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
杨恒均之[百日谈]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这个10月5日是澳大利亚劳动节,小儿子将参加由他们老师合办的音乐会的钢琴演出,这还是自从儿子几年前学弹钢琴后第一次登上大舞台独奏。于是我起了个大早,盛妆出席。临到儿子上场时,我发觉自己心情之激动,竟然超过了当年自己登上大舞台时……
   
   
   
   在他这个年纪,我已经多次登上舞台,最早是文艺表演,记得当时我上台时众星捧月似地站在载歌载舞的小同学们中间,只因我高举着那些比我还高大的画像,有毛主席像,有雷锋的像。后来再上台就是表演吹笛子和拉二胡。独奏二胡的时候已经上初中了,那次登台成为迄今为止我记忆中最难忘的一幕,那一年我已比眼前的小儿子要大好几岁了……

   
   
   
   当时我登上的虽然是露天土舞台,却硕大无比,而且下面有成千上万的街坊邻居、学生和公社社员;如今儿子登上的舞台却要精致得多,是靠近悉尼歌剧院的悉尼音乐厅,观众大多素不相识,还有一半是洋人。当时,我独奏二胡;如今,儿子弹奏的是钢琴——一钢琴有很多键,每次都听得我满耳满脑嗡嗡响,挺震撼,可只有二胡的两根弦,才能连接我的心弦。
   
   
   
   上次儿子见到我时可怜巴巴地问,Daddy,我可以不学钢琴吗?听得我都有点于心不忍了,于是问他,你不学钢琴,那你喜欢什么?他毫不犹豫地说:游戏。
   
   
   
   也许是因为我在他这个年纪时(上个世纪70年代)没有游戏的缘故吧,无论是笛子还是二胡,我都是被它们的声音吸引而主动要求学习的(学习二胡有我老师的引导,推荐读者阅读《我的老师李广学》)。练习拉二胡的第一年里,手上就脱了两层皮,那时我和现在的儿子差不多大。
   
   
   
   学钢琴要考级,请收费不菲的私人老师辅导,过一段时间考一级。当他们说某人弹钢琴的级数很高,意思就是很厉害。如果说某某人是钢琴王子了,那意思就是说可以到鸟巢去表演,可以去为高级领导人的孩子做家教,可以去为外国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独奏——
   
   
   
   哪里像我生活的那个地方,还有那个时代啊!记得我有一位表哥,他是搬运煤球的工人,会吹箫。有一次母亲对我说,你看啊,你那表哥一吹箫,隔别的老太太就抹泪……表哥不搬煤球的时候,就能够把箫吹得如泣如诉,总能挑起邻居老太的伤心事儿——那时的邻居老太,谁没有伤心的事儿呢?我不知道吹箫是否也能够考级,如果能的话,那评定最高一级箫声的标准一定是看能不能让邻居的老太伤心落泪吧?
   
   
   
   我刚开始练习拉二胡的时候,邻居的叔叔总是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调侃道:鸡还没有杀死啊?两年后,当我再在走道或者院子里拉《良宵》和《二泉映月》的时候,匆匆而过的邻居们的脚步越来越慢,脸色越来越凝重,终于有一天,那位说我在“杀鸡”的叔叔走过来小声抱怨道,小小年纪怎么拉得这么悲悲切切的?怪难受的,你还是拉《赛马》吧……
   
   
   
   《赛马》是歌颂社会主义建设日新月异的二胡独奏曲,我拉得很好,总是在表演或者人多的场合拉,可我并不喜欢。父亲告诉我,中国的二胡只适合拉那些哀婉凄凉的曲调。所以,独自一人或者我想独自一人的时候,我最喜欢拉《二泉映月》,一遍一遍地拉,先是把大人们拉得心情沉重,最后,拉得小小年纪的我也悲从中来。拉到动情处,眼睛和脑子里不再有二胡,也听不见乐声,只有一位瞎子老头牵着那位衣不蔽体的小女孩在凄风苦雨中蹒跚而行……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还不那么懂事,但从我每一次都能用二胡的琴弦拨动大人们的心弦来看,成年人心里大概都和我们这些孩子一样,藏有隐痛,活得并不开心,那是一个哀伤的年代。
   
   
   
   在那个哀伤的年代我选择笛子和二胡显然不是心血来潮,那时虽然还没有武侠小说,可我从小就期盼自己怀揣笛子,仗笛天涯,看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就盘腿坐下来吹奏一曲,碰上人间路不平,就抽出长笛当剑……
   
   
   
   可惜由于人小气短,我不得不放弃笛子而改学二胡——没想到就此早早结束了少年气盛的幻想,而从此沾上了二胡特有的苍凉。上大学和参加工作后,我已经不再拉二胡了,然而,每当行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我脑海里就有那几首伴随我走过少年的曲子萦绕——我隐约能够辨析出那正是我当时拉出的音韵。我的二胡,我的音乐,让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长大,也让我在长大后的今天,依然有一颗年轻的心!
   
   
   
   也许这正是我期盼儿子能够学好一门乐器的原因吧。我希望他能够从乐器声中感受到未来的振颤,而在未来到来的时候,也不会淡忘过去的岁月。然而,不一样的舞台,不一样的时代,不一样的地方,不一样表演,甚至还有不一样的我,以及我那不再一样的心情。我,拿什么来说服儿子热爱钢琴、热爱音乐?
   
   
   
   当我的思绪在三十年的时空间飘来荡去的时候,儿子的表演结束了,小小的他站起来,一本正经地鞠躬,掌声响起来,这一刹那,我知道,只有掌声依然没有变……
   
   
   
   杨恒均 2009/10/5 悉尼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