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2009年中文年会最后一场的讨论会,部分内容是会议期间和会友聊天内容。这场讨论会是由CoChina的两位香港学生阎靖靖和杜婷举办的。参加讨论的分别有香港亚洲博客年会现场的宋以朗和朱大可,以及在连州中文网志年会现场的胡泳、令狐补充、莫之许、杨恒均。讨论主题:对话是可能的吗?)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我想从这么三个方面来回答主持人的问题。第一点:对抗需要勇气,对话需要智慧,两者缺一不可。

   
   
   
   明天(11月9日)是一个重要的纪念日,二十年前的这一天,柏林墙被推倒,我已经写过很多文章,还在今年一年之内两次到柏林墙沉思,我想,只要世界上还有各种有形和无形的墙需要推倒,这个日子就不会被人们遗忘。我今天要强调的是柏林墙是如何被推倒的。东西德的统一起始于西德发起的和东德的对话,而当东德开始和西德对话之后,东德的政府和民众之间的互动悄悄展开。这两个对话最终导致了11月9日柏林墙的倒塌。
   
   
   
   其实,回顾这么多年来的历史,不难看出,无论是国际问题还是国内问题,真正最后的解决几乎都是依赖对话的,对话取代对抗是过去半个世纪历史的主线,也是未来的趋势。可是,在我们欢呼对话时代的到来的时候,请不要肆意贬低“对抗”,说实话,没有寻求正义的有原则的对抗,也就没有可能出现真正平等意义上的对话。拿东西德的统一来说,如果没有各持己见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对抗,没有里根总统的向“邪恶帝国开战”,即便采取了对话,可能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在我们国内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太多祈求式的对话(甚至跪下来请求对话),还有居高临下的对话,还有精英心态的对话……
   
   
   
   我是主张对话的,而且认为最终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通过对话,但我们不能否定那种基于道义和公理的对抗,在这种社会环境下,那是需要比主张对话的人多得多的勇气。当然有勇无谋是不行的,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对话是需要智慧的。
   
   
   
   第二点,对话是应该的,不对话也是可以的。如果说对话需要智慧,那么知道什么时候对话,什么时候不对话,则需要更高的智慧。
   
   
   
   不好意思,CoChina 设定的主题是众声喧哗的网络是否有真正的对话,我故意跑题了,算是借题发挥。我将以网络对话为例,进一步阐述我的一个观点,那就是知道什么时候对话是需要智慧的,知道什么时候不对话也同样需要智慧。
   
   
   
   作为一名博客作者,自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写作博客的过程就是和网友对话的过程。一开始我很自负,认为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有什么不能对话的?只要我是“对”的,我就能够说服所有的人。理论上讲,这种观点没错。我也确实在网络对话中,不但和喜欢我的读者对话,也和大量批评我的读者沟通与对话,而且卓有成效。然而,我也碰上了挫折。例如,有一些年轻读者误入我的博客,看过几篇他们形容为“又臭又长”的博文后,忍无可忍地要和我对话:
   
   
   
   对话者:你写这样的东西,没有水平,你脑残!
   
   老杨头:不好意思,水平可能有限,我会提高。但我不脑残……
   
   对话者:你就是脑残!
   
   老杨头:我真的不脑残,我想和你对话,你能指出我文章的不对的地方吗?算是对我的帮助……
   
   对话者:你脑残,我为什么要帮助你?
   
   老杨头:可我不脑残啊……
   
   对话者:你能证明你不脑残吗?
   
   老杨头:……
   
   
   
   我无话可说了,我知道有一个“开胸验肺”的事,总不能让我“开头验脑”吧?大家不要以为上面的对话是我编的,其实,类似的对话在我的聊天记录和信箱里不下100条。有段时间,我想寻求和所有批评我的朋友的对话,于是我放下了一天上百位和我正常对话的表扬者和批评者,专门寻求一两个恶意攻击甚至辱骂我的网友对话。你来我往的对话下来,我只认为他们说对了一句话:杨恒均还真就是一个脑残——如果不脑残,我凭什么认为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可以对话的?都是值得对话的?我自以为是简直到了狂妄的地步,以为我可以说服一切人,这难道不是最典型的脑残表现?
   
   
   
   我举自己的例子是想回应一下主持人阎靖靖女士提问题时引用的那些例子,网络上确实有非常多狂热的“对话者”,他们不是要真对话,甚至也不是对抗,他们就是无理取闹。他们的人数并不多,但一旦遭遇他们,感性的人很可能得忧郁症,理性的人也忍不住发出疑问:网络上真能够进行有效的对话?也许只不过是一个众声喧哗、自说自话的地方吧?
   
   
   
   我自己认为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我的这一认识来自我的博客经历。在座各位博主可能有比我多的读者和表扬者,但估计没有几个像我一样,在网络上拥有那么多批评者和辱骂者。可是,就我三年写博客的经验,我感觉到,这些人毕竟是少数,你会因为一个人的辱骂而忽视了一百个对你的表扬和理性的批评者?
   
   
   
   所以,我今天要讲的第二点就是“对话是应该的,有时不对话也是可以”的,这一点并不互相矛盾。大家知道,国际大趋势都是用对话解决国际纠纷和冲突,这也是中国政府的一贯主张,但你看到中国在评论美国反恐时劝说过美国政府“应该和宾拉登对话”吗?
   
   
   
   还有,对于索马里海盗,基于救人的原则,我们也许可以谈判甚至送赎金,但在救人之后,我们必须义无反顾地撕破和海盗谈判时的任何承诺,联合一切国际上可以团结的力量,把“持剑经商”的索马里海盗逮捕归案,或者击毙他们!这是对话的时代里,全球各大国家对付索马里海盗的无可争议的正义的做法。
   
   
   
   第三点,谈谈对话的智慧。上面无论对话,还是不对话,我都是围绕“智慧”两字,对话需要智慧,知道什么时候从对抗走向对话更需要智慧,而如何分清什么时候必须关闭对话则更少不了智慧。
   
   
   
   当然,在选择了对话之后,在对话的过程中,那就更加需要智慧了。对话有很多种形式,网络上的对话形式就更丰富多彩了。例如,写博文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和读者的互动和对话。我也许不会和网友你一言我一句,但我会针对你的一言一语来构思博文,而你再对我的博文发表评论,这也是一种网络对话。
   
   
   
   在对话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上面提到的“平等”观念,一定要消除“精英心态”——注意,这句话并不全是对“精英们”讲的,也包括普通网友,有些普通网友更要消除“精英心态”。例如,我的博文点击高了一点后,我发现和一些网友的对话出现了问题,不是我认为自己是“精英”,而恰恰是他们认为我是精英,造成了我们的对话不再是“哥们姐们之间的平等交流”。
   
   
   
   对话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寻求他人对自己立场的理解,寻求支持者。但问题恰恰出在这里,我认为,一个智慧的对话者,从一开始就应该抱着去理解对方的心态。只有当你真正理解了对方,你才知道如何让对方理解你,对话的目标就是达成互相理解,而不一定非要说服对方……
   
   
   
   杨恒均 2009-1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