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马英九比不上陈水扁的地方

   
   
   
   陈水扁因为贪腐被抓起来后不久我曾经访问台湾,并在开会的间隙对台湾民间社会做了一些调查。虽然对于蓝绿在评价马英九和陈水扁时壁垒分明很不满意,但也了解到一些以前忽视的情况。例如几个草根台湾人就直言相告,陈水扁更关心底层,马英九太贵族。

   
   
   
   当时台湾也发生了风灾,有房子被摧毁,马英九答应了补助款,却要层层开会,任凭灾民哭天喊地。有一位出租车司机伤感地说,陈水扁当政的时候就不这样,遇到灾害,他先把钱拿出来救济,然后再开会讨论,很多时候,他第一时间出现在灾区……
   
   
   
   不排除这位出租车司机也是绿营的,带着情绪化。但后来就开始关心台湾的一些报道,发现陈水扁确实很会“做戏”,经常卷起裤脚出现在灾区第一线。我想,不管在任何社会,不管在任何政治制度下,这种“做戏”也是值得肯定的,他让突然陷入灾难的民众看到谁和他们站在一起。
   
   
   
   这次台湾发生台风、水灾和泥石流,损失惨重,也是马英九上台后面临的最大考验。可是,无论从各方面看,他的表现都是如此差劲,甚至可以说:不及格!
   
   
   
   且不说这次灾难是台风引起,而台风是可以预报并应该做一些准备的,就算这次台风超过了想象,作为最高领导人,也应该在第一时间让灾民感觉到你的存在,你所领导的政府的关心和行动。
   
   
   
   没想到,和骤然而至的暴风骤雨相比,优雅的小马哥却姗姗来迟。从电视上,大家看到的是来迟的马英九和哭天喊地的台湾灾民,倒是有一个镜头,小马哥在一位老百姓家里看到了蒋经国穿布鞋的照片,喃喃自语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穿布鞋”,于是乎知恩图报的小马哥的眼圈又红了——
   
   
   
   真让我感觉到一阵恶心!台湾底层民众死了这么多,也没有见你马英九流泪;还有,多少台湾民众埋在地下生死不明的,不知道你马英九注意到没有,但你显然注意到照片上穿布鞋的蒋经国了,你就那么日思夜想那个据说对你有恩的蒋经国?
   
   
   
   一位台湾名嘴把水灾中的马英九和震灾中的温家宝总理相比,认为马英九比不上温家宝,我也有这个感觉。地震不像台风,是突发灾难,可是已经高龄的温宝宝总理,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赶到地震灾区第一线。赶到后是否能够及时调动和指挥第一线先不用说,救灾当然也不是靠一个领导人之力的,但就拿温宝宝的那个劲头,在世界各国,确实都算优秀的了。
   
   
   
   其实,不用拿小马哥和温宝宝相比,由于政治体制不同,两者无可比拟,我们应该就地取材,把小马哥和阿扁相比。阿扁在任八年,台湾也有很多灾难,我看,至少在灾难发生的地方,阿扁就比小马哥做得好。
   
   
   

比灾难同样可怕的是错误

   
   
   
   在一个言论自由开放的国家或者地区,民众可以自由的评价和批评领导人。作为批评者,我们在评价一个领导人的时候,不能囿于固有的成见,先入为主,更不能受意识形态束缚,否则就会以偏概全,或者视而不见。我们应该以事实为根据,对事不对人,力求客观公正。
   
   
   
   过去有了互联网的十年中,台湾领导人的一言一行大部分呈现在我们面前,他们在尽情表演的同时,我们能够畅所欲言,任意批评。这种对中国的领导人能够随意批评的事实确实是中国几千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值得我们重视,并做一些研究分析。
   
   
   
   大家知道,我对2000年台湾大选时陈水扁上台是举双手赞成的,也对当时的陈水扁评价颇高,至今我仍然认为自己是对的,阿扁的当选开创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但大家也要看到,在陈水扁连任后,在他的贪腐并没有揭露出来的时候,我就凭借到台湾时对他的了解和自己的知识,开始在博客中激烈的批评他(《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梅花愈冷愈开花》等)。
   
   
   
   作为一个大陆的“外人”,我都能够感觉到陈水扁在沉沦,而台湾人自己就更是看得一目了然了。那么,如果这时的陈水扁真有一点民主的风范,或者真正理解了民主政治的真谛, 他一定会痛定思痛,有所收敛甚至改弦易辙的。可是他一路滑下去,最终进入了牢房。
   
   
   
   这就给我们提供了生动的一课:民主自由的社会不光是允许民众可以自由地批评统治者,同时有民主素质的统治者还要做到知错认错,认错就改。当然,成熟的民主则更加进一步,不是有素养的统治者,而是更加成熟的机制:即便你不认错,那个强调制衡的机制也能够限制你继续错下去。
   
   
   
   与土包子阿扁相比,小马哥属于深得西方民主真谛的。可惜的是,他大概正好吸取了小布什的经验。而小布什作为一名贵族,虽然能够掌握历史的大方向,常常仰望星空,但始终没有草根总统的那种品质——对脚下的路,以及路上的石头比天空上的星星更加清楚。马英九作为一位对国民党威权领导人蒋经国顶礼膜拜的前朝贵族,属于仰望星空派,执政后,他反而应该多学一点克林顿和奥巴马这种草根总统,而不是那位小布什。
   
   
   
   小马哥执政后批评之声不断,很多情况下,就是因为他仰望了星空,而忽视了脚下的路和路上的小石头。当然,批评是民主政体之下的常态,不应该上纲上线,可问题在于,当这些批评的声音越来越多的时候,小马哥应该怎么办?
   
   
   
   阿扁的错误虽然和小马哥的正好相反——对脚下和自己家里那块地都比较关心,但却从来不抬头仰望星空,对国际形势和历史趋势视若无睹——然而,他们受到的批评却是一样的猛烈,那么,他们两人是如何面对批评的?
   
   
   
   大家不妨去检视一下陈水扁执政的八年,你会发现一个大大的问题,他能够民主到允许批评的存在,但对于绝大多数批评,特别是涉及到要害的,他却没有民主到直面批评,更不用说道歉了。面对批评,阿扁的经典语录是:阿扁错了吗?难道,阿扁错了吗?!
   
   
   
   小马哥成为台湾“总统”的时间还不长,如果他想自己在“总统”宝座上长一点,但又不至于长到象亚洲很多总统那样走出总统府就搬进监狱,弄得身败名裂的话,他应该吸取阿扁的教训,不但允许评判存在,更重要的是直面自己和政府的错误。面对批评,他不应该象阿扁那样脸红脖子粗地质疑批评者,而是应该在心里质问自己:小马哥错了吗?难道,小马哥真的错了吗……
   
   
   
   值得欣慰的是,小马哥和阿扁都犯错了,但处理的方式不同,在我这篇文章写作过程中,我看到小马哥已经两次向台湾民众和灾民道歉了。
   
   
   
   人为的错误,如同自然界的灾难,无时无处不在,不可能完全避免,但能够让老百姓在灾难和错误中仍然看到希望的,莫过于他们持有批评的自由,以及执政者敢于接受批评并知错就改的勇气!
   
   
   
   杨恒均 2009-8-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