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下面这封邮件是我过去两个月里收到的第三封类似的信件,看上去已经不是开玩笑或者比玩笑更可笑的圈套,那么我也就不好意思一笑置之了。下面照登信件内容及发信人信息:
   
   
   
   “我想高价购买党政军内部文件,每件约数千至数万元人民币不等,这绝非玩笑话,并决定保密,如果你有意愿或管道,请回复此信息至[email protected]我们将有专人和你联系,请把握此一良机。 ”来信者的名字叫Mark Chang,使用的邮箱是 [email protected]

   
   
   
   发信者应该不是盲发的邮件,但他要就是无知,要就是过于自信,竟然把这封信发给了当今世界上真正的情报问题专家老杨头——我一直很谦虚,但在这个专业领域,我如果再谦虚,美国那些情报专家就不好意思出来混了!鉴于我的读者中有很多能够接触到机密文件,也不乏在党政军里工作的,所以,容许我啰嗦几句。
   
   
   
   这种在互联网上到处找目标收买情报的事早就不新鲜,在互联网出现前,大多通过报纸杂志打出招收人才和提供第二份工作的广告,愿者上钩。你还别说,通过这种办法获得的情报一点也不比正式派遣或就地发展获得的情报差多少,而且几乎不用什么成本。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港澳的报纸广告栏一直有台湾的情报机关长期的“招牌广告”或者发财小窍门。
   
   
   
   互联网的出现,给看不见的战线提供了一个虚拟的战场——当然这个“虚拟”可是实实在在的,有时比真枪实弹还更加血腥和惊心动魄。目前有能力处理海量信息的情报机关都不得不承认,从互联网上获得的情报信息已经越来越多,质量也越来越高。但请注意,上面说的方法和这种通过电子邮件直接收买的情形还是有本质不同的。
   
   
   
   对于非情报人员,这个不同就在于,你也许会在互联网上泄密,有些甚至是你出于理想、理念和道德情操而故意泄露你知道的一些内幕(不排除是从某些文件上获得),但那顶多是泄密,和间谍罪无关。间谍罪是在任何国家都被定为最高级别的犯罪(High Crime),和叛国罪属于同一类。也就是说,上面那个邮件如果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海外情报机构(或者一些国际情报贩子)所发,一旦你联系他们,并开始和他们合作,你已经走上不归路。
   
   
   
   我写《致命系列三部曲》以前所未有的最大限度地用文学语言揭露了一些国家(例如美国等)情报机关的运作,但我也担心一些年轻人消化不了,给他们造成国家机密就是用来卖的印象,于是我也故意设计了一些情节,以大篇幅描写了不能因为你的信念和理想而去出卖国家机密、去充当间谍的故事。
   
   
   
   上面的意思是对读者说的,另外,对一些国家机关也要提醒一下(现在已经好多了),保密工作的关键在于分清哪些是机密哪些不是机密, 当你自己不以现在国家拥抱的文明标准划分国际机密的时候,想让大家保密也难。还有一个建议,尽量减少密级文件(内部、秘密、机密和绝密)的数量。你要想到,在你不分青红皂白地印刷“绝密”文件的时候,人家很可能直接把那“绝密件”当签好字可以立即兑换钞票的支票了。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以前的一个恶作剧点子,为了在经济上拖垮台湾,不如我们让所有的印刷厂都一起印刷红头绝密文件,按照台湾军情局的运作方式,他们会像文件收购站一样来者不拒,但我们的“绝密件”那么多,所以,迟早让他们财政困难,最终破产……
   
   
   
   说到这里又想起一位朋友前两天给我转来的《台湾军情局人事异动》的新闻,由于好久没有关注他们了,也说不上什么。但如果一定要我评价两句,我的看法是,台湾军情局早该动一下了,不是人事变动,而是应该对该局的情报职能和情报方向来一个检讨和与时俱进。
   
   
   
   台湾军情局虽然前面有一个“军”字,但实际上它是台湾最大的情报机构,从这方面讲,在当今和平时期,如果它仍然一味以“军事情报”和“军事技术情报”为主,恐怕并不能满足台湾当局的需要。我认为,当今的台湾对大陆情报应该更多的倾向于政治情报。而这一点国安局虽然在做,显然没有军情局专业。
   
   
   
   情报粗略地划分为政治情报、经济情报、科技情报和军事情报,军事情报又分为军事战略战术情报和武器装备的情报。台湾军情局一直以来非常重视军事情报,这可以理解,毕竟在大陆的强大军事压力下,他们随时需要“知己知彼”才能“一战不死”——不会被大陆一下子搞死。可随着国际形势以及两岸关系的发展,军事情报局仍然沉湎于对大陆共军武器以及兵力部署的追逐中,总给人一些不切实际之感。
   
   
   
   我当然并不是说这些武器装备的情报不重要,但你需要知道对手有什么武器没错,但你更需要知道的是掌握这些武器的对手的脑袋里在想什么——这就是政治情报了。这恰恰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台湾军事情报忽略了的,或者不愿意下功夫去做的。我们知道在1996年台海危机的时候,军事情报局收买了北京某位少将军衔的军官,结果李登辉知道了当时在台湾上空飞过的导弹没有装上弹头,于是他就来劲了,高喊不怕大陆,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那么,让李登辉像吃了伟哥的情报是解放军的导弹没有装弹头这个事实吗?当然不是,那只是外面媒体炒作的,也为了让普通读者一目了然,其时,装不装弹头并不重要,如果要装,马上可以装上。问题在于,李登辉从这个事实看到了更远:不管这些从台湾上空呼啸而过的导弹是否装了弹头,那些下命令军演的领导人脑袋里不但没有立即使用武力对付台湾的意思,而且甚至有些紧张装上弹头的飞弹造成擦枪走火的可能。这其实是政治情报,是战略情报。
   
   
   
   这种层面的战略性的政治情报是台湾当局——特别是马英九需要的,这正如大陆的094核潜艇到底有多少,都部署在哪里等并不能左右马英九的政策走向,而中国大陆下一步向何处去,民族主义如何发展,民主什么时候到来等等政治问题,反而和台湾前途密不可分,甚至生死攸关。可惜就我从美国某几位可以和我坐在一起谈半个小时情报学而仍然不让我感到乏味的情报专家那里得来的消息称:台军情局除了陷入内斗不能自拔外,更主要的是陷入大陆解放军武器装备和部署的迷阵中无法自拔……
   
   
   
   这个话题点到为止,回到前面说的事。再次提醒所有网友,间谍和情报世界并不像007电影里那么精彩和刺激,而且,千万别产生好奇心。对于这类信件,立即删除吧。
   
   
   
   对于两个月发了三封类似信件给我的那位隐蔽战线的战士,你如果真想获得有用的“情报”,抽空读一下我的间谍小说,好好学习学习吧;如果再不明白,读一下我的博客,如果还是不明白,你只好转业写博客了……
   
   
   
   杨恒均 2009/1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