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老人家已经80多岁了,又动了大手术,身体越来越虚弱,因此每一次探望他离开时我都有点不忍心,心里驱不散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的伤感。在国庆60周年之际再次拜访他,想起了在我20多岁时与他近距离接触的几次。每当我“敌情”观念淡薄的时候,他就会讲起自己20多岁的时候……
   
   
   
   他15岁就参加了革命工作,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他才20出头,已经是(中央军委)公安部下属负责安全保卫的连级干部。他不止一次地告诉我,新中国成立之前,公安部情报处(当时只有侦察、治安、保卫和情报四个处)收到了大量敌人破坏开国大典的情报,当时安全保卫力量有限,而外敌环视,内部的敌人更是无处不在……

   
   
   
   共和国有那么多敌人吗?我一般会打断他,假装不知道答案地向他发问——其实这故事他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当时他已经六十岁了,人有些啰嗦,特别喜欢我这种好学的青年天真的发问。
   
   
   
   有那么多敌人?他很激动,仿佛又回到了激情燃烧的1949年,小杨,你啊你啊,你把手指头伸出来,好好算一下:美国支持的蒋匪集团盘踞台湾,国民党特务散布在大陆各地,西藏有中央情报局支持,除了西藏,还要多个重要地区仍然没有解放,大陆还有欺压人民的利益集团仍然占据了大部分财产……就我所知道的,当时有包括广东上海湖北在内的六个要和北京同步举行建国庆典的城市受到威胁,甚至北京都收到情报,有美蒋特务准备了高射炮和飞机,将在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那一刻进行破坏活动……
   
   
   
   啊,我吃惊地问,那么多敌人没有肃清,危险没有消除,可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还是要如期举行开国大典?
   
   
   
   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是无敌的。老首长坚定有力地挥了一下手,声音沉厚清晰的重复道,我们是有很多敌人,而且当时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大,也找不到他们在哪里,更不用说一一清除了,直到开国大典的那一刻,我们也不清楚是否在某个四合院里藏着一台美式高射炮……可我们并不害怕,我们有很多敌人,但我们是无敌的!
   
   
   
   我们有很多敌人,但却是无敌的?我嘀咕道,不满地看着他。他看着我,有些得意地说,是的,我们有很多敌人,但共和国是无敌的。因为共和国得到了人民的支持!
   
   
   
   我恍然大悟,或者我装出了大彻大悟的样子,继续听领导教诲:在1949年前的一百多年里,中国人受尽了国外列强和国内腐败政权的欺凌,早就盼望一个新中国的诞生。正是有了人民的广泛支持,毛主席和党中央才认识到,一切敌人都不再那么可怕。有了人们群众的真心拥护,美国支持的几百万国民党军队都被赶到了孤岛上,何惧一些特务搞破坏等等不稳定因素?人心向背是影响一个政权是否稳定的最重要因素,不是飞机大炮和坦克车……
   
   
   
   我也诚心地问过他,那你们当时到底有没有信心做好开国大典的安全保卫工作?他也很坦诚地说,如果只从军事上说,谁都没有多大把握,因为我们当时根本搞不懂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到底有些什么先进的破坏工具,但我们知道,共和国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因为,有人民的支持。
   
   
   
   有人民的支持……我重复着老首长反复强调的这句话,千思万绪涌上心头……
   
   
   
   不久前见到他老人家,他问起外面的情况,说,现在风声鹤唳,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说,不清楚。于是他忘记了我们两人都已不在其位了,严肃地批评我,小杨,不能太没有“敌情”观念……
   
   
   
   我本想纠正他,我已经不是20年前的“小杨”,我都40多岁了,但看到眼前80多岁的他,我闭上了嘴巴。也许,让他继续活在20年前,甚至60年前他20多岁的时代,反而对老人家的晚年生活比较好吧。于是,我开始思考,是不是我的“敌情”观念淡漠了?
   
   
   
   美国不但不会破坏中国60周年的国庆大典,而且还会派重量级的代表团参加;台湾“派遣”过来的也不再是手持炸药包的特务,而是腰包装得满满的台商以及笑出了妩媚和矜持的国民党代表团……除了台湾之外,中国其他地方都统一50多年了,周边国家更不敢掉以轻心……老领导啊,不是我“敌情”观念淡薄,是“敌情”真的消失了,共和国的敌人是谁呢?
   
   
   
   共和国肯定是有敌人的!可我怎么向他解释60年后的今天,一个庆祝活动的各项准备工作特别是安保竟然弄得如临大敌?坦克上街了,武装巡逻了,七个省市变成了“护城河”了,北京的安全竟然成为压倒一切的大事……我真不想惊动60年前保卫共和国成立的老人家,否则,他一定会抓起钢枪,去继续保卫共和国,消灭敌人——可敌人在哪里?
   
   
   
   我想问老领导,但看到他模糊浑浊的眼睛,我不忍心问。我想,60年过去了,他的时代已经远去了。我也想告诉他,放心安度晚年吧,也许共和国还有一些不安定的因素,例如上访者,一些被地方贪官污吏欺压的民众,被各级利益集团劫持的弱势群体,甚至一些写博客的,都有可能成为不稳定的因素,但我怎么能够告诉他,这些人很可能是共和国的敌人?他不会理解,他会迷茫的。
   
   
   
   记得有一次我问他,谁是共和国的敌人,他告诉我说,那些与共和国的人民为敌的人,就是共和国的敌人!
   
   
   
   杨恒均 2009-9-14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