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徐永海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空间能源的科学报告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2014-7-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8月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8-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徐永海
   

   
   2001年10月13日
   
   请求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求主给我们一个新的聚会场所
   
    2001年10月20日前后,袁相忱牧师家将搬迁。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中国北京白塔寺袁相忱牧师家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将面临着在那里聚会的问题。在近一段时间里,这个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将不得不暂停。
   
    1979年春天,坐牢21年刚从狱中出来不久的袁相忱牧师就开始在自己家里聚会。也就是同一年先后,中国才开始恢复宗教活动,那时,北京“三自会”的教堂也只恢复了一、两个。可以说,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是北京第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袁相忱牧师坚持家庭教会道路,不与“三自会”来往,为此受到中国基督徒、全世界基督徒的爱戴。1994年美国白宫的宗教事物顾问葛培理博士曾到袁相忱牧师家讲道,1995年美国政府曾邀请袁相忱牧师参加白宫早餐会,每周三次的聚会每次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弟兄姊妹。
   
    今天,2001年10月13日,我来到袁相忱牧师家。袁相忱牧师对我说,他们将在20日前后搬家,可能搬到洋桥附近。白塔寺位于北京城的旧城里,位于北京城的中心地带,而洋桥位于离市中心地带很远的南四环附近,弟兄姊妹去那里很不方便,可能聚会要暂停一段时间。目前弟兄姊妹正在祷告,求主给我们一个新的聚会场所。一个家位于市区的老姊妹打算将自己的家奉献出来用于聚会,可是还没有定下来。
   
    我1989年春天信主。1990年,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更准确的说是主的掌管,使我参加了袁相忱牧师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那时聚会还没有多少人,也就是十几个人。聚会地点是在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儿家,是在北京市朝阳区的垂杨柳。原来聚会是在北京白塔寺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中,只因受到有关部门的“警告”,1989年不得不搬到大女儿家。在这里也没有两年,又被“警告”,1990年底不得不又搬回白塔寺。在此后,也多次受到“警告”,但袁相忱牧师没有再将聚会搬到别处去。
   
    参加袁相忱牧师的家庭聚会,我亲身感受到教会是家,此前在教堂里听道没有这个感觉。1990年,在袁相忱牧师家的聚会里有一个姊妹姓史,这个姊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这个姊妹身体不好,做饭、洗衣服都困难,那时师母梁惠珍就和几个老姊妹去她家,给她洗衣服、做饭。在病重时,袁相忱牧师这个家庭教会出钱让她住院和找了一个保姆照顾她。当时,我很受感动,我们的家庭教会真好。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那一年,在袁相忱牧师家,美国来的更新传道会李定武牧师在一次讲道中说:“我们全世界的基督徒是一个身体,你们中国的弟兄姊妹是左手,我们美国的弟兄姊妹是右手,你们左手受伤的时候,我们右手的心在流泪。”这句话我是第一次听到,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们是不孤单的,我们的背后有上帝,有全世界的弟兄姊妹。
   
    为传福音和介绍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我们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为此我被劳动教养两年。在狱中我体会到了监狱的滋味。在两年里,我一直被关在一个六平方米的“小号”里,不许出来,没有放风这个说法,不许和家人见面和通信。袁相忱牧师在东北被关过半年的“小号”,那个“小号”更小,长宽都不到两米,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不能洗脸,更不能洗澡,也不能换衣服。被关过“小号”的杨靖弟兄说,关“小号”就如同把人放到井里,上面再盖上盖。(杨靖弟兄曾因推动中国民主被判刑8年,今年由袁相忱牧师施洗成为基督徒,同时受洗的有365人)。
   
    1997年5月24日,我从监狱中出来,当天上午,师母梁惠珍就来电话说要来看我,我说不要来,我一、两天去看您。可是下午,师母梁惠珍就来到我家,给我带来了营养品,让我十分的感动。我家虽然离袁相忱牧师家不远,但是一个近八十岁的老人,走两站地的路程还是不容易的。师母梁惠珍所做的这些,使我感受到主的爱,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爱,感受到“家”里的爱。
   
    1990年底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搬回到白塔寺后,离我家近多了,我到他家聚会也就方便多了。袁相忱牧师的家庭聚会是个信徒培训班,聚会时弟兄姊妹起来做见证,而不是象教堂一样牧师讲、信徒听。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越来越兴旺,人越来越多,可是袁相忱牧师的家太小了,只有十多平方米。每周三次聚会,每次都是人满满的,一些人不得不站在院子里,而院子里也没有什么地方。我们大家不得不分出来在别的地方组织聚会。
   
    在星期二晚上有一个年轻人的聚会,后来改在星期四晚上。参加星期二聚会的弟兄姊妹,目前大多数都有自己的聚会,都是聚会的带领人。一个人出去了,变成了一个家庭聚会,北京的家庭聚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袁相忱牧师家离我家近了,我到不是每次都去了,我自己家里也有了一个家庭聚会。
   
    现在袁相忱牧师要搬家了,这个家庭教会的聚会不知在何时、在何地恢复,现在想起来,真是应该每次都去那里参加聚会。我求主,给我们一个新的聚会地点,这个聚会地点还在城里,还是市中心地带,使弟兄姊妹都能去那里,我请求弟兄姊妹为此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徐永海
   2001年10月13日
   
   袁相忱牧师家的电话:6616583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