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自立博客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从历史人文和宗教层面看,极权主义统治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浅薄草昧和无耻的非美学建构。他的强大暴力和刚性结构,也并不是什么不可知论。他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因其丑陋而自然被人类否定。这个毫无神秘主义可言的事物,同样包含他的灭绝和垮台之因素。没有人会认为他的垮台比起罗马帝国消亡和中国皇朝覆灭,有更多的细节,神秘和天意。人类只须敲碎共产主义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为简单荒诞和虚弱的东西的本质,他的覆亡也就指日可待。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11/28/2009

   

   学习哈维尔关于历史神秘主义见解(《难于预知的历史》瓦克拉夫˙哈维尔),有些不同看法,提此一榷。哈维尔说,他不知道捷克极权政府何以一时倒台于某一历史时期,乃是人们无法预知之力量左右。他劝人们要谦卑对待历史。而作为一个异议人士,他的自由意志本身并不和历史结果发生直接关系。反对政府和接受政府(职务),都在额外考量之内。一切都是偶然性起作用。

   

   第二,他说,不像历史终结论者所云,历史意志本身开始停止运行,一切都告完结——就是福山潜在模拟黑格尔绝对精神普鲁士终点论——哈维尔说,就像人们不能预知捷克东欧发生的事情一样,历史以后发生的神秘性和偶然性,大家也不必强求而知,对此一事态发展,同样要怀抱谦卑的态度。

   

   第三,哈维尔自由主义和自由意志说,是在一个历史层面上规定不可知论的;这是我们基本上不太认同的看法。历史规律论者被老哈归入共产主义者和独裁者,这一点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不可知论哲学层面,往往并不诉诸那些前提可以存在,逻辑可以推导和事实可以分析之范畴——比如,极权主义。极权主义分析(包括其前景预知),在很多政治哲学家的著作里屡屡提及,此不赘引。也就是说,不可知论,在某些领域可以存在,因为其前提的不可确定性(如,上帝,就是前提无从论起论)。

   

   谦卑说,如,梅特林克的“谦卑者之财富”,就是从星空律令那个层面来教导人类对于上帝要心怀恭敬。但是,哈维尔面临的政治层面,却完全不是宗教范畴。他面临的捷克极权主义,本身就是世俗领域。对待这个领域,无论他是不是掌权抑或垮台,其“规律”性本质和特征对于分析学者们一目了然;哈耶克和奥维尔之所以可以预知,还原和批判动物庄园,就是因为他们确信,在这个并无不可知论的政治范畴和政治现实里,一切都是极其简单,蠢笨和残暴的——他并无任何神秘主义可言。

   

   所以,从历史人文和宗教层面看,极权主义统治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浅薄草昧和无耻的非美学建构。他的强大暴力和刚性结构,也并不是什么不可知论。他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因其丑陋而自然被人类否定。这个毫无神秘主义可言的事物,同样包含他的灭绝和垮台之因素。没有人会认为他的垮台比起罗马帝国消亡和中国皇朝覆灭,有更多的细节,神秘和天意。人类只须敲碎共产主义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为简单荒诞和虚弱的东西的本质,他的覆亡也就指日可待。

   

   至于说,捷克极权政府完蛋之神秘主义,我认为根本也不存在。就像哈维尔自己说的,那是苏联和整个东欧阵营垮台的必然逻辑。其中,唯一尚存,可以争执的苏联覆灭论之原因,人们还在争论着,各自不同。但是,这个不同,只是因为他们在纠缠苏联之外如美国作用与之的细节;并无苏联本身神秘主义可言。俄罗斯巡神派神秘主义的基督立国论,从来停留在神秘主义——但是,用神秘主义切入斯大林统治,就是无稽之谈。换言之,任何外力作用与之的争执固然可以存在,但是,苏联模式本身的不可持久,却是问题根本。所以,也许人们不能知道苏联崩溃的细节,但是一个明确的历史对比和逻辑把握,是明明存在的,那就是苏联抑或捷克抑或整个社会主义都是简陋和虚弱的存在。预知其完蛋,不是违背谦卑,而是证实现实。

   

   我们本言,当然要关注中国问题。中国模式现在大红大紫,好像也处于普世价值之外一个神秘得不得了之地位。欧美一些浅薄之辈,正在预言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霸主。G2结构,正在被中国媒体乐滋滋用来粉饰盛世。这些,好像陷入了不可知论之中——相对于普世价值之弱势地位——奥巴马更是心仪与之,不置一词于此模式,他希望此体制日益强大繁荣。所以,哈维尔所言之不可知论,现在又来扰乱视听了。中国模式论,究为何物?人们一时间惶惑不已。其实,这个课题同样不是上帝解读之非前提确定论,那样的一种逻辑外局面,推导外范畴,可以等同之。我们说,中国模式本身,绝对不是哈维尔说的,比起前捷克政权要好一些的什么东西。他的难点就是,中国结构和世界贸易结构的同构和纠缠。

   

   换言之,中国与美国,欧洲等现实经济结构,经济秩序的建立,其实作用于他们双方平行的政治关系。中国模式对于自身的生态环境的破坏和人权涂炭,好像正在提供一种世界性市场关系。其实,这个关系本身,却最终会因为欧美资本与之沆瀣一气而导致双向崩盘和改变。美国人可以一味支持这个最终不可持续的经济,但是,其不可持续,就是不可持续。也许,他最终会在超过美国实力以后发生转折,抑或,在此之前。所以,回到预言力量的深层内涵上,世界力量互相较逐之未来中美实际课题,必然包容中国模式之前途和并无前途;这是自不待言的。这同样不是不可预知的。只是需要坚持普世价值的政治反对力量,找到作用与之的着力点而不是简单说出真理,可以达成之目标;这是我们不同于哈维尔的关键。

   

   因为,哈维尔之所以不知道今天和明天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他异议人士身份和自由主义总统之转换,其实一言道破,是他没有研讨苏联人对于捷克波匈命运决定论之简单格局和历史。俄罗斯和德法英作用东欧人历史惯性,并不完全是近代历史的事实,而是包含苏联在内的现代史事实。捷克之改观,主导力量,不是哈维尔和异议人士,而是苏联模式自动垮台——这和(也许)中国模式势必有一天亦会“自动”垮台一样,乃是历史捉弄之结果;固然有人为意志和民主心理作用之,但是,这个东西的不可持续性,才是关键。那时,美国人就会像抛弃蒋介石一样抛弃之。这个预言本身,不是决定论,却是一种必然出现的结局。总之,制造神秘主义,并不是分析问题的好的态度。虽然,从哲学范畴讲,自由主义,就是不可知论,但是却不在这个层面。

   

   

   

   附录——

   

   

   

   难以预知的历史

   ―

   

   瓦克拉夫˙哈维尔

   

   

   

   当年我还是一位异议人士时,我曾经接待过一些来自西方媒体的记者,他们在提问中流露出对我们这些在人口总数中占极少数的异见人士居然公开致力于彻底改变社会感到不可思议,对他们来说,我们永远不可能翻天。而且,恰恰相反,我们的努力似乎只会招来新的迫害。没有任何国家权力机构可以依赖,也无来自某个社会阶层的明确支持,我们的愿望是如此的徒劳。当初记者们提得最多的问题是:如果没有其他力量的支持,无论是工人阶层、知识界,或是反叛运动、合法政党,或者其他重要的社会力量,你们能够走多远呢?对这些问题,我们也总是同样的回答。

   

   当时对我们的行为感到惊讶的人认为他们对历史的运行规则了如指掌,能够预测哪些事业可能成功,哪些则希望渺茫;哪些是理性的、现实的要求,哪些则纯属狂想。在当年的谈话中,我多次强调,在极权体制下,社会看上去铁板一块,忠于政权,实际状况却难以窥测。

   

   事实上,这一由于害怕而形成的单一社会实际上比其外表要脆弱得多。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测一个随意形成的小雪球有朝一日居然会引发雪崩。这种想法虽然并不是我们当初行为的唯一动力,但是我们确实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我们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永远不要自以为对历史演变的规律了如指掌,自以为可以预测未来。

   

   二十年前捷克斯洛伐克的学生抗议示威活动受到无情的镇压,这一事件就像一个小雪球引发了雪崩,极权体制动摇,旋即土崩瓦解。当然,导致政权倒塌的原因很多:体制自身内部的深层危机,周边国家政局的演变以及有利的国际大气候,等等。

   

   无论如何,我们对极权政权如此轻易崩溃感到惊讶。我们异议人士对此同西方的记者以及政治学专家一样感到不可思议。我们也一样,无法预测事态的发展,对事变的后果不知所措。我们过去所追求的是要成为一个自由人,说真话,为国家的实际状况作证,我们并没有想到接管政权。

   

   由于别无选择,我们只好勉为其难,接手权力。然而,就在那时,那些多年来认为我们的努力是徒劳无益的人们,又反过来谴责我们对接受政权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对我们的过去指指点点:认为许多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没有做,也做了许多不应该做的事情。

   

   这些事后诸葛亮谴责我们没有预测到事件发生的趋势,而我们当初曾经向这些疑虑重重的观察家们指出我们并不能够洞察历史、预测未来。但他们却依然谴责我们在梦想成为现实的一天却又难于接受现实。

   

   在当初我们这些异议人士中间,有的是教授,画家,作家,暖气专家,但却没有政治人物。同时,在一个极权国家我们又如何能够平地而生找到政治人物呢?我们当初必须要处理的事务之多实在难以想象。

   

   回想起来,或许在没有准备的状态下承担历史的责任也并非坏事,尤其是当历史车轮加速之时。一般来说,我并不信任有充分准备的人。在和平革命,群情高涨,无私奉献的气氛中,民主政治体制的恢复和经济体制的非国有化看似指日可待。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事实证明,在几个小时之内,甚至在几天内酝酿,准备以及实施所有必要的改革是不可能的事。我曾经多少次因为事情进展艰难、处处碰壁而心烦意乱。对我来说,最为令人惊异的——这应该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感受——我们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历史,但却不能强暴历史。

   

   正如其他前苏联东欧体制国家成员国一样,捷克从一开始就极力推开西方一些机构的大门,尤其是北约和欧盟。加入上述组织的过程十分漫长,期间曾经经历重重困难。我们今天终于稳稳地立足于欧洲,而我们曾经被迫与欧洲分离。然而,我有时怀疑,西方某些老牌民主国家是否后悔接受了欧盟的扩大。如果应该在今天作出决定的话,我不能肯定他们会同当初一样接受我们。

   

   如果果真如此的话,我不会感到意外。这也就是我所要表达的观点,耐心可以得到回报。我们无论是在从事异议活动时还是在建立民主政权国家的漫长过程中都可体会到这一点,拔苗是不可助长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