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刘兆玄辞职了,虽然比我说的立即辞职晚了一点,但晚有晚的艺术,如果民调回升,他就可以不辞职;如果民调继续下滑,他辞职的时候就可以说,不能临阵逃脱,要把救灾搞好。其实,民主政治的最大特点就是不行就换人,未必你立即辞职,其他人就不“熟悉情况了”,就不能救灾了?
   
   
   
   我对刘兆玄了解不多,之所以在第一时间认为他必须下台,完全基于我对民主和内阁制的了解。八八风灾无论怎么解释,政府都是有责任的,马英九一句“我会负责任的”既然说出来,就得有行动。作为台湾民选的“总统”,他的任期受宪法保护,不是说下台就下台的。但刘兆玄不同,他是马英九任命的最高行政长官。台湾实行的是内阁负责制,无论从法律责任,还是政治责任上,内阁首长刘兆玄都难辞其咎。

   
   
   
   在我主张刘兆玄辞职下台时,台湾朋友大多认同,可绝大多数大陆朋友竟然比台湾民众要“宽容”得多,粗略算了一下,几乎高达90%的接触者说,刘不应该下台,他以前表现不错,发展两岸关系有功,八八风灾主要是天灾而不是人祸,应该给他一个学习的机会,再让他干下去看看表现……
   
   
   
   我被大陆同胞雷到了!不错,民主价值观里最重要的一条,也常常被我们忽视的一条正是“宽容”——可那“宽容”主要是指掌权者对民众的宽容,特别是对不同声音、对异议分子的宽容,以及民众互相之间(特别是多数族群对少数族群)的“宽容”啊。大陆同胞恰恰反其道而行之,他们要对当权者“宽容”,给他们学习的机会,给他们“试错”的机会!
   
   
   
   对当权者的错误的宽容,就是对民众的不宽容,也是对民主制度的不宽容。好在台湾民众更理解民主制度的宽容是指什么,“试错”是指什么,选你进“总统府”四年,就是民众在“试错”,就是给你最大的机会,你并没有太奢侈的时间去“试错”、去学习(北朝鲜和古巴的领导人都是终身学习为人民服务的)。再说,正是有了这种制度,像刘兆玄这种下台其实是很正常的,能上能下,不像有些专制国家,一个芝麻官下台了,就要死要活,政治不稳了,发生内斗了,胡扯几八蛋!
   
   
   
   我知道台湾民众的记忆非常短,但死亡和失踪了700人,几个村子彻底消失了,就算重建,可能也得两三年吧,民众的记忆再短,也可能不会短于三年,可马英九还有三年吗?他只有两年半多一点了……从这方面来说,刘兆玄的辞职最大的作用是挽救马英九和国民党政权,让“马总统”不至于屁股还没有坐热就得搬出“总统府”。
   
   
   
   当然,马英九要吸取的教训还有很多,特别是在用人方面,作为一名“总统”,在任命内阁最高首长的时候,最忌讳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要敢于任用那些与自己可以“取长补短”的人,也就是从性格和作风上和自己都有些“格格不入”的人。可惜的是,在马英九上台后的第一个内阁里,我们看到刘兆玄等一帮官员,几乎都是和马英九一样的学者型,拥有高学历,还有海外留学经验,温文尔雅,高瞻远瞩,却缺乏了草根,给人不太关注周围和脚下的感觉。
   
   
   
   从这次挑选吴敦义当“行政院长”可以看出, 马英九是从善如流的。吴敦义是个什么人?是一名很务实也很能干的人,和底层民众有更多接触的草根性的政治人物。他也是我在博客中少有的激烈批评过的国民党大员。
   
   
   
   去年底到台湾参加世界华文作协第七届年会时,吴敦义来对我们讲了一个多小时。讲到对台湾民主发展的看法,以及他的大陆行和他对大陆改革的看法时,我和台下部分来自世界各地的华文作家们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充分了解民主政体下精英们的心态。可是,像吴敦义这样公然宣称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见《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难怪,在一个多小时的演讲中,他使用的“他妈的”比我一个月用量还大。
   
   
   
   实行民主政治后,台湾的很多精英都有了一种失落感。以前再不自由,他们可都是党国精英啊,即便是反对派和民主人士,也大多是“德高望重”的反党国的精英,一旦民主了,他们猛然发现,只能随着民意起舞,才能找到饭碗,才能搞到好点的工作。
   
   
   
   这种现象在所有刚刚走上民主的国家和地区都存在。当精英们感到被民意忽悠来忽悠去,被媒体折腾来折腾去后,就很不爽了,甚至开始怀念专制时代。在专制时代,要拍马屁也只拍一个人的,一旦拍成功了,那可是控制民意的,甚至可以为民做主滴。哪里像现在,要迎合民意——迎合那些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的平民百姓。
   
   
   
   媒体有没有问题,有;民意有没有问题?也有;民主发展有没有过快的问题?当然也可能有,从这个意义上说,民意值得反思,政治人物更不能盲从,民主制度也应该经常批评,只有批评才能进步。但我介意的是,从一些精英口中说出对民意和民主的反思与批评中,我们感受到完全不同的味道,他们仍然在怀念集权时代的权威,期盼某个人靠自己的仁慈和智慧来引导和鉴别民意,让精英们不至于被民意困扰;靠某个光荣正确的权威按照某种“特色”来控制民主的发展速度,以便不会让精英们突然失去权力而感到空虚……
   
   
   
   精英们应该记住,除非倒退到专制时代,无论是民意还是民主,其进一步完善只能靠民主制度的更快发展,靠制度本身的自我修正和自我完善功能,千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救世主或者精英阶层来“引导”民意和“为民主做主”上。
   
   
   
   台湾的民主是我看到的从起步到不停“试错”到逐步完善最快速的民主,这可能要和中国人模仿能力强以及天生聪明有关(哈哈,我不是唯我独尊的种族主义啊),刘兆玄下台和吴敦义的上台都是民主飞速发展的结果,我想,如果没有台湾的民主如此快速的发展,吴敦义先生无法想象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件事。
   
   
   
   同上一次亲耳听到吴敦义先生喊出“台湾的民主发展太快”只相差九个月,他已经从一介平民跃身为台湾地区最高行政首长,可谓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不过,且不说陈水扁在位八年,走马灯似的更换了五六次内阁,韩国的李明博也已经换了一次,吴敦义先生如果在执政的时候,无意中把他对民主的理解表现在行动上的话,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引咎辞职的,到那时,他也许会再次惊叹:台湾的民主发展实在太快了啊……
   
   
   
   杨恒均 2009-9-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