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徐永海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2013年4月5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3-4-12聚会_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我们所经历的信仰受逼迫
·为走出监狱回到教会的董继勤祈祷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对右派老人和艺术家说真的存在灵魂
·为将要受洗的李金芳姊妹祈祷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为孙文广老师与师母祈祷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2013年8月5日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2013-8-8圣爱团契聚会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2013-8-16圣爱团契聚会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大脑前额叶研究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为什么就脑科学研究致信给各大学师生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附: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1984年我从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一直在医院当医生。由于老实巴交,再加上工作在医疗单位,住房一直困难,多年来我也没有分过住房。多年来我一直和父母住在一间九平方米的小屋里。1999年自己花5000多元钱翻修了原我妹妹居住的房间,有十几平方米,变成两间。现在我妹妹住在里间,我住在外间。

   
    多年来的住房困难,使我一直没有一个看书的地方。作为医生不看书学习,业务就要受到影响,受损失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病人,为此多年来我一直处于痛苦之中。这样的住房条件,使我一直没有结婚。现在我已经40岁了,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住房,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我们一些老百姓面临着难以克服的困难,为此在2000年2月20日,由我牵头,我们一些朋友联名给人大写了一封信《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做为普通老百姓,如果我们的信投到信筒中,就必如同泥牛入海,有关部门不可能看到这封信。为此我们把信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些朋友,在这些朋友帮助下,据说在一些媒体上发表了,据说王丹在媒体上还谈到了这件事,我想有关部门应该能看到这封信。
   
    几天前,一个朋友找到我,对我说,一个娱乐厅的经营者一定要见我,要与我谈在拆迁中遇到的痛苦。昨日我见到这个经营者,她和一样,也是一个基督徒,我们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她说,她见到了我们那封给人大的信,她认为我们说出了老百姓的心里话。她对我谈了在拆迁中她遇到的不公,她希望我们也能帮助她,将一封信转给北京市汪光焘副市长。
   
    她说她借了很多的钱投在娱乐厅中,拆迁不给她任何补偿,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活下去。她说她非常痛苦,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她就要点火,将自己和娱乐厅一起化为灰烬,为此她已经买好了汽油。听到这里,我很难受,我对她说,我们是基督徒,一切放在主内,主必保守,我们一起为这件事祷告,千万不要做连不信主的都不做的事情。
   
    我说,我和您一样,也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更准确的说,我还不如您,您是一个娱乐厅的经营者,可以说是一个"中产阶级",而我可以说是一个"无产阶级",是一个在生存问题上还处于困境的老百姓。我也没有能力直接把信转给汪光焘副市长。如果帮助的话,也只能是按照我们上次的方法,通过电子邮件发给朋友们和主内弟兄姊妹们。她非常同意,故我现在还得求各位朋友,帮助把这封信发在网络上,使我们的汪光焘副市长能看到这封信。
   
    我还望大家给予帮助,多谢!
    徐永海
    2001年4月11日星期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