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
杨恒均之[百日谈]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常常有网友写信问我,你的文章是怎么写出来的?你写的那些事儿都是真的吗?你怎么会观察到那些事?写这些信的网友大多是喜欢我的读者,但也有不少是“来者不善”的。例如,那篇《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在受到潮水般的好评之时,也遭到前所未有的质疑:你写的是真的吗?卖鹅蛋的婆婆真那样说了?怎么都被你碰上了?不是你编造的故事吧……
   
   
   
   其实,如果考虑到我常常借小故事发挥大道理的杨氏文体,编造故事确实很吸引人。每当我想引用一个耳闻目睹的故事来说明一个道理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想修改这个故事的某些细节甚至结局的冲动来为我的大道理服务。可是,直到今天,我始终能够守住这个底线,不敢越雷池一步!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他们曾经用编造的故事以及并不存在的历史来“教育”我,让我如此讨厌刘文彩,更让我痛恨自己——为什么我就和雷锋有那么大的差距?

   
   
   
   如果你平心静气地阅读我的博文,不要被我的“借题发挥”转移了视线的话,你会发现,我引用的那些故事其实都是发生在我们身边普普通通的小事。我也可以向你保证,除非有记忆的误差,所有在我博文里出现的真实故事都是原封不动的。如果你再怀疑的话,那么我要告诉你,别忘记了,所有的事不都是你知我知的,还有天知地知。为了你认为的“真理”而去改变一丁点的真实,你将会付出足足玷污你的“真理”的更多谎言去掩盖真相。
   
   
   
   有些想写博文的年轻人可能要问,如果你的故事没有加盐添醋,为什么会深深触动我?你可以告诉我如何观察这些事情、如何写作吗?
   
   
   
   对于这些年轻朋友,我就“好为人师”一次吧:想要写我那种博文的网友,除了你自身的知识结构外,一定要有相对丰富的人生经历,而这两点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难的是,你需要不停地学习,你需要岁月的磨练;不难的是,这些都是可以改变,也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相比较而言,更难以改变,或者说无论我们怎么做都可能无济于事的是反而是我们的缺乏了良心,以及日益麻木的心。为了便于年轻读者更好的理解,我就拿这两天亲身经历的两个小故事来说事……
   
   
   

刚刚登陆中国,我要先洗个脚……

   
   
   
   我是10月14日晚才回到祖国大陆的怀抱,16日晚就赶到东莞厚街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当晚住进东莞嘉华大酒店后,我们四位朋友一起去洗脚(具体地点:五星级嘉华酒店的浴足城四楼)。由于房间紧张,我和一位朋友分在一间房间(这位朋友是中国著名的作家和杂文家)。等了有10多分钟,两位20出头的洗脚妹妹才忙完前面的赶过来。一边洗脚,一边聊天,初中毕业的女孩子来自湖南,小学毕业的这位来自海南三亚。她们大概为了打发时间,总是找我们聊天,我们无法继续刚才的聊天,也就开始和她们聊了起来。不一会,我向朋友建议,我们不如来个小调查,问一下两位女孩对国庆大阅兵的看法,因为两位洗脚妹进来前我们也在聊国庆大阅兵。朋友点头同意。
   
   
   
   于是我问两位洗脚妹妹,你们怎么看国庆阅兵?两位异口同声地说,很好啊。
   
   
   
   我继续问,你们认为好在哪里?两位的看法稍微有些不一样,一位说,很整齐,另外一位说,很强大,很威风。
   
   
   
   我们又继续问,但这种大阅兵其他国家都没有,或者说没有我们的规模大,你们怎么看?
   
   
   
   这时两个女孩子都有些兴奋,其中一位说,我们强大了嘛,很好。另外一位说,中国和其他的国家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很特殊,但很好。
   
   
   
   说到这里,两位女孩子的态度挺明确了。我又继续问那位中学毕业的女孩子,这种阅兵除了好看和威风之外,当然让我们都感到“很爱国”,但你们能想到什么其他的意义?
   
   
   
   这时,一位洗脚妹反问了一句,你说,美国人是不是气死了?
   
   
   
   我大吃一惊,因为她们进来后,我好像没有提到任何我刚刚从国外回来的背景,虽然提到了北朝鲜,但好像没有提到美国,所以,我不解地问她,为什么美国人会气死呢?
   
   
   
   她开心地笑着说,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先进的武器啊,我们有,所以我们都展出来。
   
   
   
   说到这里,另外一位洗脚妹加了一句,他们还很害怕吧?
   
   
   
   接下来的对话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我和朋友虽然也试图解释几句,但今天是我们花钱来买她们的服务,不是我们来免费给她们上课的,而且,神奇的是,大概由于广交会,她们接待客人太多,我感到那位女孩的手始终有气无力,很不过瘾,但当她们说到祖国的国庆阅兵差点让美国人气死,让美国人都感到害怕的时候,我陡然感觉到她手上的力道猛增……
   
   
   

洗完脚,我还要洗头……

   
   
   
   东莞的会议没有结束,我就因为有事急忙回到广州。利用空闲时间,于18日——也就是我投入祖国怀抱的第5天前往广州五羊新城的一家发廊。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打断我问,老杨头,为啥回国那么忙,却又是洗脚又是洗头滴?
   
   
   
   诸位有所不知啊,你知道在国外洗脚多少钱吗?虽然洗脚妹大多是祖国大陆输出的人才(部分是越南妹),但那价钱足足可以让我去为她们洗脚耶。所以,这些事,包括洗脚搓背和理发,如果出国不超过一个月,我都是等到回到祖国的怀抱才干滴。
   
   
   
   言归正传,话说我忙里偷闲去理发,躺下洗头的时候,那洗头妹一度让我想起了洗脚妹,我甚至从她的手上闻到了脚丫的味道。不过,这种胡思乱想很快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原来是离我头顶不远的一位女士的电话。我听到她通过电话的对话,没有几句就知道她是在和一位地产经纪讲话,在大概只有一分钟的通话中,我听出她拥有四间要出租的公寓,其中有两间租出去的,另外一间正有客人通过经纪在讨价还价,她在电话里告诉经纪,这一套不能降价,但她还有一套,楼层稍高一些,可以这个价,房号好像是702。
   
   
   
   由于她坐得离我洗头的地方很近,我没有办法不“偷听”到她的通话,我心里稍微有点不安,但、随即想到这是在自己的祖国,我自己的电话保不准多少人在偷听呢?这样一想,就心安理得起来。
   
   
   
   过了一会,相同的电话铃声响起来,我又听到这位在我头顶上的女士那熟悉的声音。这次,好像是一位和她不熟的人士打进来的,是一位朋友介绍的,女士说,啊,我就是,你说吧。
   
   
   
   于是那边开始说,这边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她才开口道:是故意伤害吗?起诉了没有?
   
   
   
   没有声音,那边在讲话,她的声音响起来时有些犹豫:已经起诉了?那就难办了,加上又是故意伤害,再说,这案子不是我经手,很难办……
   
   
   
   她的话大概被打断了,一阵长久的沉默,过了两分钟的样子,我头顶上的女士开始偶尔“嗯嗯”两声,中间插了一句:都起诉了,那点钱不够的。
   
   
   
   这一句话却明显的压低了声音,保持了足够的警惕,这时,洗头妹开始放水冲我的头,有半分钟左右,我什么也听不到,等到洗头妹再在我头上抹上洗发液(洗头妹:老板,要便宜的洗发液还是贵的?杨恒均:当然是便宜的那种啊!),我发现,她还在听那边讲。
   
   
   
   过了一会,她打断对方,声音压低到我不得不发挥自己的专业水平的地步:……庭长换人了,来了一个新的……不是钱多少的问题,你没有明白,他(指庭长)和我们不熟,看上去很死板,我还摸不透……嗯,这样吧,这事我不能保证,我得先看一下,这样吧,你把那个人的名字(指故意伤害人被起诉了的那个被告)发到我手机上……
   
   
   
   当我洗完头起身走向理发椅时,我马上戴上眼镜,以专业的目光瞥了一眼还坐在那里为头发美容的女士,我心中暗暗吃惊,天啊 ,以我敏锐的目光,我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一位拥有四套房子的女士?更难想象,这位普通的女士是在人民法院工作的?更看不出,她还是一位收了钱就有办法把一位犯了故意伤害罪的人弄出来的人民法官……啊,祖国培养了我锐利的间谍目光,我却用这目光对准了祖国身上的毒瘤?
   
   
   

写出杨氏博文的两个“心法”

   
   
   
   当我走出那个并不高级的发廊,头发恢复了一个月前的风采,我本来应该感到高兴,但我心情郁闷得一塌糊涂。我的敏锐观察力不都是天生的,还有相当大一部分属于后天培养。曾经有网友问我,老杨,你这样走南闯北,口无遮挡,难道你不怕世界各国的间谍特务跟踪你、监视你、利用你?
   
   
   
   我说,你放心,这个世界上好像还没有培养出一个能够忽悠我而不被我发现的间谍特务(除非是美女间谍哦),谁都不想自取其辱。
   
   
   
   可是此时此刻,我却很失落,那就是我这双锐利无比的小眼睛失去了为祖国大展宏图的锋芒,不再能够在国外为共和国寻找敌人,却处处在祖国大地上——从主席台上,到广场上,不管是在洗脚的酒店,还是在洗头的发廊,看到一位赤子不该看到,也不应该看到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借题发挥,扯远了,忘记了自己只是一名写博客的,也忘记了今天讲这两个刚刚经历的小故事的目的了——我本来是要用这两个故事向年轻的网友“言传身教”,谈谈杨氏博文是如何写出来滴。
   
   
   
   从第一个洗脚的故事里,大家可以看到,如何做一个有心人。对于很多精英,甚至生活稍微好一点的人,他们并没有多少机会和一位东莞的洗脚妹接触聊天,更不用说和自己不同阶层的民众交流,这可以理解,大家都很忙,可是,如果一个人想多了解一下社会,不妨做一个有心人。利用“工作之便”或者茶余饭后的娱乐时间,多聊天,多问问题,你会从她们的回答中学到很多。记住,不要老想着教训人家。例如,洗脚妹告诉我的“我们那些先进武器把美国人气死了”的话狠狠地教训了我,让我清醒地认识到:《环球时报》等各大资金雄厚的媒体比我老杨头厉害何止百倍?
   
   
   
   至于第二个故事,即便你没有长着一双间谍的耳目,估计你也比我听到更多、看到更多,甚至你自己都切身经历过类似的事件,可你见惯不惊,根本不会像我杨恒均一样小题大做、借题发挥,动不动就长篇大论,弄得读者因此怨声载道,甚至引来“一小撮很明白真相的群众”对我进行辱骂……
   
   
   
   好了,今天好为人师就到此结束,在下课前,我想悄悄告诉很羡慕我动不动就写出几千字博文的网友一个秘密:我根本不会写作,更不是作家,也只是胡乱顺手在电脑上打出几篇博文。
   
   
   
   可如果你仍然痴心不改、执迷不悟,一定要步我后尘,也想写这种杨氏博文,我不妨告诉你观察和写作的两个心法:要想观察到身边这些普通的事,你的心不能太麻木;而要写出这些和你没有多大关系的事,你还需要一点点良心……
   
   
   
   杨恒均 2009-10-18 广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