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
·为了新天新地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能使我们内心中充满爱充满光明——2016-1-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月
·真的接受耶稣主的恩膏就会使我们行公义——2016-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众弟兄姊妹与民运老人张文和一同过春节
·众弟兄姊妹与民运老人张文和一同过春节
·真的信耶稣就会不犯罪而会行公义好怜悯——2016-2-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2-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3月
·因要开两会我这个基督徒良心犯又开始被软禁
·几位访民给被关看守所的葛志慧送了钱
·民主墙老战士朱锐大姐今天的痛苦经历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因两会我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来聚会学圣经
·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我们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3-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两会召开我遭软禁为此我致信两会
·两会遭软禁者就2016脑计划致信国家领导人
·为两会期间遭受苦难的本教会肢体祈祷
·2016两会期间本教会众肢体遭软禁遭遣送
·被上岗的维权人杨秋雨急送病危妻子到医院
·请大家支持参与我的脑科学研究
·我们必须要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并走十字架道路——2016-3-18圣爱团契圣经学
·维权人倪玉兰正在被强行撵出租赁房
·北京著名维权人士倪玉兰又开始露宿街头
·我们必须舍己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3-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4月
·耶稣就是真理我们要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王金玲因14年10月刑拘要求国家赔偿
·耶稣就是那独一的上帝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8圣爱团契圣经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被抓9个月的胡石根长老让人揪心
·多次坐牢的倪玉兰大姐的身体实在让我们揪心
·生存、生活艰难的张文和(老)弟兄实在让人揪心
·不要单单听道更要行道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15圣爱团契圣经学
·真信耶稣就会真的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去爱人——2016-4-22圣爱团契圣经学
·七名前中国政治犯关于吴弘达之死的声明
·不要停在口头上而要坚定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29圣爱团契圣经
5月
·不要只想着求好处更要立志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5-6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们必须要坚韧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5-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天上基业在十字架道路上甘愿经历百般试炼——2016-5-20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天国的降临我们要以耶稣为榜样甘做活石——2016-5-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6月
·2016年所谓的六四敏感期一到我又遭软禁了
·耶稣曾代替我们降阴间我们理应以感恩的心效法他——2016-6-3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必有末日审判为此我们要紧跟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6-17圣爱团契圣经学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我出家门而被软禁
·为了天堂里的奖赏我们要坚定地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6-24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狱中的基督徒胡石根徐彩虹祈祷(2016-2)
·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
7月
·耶稣是道成肉身我们要效法他与他一起走十字架道路——2016-7-1圣爱团契圣经
·哀悼六四遭开除的大学老师北大人王建军
·今天2016年7月5日我被警察软禁在家
·今日我们教会《圣经》学习警察前来监视
·耶稣就是独一的主宰我们必须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7-8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新天新地我们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7-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耶稣就是生命之道我们要一生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7-22圣爱团契圣经
·作为基督徒实在不应当反对科学,因为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作为基督徒实在没有必要反对进化论,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来认识,耶稣一定就是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二千多年前先贤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论述了这
·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
·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我们必须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7-29圣爱团契圣经
8月
·709案今日在天津开庭我去了天津
·因709案审理涉及了宗教徐永海长老有话说
·我们是上帝儿女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8-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709案而遭软禁者徐永海的担忧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上帝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8-12圣爱团契圣
·我们现遭软禁如因G20峰会将会超记录
·离G20峰会还有2周我就已遭软禁半个月
·接受耶稣具有耶稣的生命就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G20峰会已遭软禁18天的徐永海求助您
·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因G20峰会徐永海已遭软禁20天——为此我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8月份31天我徐永海就遭软禁26天——我进行脑科学研究真的使某些人如此不安
9月
·G20峰会遭软禁者致信与会各国领导人
·在十字架道路上主内肢体之间要彼此相爱——2016-9-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G20前宁惠荣被截访回新疆关进派出所
·邀请您参与我们的科学与信仰的研讨
·耶稣是独一主宰我们要单单跟着他走十字架道路——2016-9-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朱桂芹一个曾几次坐牢访民近日出狱
·北京上访维权人王玲已失踪近一月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关押半个月望关注
·圣爱团契部分肢体郊游北京西山(2016-9-20)
·不要只听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
·不要只信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9月2日被截访回新疆的宁惠荣祈祷
10月
·不要只讲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001年6月24日
   尊敬的何鲁丽副委员长:

   
   您好!
   
   我叫徐永海,曾是您的一个学生,1982年我在北京医学院(既现在北京大学医学部)上大学三年级,那一年学习科目中有儿科学,那时您是我们的儿科学老师。现在给您写这封信,只为我们老百姓的住房的问题。
   
   几十年来,我们的工资中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国家和单位直接用这些金额修建住房,然后再分配给职工。可是在分配过程中存在着极大的不公,一些人住房很多,一些人很少,甚至没有,没有住房的自然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这种福利住房制度使我们老百姓十分痛苦,很多老百姓是一家老少三代几口人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而政府部门的官员、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他们则分到两套、三套、以至更多的住房。
   
   1998年7月国务院作出了“住房货币化”的决定,也就是取消福利住房制度,对那些没有分配过住房的职工给予货币补偿(购房资金)。可是在我们北京市,老百姓既没有了福利分房,也没有得到货币补偿;而一些有权有势的部门却在继续分房,并且还通过“集团”购买方式占有了大量商品房。
   
   《中国青年报》5月17日刊登“新闻观察”说:“天津在1999年7月就执行住房货币化,而部分地区房补运作迟缓,根本原因是未把群众的冷暖挂在心上。”其实发放了房补,就北京来说,这点房补也解决不了多大问题,在外地能购买一套住房的钱在北京可能还买不了一个几平方米的厕所。
   在发放房补上北京市走在全国的后面,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发放房补;但是在拆迁上北京市倒是走在全国的前面,北京市现在可以说是处处在拆迁。现在拆迁,不再根据人口,而是根据你原有的住房。由于老百姓以前没有分到过住房,或者分到的很少,在拆迁时,老百姓只能得到很少的补偿款,这点补偿款在很远的郊区买房都不够。由于老百姓还没有得到房补,一生全部工资加起来又没有多少钱,在拆迁时老百姓不得不向银行贷款来买房。而老百姓收入不多,银行贷款也不会很多。在住房上,现在我们老百姓真是凄惨,没有了分房的希望,又买不起住房。
   
   个人买房必定是精打细算,而集团购房可能就要大手大脚,如果还有“回扣”在里面,必定是价越高越好。由于存在“集团”购买,北京的房价走在世界的前头,每平方米高达到万元上下,而外地中等城市市中心的住房也只有千元左右。
   
   北京也有一些经济适用房,据说还有政府补贴在里面,或者说政府给了很多优惠政策,但是经济适用房的价格也在每平方米3000元上下,一套住房也在20万元以上,普通老百姓根本买不起,买得起的都是有钱人。以我为例,84年工作,到现在工作了17年,17年工资全加起来可能还不到10万元,因为在80年代工资才几十元。所以说,政府的补贴,政府的优惠政策都给了有钱人,普通老百姓并没有得到。
   
   在拆迁时,根据规定老百姓可以回迁,也就是说房子拆了盖好新楼房,你可以搬回来。回迁的楼房,政府有很多优惠政策,价格远远小于商品房,可是仍需要一大笔钱,两居室要在20万以上,普通老百姓没有这笔钱。在回迁的楼房没有盖好之前,你要自己找地方住,普通老百姓在别的地方不可能还有住房。因此回迁的只能是有钱人,普通老百姓不可能回迁,政府的优惠政策只能是有钱人来享受。
   
   我们老百姓一家三世同堂、四世同屋,我们毕竟还算有地方住,可是面对拆迁,我们将失去这个栖身之地。在拆迁时,因为给我们补偿款远远不够买房的,我们需要去贷款、去借钱来高价购买开发商在很远的郊区卖不出去的楼房。在我们搬走后开发商在那里盖上了新楼房,开发商以每平方米近万元的价格买给有钱人。现在是开发商给老百姓的补偿款越来越少,卖给老百姓的房子越来越贵,通过拆迁,开发商发了大财。
   
   以我的朋友王志新为例,一家四口住在两间平房里,加上自己盖的小房子,一家人也算能活下来。现在面临拆迁,按照有关文件,他们只能得到十几万元的补偿款,这点钱即使在郊区也买不了一个一居室。王志新夫妻俩为国家工作了一生,现在五十多岁下岗在家,一个月一家四口的收入也就只有几百元,不会有多少节余。他们假如向银行贷款十几万元在边远的郊区购买住房,将来还不上银行贷款怎么办,是否要流落街头?离市区太远,儿女如何工作?这些现实问题使我们老百姓面临困境。
   
   大片大片的四合院拆了,胡同拆了,老北京的特色没了,老北京的旧城风貌没了,这一切都说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可是改善老百姓住房困难,完全可以通过及时发放房补来解决,没有必要把老北京拆了。现在是大范围拆迁,大量老百姓买房,开发商就高抬房价,使本来就高得“离谱”的房价更加“离谱”。目前的拆迁,最大的收益者,是开发商,而不是老百姓,更不是老北京城。
   
   面对老百姓的住房困难,我想到了我自己的住房困难。我是个40多岁的医生,1999年以前我一直和父母住在一间九平方米的小屋里。1999年自己花5000多元钱翻修了我妹妹居住的房间,有十几平方米,变成两间,现在我妹妹住在里间,我住在外间。我的工资一千多元,而租个一居室也要一千多元,用工资租房根本不可能。
   
   面对自己和我们老百姓的住房困难,2001年2月20日,由我牵头,我和一些朋友共同给全国人大和北京市人大写了一封信。2月25日下午3点到26日下午5点,我被警察传唤到派出所,并被关在地下室里26小时。警察一直没有告诉我传唤的理由,也没有问我什么问题。这发生在我给人大写信之后,现在我只能认为是因为写信这件事。
   
   我认为就住房问题给人大写信是非常正确的,警察这样对待我们是非常错误的,故写信给您反映这个情况,同时希望您能在住房问题上为我们北京老百姓说些话。我们建议:1、取消“集团”购买,使北京的房价恢复到正常的水平。2、尽快发放房补(购房资金),并按照北京实际房价发放房补,使住房困难的老百姓能依靠房补改善住房困难。3、在拆迁中应把普通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应把保护老北京旧城风貌放在首位,不要把有钱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不要把开发商的利益放在首位。
   
   此致
   敬礼
    徐永海
    2001年6月24日
   徐永海
   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精神科医生
   住址: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邮编:100032
   电话:66032530
   BP:127812932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同情与支持者签名:王志新、钱玉民、沙裕光、杨靖、马强、高玉祥、刘凤钢、何德普、周国强、金艳明
   望大家继续给予签名,以使我在以书面形式寄给人大时,能被有关领导看到。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