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自立博客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刘自立

   

   

   时下一个流行语是,改革死了,宪章登台。这个逻辑,大谬。

   

   一般而言,宪政运动,是针对某种先验甚至业有宪政制度中之护宪和护法运动而言;古今已然,没有例外。

   

   英国宪章运动始于大宪章发轫后六七百年,且加上社会主义运动,自由主义运动掺加其间,遂成利用英国合法资源之大众游行示威言论自由和工人维权(甚至包括恩格斯主义在其内)之运动;其主要特征就是,英国宪法无力宣布所有示威组织为非法——即便镇压,也是另出其门——这就是组织(“组党”)论对于护法论的官方认可性前提。我们一直以来所说的运动载体,就映现在十九世纪中叶之英国宪章主义运动中——不要说其中世纪自由市等自由主义政治,早就深入人心,普遍存在,不可能从欧洲社会里加以取缔;即便社会主义,在当时也可大行其道,良莠交杂。在此意义上说,宪章主义运动的自由主义性质昭然若揭。这个揭示就是,自由主义社会中社会和政府之间互动可能性的存在。这个可能性,业已存在西方社会千年之久。我们所说革命宪章和社会主义运动,都是这种自由主义运动的分支和演变,概莫能外。西方如此,中国也是这样。1906年清朝预宪,也是所谓中国自由主义发轫的一个有限时机(四君子和皇上光绪之互动)。这个互动遂被镇压,却发展成为以后之护路运动,护法运动,也是依循这个宪法在先,运动于后之逻辑原则——法政在前,而不是依靠无法维权——这是人们坚持法治,合法抗争的基本前提。所以,宪政运动,实质上就是国家主义改革的一个历史用语,而不是群众运动的革命用语;反之,取缔了这个国家主义,运动就会逆向发展,成为颠覆和解构之类反宪政运动,如,列宁,如,希特勒,如,毛等。而08所宣誓的,正是以启动一种包含执政党在内的改革,而予以盼顾宪政于其中。这就是我们置疑之之要点;这个语言和思维,反射在最近几篇关乎于此的文字中;问题是,其语境和政治背景和一般而言之欧美宪章主义实质,绝大迥异。

   

   一是,所谓08要启动“党内改革派”之呼应,让民间力量与之而存,共同发展其意义,其势头。请问,谁是今天“党内改革力量”?他们掌握政权中什么力量什么资源?和政权中人有何区隔?(可见杜光文字)之所以提及于此,就是要论证这个08签字者里的一个普遍思潮和误植;他们表面上,是在鼓吹民间力量,其实,骨子里,还是冀望于政权(改革派?)力量——试问,如果你的政权力量无此可能期宪(实际上业已斩尽杀绝),你为什么还要纳纳而语,盲目其中,乐观以盼呢?这让我们想到从哈维尔到国人中“不建立反对派”之国家主义原则(七七宪章明言:不建立反对派)——又试问,你的如此看法,是不是清朝预宪之“反对乱党”之主张,之再现呢?英国宪章运动中百万人(最多达一百玖拾万人)签署宪章书文,上街游行,组党组团,是不是都是“不要反对党”之存在,之运动呢?几百年前专制大佬俾斯麦“要为反对党架起金桥”——此说,是不是因为哈维尔一句“谦卑主义”说辞,就烟消云散了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二是,最为重要的是,这个欺以其方之罔世之道(“故君子可欺以其方,难罔以非其道”——孟子言),并不能解释历史,也不能解释现实。宪章主义的国家合法化前提,在几乎一切西方甚至东方历史上,都是专制主义政治可塑性发展的现象之流;而国家主义转变成为极权主义和后极权主义之局面,使得合法性国家主义的路径和背景,旋即一笔勾销。这从未敢翻身已碰头给予了强证。08宪章主义,只是期望中不可期望的,绥靖国家主义的一种理想。其本质,和古往今来所有宪章运动,都南辕北辙,毫不搭调——故有人干脆掐头去中,叫其“运动”而已(参考陈子明近文)——做个运动,当然可以诉之笔墨,但是,其与宪章运动,社会主义运动和一般而言之护法维权运动,亦实有大不同也。

   

   比如,我们叫做甘地运动,不合做运动,路德.金运动之一切运动,他们发生在宪法国家里,不同于我们遭遇到无法无天之前提。所以, 运动和运动,也要严格区别。其实,打开《英国宪章运动》一书,就可以看见鲜活、明确、热火朝天、横贯街巷、席卷市井的运动现场——那上“百万人”签署宪章之场面,更不是区区“万字”可以强比的——不要说,这种运动,其实和我们熟悉的专制主义中我们自身之运动,如,五四,如,三一八等一样,其本身,就是政府加民间之产物。蔡元培等公,本身就是政府中人;而当时英国财相,后来的政治名人迪斯累里,最后以政府妥协成就了此类运动之诉求;也是英国期宪、应宪、立宪之榜样。所以,运动前提的调换,旋即产生一种完全迥异的运动本质——如,四五运动之本质,是挺邓;六四本质,是统赵,等等,都毫无宪章主义影子——亦绝无英国宪章运动之恩格斯主义加普世价值之加入,民主自由因素之加入,反对党组织之加入。更加重要的是,我们看到的,不是零星于海外的某种文字迹象,而是几十万、几百万人走上街道,直接批判政权,和政府互动之伟大英国式宪章运动,与我们之,绝对不同。这是考量运动实质的普遍指标,定性和定量分析。这个分析当然不可或缺。那时的英国人,总人口也许就是千万,而签注者,十一其中——请问,十五亿人里有万把公签署,如何之比焉!性质、数量,又如何之比焉!故此,不要夸大到所谓“王明主义”之盲目乐观吧。我们对于盲目中人每每看到的,是他们根本不研究何谓宪章主义运动,何谓运动载体,何谓可能与期待之历史区隔,何谓真正宪运(日本叫做“期宪运动”——其前提,就是政府和皇室采纳民间力量,如,阪原退助,如,大隈重信等等反对力量入阁;施行自由主义互动;国人与政府互动的可能性,在哪里呢?!)和一纸宣誓之别——不该一股脑把所有不相干的概念和不成立的逻辑,胡乱拼凑在一起,就叫做“宪章主义了”——这马上令人想起毛氏的所谓“马克思主义”一类货色。所有签署人的理想主义,可以肯定。但是,就连毛氏也知道,光有宣言和纲领是不够的,也要有政治路径和路线图可以实施——而08中人,完全不适应这样的研究,他们只要碰到这样的商榷文字,一概予以封杀。于是,他们的起草人,一是不懂宪章历史,再是完全没有民主讨论的习惯,三是,他们也许至死,只要一种所谓精英政治,而完全忽略反对派和商榷派(对商榷派的反对和封杀,令人想起,如果其一朝执政,将会发生和现在一样杜绝言论自由之局面;此为毛氏翻版)但是,中国人对于这类“民主先声”,早就耳熟能详,问题是,这个先声,如何得以避免又回到批判专制而导致极权之毛式路径。

   

   重复而言,宪章主义要素,就是宪章传统发轫国家之英国,之欧美,其一向有之之护法护宪之历史,之根据,之传统。

   

   这个宪法民意,来自多元化的政、教,官民,阶级之间性互动,而不是坚持极权的一面倒,极权主义无力无能无望将此多元化加以实施。

   

   三,说改革是官方意志和说宪章是党内改革派意志,只是改革不死之同义反复;其本质,依然是主张党主改革。

   

   于是,这些主张改革死掉后再行宪政之辈,只是在同义反复:改革死了,所以要党内改革派施行08宪章——这不是回到原点吗?——这是一种对待矛盾律常识之背叛。

   

   排除党内、体制内宪章主义承载,恐怕就不是宪政主义而是革命了。

   

   所以,我们的意思是,改革已死,期宪已亡;如果中国人无力和无智慧面对这个改革和革命资源被尽数剥夺的体制而寻找另外路径,那么,本来就很空洞的文本,依然还是空洞。

   

   于是,如果我们实无对策,就只能面对国家未来不崩而溃的局面——甚至洪水滔天,全部瓦解的局面,而不见类似孙文一班人马之事前铺垫和支持——他们是清朝败亡、政治真空的充填者。

   

   这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而绝非搞几个毛氏也搞过的民主宪政论(况且基本上是一个膺品),即可呼应其中。

   

   正所谓,宪章派,如果确无后续路径接应,此章,毫无疑问会变成一张废纸。

   

   我们期望在此艰难于成的讨论中,一些把持话语权者,有胸襟展开一个大讨论,把这个也许姑且算作好开端之歧义,转变成为有效性和具体性之研讨。

   

   这不是重复一家之言,就可以使思维“国有化”“宪章化”的。

   

   最后说一下,宪政主义原是多方博弈之结果,之规则;如果取缔博弈和讨论诸方,本身就是背叛宪章普遍精神。自不待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