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自立博客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续析王力雄先生

   

   

   刘自立

   

   

   “独立思想者不会把希望寄托给圣人,只会尽最大努力争取于国于民最有利的和平之路。从这个角度,独立思想者虽不会成为幕僚、智囊、帝王师,却不怕被当政者利用,权力利用思想之时,便是思想利用权力之日。”王力雄先生如是说。

   

   这个说法很精彩,是因为他提出了问题;而力雄并未就此展开来说,遂使得文字赋予抽象和错动的体征。我非常感兴趣这个提法,并认为这个看法于时下有关讨论若何符节。所以展开一探,就教力雄。

   

   主要分成两点来说。

   

   可以扼要概括。就是帝师说。这个说法,当然包含一个道统体认课题,即涵学统和政统统序于道统之逻辑前提之存在问题。换言之,帝师之师,是帝之道统认可者的具体负责人,他的百年统序,不可以有形式上的非师之说,也就是他(历届皇帝)不可以自立道统(如,毛,如,希特勒戏谑罗马教皇等,是为亵渎行止)。所谓中国人儒道之(道统)“一以贯之”和日本人之神道“万世一系”,遂为其政统来源。西方道统和政统的惯性博弈和对峙,在施行政教分离以后,多少答悬了遗世不决的双向“正统”之疑难。(这个过程,被其称为人文主义和基督道统的合一 —— 也就是马基雅维利所称之上帝天道过程的世俗化转换——其转换到对于命运,偶然性可能和偶然事件的处理和认识上来(见列维.施特劳斯《关于马基雅维利的思考》)——遂给予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以完成从精神到物质换位之可能;从而使得天道、命运问题,得以世俗解决——也就是把精神的解决方式,用自由民主价值加以物质化解决之。

   

   这是人文主义疏离和批判罗马中心论的思想解决之道;且在涉及上帝牵连政治世俗时候,产生精神物质的分离效应,天国、地道分离的分离效应,使得精神转变成为物质——这是西方政治智慧所在。这个人文和宗教的比对,实际上,就是物质和精神,权力和思想,的比对、运作甚至实现之过程。所有咒骂马基雅维利的宗教元教旨主义者,都无法批判和扬弃马氏所大胆提出的政治路径和宗教批判——换言之,正是他,也许第一次提出,思想利用权利的阀门与路径。这个路径就是,恺撒和上帝的距离感(也是人文主义发轫的个人主义说的起点之一)。我们说,在此意义上,君主论和共和论(《李维论》)正是这样一种思想、权力之间互相利用的滥觞和探索。这个前提,在以后宗教(涵宗教改革)和政治运行张力中,逐步成熟和完善;但是并未截止。而马氏的主要思路,其实,皆为近代现代西方思想家所认可。这个认可,就是因为他是几乎第一位划定思想和权力范围的人物——更加明显的是,他对于政治道德和宗教道德的转换,使得某种人文之举,可以不停留在口头上,而是落实在政治实践上。所以,西方民主,对于这种道德绝对论和相对论的妙曼利用,正好符合力雄所谓之思想对于权力之利用也。

   

   但书于是产生。

   

   我们说,中国历史方面,这个利用,也基本上是这样在思想和权力之间转换的。这个转换,就是儒学道统的一以贯之和几乎是万世一系(这里,同样可以参见力雄业已提到的天道关系(不变)说)。用最为通俗的话说,就是,中国所谓超稳定政治系统的运作模式,就是废黜意识形态的政治与争执,退而求其于在“政”统性上、不是在“正”统性上施行权利和皇室更迭。这个正负皆有的权利运作,没有日本皇权的一直不变(涵其主要人物,如,织田,丰臣,家康之实际主政;但是还是关白以下,更是皇权附属);却类似着涵有西方之上帝不变之说(含,尼采说的双向的“上帝死了”——“但是上帝是杀不死的”;这个矛盾。思想运作课题,在中国的儒学主义关照下,一直延续到光绪时代,一直延续到孙文,蒋公时代,变化有,但是,没有消失,更无消灭——其正统,还是政统,一直到台湾之政治民主和宗教多元化时代。这个课题的深层次含义就是,思想权力的互相作用,是以儒道不变为其最重要条件的。皇权中人,亦不可违。

   

   所以三,究竟什么东西阻止了这种思想权力之间古今中外纵揽横包的所谓规律运作呢?简单说来十分清楚。这个对于东、西方道统的破坏,对于权力、思想间性不可运作的刚性权利和僵硬思维,又究为何物呢?一句话答之:极权主义。这个极权主义,相识于所有古代罗马和古希腊之僭主政治,暴君政治和独裁政治,相识于所有中国的秦始皇,朱元璋,洪秀全和毛,相识于西方近现代废教者希特勒,列宁;这个考量指标,这个认识权力、思想不可以融合的指标,这个极权主义指标,就是极权主义政治之废黜东、西方道统的取代说;这个像拿破仑又不像的他们,也是自己封圣的一群歹徒。他的没有思想和对于古往今来正统权利的亵渎,使得权力和思想,开始脱节。所有以往权力、思想的关系学和主客观、精神物质之间的关系,被一刀切断。所以,出现力雄所谓权利利用思想(如,他们利用和谐,道德,甚至民主“是个好东西”);却无法实现思想利用权力之局面。如何利用权力的关键,是看这个政权有没有历史合法性和宗教道统学统之统序。也就是我们看到的,当俄罗斯思想家利用宗教权利宗教思想的时候,两次颠覆,使得他们几乎尽数归灭。

   

   一次是,伊凡四世对于教宗(伊凡自己封圣之)菲利普的封杀(实际上也杀死了他)和伟大彼得一世对于教徒的“红死”之罪责(红死,是梅列日克夫斯基对于彼得杀死其子阿列克赛,屠戮教民使用的词汇——红相对蓝天而自焚)。再一次,就是列宁和斯大林对于俄罗斯宗教的毁灭。于是,在此层面上,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无思想,无精神和无上帝。这个极权主义挑战,虽然,是以其残暴脆弱和色厉内荏作为其体征的,但是,人们却确实看到,历史和宗教层面的政治互动,业已成为虚拟和幻觉。我们说,力雄确实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他既未展开,也未回答——他不能把笔者所谓的历史经验和超验,提供给不能互动的、既非正常传统权力,又非传统思想之异样和畸形政权。对于这个政权,一切过去的思考和经验基本上业已失效和失验。所有关于逻辑推导和精神遗世的例证,都不能设置于这个政权之冠。所以,人们在考察台湾和其他政权转型的时候,可以结合某种思想和权力的互动——这正是因为这些政权没有消灭思想的权力和权力的思想——但是,如果,这一切,都业已是违背逻辑,转而走入列宁主义逻辑,那么,人们对于权力和思想之间性关系,只好另行考量和分析了。重复而言,这个分析的证据就是,你要在权力不同以往之常识状态以外来考虑权利,你要在思想不得继承、统序基本切断的情形下,来思考思想(其实是思想之悖)。所以,前提给出和权力思想互动之千年历史,完全迥异,完全相反。

   

   至此,力雄提供的“思想利用权力”的提法,业已面临最大挑战。

   

   这个挑战直接关系到,是不是只有权力可以利用思想?

   

   在49年以后,在33年以后之中国和德国,权力,不是利用思想,而是完全屠灭思想。烧人继而烧书,就是所证。

   

   另外一个问题是,权力不可以消灭思想,却不像思想无法利用权力。于是,我们说,要击破这个不给思想空间的权力,是不是就要废黜对于利用它的幻觉?

   

   这个讨论,同样非常严重。举例以证:如苏联解体,如希特勒覆灭。后者,几乎没有思想利用权力说之可能——只能是武力剿灭这个权力——但是,除去武力,是不是尚有非暴力的举措可以存在呢?——此为前者。捷克波兰等,在苏联解体抑或就要解体时期的非暴力抗争,面临着头上之剑和脚下的坦克轮子——但是,苏联自身模式运转不利,加上新思维作用于权力(这一点力雄言中了),于是,坦克没有出动,镇压没有发生。这究竟是思想发生作用,还是经济面临危机?归根到底,是苏联体制、模式、专政之内在不可持续性发生作用。这是外在于自由思想的一个重要指标;所以,思想对于苏联权利产生的作用,出现更加难以厘析的局面:不是思想问题(甚至新思维、其实也并无真正革命意涵和转折策略,)而仅仅是苏联经济状况、无钱无力遂无望镇压产生自1989年年初的爱沙尼亚等国家的变革萌芽。故此而言,与其说是思想发生作用(格巴契夫),不如说是权利、政治、策略满足了不镇压的经济现实——当然,这里不能否认格巴契夫个人的偶然选择与个人明智,让苏联没有一如既往地残暴插手东欧事务(遂想到马基雅维利处理偶然事件与遵从上帝安排和秉承历史进程之间的关系说)——这个(苏联)“权利”的崩解和“思想”的无奈,好像远胜由思想统领过的、以往之改革之革命甚至包含列宁和毛主义之革命宣传力道。这个权利、思想的辨正,给予苏联转变一种几乎是被动接受之之事实(含权利,也含思想)。

   

   所以,我们排除中国式格巴契夫出现的可能,也几乎基于这个原因:也就是说,中国模式继续其所谓G2实力之假相,正在掩盖这个模式最终不能持续发展的“宿命”;届时,权利和思想,要处于何种被动状态,是很难加以估计的(从今年人们祭奠毛的举动中,也可看出宿命正在发生。)

   

   再于是,就是一个西方政治学人所说之结果——

   

   “中国的发生的一切与东欧国家完全不同恰恰证明当时并不是只有一种选择。中欧国家的一些政治机器和安全机器可能都想到过使用中国六四方式。决定这些国家另作选择的因素是戈尔巴乔夫,是莫斯科。东欧国家前几次谋求变革的努力都是以苏联的反对而夭折。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 1981年的波兰团结工会的诞生等等,这些尝试都因为莫斯科的干预而失败。但是,1989年的最大不同正在于戈尔巴乔夫。他告诉东欧国家的改革派,莫斯科不会反对。不仅不会口头上反对,更不会军事干预。要知道,当时,苏联在东德有40万军队驻守,在整个东欧地区,苏联驻军人数多达一百万。他们完全可以采取行动。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这些共产党政权在明白苏联不会来帮忙之后,他们就只有谈判这一条路。谈判完成过渡因此成为可能。这是1989年的奇迹所在。但是,这个奇迹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那些游行者和反对派人士没有选择暴力抗争;另一方面,在位政权接受了不使用武力的选择。但政权之所以没有使用武力,主要是因为没有莫斯科的支持,戈尔巴乔夫排除了使用武力的可能性。”(《采访了法国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政治学教授、东欧问题专家鲁布尼克先生》瑞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