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是谁让美国看上去很美?

   
   
   
   上次到美国的时候,一位美籍华人朋友就悄悄对我说,老杨啊,你赞扬美国的博文太多了,有些我看了都觉得过分了,人家美国人也不这样啊。再说,现在美国人都不批评中国了,可你……

   
   
   
   我打断他反问道,那美国人在干啥呢?他回答我说,美国人都在批评美国啊,哪里有像你那样尽表扬美国的啊。我立即接住话茬道,是啊,美国人都在批评自己的国家,可我不是美国人,我也有自己的国家啊……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超级乐观派,我对中国充满了希望。而且我认为中国在进步——至少中国的民众在进步。我请读者回答一个问题:三十、二十,或者十年前,对我们国家的批评主要来自哪里?
   
   
   
   毫无疑问是来自国外,很多对中国弊端的报道都是“出口转内销”,外国的报刊媒体“揭露”了一个中国的事件,我们官方的媒体再来辟谣,最后一般都会加上“反华势力造谣”。当然,政府也在暗中关注那些事件,有时还做了改进。
   
   
   
   那么,请大家再回答一个问题:今天,对中国各种毛病的揭露主要来自哪里?答案也很简单:我们自己,中国人——这就是进步,这就是值得我们自豪的。只有我们看到了自己的毛病,并不讳言说出来,才能改正,才能进步。
   
   
   
   在《我为什么不批评美国》一文中讲过,从十几年前踏上美国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是怀着“亡美之心”不死的心态,想找到美国的“致命弱点”,然后用我的笔狠狠揭露它讽刺它批评它甚至弄死它,可是当我发现美国人对自己的国家和政权几乎口诛笔伐、群起而攻之,以致到现在为止,全世界所有攻击美国的那些“毛病”,几乎都是美国人自己最先挑出来的时候,我的失落是可想而知的。
   
   
   
   我被事实和知识启蒙的时间很晚,快到四十岁才悟出了一些简单的道理。原来,是美国的“批评者”让美国不但进步,变得越来越美丽。那些批评者也是美国真正的爱国者——这批名留青史的爱国者中只有极少数杀敌为国的战争英雄,却大多是那些冒着被主流社会歧视,甚至生命危险迫使政府回到美国的价值观,在艰难时刻呼吁民众坚守美国理想的政治家、知识分子、维权人士和普通的民众……
   
   
   
   这就是我今天想和网友谈一下的问题。“批评”两字很容易理解,做起来也不难,但如何批评?或者说,当你批评他人、批评政府、批评一个国家的时候,你是用什么标准?如果没有标准,我又如何知道你是善意的批评,还是恶毒的攻击?
   
   
   

美国人判断、批评政府和国家的标准是共同的价值观

   
   
   
   如果你曾经在美国生活过,有机会近距离观察美国,这个国家大多时候和很多地方看上去并不那么“美”,可地球上各个地方渴求解放自己的人却把美国当成了灯塔。其实,世界上那些向往美国的人很少愚蠢到要把自己的国家全盘美国化的,也不可能做到。他们崇尚的是美国人拥抱的价值观,以及更重要的是,美国人那种把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当成目标和手段的美国精神。
   
   
   
   当今世界上有些国家在以自己国家的文化传统以及各种“特色”拒绝普适价值的时候,他们显然有意或者无意地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当年美国的先驱们要求按照建国的价值观念解放黑奴的时候,受到的阻力正是来自于美国的“爱国”精英和利益集团,而他们的理由竟然是:黑奴制是与美利坚合众国与生俱来的一部分,是美国特色的传统文化,废除黑奴制就是全盘否定了美国传统的文化,否认美国的特色,也就是背叛了美国!
   
   
   
   这件事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注脚:什么是一个国家优秀传统和优秀文化?拿美国来说,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黑奴制”?还是建国先驱们在《独立宣言》和《宪法》里确立的那些并没有完全实现的价值理念?美国的例子让我们至少认识到: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精华与糟粕,不同的是,我们选择什么!
   
   
   
   美国的进步,就是在自我选择中实现的,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次与抉择有关的危机。除了长期保持黑奴制度造成的危机之外,我粗略统计了一下,类似经济危机、战争、政府丑闻和信任危机、侵犯人权、大规模民权运动、引起国家上下不安的大案要案、民众抗暴、个体和族群维权等有记录的严重事件总共有50多起,这些危机都是实实在在的物质和现实危机,然而,当我们检视美国的政治家和知识分子等社会精英是如何带领国家和民众走出这一场场危机的时候,我们会惊讶的发现,美国人用来共度时艰的最有效武器竟然是那些“虚幻”的被一些国家曾经攻击为“虚伪”的自由、民主、公平、宽容、正义等价值观念。
   
   
   
   我们原本以为美国不搞“宣传”,不搞“精神胜利法”的,可哪里知道,他们不但搞,而且每一次都全民大张旗鼓,每一次都能够成功。原本唯利是图的美国人每次遇到现实的危机的时候,总是愿意最先从精神层面入手,把所有的危机都看成精神的危机。
   
   
   
   让我们拿美国最近一次危机说事,也就是布什当政八年后的美国,那是一个典型的为了安全牺牲了自由、为了效率牺牲了民主的时代,国际上搞单边主义得罪了大半个地球,不受控制的资本家的贪婪又招来了世界性的经济危机……要解决这些接踵而至的危机当然不那么容易,需要很多措施,收效也许得等到很久以后才能够看到,但美国人却在2008年率先从精神层面走出了危机——他们在一场向全世界表演似的总统选举中,象我们中国文革中高举毛泽东语录一样,高举起普适价值观念,向世界展示了自由、公平、宽容、信仰的精神力量,把一个黑人推上总统的宝座,也同时把美国留在了人类正确的轨道上……
   
   
   
   正是这些看上去大而虚的词句在短短的时间内重新凝聚了美国人的心,把这之前大多数民众认为已经脱离正途的国家拉回到轨道上。当美国人经过了一场狂欢,任何实际的行动都没有付诸实施的情况下,我们目瞪口呆地看到美国人几乎在一夜之间重拾对国家和政府的信心。——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哪一个民族比美国人更相信信仰和信念的力量?
   
   
   
   我们也知道,美国建国后的多少年里,不要说在国外,就是在国内,以政府和利益集团为首,也从来没有不折不扣地实施美国价值观。更重要的是,在很多情况下,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美国眼前的国家利益和价值观总是或多或少有所冲突的。美国政府和民众为了效率牺牲民主、为了利益不顾价值观、为了安全牺牲自由、为了自己而牺牲他国的事情不在少数。正因为这样,我们才看到,一部美国进步的历史,也就是美国爱国者不停地与政府和利益集团作斗争,利用开放的媒体和言论自由的各种平台,一次又一次地把国家拉回到符合价值观的轨道上来的历史。
   
   
   
   随着科技的进步,资讯的发达和全世界范围内民智的开启,美国人也逐渐认识到,坚守美国的价值观符合美国的长远的国家利益。希特勒德国没有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苏联阵营不能打败西方,不是因为他们的国家缺少飞机大炮,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强大,而是他们拥抱了错误的价值观,站在人类历史错误的一边。一个得到世界认同,不会被世界正义力量联合起来灭掉的大国是要靠经过检验的普适价值观来支撑的。
   
   
   

“这是你们的国庆,不是我的!”

   
   
   
   1852年7月4日是美国的国庆节,这一天,一位叫Frederick Douglass 的美国人在一次妇女反奴隶制协会的演讲中高喊:这是你们的国庆节,不是我的!
   
   
   
   他的喊声震惊了美国人,一直以来,不仅仅是少数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白人认为7月4日是所有美国人的国庆日,连没有选举权的妇女和为奴隶的黑人也把这个国家当成了自己的。
   
   
   
   这就是美国,虽然它的合法性是建立在民众对政权的认同之上的,但在二百多年的历史里,这个国家绝大多数的民众却被剥夺了投票权(废奴后直到1920年,美国妇女才获得普选权);这就是美国,在建国的时候就确立了今天我们称为普适价值的理念,但直到今天很多理念还是有待实现的“理想”——而正是这些理想和追求理想的美国人,让美国变得如此美丽!
   
   
   
   这就是美国,它不仅仅是因为地域、民族和宗教而成其为国家,更是出于对共同价值观的自觉承诺连为一体的。人权等普适价值观念并不是美国人发明的,美国反而更像是这些观念“发明”出来的国家。
   
   
   
   在美国,爱国主义不但表现在对这块土地和上面生活的人的认同,更重要的是对这个国家秉持的价值观的认同。美国历史上那些所有和政府对抗的人,几乎都是拿这个国家的人民和政府都承诺要遵守的共同价值观为武器,最后的胜利也往往属于他们。而当他们胜利的时候,又是国家进步和人民取得胜利的时候。
   
   
   
   “这是你们的国庆,不是我的!”——单单这一句话,在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的时间里,在现在地球上为数不多的国家里(例如北朝鲜),足足可以让喊叫者成为“叛国者”,可在当时的美国,以及在当今地球上绝大多数国家里,喊出这句话的人,却很可能是“爱国者”。
   
   
   
   人类进入现代文明后,国家的内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人们不再把皇帝、独裁者和执政者当成“国家”来爱,人们热爱的也不单单是他们生活的这块土地,更让他们张开双臂拥抱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认同和珍惜的价值观念。这些价值观念被文明时代的国家放在《宪法》里。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在前进的道路上都不会一帆风顺,风风雨雨免不了的,问题在于,只有那些被共同价值理念凝聚在一起的国民,才会与国家、政府风雨同舟,共度时艰……
   
   
   
   杨恒均 2009-8-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