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徐永海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徐永海

   
   
   2001年7月23日
   
    我是一个基督徒,同时我还和王丹等民运人士有来往,为此因宗教和政治的原因,从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被劳动教养两年。在这两年中,我一直被关在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局看守所里,虽说是劳动教养,可是并没有被送到劳动教养农场去。
   
    1995年5月25日上午十点,在我上班时,几个便衣警察将我带到西城区公安局丰盛派出所,26日下午六点又将我带西城区公安局看守所。他们没有直接把我监牢室去,而是把我带到一个办公室里。一个警察他自称是处长,这个人对我说:“你老实点,对你,我们该揣揣,该趟趟,该连连。”当时我没有听懂,但我知道这是威胁人的话。我对这个处长说:“我没有犯罪,我被抓到这里,是你们在犯罪,你们所做的一切,历史会记住的。”
   
    以后我才懂了什么叫“该揣揣,该趟趟,该连连。”从生活中,从电影中,我们看到警察抓人时,用手铐把人拷上。这种手铐有一个特殊的设计,手铐一磕在手腕上就拷上了。在看守所里,不是这种手铐,这里用的是一种被称为“揣”的手铐。这种“揣”是两个铁环,中间用一把家庭用的铁锁锁在一起。普通手铐的两个环之间有铁链连着,而“揣”不是,没有链,只是一把铁锁。这样把两只手锁在一起,吃饭、刷牙、洗脸都很困难。在看守所里,一些重犯是长期带着“揣”的。这叫“揣”。
   
    在看守所里,也有脚镣,脚镣是由两个铁环和一个铁链组成,和电影里的一样,它也是用家庭用的铁锁锁上。脚镣在脚腕子上,时间不长就会把脚腕上的皮肤硌破,所以带脚镣的人,都用布和棉花做两个套垫在脚腕子和脚镣之间,这样脚腕的皮肤就不会咯破了,只是很麻烦,在监室里因为老坐着,就摘掉这个套,出去时再带上。这里一些重犯,也是长期带着脚镣的。这叫“趟”。
   
    把“揣”和“脚镣”连在一起,就叫“连”。由于手和脚是锁在一起的,这时人不能直腰,一天到晚总是猫着腰。手摸不到脸,吃饭、洗脸、刷牙、大小便都需要别人帮助。要是那里痒痒,也不能自己挠,需要别人给他挠。“连”是很痛苦的,一般用在重犯,而且时间不长,一般一、两个星期。
   
    在这两年中,我都没有享受到这些待遇,只是在1996年2月29日,我起诉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开庭时,我被带过手铐。没有享受到这些待遇,却享受到另一种待遇,在这两年中,我一直被关在一间被称为“小号”的牢房内,这个“小号”是一个特殊的监室,它有六平方米,它的墙和门垫着海绵是软的。这里没有暖气,冬天很冷,包着海绵铁门总是的关着的,夏天很热。这间“小号”是专为关重犯设计的。
   
    在1995年8月、9月的时候,也就是我被关进来没有几个月时候,一个被叫高飞的犯人,也被关进了这个小号,这个犯人就是被“连”着带进这个“小号”的。他的“揣”和“趟”被锁在了一起,不能直腰,他的各种生活,都是我们照顾,吃饭、洗脸、大小便等等。他的真名叫“张振东,因为抢劫伤害罪被判无期,被关在中国最严的监狱——新疆建设兵团第一监狱,那里的管理是最严的,三层围墙,每个房间里都有监视器,但是他跑了出来,为此自己改名叫高飞。在外边一年,他杀死三个人,重伤一个人。
   
    这个高飞被“连”了一个星期,以后“揣”和“趟”被分开了,但他一直带着手铐和脚镣,因为他是重犯,光知道的就杀了这么多人,可能还有不知道的。在这个小号,他住了有一个多月,离开这个“小号”后被送多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据说没有多长时间就被枪毙了。
   
    他是杀人犯,是面临死刑的人,我没有感到害怕,他和我关系还不错,我照顾他,同时也给他讲上帝、天堂事情。他对我说,他是杀过几个人,可是这几个人都是有钱的流氓,不知上帝能不能原谅他。我说只要你认罪悔改,就能进天堂。他说他愿意信上帝,让我为他祷 告,我为他祷告了,只是不知道他内心深处到底信没信,愿我们的主怜悯他。
   
    徐永海
   
    2001年7月23日星期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