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自立博客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刘自立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博弈历史人皆了解,只是诉诸双方起源,学界有些歧义—— 一说,是原自所谓自然秩序论(资本主义),一说,是原自所谓人为秩序论(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二者间性关系中互有交叉,遂成你我互动之势;再是,这个格局经过几次民主浪潮的冲击,出现新一轮政治格局——社会主义人为意志的强制秩序论,逐步让位给自然秩序和政、经分梳的民主自由秩序,故形成现今的局面。具体而言,苏联解体和柏林墙的倒塌,使得社会主义道义和正统性质瓦解。所谓冷战结束于西方,就是这个普世价值胜出的结果。但是,人们看见这个历史结束式以外的政治地域格局:苏联解体,而中国崛起。于是,人类观察政治格局的视角,再次转换到对于东、西方价值观的重新审视。其中中国模式的出现,成为这个观察行为的焦点。按照东方兴起论和西方没落论百多年的争执,中国模式的表达一度是儒学天道论和欧美价值论的对峙。中国学人20世纪四十年代,就对这个欧美价值做出自身的判断——很可惜,这个判断的错误,导致中国社会主义的胜出。这是问题的一个提法——在中国,资本主义退出历史舞台——问题的再次彰显,出现在20世纪七十年代末叶。

   

   换言之,中国社会主义模式(也就是这个模式发展的极至,如运动式,文革式等等)宣告濒临破产。所谓中国改革的出现,把课题转到我们的焦点叙述上。这个表述出现了以下的观点:中国资本主义的改革和欧美原本是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对峙和比较。换言之,无论是中国模式还是西方模式,在20世纪末叶遂告双双面世。于是,排除一些社会主义元教旨国家(如,朝鲜,如,古巴等)的社会主义制度,世界上出现了以资本为至高无上原则的国家和政权体制;这就是说,中国资本主义和欧美资本主义,都是资本主义;他们在经济贸易和外交层面上,业已形成一种资本“地心说”或者“太阳论”;其含义是,其运作和思维,只要是遵循资本规律,那么,人权和其他道德和思想诉求,就会自然退位,变成退而求其次甚至等而下之的诉求和需要。这个局面的出现标志,主要表现在美国人奥巴马访华的行为和言行特征里;但是,其最早的出现和萌芽,业已出现在美国人对于苏联建制时期布尔什维克的支持上。(见丹尼尔.伊斯图林著《彼得.博格俱乐部》一书22章/注附如后)

   

   我们在另外处讲到俄罗斯灵魂索尔仁尼琴的同样看法——

   

   在一部采访索尔仁尼琴的访谈片子里,这位几乎很少言及各国政治制度细节的伟大作家,却对他自己国家的体制,发出不满之声。首先,他扬言西方资本一直以来就是支持布尔什维克的;

   

   第二,他们自己的国家资源被‘三百人’高层所垄断;

   

   三,这些人收受贿赂,恶贯满盈。(《对话索尔什尼琴/The Dialogues with Solzhenitsyn》-2007年版)

   

   索尔之言,道出他反对革命和进步的哲学观点。他说,世界近代现代以来变化很快;而几千年来,世界上(对于资源生态)的改变很少,很慢----这个看法与吕贝松的电影《家园》同。吕贝松认为世界资本带来的掠夺性破坏,正在使得东西方世界被纳入一种万劫不复的巨大危机之中。于是,革命除去上述空洞和残酷的乌托邦理想和‘动物庄园’机制,制造了苏联和中国这样的古拉格和公社体制外,其带来的利益诱惑,在另外一个层面,使得资本和革命可以产生共谋和同构之关系。

   

   他谈到的西方欧、 美支持布尔什维克之主张,却是他睁亮他的老人之眸而神态强调与明确言之之含。于是,我们从这个提示察拣到关乎于此的大量材料,证明索尔所言非虚,实是铁证凿凿,不容否认;却百多年来被人完全遗忘或者视而不见。(刘自立 《俄罗斯思想辨正》)

   

   

   这样,历史和资本的逻辑表达式就出现这样的历史结局。美国立国精神和资本秩序之间,一直以来存在着同样博弈的过程。这个历史表达式存在于几个方面。用我们不太为人认可的判断而言就是,民主,一直以来就是民主(不完善)制度的批判者——且这个过程从来不会结束。简略而言,无论马丁.路德.金如何具备社会主义思想(他们要把佛罗里达州变成社会主义),他仍旧是美国历史转向成熟民主的里程碑;换言之,这个人权诉求本身,反映了美国价值的双面性质。一个是资本制度并不期待改变的原有不公正模式,一个是吸纳社会主义因素的资本制度之改变和进步。于是,在美国出现了如何抵制这样一种左右两翼竞争的难堪局面。(这个局面,同样表现在美国人应对一如智利前政治局面的考量当中——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人们因为可以压制苏联势力而镇压阿连德,袒护皮诺切克,那么,皮诺切克被英国政府抓捕本身,就业已纠正了美国人面对阿连德的政治正确论;反过来说,这个正确论,又表达在美国政府支持一个六四屠杀政权),于是,产生我们本课题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不是只要中国施行资本主义,其合理性合法性就会因为其资本的某种复兴而导致美国政权的支持与沆瀣?这个提问和美国本身制度中存在的两面性,处在何种考量之中?

   

   从历史的演进来看,20世纪尼克松访华本身,并未让毛、周产生沆瀣美国资本的意志,他顶多采纳了基辛格的塔列朗式的战略外交;但是,历史本身的幽默和残酷,使得这个进程僭越了双方的政治底线,遂产生美国资本中的中国和中国资本中的美国。这个奇怪的局面,和邓在改革初期的基本预料,也并不若何符节;邓模式的出现,与其说是邓氏意志,不如说是资本的导向。资本的什么导向,使得美中两国出现这样一种几乎以同一原则为基准的互相“负责”之态势?换言之,也就是中美近来公报里提及的互动原则和互认原则呢?他包含认可对方的核心价值(共产党价值,还是中国一般性未定性、未来普世原则呈现的价值?),制度繁荣(共产党特权集团的繁荣,还是国人平等?),领土主权完整(谁的主权?)等等。这个局面和对此局面的判断,使得中美双方根本不像前苏美对峙局面,而更像美国和中国式皮诺切克政权的结合。于是,我们得出的并不美好的结论是:佛里德曼夸奖的智利独裁经济大发展,现在重新展现在中国模式之中,且具备更加广大的影响。这是左右两翼在整合所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上,据说做到完美的榜样和范式——按照范式之传统性质而论,中美间性关系的模式,其实不是元创,而是重复。这个重复有经济和政治两个方向。政治方向是,二战以来,罗斯福的绥靖主义政策,也就是他的苏美共治(抑或分治)政策,联合国政治。经济方向,则是他们双向的价值分梳式政治,对待苏联的经济竞争和对待中国的经济绥靖。这个绥靖政策源头,就是美国放弃中国内战时期的蒋介石政权而导致苏联与中共联合摧垮中华民国——且在制定马歇尔计划的几乎同时,放任艾奇逊,李普曼等人的战略放弃计划,也就是导致斯大林毛进攻汉城。

   

   于是,同一个马歇尔可以是西欧政治价值的坚持者和施行者,也可以是防止蒋介石剿灭共产党军队于东北的麻烦制造者(见相关史料),遂导致美苏之间新边疆的出现。这个对华政策回到尼克松基辛格以后,大致在给予共产党所谓加入WTO方面,完成了我们称之为双向加入资本舞台的准入许可证游戏。这个游戏的完成,是以忽略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罔顾人权的现状为条件(其实是不讲条件)。于是,所谓市场经济的说法,成为美中资本游戏的潜规则。这个潜规则是什么?就是我们在讲述资本基本性质时提过的、那些为极权批判家甚至马克思主义者批判过的资本效应论;从其广大的资本市场之不同法律状况而言,基本上分梳成为两个市场。一个是法制市场。一个是无法官场经济(伪市场经济)。这是非常明了的事实。这些事实人们称之为低人权或者无人权经济。但是,奥巴马等人却完全为上海等地的高楼大厦所蒙蔽,产生托克维尔等人所谓革命论和旧制度崩溃,恰在经济发展时期之论之反面强调——我们说,这个唯经济发展论,在成就中国世袭政权人士和共产党特权人士的吸血效应外,就是供给美国消费市场,欧洲消费市场以中国奴工血汗换来的廉价产品。这个世界贸易的所谓自由体系之自由,恰恰是以牺牲中国奴工的生命为代价。这个考量,尚未计算中国人破坏环境和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浩劫资源的非绿色GDP增长。所有这些都在证明西方资本主义的现实考量中,偏向其本国国家利益而罔顾中国人的人权和尊严的资本主义。于是,我们说,一个坏资本主义和一个好一些的资本主义,如今正在打造一个奇特的价值罔顾环境。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这种资本模式的深刻含义导致的中国模式的存在,意味着何种政治前景之预估,也就是说,中国模式,其实是西方坏资本主义模式的延伸和畸变。重复而言,中国坏资本主义模式存在的前提有二,一个是他号称仍旧坚持社会主义——也就是蜕变成为一个资本家的资本主义(托洛茨基语);资本的国有制(现在的说法是“国进民退”——而“民”从未进过,只是一种补充形式),导致思想的国有制;等等。这些判断是对极权主义的基本认知,而为美国政客所回避。这样的回避,遂产生美国不能和平演变中国为自由国家之局面,不能演变的局面,导致什么结果?这个结果,就是西方人,西方制度和历史一向以来所熟悉的新殖民主义模式。这个模式,简单说来,就是以中国为制造基地,而以美欧为消费场所所导致的美国欧洲资本沆瀣中国权贵的中国卖国主义新局面。这个局面,正在以中国模式和美欧模式共同积累其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为末日预演做准备;虽然,这个准备,也许有自觉成分,也许有不自觉成分。这个模式的本质,就是世界经济贸易秩序的非自由化和非民主化成分在起作用。这个局面,也是西方资本主义历史演变的一个新局面。我们设想,这个局面产生两种效果。一个效果是,中国模式嫁接西方资本,产生其非人类经济模型的野蛮优势而驰骋于世;一个是,美欧国家及其政客为了捞取这个廉价利益,和独裁者联手制造一个世界无人权市场,继续以中国人的死亡和被奴役被和谐被污染被侮辱为代价,换取欧美人群的消费和享受。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无论是阿伦特还是卢森堡,都有严格论述和说明——她们直接批判和解释了马克思误导的内部资本论,而非外部之(就是:剩余价值产生于西方市场本身这个错判错断——转换到剩余价值其实产生于殖民地和所谓不发达地域和中国这类“金砖”国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