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看我文章的会发现一个现象,我很少批评、讽刺那些崇拜毛泽东的人。去年,我找机会去了一趟韶山,那段时间还特意接触了很多挺崇拜毛泽东的朋友,但过后也没有写文章,一些网友感到奇怪。
   
   
   
   我把崇拜毛泽东的人简单地分为两类,一类属于精英,包括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知识的人,不管是海龟还是土鳖,对于这几类人,我除了用脑子进水了,甚至用脑残这种词外,实在不愿意与他们较劲,批评他们是浪费我时间。

   
   
   
   还有另外一类,也就是普通民众,草根,包括绝大多数的年轻朋友,对于他们崇拜毛泽东,如果我也去批评,甚至讽刺他们的话,那脑子进水的就是我,而不是他们了。
   
   
   
   我为什么会这样区别对待?让我先从中国人的“皇帝”情结谈起。几千年中国历史上,中国人最终的依赖和信仰是什么?是皇帝。
   
   
   
   西方历史其实也有这个现象,但由于人家除了皇帝之外,还大多有一个共同的神,例如上帝之类的,所以,没有我们中国人那么专一,或者说,不像我们一样别无选择。既然皇帝成了唯一的终极信仰和依赖,所以,好也罢坏也罢,除了你揭竿而起发动起义推翻皇帝取而代之之外,你得把他作为一切好坏是否的标准。中国几千年也确定了一些价值观,但只要涉及政治层面的,始终没有超过“皇帝”旨意的价值观念。
   
   
   
   于是,中国历史上基本上都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为啥会这样?因为,反皇帝的除了你自己去做皇帝,否则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中国没有世外桃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一旦连皇帝也不信任了,你会过得很悲惨的。
   
   
   
   长期以来,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最高理想就是一个好皇帝,一个清明的皇帝,一个微服私访,一个痛击贪官污吏的皇帝。可谁都知道,中国的贪官污吏都是皇帝的家丁,都是代表皇帝对付民众,为皇帝服务的,所以,几千年来,中国人就生活在这样的矛盾之中:希望出现一个好皇帝,那好皇帝的标准是管好自己手下的贪官污吏。
   
   
   
   怀着这种期待的老百姓愚昧吗?如果除了这个选择之外,还有更光明的大道,那我们可以说他们愚昧,甚至傻。可几千年的历史上,他们有选择吗?你能说秦朝一个期盼出一个好皇帝的老百姓是愚昧吗?如果你真那样认为的话,愚昧的是你自己。因为从秦朝开始,接下来的两千年中,除了期盼一个好皇帝外,没有任何其他办法,除非你意淫、幻想把鞭炮绑在椅子上飞到外太空,不过,那样的话,愚昧的还是你,不是我们的老百姓。
   
   
   
   这篇文章不是评价毛泽东,也不是谈我对他的看法(如果想知道我对他的看法,去读我的《致命追杀》,里面至少有五万字专门写毛泽东同志的内容),而是谈有些草根民众为什么崇拜他。无论毛泽东历史功过,他在位近三十年,却从某些方面和某种程度上,正好满足了老百姓对皇帝的期盼: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时期,老百姓可以和皇帝联合起来,对皇帝手下的“贪官污吏”痛快出手,批斗、侮辱、折磨、痛打,甚至最后不用判刑就可以拉出去枪毙,痛快吧?
   
   
   
   有人说了,啊,那是好官啊,你为什么要说是“贪官污吏”。我虽然打了引号,但我想问你,既然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所有的社会矛盾都归结为“官员”和“民众的矛盾(皇帝和民众的矛盾无法更改,自然无话可说),那么,在民众眼中,在这种皇权体制下的官员,真有现代意义上的好官?
   
   
   
   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官员是对民众负责的,他们都只对皇帝负责。这不仅仅是中国的悲剧,也是整个人类历史的悲剧,中国如此,外国也一样。可问题是,人类经过了几千年,却在近两个世纪里,终于探索出了一套制度,解决了“皇帝”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民主制度!这个制度是建立在人类共同总结出并认同的一些生存之道、相处之道上,这些道理被民主国家浓缩在《宪法》里,散布在民众拥抱的价值观里。无论是《宪法》,还是价值观,都是高于国家最高领导人——“皇帝”的!这个制度其实是人类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
   
   
   
   这个制度发明后,民众用来对付官僚和利益集团的依靠不再是变幻莫测的“皇帝”,而是人人都可以掌握,用来保护好人,限制坏人的《宪法》和法律。
   
   
   
   让我们暂时还是回到毛泽东执政的年代,官员、知识分子们最痛恨的就是文化大革命,虽说全国民众都受到了损害,但相对来说,官员和知识分子这些社会精英受到了最大的冲击。文化大革命中出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造反派们,以及一些草根,一些年轻的人,以及我们现在常常嘲笑的文盲们竟然可以随便去老干部、和知识分子家中翻箱倒柜,去抄家,去清查和没收他们的财产,还把官员和德高望重的名人们拉出来批斗,甚至还可以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而且,最最爽快的是,这种事在历史上只有冒着杀头危险的起义农民才能做到,现在一个无知的造反派都可以了,而且,没有任何风险,因为是最高领袖下的命令。(参阅《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我现在打断大家,请问一个问题: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历史的任何阶段,例如清朝,例如秦朝,例如隋炀帝时代,一个皇帝挥手说,同志们,你们可以随便折腾我手下的那些官老爷们,还有那些为我出谋划策如何统治你们的知识分子……你们告诉我,中国历史上哪一个朝代的农民和穷人们会拒绝这样的机会?你又会认为哪一个皇帝做错了?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几乎没有一个皇帝能够切实阻止手下的官员们贪污,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够实行“阳光法案”——迫使自己的官员把他们的财产公布出来。回首几千年的历史,倒是毛泽东做出了“惊天动地”之举(至少在普通民众眼中),至少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贪污几十万上百万的官员是没有地方藏赃款的。
   
   
   
   写到这里,我也该适可而止了。我想,聪明的读者应该看出来,我为什么不讽刺和嘲笑那些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了。虽然,历史发展到今天,世界各国人民已经找到了光明大道,彻底走出了人类陷入几千年怪圈,但对于草根民众来说,他们没有途径知道,也不能一下子明白。他们眼见为实的却是改革开放三十年,虽然物质生活大大提高,但官员欺压老百姓并没有多少本质的改变,更糟糕的是,贫富差距竟然比他们记忆中的任何时代都大,请问,他们不崇拜毛泽东,你让他们崇拜什么?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除了毛泽东可以让他们痛快发泄一下而没有任何危险之外,还有谁?还有什么?
   
   
   
   还有,当然还有!还有民主监督,还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普适价值观,还有人权,还有高于任何权力的《宪法》……可是,这些东西都应该是一个社会的精英,特别是知识分子们最先认识并介绍给民众的呀,所以,对于那些崇拜毛泽东的知识分子,我认为他们脑残。对于那些明白道理却因为各种原因而保持沉默的知识分子,我得说,你没有权力批评那些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和年轻人,除非你“有破有立”,除非你能够告诉他们:其实还有更加光明的路。
   
   
   
   有人说我们在和革命赛跑,其实,我们也是在和类似文化大革命的运动赛跑,如果我们跑输掉了,会有年轻人把我们打翻在地,甚至踏上一只脚,他们会恶狠狠地说: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让我们普通老百姓把你们这些不顾民众死活的官僚和精英打翻在地的,只有毛主席,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能崇拜他?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杨恒均 2009-9-9 (毛泽东逝世33周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在韶山毛泽东故居前)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和毛泽东特型演员一起)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韶山的几位毛泽东特型演员,他们演得都很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