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叛逃》(一)
·《叛逃》(二、三)
·《叛逃》(四、五)
·《叛逃》(六、七)
·《叛逃》(八、九)
·《叛逃》(十、十一)
·《叛逃》(十二、十三)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今天到深圳分别同三波专门从香港赶过来的朋友见面,打发走了两批,和第三批一起吃饭。里面有一位老板,一位媒体人,还有两位学生。六点半到包厢入座,热菜还没有上来,热烈的讨论就开始了。不愧为香港人,讨论很快变成了争论。这正是我喜欢的。即便大家有相同的观点,如果在一起时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两句客气话后就开始互相吹捧,当时确实很受用,可事后想想就觉得是在浪费时间了。我是主张争论的,不但与自己观点不同的朋友要多争论,更要与自己观点近似的朋友争论。有条件要争论,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争论。
   
   香港的朋友对我不遗余力推广普适价值(普世价值)表达赞赏,但也同时提出异议,他们说,其实大陆谁都知道普世价值,只是他们不想执行而已。所以说,我那种不厌其烦的说教,显得多余。
   
   我对这种提法是有些异议的,我认为在中国正好缺的是大家对普世价值的认识和认同。但是,鉴于政治正确,我们自然啥也不能说,只是一个劲地写出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东西。

   
   普世价值包括很多内容,不但在中国,甚至在海外的普通民众中,对诸多的普世价值都不是那么了然。当然,对于不是从事理论或者关心这方面的有心人,一般来说,也不需要那么清楚。在海外的时候曾经发生过多次这样的事件,我和一些外国土生土长的朋友看电视或者读报,我猛然发现了一些严重违反普世价值的说法,而他们却懵然不觉。当然,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往往成了一些重要的事件,引起波折,证明我的“直觉”是对的,是符合普世价值的,这让我感到很自豪,也让我的那些外国朋友很惊讶,他们多次说,如果你在美国写专栏,一定行。美国的专栏文章大多是揭弊的,作者不需要多好的文笔,但需要一双锐利的眼睛,去发现从政治经济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存在的违反价值观的现象和事件。
   
   在说到这些的时候,香港的朋友在点头,但我明显感觉到那两位学生有些疑惑,估计没有看我的文章。这时,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开始了,我们边吃边看。当他们被新闻联播的新闻弄得咯咯直笑的时候,我一直保持着平静。一位问我,你不觉得好笑吗?这样。。。
   
   我说,这没有什么,看习惯了,而且,这是他们的新闻模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然而,在新闻播送一位英雄人物,优秀的共产党员,最后病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典型时,我皱起了眉头。他们也看出我看出了问题,但我没有说什么问题,我问他们:。但你们注意到没有,刚刚歌颂这位病死的英雄人物的时候,央视犯了一个令我无法原谅的公然违背普世价值的事,你们说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们说了一通,例如不能这样树立英雄人物,这个人死了才成为英雄人物,等等。。。我说,你们都说的是老生常谈,虽然有道理,但人家即便这样,也并不违反“普世价值”,我认为,对新闻联播我们不能“求全责备”,不能带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看问题,否则,它就一塌糊涂,可刚才却出现了严重的违反普世价值的地方。。。
   
   我说,这位从事党建工作的优秀党员,一直为党为人民工作,说实话,即便你觉得这个新闻模式错了,难道不歌颂他,要去歌颂贪官污吏吗?所以,我不批评央视搞这种新闻。可在报道这位英雄人物的时候,特别是在采访英雄的女儿的时候,播音员和那位女儿说了如下类似的话:他(英雄)发现自己得了很严重的病,如果动手术,即便活下来,也失去了工作能力,所以,他不想做手术,要用最后一点时间为党工作。。。(下面更加严重,请注意——杨注)父亲听医生说就算治好了,也行动不方便,需要人家照顾,所以父亲觉得这样不如死了。。。(后来果然就不治疗,死了)。。。
   
   各位,一个人得了很难完全康复的疾病,有了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正常了,CCTV树立的这个英雄是一个常人,而他的女儿回忆父亲也是实话实说,所以,对英雄和他的女儿,我毫无异议。然而,既然中央电视台要树立一位英雄,把他当正面人物,让全国人民学习,他们岂可以公然违反这样的普世价值?
   
   二十世纪逐步树立起来的普世价值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包括对生命——不管这生命是否“有用”——的绝对尊重!这也是人权的最重要的内容。那位英雄得了严重的病,他可以不去医治,因为医生说医治好了,也无法工作,医治好了,也不能自理。他也可以就此认为,不能为党工作,不如死去,如果需要人家来照顾自己,不如死去。。。这不能成为我们说三道四的话柄,但是,作为CCTV竟然把这些作为主要事迹,作为英雄人物的高尚心理独白,何其的错啊!
   
   如果需要人家照顾,就应该死去?——知道上个世纪最残忍的希特勒干的最残忍的事是什么吗?就是净化人口,把老弱病残都统统杀掉!当然,用希特勒举例来说,太过了。可是,当CCTV播出这位英雄人物的高尚情操的时候,你想了没有,中国有几千万无法工作,生活需要别人照顾的残疾人和生病的人啊,你们想到了他们的感受吗?你们想让他们从你们树立的英雄中学习什么?
   
   好了,各位,这就是普世价值!你可能认为我在小题大做,但看完我的文章后,你不妨去重新看一遍11月3日的新闻联播,如果还看不出问题,那么你再设想一下你见到的老人、无法复原的病人和身体严重不方便的残疾人,你会如何想?
   
   树立英雄人物没有错,但千万不要树立一些不尽人情——也就是违反普世价值的观念,即便英雄人物也有这样或者那样并不符合普世价值观的个人感受,但那和你通过宣传性质的电视向全国人民推广是两码事。这就是普世价值,有时让你并不那么舒服,但是,人类在几千年发展中,终于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又一套的普世价值,是我们人类拥有的最无价的宝藏。。。
   
   杨恒均 2009年11月3日晚于深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