉醒力量的紧密配合,才有可能迫使中共掌权者的
   一部分为避免整个党塌台而谋求和解”。我想,这些都是在营造《十月围城》的氛围。这都是中共逼出来的啊!
   
   ****************************************************************************
   《十月围城》,我一闭上眼睛,就是中国的明天 怡
   
   陈可辛用荡气回肠的故事,提醒我们香港的另一个角色。自晚清革命以来,港九之地,“不但有金银气,且有革命气”(见《辛亥文献》之马小进《香江之革命楼
   台》)。但两岸三地,对1905年之前的革命史,都有意无意地裁剪了两样主导性力量。即孙中山和几乎所有早期革命领袖兼而有之的两个身份,基督徒和洪门弟
   子。
   
   晚清革命,一言以蔽之,是基督徒与三合会的革命。不过投资过大的电影,不敢拂逆主流意识形态。不然就对过亿票房构成妨碍。用钱投票的观众,和拿命投
   票的公民,都需要简单而脍炙人口的理由。所以最不可饶恕的电影,都是关于历史的。通常一部大片,就是对民族记忆的一次强制拆迁。
   
   陈可辛坦言,也拍过洪门段落,但为稻米计,还是尽数删了。三合会背景,只隐含在少林僧“王复明”的名字中。基督教因素,也只有孙母家里一闪而过的十字架。
   
   商人李玉堂与众义士慷慨赴死,之前饮血酒,戴附身符。若是围在一起祷告,票房可能就砸了。其实这个角色,大概有三位原型人物,都是基督徒。论地位相
   似,革命的第一赞助商,非香港的“太平绅士”、立法议员何启爵士莫属。他父亲何福堂,是梁发之后、中国第二位被按立的传道人,著有《马太福音注释》。何启
   承继万贯家产,攻读法律,作大律师。妻子雅丽去世后,他于1887年创办香港第一间西式教会医院,附设香港西医书院,李鸿章亦是赞助人之一。孙中山、陈少
   白都是何的学生。
   
   何启多方支持孙的革命,一向只出钱、不出面。1895年香港兴中会成立,他代理法律事务,并推荐自己的亲戚、另一位大商人黄咏商,任兴中会会长。黄
   也出身于基督徒世家,其父黄胜曾与容闳一道赴美留学,是香港道济会的平信徒领袖。黄先生为革命倾囊而出,卖掉香港银楼,充作第一次广州起义的军费。另一半
   军费,则多由孙的未来岳父、“革命牧师”宋耀如代为筹集。宋牧师一家,对百年中国影响至深。他也同时是洪门弟子。
   
   论姓名相似,第三位原型应该是是商人李纪堂。他也是基督徒,与陈少白交往甚密,对革命捐输甚丰。庚子起义失败后,他以赞助革命的剩资,在屯门开设农
   场,作为孙中山在港的接待站,内设军火库和射击场。1901年,李纪堂和太平天国后裔洪全福结识。洪也有两种身份,既是领洗之信徒,又是三合会头目。李纪
   堂散尽家产,与他筹划“大明顺天国”的广州起义。这个国号形象地说明了末代皇权体制下,洪门和基督教在华侨社会中的怪异组合。事实上,迄今为止的海外唐人
   街,仍隐约可见这两种华人移民社会的底色。
   
   电影刻画一群贩夫走卒在革命叙事下的群像,如几十把刀,在日光下哗哗作响。某种氛围上,也还原了晚清革命的某种真实场景,即埋伏在民主和信仰之下
   的、绿林、会党与游民的底色。“大明顺天国”被学界称为“第二次天平天国”。这是头一回,具体提出了共和政制和总统直选方案的革命。何启参与了策划,他与
   李、洪等人共同推举容闳为临时大总统。可惜举事前三天,泄密失败。
   
   香港学者粱寿华,在《基督徒与晚清中国革命的起源》一书中,称1905年前的晚清革命为“基督徒革命”。因为无论领袖还是资源、动力、赞助,均由基
   督徒群体主导。片首被刺杀的杨衢云,是当时香港基督徒知识分子的领军人物。他组建的“辅仁文社”,也是香港第一个革命团体。后来的香港兴中会,有一文一武
   两员大将,拿笔的陈少白是会长,创办《中国日报》,和孙中山在同一间教会受洗,后也加入洪门,被封为“白扇”(军师)。拿枪的邓士良,本是三合会头目,后
   在礼贤会受洗。他是第一个劝说孙中山与洪门结盟的人,对革命之暴力走向影响至大。
   
   1894年,檀香山兴中会成立时,基督徒占到一半以上(苏德用《国父革命运动在檀岛》。会议在信徒何宽家举行,随后转到一个牧师家里举行入会仪式。
   孙中山带领众人,各以左手按《圣经》,右手举起宣誓。从此,晚清各革命团体的宣誓仪式,均“由基督教的受洗之礼脱胎而来”(冯自由《革命逸史》第二集)。
   孙中山的孙女也说,“祖父建立革命组织,是受到基督教会组织方式的启发”(孙穗芳《我的祖父孙中山》),兴中会由此成为中国第一个近代意义的社团。
   
   随后第一次广州起义,设计出青天白日旗的陆皓东,也是基督徒。他被称为“为共和国殉难之第一健将”。受刑后写下“我肉痛心不痛,汝其奈我何”的绝
   笔。第二次广州之役中被处死的刺客史坚如,被誉为“为共和国殉难之第二健将”。他亦为信徒,曾撰文表述其革命信念,“我是耶稣信徒,一向相信唯一主宰之上
   帝,知道四海之民都是上帝的儿女,所以对弱肉强食的现状极表厌恶,想要阐明自由平等的大义”(宫琦滔天《三十三年之梦》)。
   
   共识网直至惠州起义,基督徒仍占三成。1906后,革命浪潮蔓延,华侨信徒不再是唯一的领袖群体。但直至1924年的广州军政府,尽管基督徒的人口
   比例不足千分之一,他们却占到了公务员的40%.在内地,他们也是举足轻重的革命士卒。两湖的第一个革命团体“日知会”,就由美国圣公会的华人牧师黄吉亭
   创办。随后,陈天华、宋教仁、刘睽一等人相继加入。黄牧师每逢主日讲道,人满为患,深受学生和军人欢迎。黄兴回国后,上海圣公会的吴国光牧师特意致函黄牧
   师,介绍转会,请求将尚未领洗的黄兴列在会友之中。
   
   1904年,长沙起义败露的那一日,黄吉亭牧师挺身而出,护送宋教仁出城,野外相赠旅费。随后,他连夜赶往黄兴家,以“美国圣公会”的轿子掩护,将
   他藏匿于圣公会教堂阁楼十余日。黄牧师又将黄家妻儿接来教会,向外界宣示黄兴一家乃本会教友。最后,武昌圣公会的胡兰亭牧师赶来长沙,带着黄兴乔装出城。
   
   这一幕逸事,倒和电影中那一个小时的护送,颇为相似。
   
   对我而言,知道电影中倡言革命之名士,其实多为信徒;是一件很难过的事。基督徒与晚清革命之关系,是尚未被清理的历史题目。准确的说,晚清以降,现
   代革命的渊薮,的确来自“具有三合会背景的基督徒”。换成新约圣经的背景说,这是一群相信上帝的“奋锐党人”。当时的信徒,多为受西学浸染的文化精英,他
   们将基督信仰与西方民主观念一并领受,尚未分清地上之自由与基督之救恩的殊别。
   
   宋庆龄曾接受斯诺访问,说,先夫革命的实质,是“将基督教付诸实践”。孙中山本人,也确有过真切的信仰体验。在《伦敦蒙难记》中,他陈述自己在狱中
   “一连六七日,日夜不绝祈祷,愈祈愈切,至第七日,心中忽然安慰,全无忧色,不期然而然,自云此祈祷有应,蒙神施恩矣”。出狱后,他致函自己的属灵导师、
   广州的传道人区凤犀,请他“常赐教言,俾从神道而入治道,则弟幸甚,苍生幸甚”。民国建立后,他公开作见证说,“我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乃完全仰赖上帝的
   恩助”。
   
   然而,地上的民族主义立场,始终制衡着这群“属中国的基督徒”对普世信仰的领受。如孙中山要求兴中会成员悉数加入洪门,由此造就了一大批“三合会的
   基督徒”。之后,他的暴力革命之途,越发偏离圣经教导。越到晚期,个人独裁,一党专制,对暴力手段的沉迷等,均使一个“从神道而入治道”的断裂,贻害至
   今。电影中杨衢云被清廷暗杀一案,被称为“香港第一起政治谋杀”。但另一个事实,是兴中会一旦成立,就率先图谋暗杀清廷督抚。中国近代史上,以政治暗杀的
   手段颠覆政权,恰恰是由相信上帝的孙文一党开创的。
   
   遗憾的是,直到今日,一方面,公共学界对基督信仰之于中国当代史的影响长存偏见,形成无知之空白;但另一方面,教会界的学者如梁寿华先生等,亦对革命情怀之谬种流传,缺乏基本认知。对晚清这一批民族主义基督徒的革命作为,亦缺乏起码反思。
   
   
   晚清的基督徒革命,及上述孙的公开见证,在我看来,不过是另一版本的口含天宪、“替天行道”罢了。从普世性说,他们这一代“奋锐党人”,多半是启蒙
   运动及“天赋人权”观的后代,而非“惟独圣经”的宗教改革的后代。从地方性说,他们真正的信仰对象,除了今天的中国,就是未来的中国。最典型的例子,就是
   陈少白的叔叔陈梦南。他是教会史上一位著名传道人,对侄儿影响至深。陈梦南说,“堂堂中国绅士,怎好在外国人手里受浸”?所以直等到遇见被按立的中国传道
   人后,才肯受洗。
   
   对皇权专制下的第一批现代革命者来说,上帝是必须的。不过革命需要的,并不是新旧约圣经中的那位耶和华神,而是经过了人文主义的浪漫化想象的、另一
   尊“自由女神”。革命者心中的上帝,只是某种普遍真理的化身。在晚清革命的早期,只有这一化身才能为革命提供合法性和灵魂的范式转移。所以,革命的先行者
   们,需要一个能够为革命背书的上帝。这个上帝,一定要大过皇帝,不然他们就算是叛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