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外交杨皮书》系列之三

   
   
   
   

   美国外交有两根支柱:价值观和利益,或者说它的理想(民主、自由宽容等)和它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本性。这两个支柱孰重孰轻,一直是争论不休的。我想,要争出个结果,分出老大老二,可能不容易,每个普通读者手里都有一大堆美国偏重两者之一的“证据”,更不用说专家学者了。
   
   
   
   
   我反对的是一些人用一个支柱否认另外一个支柱,例如,有人说美国人在国际上唯利是图,完全有违它在国内高举“民主、自由、法治和宽容”的理想形象;又有人转弯抹角来证实美国人哪怕在国际上胡作非为也是最终为了“民主自由”的大理想。这两者都有失偏颇,走了极端。
   
   
   
   
   我认为美国在国际事务中显然没有在国内事务中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大多时候是“唯利是图”的,但美国人也知道从长远利益看,在国际上推销自己的价值理念,让世界各国都接受它认定的价值观,往往会让自己更加“有利可图”,所以,美国在国际事务中也并不都是鼠目寸光到唯小利是图。
   
   
   
   
   在分析美国的外交和内政的时候,最好能够用例子来说明,美国是地球上最注重理念,却也是最务实的国家。我先拿冷战时的美国外交来说事,很清楚,那是长达三十多年的意识形态之战,也是理想和理念之战。能说冷战中的美国是唯利是图的?如果真是唯利是图,他应该向苏联东欧靠拢以开发市场发展贸易,而不是来拉拢当时相对穷困的中国。
   
   
   
   
   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冷战中一定要摧毁社会主义阵营,要把民主和自由推广到苏联控制的铁幕另外一边,可是,让人困惑的是,它却对自己占领的韩国独裁一忍再忍,对蒋介石的威权也睁只眼闭只眼长达三十年之久,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迄今并没有答案,只是一些凌乱的思考。
   
   
   
   
   主要的一个观点是,在国际事务中,美国喜欢听话和便于控制的“独裁”远甚于无法掌控的民主国家,这个有人提到过。我自己还有一个比较独特的想法:美国和西方的白人在骨子里也是文化决定论者,甚至有很深的种族歧视。他们认为欧洲(包括苏联和东欧)人天更适合民主自由这些需要国民有自决素质的制度,而亚洲(包括中东)、非洲等并不适合西方白人发明的这种最不坏的制度。
   
   
   
   
   于是二战后美国虽然占领了诸多亚洲和非洲国家,他们却只在欧洲、日本推行了民主制度,却并不急于在亚洲、非洲其他地方推行。那么,为什么也在亚洲的日本推行?因为他们认为日本是亚洲的优等民族,是可以与西方白人世界抗衡的唯一的亚洲民族。至于台湾这些地区,他们就并不抱多大希望。他们要放弃和支持蒋介石,好像都不是因为蒋介石有多少民主宪政思想,而是因为地缘政治和冷战思维。所以,我看到台湾的民主制度发展过程中,几乎并没有得到多少来自美国的鼓励和支持。
   
   
   
   
   与美国对苏联东欧的意识形态政策相反,他们对同样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在很多方面,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甚至比苏联的更“社会主义”)则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外交政策。从三十多年前尼克松访问北京到1979年建交,总结过去中美建交后这三十年中美建交的历史,可以说除了中间有短短不到两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底那件事之后)的理念之争之外,美国对华外交基本是基于利益考量。
   
   
   
   
   当然这个利益考量也被冠上了一个大帽子:要实行接触政策,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要和谐相处,逐步影响中国,最后达到和平演变。其实,美国内部决策人很少有人真正认为能够和平演变中国的,倒是从去年开始,中央情报局有些担心中国已经开始“和平演变”美国了。
   
   
   
   
   可美国人别无选择,毛泽东早就把美国这种纸老虎看穿了,而且,制定了保持社会主义不变色的百年大计。说起来很简单,就是鼓励中国人多生孩子,“人多好办事”,好办什么事?反正不是怎么好的事。例如,人多了不适合搞民主——好办不民主的事;例如人多了,就需要更少的人把他们好好管住,否则,就会天下大乱;再如,人多了,大家财富和智慧加一起一平均起来,素质也低了,人也穷了,于是就只能搞穷的社会主义……别以为我在调侃或者恶搞,实际上,连美国人也陷入了高瞻远瞩的老毛同志生前有意或者无意设计好的这个大圈套。你知道美国人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不是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而是,中国会不会乱——
   
   
   
   
   美国确实有理由担心中国是否能够保持稳定,因为中国的不稳定不但会摧毁自己经济,给美国主导的世界留下无力负担的大包袱,也会全面波及与中国经贸关系密切的美国等西方国家。所以,我对华盛顿一位智库人士直言不讳地说:现在华盛顿有些决策者甚至比北京的一些当权者更加担心中国的稳定问题。在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者中,有相当大一批人心中揣的对华外交的指导思想是:“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本文试图以网络语言谈谈我对中美外交的看法,并无定论,大家不必用一种理念和模式来求全责备。其实,早就有很多人对美国对华外交持有异议,认为他们失去了理想。甚至连每一次的总统候选人也在大做文章,我们记得,克林顿上台的时候就攻击老布什“和从巴格达到北京的独裁者拥抱”,可等到小布什去竞选总统的时候,又着实把克林顿与北京的“战略伙伴关系”讽刺了一通。现在这位奥巴马也不例外,一上去就在美国内部高层紧密锣鼓地制定和平演变中国的新计划,但不到三个回合,你放心,他一定先被北京演变过来。
   
   
   
   
   从客观上说,良好的中美关系不但对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有利,也对美国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取代的贡献。而且随着中美经济、社会、政治和军事交流的进一步深化,任何试图改变方向的做法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都会遇到无法预测的阻力。
   
   
   
   
   前几天在香港时,有美国官员和智库研究员向我了解对中美关系的看法,我想他们大概是为了奥巴马访华收集一些信息和情报,我如实告诉他们我这几篇文章中将要写出来的一些看法,之后,他们问我,那你认为美国政府在促进中国政治和社会进步上能够做些什么?
   
   
   
   
   我对这个问题完全失去了兴趣,摊开手说,他想做什么我不管,但我知道,他可能什么也不会做,或者什么也做不了,又或者他做了也毫无效果。
   
   
   
   
   这是我的心里话,也是我这些年对中美关系乐观其成,但却并不寄托什么新的惊喜和希望的一贯立场。已经好些年了,我不再愿意和美国人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等问题,我知道他们能够做的很有限,有限的作为中能够起到的作用更加有限。再说,政治民主化、法制、自由和体制改革等等,那都是中国人自己的事儿,不是吗?你看看和美国人对抗的苏联、东欧,你看看在美国人保护下的南韩和台湾,哪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化,真是因为你美国人折腾成功的?
   
   
   
   
   杨恒均 2009-10-27 海口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外交杨皮书之二: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