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杨恒均之[百日谈]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外交杨皮书》系列之三

   
   
   
   

   美国外交有两根支柱:价值观和利益,或者说它的理想(民主、自由宽容等)和它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本性。这两个支柱孰重孰轻,一直是争论不休的。我想,要争出个结果,分出老大老二,可能不容易,每个普通读者手里都有一大堆美国偏重两者之一的“证据”,更不用说专家学者了。
   
   
   
   
   我反对的是一些人用一个支柱否认另外一个支柱,例如,有人说美国人在国际上唯利是图,完全有违它在国内高举“民主、自由、法治和宽容”的理想形象;又有人转弯抹角来证实美国人哪怕在国际上胡作非为也是最终为了“民主自由”的大理想。这两者都有失偏颇,走了极端。
   
   
   
   
   我认为美国在国际事务中显然没有在国内事务中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大多时候是“唯利是图”的,但美国人也知道从长远利益看,在国际上推销自己的价值理念,让世界各国都接受它认定的价值观,往往会让自己更加“有利可图”,所以,美国在国际事务中也并不都是鼠目寸光到唯小利是图。
   
   
   
   
   在分析美国的外交和内政的时候,最好能够用例子来说明,美国是地球上最注重理念,却也是最务实的国家。我先拿冷战时的美国外交来说事,很清楚,那是长达三十多年的意识形态之战,也是理想和理念之战。能说冷战中的美国是唯利是图的?如果真是唯利是图,他应该向苏联东欧靠拢以开发市场发展贸易,而不是来拉拢当时相对穷困的中国。
   
   
   
   
   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冷战中一定要摧毁社会主义阵营,要把民主和自由推广到苏联控制的铁幕另外一边,可是,让人困惑的是,它却对自己占领的韩国独裁一忍再忍,对蒋介石的威权也睁只眼闭只眼长达三十年之久,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迄今并没有答案,只是一些凌乱的思考。
   
   
   
   
   主要的一个观点是,在国际事务中,美国喜欢听话和便于控制的“独裁”远甚于无法掌控的民主国家,这个有人提到过。我自己还有一个比较独特的想法:美国和西方的白人在骨子里也是文化决定论者,甚至有很深的种族歧视。他们认为欧洲(包括苏联和东欧)人天更适合民主自由这些需要国民有自决素质的制度,而亚洲(包括中东)、非洲等并不适合西方白人发明的这种最不坏的制度。
   
   
   
   
   于是二战后美国虽然占领了诸多亚洲和非洲国家,他们却只在欧洲、日本推行了民主制度,却并不急于在亚洲、非洲其他地方推行。那么,为什么也在亚洲的日本推行?因为他们认为日本是亚洲的优等民族,是可以与西方白人世界抗衡的唯一的亚洲民族。至于台湾这些地区,他们就并不抱多大希望。他们要放弃和支持蒋介石,好像都不是因为蒋介石有多少民主宪政思想,而是因为地缘政治和冷战思维。所以,我看到台湾的民主制度发展过程中,几乎并没有得到多少来自美国的鼓励和支持。
   
   
   
   
   与美国对苏联东欧的意识形态政策相反,他们对同样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在很多方面,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甚至比苏联的更“社会主义”)则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外交政策。从三十多年前尼克松访问北京到1979年建交,总结过去中美建交后这三十年中美建交的历史,可以说除了中间有短短不到两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底那件事之后)的理念之争之外,美国对华外交基本是基于利益考量。
   
   
   
   
   当然这个利益考量也被冠上了一个大帽子:要实行接触政策,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要和谐相处,逐步影响中国,最后达到和平演变。其实,美国内部决策人很少有人真正认为能够和平演变中国的,倒是从去年开始,中央情报局有些担心中国已经开始“和平演变”美国了。
   
   
   
   
   可美国人别无选择,毛泽东早就把美国这种纸老虎看穿了,而且,制定了保持社会主义不变色的百年大计。说起来很简单,就是鼓励中国人多生孩子,“人多好办事”,好办什么事?反正不是怎么好的事。例如,人多了不适合搞民主——好办不民主的事;例如人多了,就需要更少的人把他们好好管住,否则,就会天下大乱;再如,人多了,大家财富和智慧加一起一平均起来,素质也低了,人也穷了,于是就只能搞穷的社会主义……别以为我在调侃或者恶搞,实际上,连美国人也陷入了高瞻远瞩的老毛同志生前有意或者无意设计好的这个大圈套。你知道美国人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不是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而是,中国会不会乱——
   
   
   
   
   美国确实有理由担心中国是否能够保持稳定,因为中国的不稳定不但会摧毁自己经济,给美国主导的世界留下无力负担的大包袱,也会全面波及与中国经贸关系密切的美国等西方国家。所以,我对华盛顿一位智库人士直言不讳地说:现在华盛顿有些决策者甚至比北京的一些当权者更加担心中国的稳定问题。在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者中,有相当大一批人心中揣的对华外交的指导思想是:“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本文试图以网络语言谈谈我对中美外交的看法,并无定论,大家不必用一种理念和模式来求全责备。其实,早就有很多人对美国对华外交持有异议,认为他们失去了理想。甚至连每一次的总统候选人也在大做文章,我们记得,克林顿上台的时候就攻击老布什“和从巴格达到北京的独裁者拥抱”,可等到小布什去竞选总统的时候,又着实把克林顿与北京的“战略伙伴关系”讽刺了一通。现在这位奥巴马也不例外,一上去就在美国内部高层紧密锣鼓地制定和平演变中国的新计划,但不到三个回合,你放心,他一定先被北京演变过来。
   
   
   
   
   从客观上说,良好的中美关系不但对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有利,也对美国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取代的贡献。而且随着中美经济、社会、政治和军事交流的进一步深化,任何试图改变方向的做法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都会遇到无法预测的阻力。
   
   
   
   
   前几天在香港时,有美国官员和智库研究员向我了解对中美关系的看法,我想他们大概是为了奥巴马访华收集一些信息和情报,我如实告诉他们我这几篇文章中将要写出来的一些看法,之后,他们问我,那你认为美国政府在促进中国政治和社会进步上能够做些什么?
   
   
   
   
   我对这个问题完全失去了兴趣,摊开手说,他想做什么我不管,但我知道,他可能什么也不会做,或者什么也做不了,又或者他做了也毫无效果。
   
   
   
   
   这是我的心里话,也是我这些年对中美关系乐观其成,但却并不寄托什么新的惊喜和希望的一贯立场。已经好些年了,我不再愿意和美国人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等问题,我知道他们能够做的很有限,有限的作为中能够起到的作用更加有限。再说,政治民主化、法制、自由和体制改革等等,那都是中国人自己的事儿,不是吗?你看看和美国人对抗的苏联、东欧,你看看在美国人保护下的南韩和台湾,哪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化,真是因为你美国人折腾成功的?
   
   
   
   
   杨恒均 2009-10-27 海口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外交杨皮书之二: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