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外交杨皮书》系列之六

   
   
   

西方不亮东方亮:从哈瑞李到李光耀

   
   
   
   李光耀近日发言希望美国能够多介入亚洲事务以及制衡中国,引起中国网民哗然。我感到不解的是,一些学者也表示吃惊。网民就事论事,无可非议,学者们难道不应该更多了解一些背景知识?
   
   
   
   李光耀被中国年轻人所认识主要是他的亚洲价值观和对儒家的推崇,而且常常为中国的发展和特色辩护,有时甚至看上去是相对于普世价值的亚洲价值和中国儒家的代言人。给大家造成这一印象当然也有我们自己的责任,我们的媒体一向喜欢引用能够为我所用的言论,特别是这言论出自于外国人之口,就更是身价百倍了。以致我们一听到人家为所谓亚洲价值观和特殊性辩护就喜不自禁,竟然忘记进一步追问,他指的亚洲价值观到底是什么?体现在新加坡什么地方?新加坡又是如何用“儒家”治国的?
   
   
   
   李光耀是第四代华人移民后代,出生于新加坡,在英国学习,不会中文,没有中文名字。他以前的名字叫哈瑞李。英国一位议员曾经说过,“(李光耀是)苏伊士运河以东最优秀的英国人”。我想,英国议员定义一个亚洲人是否英国人的标准应该是价值观而不只是靠满嘴的英语和东方人的长相吧?他曾经和台湾的李登辉争论过民主和亚洲价值,如果说李登辉20岁以前是日本人,那么李光耀20岁以前绝对是一名“英国人”。
   
   
   
   当时很多亚洲国家领导独立的领袖都是西方培养的,为了回国领导东方的人民争取独立,他们一夜之间改变了名字,甚至连信仰也改变了。但骨子里是否真改了,就不能只听他们口头表达了。例如,新加坡独立后,李光耀当政的前几十年里,对中国文化包括中文学校进行了无情的打压,他在新加坡提倡的是西方人的价值观和制度,有人可能对价值观没有异议,但对“制度”有异议。其实,制度不只是选举那一个环节。除了选举之外,无论从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上,新加坡是迄今为止最西化的亚洲国家之一。
   
   
   
   李光耀带领独立后的新加坡人逐渐摆脱了西方英国的统治,但这不是一个价值观的选择,甚至不是一个文化的选择(例如在华人占绝大多数的新加坡英语是第一官方语言),还因为一转身之间,新加坡就投入了更加西化,也是西方最大的代表的美国人的怀抱,可见,那次转变只是出于从一个衰弱的靠山投向另一个强大的靠山的战略考量。
   
   
   
   从新加坡独立到现在,它始终是东南亚和南亚次大陆与美国的关系最密切的国家,这个小国的所有海空军基地美国都可以使用(也是美军在亚洲的重要桥头堡,从这里可以牵制整个东南亚),新加坡积极参加美国在当地所有的军事活动。早期作为新加坡领导人的李光耀不但反对中国政府和共产党,而且也是亚洲最“反华”的国家之一。
   
   
   
   这一情况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有所改善,李光耀拼命学习中文,中文名字李光耀也才在亚洲慢慢响起来,让人从他的名字“光耀”想到了“光宗耀祖”这个成语。
   
   
   
   那么,从西方回到东方,也把西方那一套带到东方的李光耀,又是如何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要回归亚洲价值观,要儒家治国呢?或者说,什么是亚洲价值观?新加坡用了那些儒家思想来治理这个小国家?
   
   
   

李光耀为什么提亚洲价值?

   
   
   
   我们回到新加坡。李光耀当时突然要回归亚洲价值观当然是有各种考量的。但回归了这么久,新加坡到底拥有什么其他亚洲国家没有的亚洲价值?如果你现在到新加坡,你会知道,无论从社会文化,还是法律、政治和经济制度,新加坡都是离亚洲最远,离西方最近的。可是李光耀为啥要提倡亚洲价值观?我认为,只不过是从国家安全和他个人利益出发的一种实用主义的表现而已。
   
   
   
   首先,他要在亚洲国家中,特别是在中国、马来西亚、印尼、泰国这些国家中造成印象,新加坡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是崇尚亚洲价值的。不会跟随美国的价值观,而美国的价值观使得美国与上述亚洲国家的主要分歧在于人权、自由和民主。
   
   
   
   新加坡作为亚洲一个小国,处于一直以来并不怎么稳定的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等大国之间的夹缝中,要想保护自己,只能选边站,要想玩所谓大国平衡,他根本没有这个资本和能力。新加坡选了哪一边?毫无疑问是美国,新加坡是美国的军事盟友。
   
   
   
   可选择了美国,却要在口头上消除周边亚洲国家的疑虑,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一套,做一套。如果真有一个与西方提倡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相对立的亚洲价值的话,那新加坡一定是离亚洲价值最远的国家。而如果所谓孝顺、勤劳、和谐是所谓亚洲价值观的话,全世界都会接受的,没有必要提出来。
   
   
   
   其次,李光耀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亚洲的崛起弄得眼花缭乱,对中国的发展模式生出了真正的欣赏。而这种欣赏除了中国经济发展确实很快之外,更大的原因是他并不完全理解中国。后来李光耀到苏杭一带投资并受到挫折,我想,即便得到了高层的支持,他也一定感受到了他理解的那种亚洲价值和中国等各亚洲国家的“亚洲价值“的天壤之别。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李光耀一方面接受了美国和美国的价值观,却也看到了美国价值观的无情,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也是李光耀看到自己老了,必须退出政治舞台的时候,他突然开始对亚洲价值、中国模式和儒家大感兴趣。而如果你仔细研究新加坡政治模式和经济、社会运作的话,你会发现,除了竭力保持“一党独大”,保持政治权威(孝顺),甚至最终弄出了儿子李显龙隔代接老子李光耀的班成为新加坡人民敬爱的领袖之外,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可以标上“亚洲价值”和“儒家文化”的不同于西方的价值观。
   
   
   
   关于这件事,我早在几年前就做过探讨,当时我引用了英国议员的那句话,而美国人告诉我,那句话没有错,因为到今天(当时)为止,所有的亚洲最高领导人中,最西化的人始终是李光耀。原则上,在西方人眼里,除了他想搞“一党独大”和最终让自己的儿子可以“卷土重来”之外,其他所有的运作更接近西方的那一套,而和亚洲国家格格不入。李光耀比在制度上已经“全盘西化”的日本的任何一位首相都更加西化。
   
   
   
   而他的西化却被他的国际和国内战略思想弄得模糊不清。每当李光耀因为新加坡的战略考量和他个人的考虑而提出对国际格局的看法的时候,外界就糊涂了。当初他排华,被中国一些学者说成是为了向马来西亚和印尼示好,后来他亲华,又说成是要搞亚洲价值观,要回归儒家文化。这都是很可笑的。
   
   
   
   现在很清楚了,不管李光耀口中在说西方价值观,还是亚洲价值,甚至中国的儒教,他是一个处处以新加坡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为考量的实用主义者。他看到中国崛起,知道在经济发展上新加坡离不开中国,而且他个人也有意要到中国投资,分一杯羹的时候,他开始大肆赞扬中国模式。而且,他也确实欣赏中国的“一党独大”和世界上最能够保障统治者的后代继续从政的无与伦比的政治体制。
   
   
   
   可是,当他看到中国的崛起不光是在经济上,而且即将发展到军事上;看到中国和美国越来越热乎的时候,他这才突然意识到,新加坡是美国保护的,新加坡即便在用藤条抽打了美国青年人的屁股后仍然不被美国人抛弃,是因为新加坡其实受到了美国人推崇的价值观的保护,虽然对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选举还存在问题,但在东南亚和南亚国家里,有哪一个国家比新加坡更讲究法治、舆论监督、惩治贪污腐败和言论自由?
   
   
   
   当代表了最有特色的“亚洲价值”和“儒教”国家的代表中国真正崛起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李光耀只不过是叶公好龙而已。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要保护新加坡的利益,和他自己的利益,不是哪一个大国,甚至不是几个大国的互相制衡,而是…
   
   
   

什么才能够真正保护新加坡?

   
   
   
   新加坡是一个繁荣富裕的国家,独立后在美国的保护下,基本没有受到国际冲突的影响,他靠的是什么?李光耀中西结合的内政管理和纵横捭阖的外交术当然有一定的作用。
   
   
   
   正如前面所说,新加坡的经济制度,包括政治制度中除了西方的民主选举之外,其他各方面几乎都是完全西方的,和大多亚洲国家都不相同。例如,媒体监督,民众对政府和政党的监督,法治等等。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党独大。可是,即便新加坡的“一党独大”也不是任何亚洲其他意义上的“一党独大”,新加坡李光耀并没有把自己的那个独大的党置于新加坡人民之上,它们只是用合法、不合法甚至下三滥的手法把其它竞争的党派压在下面(或者用“打压”),只是,这个唯一的没有被挑战的党却不敢把自己放在新加坡民众之上。无论从事实还是原则上说,新加坡的选民仍然是最大的,如果你真有实力参加竞选,能够让民众选你,新加坡的政治生态的改变并不困难。只是新加坡人还没有准备好,或者说,他们目前并不讨厌这个“一党独大”——因为这个独大的党并没有把自己驾凌于民众之上。
   
   
   
   这些年,中国很多人鼓噪要实行新加坡模式,其实新加坡模式和香港模式异曲同工:虽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但从自由、法治、舆论监督(甚至包括言论自由)等等方面,早就接受了西方普世价值和在西方率先实行起来的模式。中国要实行新加坡模式要越过最大一个障碍:解决“人民最大”的问题。你可以让执政党在“各大党派”中一党独大,但千万别在人民面前也“一党独大”!
   
   
   
   还是回到正题上。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李光耀和基辛格这种“政治家”充当主角。他们长袖善舞,一会地缘政治,一会秘密外交,一会大国平衡,一会又靠人格魅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给人感觉他们模糊了意识形态,甚至没有了核心价值观,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利益平衡和有才能的政治家和外交家搞出来的。
   
   
   
   这恰恰是上个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症结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美国为首的战胜国(包括中国)坐到一起,除了例行的瓜分世界之外,他们不是签订和平协定,也不是忙于制定各国之间和平交往的规则,而是签订了两个看上去和国际交往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权协定【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为基础,产生了以《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CESCR)、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为核心的“国际人权宪章”】。正是这两个有关人而不是国家的公约,才确立了战后国际间交往的核心理念,是以人权为主轴的,而不是以“国权”和“特色”为主(下一篇再细谈这个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