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流亡书简8]
吴倩文集
·救恩之母:我们首先去了犹大,然后我的圣子被带到印度、波斯、埃及、希腊还
·耶稣基督: 以我的名判断及诅咒他人就是向着我的面吐唾沫.
·你们的耶稣:我对世人的爱是完整无缺的。我爱所有人,包括那些犯下最邪恶罪
·你们的耶稣: 很快,地狱就会被正式宣布为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你们的耶稣: 当我的教会坚持奉行天主的话语时,你们当继续服从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这团新而快速建立起来的“圣统”(教会高層)将会掌控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你们当中谁够坚强接受我的苦爵,以及随之而来与它有关的一切
·救恩之母:这最后的圣牌,是因着天主的慈悲由我带给你们的,它将吸引数十亿
·救恩之母:这些显现将如我圣子所指示的,从今年春天开始发生。
· 在“主的伟大日子”到来以前,我必须进行干预,以拯救世人免于自我毁灭。
·你们的耶稣: 随着跟随撒旦人数的增加,他们会不遗余力公开宣扬自己对魔鬼
· 救恩之母︰当我圣子的司祭面对著可怖的痛苦以及不公义的审讯时,他们必须
·救恩之母:许多人会认为“反基督”是一位高超的圣人。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第二次再临”发生之后,你们的灵魂将会
·你们亲爱的耶稣: 最后,犹太人将得到显示, 看见“我父的盟约”的证明。
·你们的耶稣: 当你们受折磨、遭到邪恶的虐待、被诽谤、辱骂、或因我的名被嘲
·救恩之母:"反基督"在这个宗教中会扮演着大部份重要的角色。
·你们的耶稣: 仇恨生不出任何美善,因为它只是来自撒旦
·你们的耶稣: 给世人时间来赎回自己的时刻就是现在。
· 你们的耶稣:当我来行审判时,世界将会为之战栗。
·你们的耶稣: 你们有多少人会有这样的勇气呢?
·你們的耶穌: 当人的意志与天主的旨意相抵触时,双方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你们的耶稣: 你们作为我在世的两位见证人,必须坚守你们的立场。
·你们的耶稣: 他们将会宣布的“神”并不是我敬爱的天父
·你们的耶稣: 这个世界将会俯首、双膝下跪并崇拜巨兽.
·你们的耶稣: 一旦拥有了我,你们就拥有了一切.
·你們的耶穌: 我是滿懷慈悲的。我不尋求報復
·你们的耶稣: 错误的将被视为对,而对的将被视为错误.
· 你的耶稣: 正因着魔鬼的影响,你才在我眼中成为不洁净
·你们的耶稣: 維護基督徒的權利將無異於違法.
·救恩之母:他们会引进崭新救恩之母:他们会引进崭新的红皮书,在其封面上嵌
·你们的耶稣: 那时我的眼泪将会止住,但我的悲伤永不会停止.
·你们的耶稣: 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 反基督才会进入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那些咒骂我的人将受咒骂
·你们的耶稣: 他们属于我。我属于他们。永远都是这样。我爱他们每一个。就是
·你们的耶稣: 他们一旦允许自己被异教徒欺压,自己也会变得像异教徒那样.
·你们的耶稣: 被主拣选在末世的日子来事奉祂的人是有祸的,因为他们对我的召
·你们的耶稣: 正因为这些灵魂,我在革责玛尼山园流出了血泪。
·你们的耶稣: 正因为这些灵魂,我在革责玛尼山园流出了血泪。
· 救恩之母:我的天父答应了,皈依将由本月开始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通过他们侮辱我天主性的象征性手势认出这些叛徒.
·你们的耶稣: 我最受人尊敬的教宗(本笃十六)将是一场可怕的司法流产(不义审
·你们的耶稣: 十字架是你们通往永生的纽带。永不要放弃十字架。
·你们的耶稣: 我的新地堂将是没有终结的世界 ─ 一如所预言的。
·天主聖父︰你們當中很少人會拒絕那個新的大一統世界宗教,因此我的干預必須
·你们的耶稣: 我不会让你们当中那些进入我新地堂的人遭受肉身死亡的痛苦。
· 你们的耶稣:我王国的许多奥秘并不为世人所知。
·救恩之母:导向“反基督”直至它来到的日子,将是盛大狂欢之日。
·求吧!你们所得到的不会是我随便说说的承诺.
·你们的耶稣:不必忧虑,因为天主爱你们所有人
·你们的耶稣: 我不会刻意把恶人找出来轻易地毁灭他们。我唯一的愿望是拯救他
· 你们的耶稣:我的爱、我的慈悲、我的怜悯将是你们得救的恩宠。
·你们的耶稣:不论其种族、 信仰、 性别或肤色而爱一切人的人,我临在他当中
·天主圣父:明认我是“自有的”的《信经》将被更改,转而用来尊崇虚假的神明
·你们的耶稣: 你们将会像那些负责把我交给刽子手的人一样有罪
·当人背叛我时,他就是得罪我。
·救恩之母︰保佑子女的厚礼已蒙我亲爱的天父恩准。
·你们的耶稣: 我的平安会赐给每一个看见真理之光的灵魂。
· 救恩之母︰救恩之母庆节,是恭敬我,天主之母的最后一个庆节。
·救恩之母︰在这本新书中,数目字 1 将被用作象征符号。
·天主圣父:我与天堂上的圣统将在「阿米吉多顿」的战役中作战。
· 你们的耶稣: 爱是击溃仇恨的唯一方法。
·你们的耶稣: 我要拆除这些邪派的寺庙,并阻止他们对立天主子女的卑鄙行为。
·你们的耶稣: 我是温和、仁爱和忍耐的。
·你们的耶稣: 门户已敞开,任凭异教徒亵渎我的教会。
· 救恩之母:你们每走一步接近我的宝贵圣子,都会后退两步。
·你们的耶稣: 把我比作是一位必须在孩子出生时与他分离的母亲。
·你们的耶稣: 不要与那些因我的缘故而憎恨你们的人断绝关系。 不要与那些
·耶稣内住的生活
·你们的耶稣:你们当中无一有能力理解天主的律法。
·你们的耶稣:你们当中无一有能力理解天主的律法。
·你们的耶稣: 当我的教会分裂和崩塌时,她会兴致盎然地拥抱“人文主义”
·救恩之母︰真正教会将要成为遗民军旅。
·救恩之母︰真正教会将要成为遗民军旅。
·救恩之母︰真正教会将要成为遗民军旅。
·你们的耶稣: 你们切不可因为那些冒充事奉天主之人的恶行而拒绝天主。
·你们的耶稣: 你们切不可因为那些冒充事奉天主之人的恶行而拒绝天主。
·你们的耶稣: 你们只可坚持真理,因为我就是真理。否认真理就是否认我。
· 救恩之母:宣称跟随耶稣基督很快也将成为违法的。
·你们的耶稣: 人以爱还爱,正如仇恨滋生仇恨。
·你们的耶稣:人的理智是无法理解有关我的一切事物
·你们的耶稣:人为的教义无法喂养你们的灵魂。
·天主圣父:我的小孩子们,要勇敢,因为“我伟大的王国”将很快属于你们的
·你们亲爱的耶稣:信任破灭,通常是由于作恶事者已让骄傲支配了自己的思想
·你们亲爱的耶稣: 我被嘲笑,诽谤并被指控是不道德的,是一个骗子和异教徒。
·你们的耶稣:他们会说我的话语引来这么多的冒犯,将被视为“政治立场不正确
·你们的耶稣:你们求就会得到。要是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就不能回应你们。
·救恩之母:《拉沙乐特*》和《法蒂玛*》预言要应验的时刻已非常近了.
·你们的耶稣: 你们必须首先挂虑自己的灵魂,然后再为他人祈祷。
· 救恩之母:没有人有权以天主的名义伤害另一个人。
·你们的耶稣: 我将武装我的天使和被选者与公开指责我的人作战。
· 救恩之母︰为世界和平祈祷。
·你们的耶稣:不久,有一个人会出现并告诉你们,他要 向你们揭示我存在的真理
·你们亲爱的母亲: 「反基督」将上任高位,因为牠将被邀请出任的。
·耶稣基督: 咒骂我先知的人就是咒骂 我。
·你们的耶稣: 不要害怕这些事件,因为它们很快就会过去。
·你们的耶稣:在布道者当中将会出现许多假先知。
·你们的耶稣: 许多平信徒会被我的仇敌提拔并被教导如何去宣讲福音
·你们的耶稣: 我绝不批评罪人。我绝不诅咒他们。我绝不伤害他们。
·救恩之母: 罪是事实。它存在,且将继续存在,直到基督的第二次来临。
·你们的耶稣: 时时刻刻都要执着真理,因为没有真理,你们将会活出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书简8

   流亡书简

   (之八)

   吴倩

   最近我在整理以前写的一些诗稿。其实真正在诗状态中的时候反而没有成文,很遗憾,而往往在这种状态中时,没有人。一有人的环境,就是嘈杂。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碰到同时代人聚集的时候总是会激动,有激情。前几天,灣区朋友陈光石打电话来言及,他去参加了湾区的一个“老三届”联谊会,与会者坐满了唐人街美丽宫酒店。大家都很有激情。那已是一个过去的世代,而且是一个黑暗、荒废的世代,为什么会引起如此美好的感情呢?

   我记得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过这样的话―――我们当年所追求的共产主义理想最后破灭了,其实,破灭的那套理论,而我们被搅动的是藏在它后面的那个“神跡”。这话讲得简炼。一场运动几乎能掀动所有人的热忱,一定有它独到的地方。实际上这个神跡一直在困扰着、吸引着人类,只是共产主义调动了人们的热情而已。

   当我们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死去的是那套理论和价值观,而不该死的和不可能死的正是背后的“神跡”,自古以来人们用各种方式、各种号令在追求这“神跡”,它的动因、动力正是信仰和理想主义。但是理论是死的,信仰却是叫人“活”。错误的信仰不等于信仰的错误。

   文革浩劫是中国人经历的一场大试炼。尤其是对“老三届”。有一次在一个研讨会碰到一个“老三届”,讲到一句话挺俏皮:我们“老三届”都是炼过“童子功”的。

   我想起一个寓言―――有个小和尚从小就在山门出家,从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他所接受的所有关于世间的功课都是老和尚教给他的。有一天,老和尚带他下山。小和尚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间很新奇。他看到路边的花好喜欢,就去摘,老和尚却一把打掉,他对小和尚说:“这是毒草!”后来他们下山到集镇上,集镇上有好多女人,小和尚从没有看过,他盯住一个漂亮的女人看,老和尚又打了他一下,说:“这是妖怪!”

   等他们办完事回到山上庙里,老和尚考小和尚,问他看到什么,喜欢什么,小和尚愣了一会儿,回说:“我喜欢毒草和妖怪。”

   这就是“老三届”的故事,当我们在山门受教时,一律被教成未下山时的小和尚指鹿为马。可爱之处在于当小和尚们指鹿为马时,是拿出相当于生命的代价去维护他们所受到的教育的。文革的发生就含有这种真诚和悲惨的意味。

   记得在小学课本上有个刘文学的故事,讲到这个小孩为了田里的辣椒被地主偷了,于是奋起搏斗而光荣牺牲。很少有人问:辣椒第二年就会长出来,而人死不能复生。这刘文学一死,地主也必不得活命,一把辣椒两条命,犯得着吗?

   因为刘文学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小和尚式的教育:那个地主不是人是妖怪,那把辣椒是比人的生命还重要的“国家财产”。一个人若为了“国家财产”而献身,就是无比的荣誉,若和地主之流的妖怪去作战,就是无比的勇敢。

   那种价值观、理想、信仰的扭曲以及一代人都为了它而献身,付出了青春的真诚和热诚的生命,这就是“老三届”的命运。我想,在三十年之后,人们重新聚首,竟然能够激动起来,就是有特别的原因,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想了想,就好比是在一块试验田里的一群人,发誓要弄出一种东西是世上从来没有过的,也是万能的。于是把生家性命全赌上了,干得乐滋滋的,而且把凡是不服从此理想的人都消减。直到干得人仰马翻皮包骨头,不得不扔下这些“宝贝”逃跑。若干年后,人们从外面的世界回来了,看着过去的 “产品”,非驴非马,哭笑不得。但是却有深厚的感情,真是……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呀。

   我们属于那个世代,毁于它亦成于它,我们属于那个世代,那个世代它独特的话语方式,共同的情结。作为那个时代的被迫害者,我想未见得没有益处。

   有一个熟人访美时,来拜访过我,我们曾经讨论起文革的血统论。她问我:“你受了‘血统论’那么深的迫害,为什么对我们干部子弟却没有偏见?”我回答,“我尊重常识”。在文革中,我是那个小和尚,不是刘文学(否则我妈就被我斗死了)。道理很简单,我既然不能接受强加于我的价值观念―――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被冠于“恶人”。如今我也没有理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其实说来不过是一些常识,可是在一个铺天盖地的颠倒常识的年代,为了坚持一个“常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两种牺牲同时都会发誓,就是刘文学式的和小和尚式的残杀。这种非正常时代的现象,就是在我们“老三届”身上发生的。那种战争好比弟兄惨杀,这种惨杀是国共两党兄弟惨杀的延续。

   为什么我在文革之后,没有去攻击红卫兵,我想惟其因为我是从那个时代出来的,具有那个时代的背景,故我不太可能人云亦云。为了破除“血统论”的魔咒,我不知研究了多少“个案”,几乎囊括所有出身层的人。最后坚定不移地得出几个结论,一个是道德品质和家庭出身不是一回事,聪明才智和家庭出身不是一回事,命运好坏和家庭出身也不一定是一回事。在以上的情况中,家庭出身只是一个或好或坏的条件而已。“一母生九子,九子不相同”倒是反映了一个家庭的三种指数的三种不同的确实状况。

   94年回国时,我万没想到,我的中学同学,听说我回来了,互相串联组织了一次聚会。那次聚会,恍如隔世。小时的多少光景浮现在眼前。文革时多少令人伤心的光景浮现在眼前。但是,一切都过去了,我们敘说的是过去了的美好的光景,而略去了那些不愉快的事,特别令我感动的是有的同学――我们当年在班上画三八线(男女授受不亲),从来没讲过话的――也来了,相谈甚欢。还有当年热衷于搞血统论,一夜之间从好朋友成仇敌的(当然也有来监视我的)。这就叫“相逢一笑泯恩仇”。在这种光景中,你能感到爱的力量大过恨;饶恕是医治心灵创伤的良方。

   有人认为我们搞民运,因为苦大仇深,所以要报仇,要以牙还牙,我想,这起码对我和我的一些朋友是一种误解。我是出于人道主义。就人而言,我无法去仇恨一个人或者说天长地久地去恨一个人。但是与一个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和一些杀害人的社会观念却无法相容。一个人如果不能做到“疾恶如仇”,活着就没有力量。

   文革是用一代人的青春生命为代价去为一些价值观念“证伪”。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从那个世代过来的人不从中觉醒,觉醒了不去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无疑就是一块废品。

   最近我看了一部作品<黄金时代>(王小波著),很过瘾,很有痛感,也很难受。作者把一个文革年代的青年的“废品”生涯,活脱脱地描画出来。如果这样的“废品”对于一个社会只是“少数”,那你可以把他当笑话看,可是这样的废品是整整一个时代人,而且废品正在不断地生产着废品!这就是中国,一个被“老和尚”教唆坏了的中国。

   前几年,国内掀起了“老三届”怀旧热,甚至不少人组团回到当年插过队的地方重温旧情。我想,那是对失落了的一种人生态度的怀念,一种对于燃烧过的理想的伤感。

   其实,理想主义,信仰真理的力量不会因为一次失败的实验而消失。相反,经过那样的反复,生命的浓度因此而得到开掘,而呈现更多层次的色彩。

   “老三届”几乎人人都是一部戏。

   每当我碰到“老三届”的同时代人,我都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

   我尊重他们如同尊重我自己的命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