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杨恒均之[百日谈]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奥巴马是种族主义分子?

   
   
   
   奥巴马惹祸了!美国哈佛大学的黑人教授盖茨回家时发现门受损打不开,于是在出租车司机协助下破门而入,被邻居报案,白人警察克劳利赶到后和黑人教授发生争执,最后铐走了黑人教授,虽然很快释放了,但被黑人教授盖茨控告种族歧视。

   
   
   
   奥巴马听到后很激动,当场对种族歧视发表了一番言论,指责这位白人警察“愚蠢”,我当时虽然没有了解多少情况,但已经感到奥巴马太过轻率了。后来情况果然如我所料,不但那个白人警察,连那个地区的警察协会都要求奥巴马道歉,奥巴马也很快出来道歉了,表示自己说警察有点“愚蠢”,暗示人家是种族主义分子过于武断。最新消息又显示,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奥巴马已经邀请哈佛黑人教授和白人警察到白宫吃饭,算是各打五十大板后,又赏给双方一顿最高规格的招待。
   
   
   
   作为一名曾经生活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少数民族”,也是被白人多少年歧视的黄色人,我不能否认,相当一部分白人在心里还看不起有色人种,特别是经济条件相对差点的黑人,经常受到歧视。这种情况有多严重呢?这样说,严重到稍微敏感一点的有色人种几乎都得了“反向种族歧视”,包括我自己。所谓“反向种族歧视”,就是我们这些有色人种,在和白人交往过程中,常常指责他们种族歧视,或者甚至预先假定某个白人就是种族歧视分子。
   
   
   
   有时要界定什么是种族歧视,实在不那么容易。特别是从人家的态度、言语和表情上。说实话,在海外十几年,我至少有十几次很明显地感觉到别人在态度上对我“种族歧视”了,但我却无能为力,为什么?因为,人家可以不喜欢我,可能因为我的行为和言语,也可能是因为我的皮肤的颜色和种族,我无法证明。
   
   
   
   我认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进步,主要在法律上的进步,在法律上消除了种族歧视。至于人家的心理和态度上,特别是某个具体人的,那不是可以靠一个国家的法律和规章来做到的。例如,你不能下一个法律,要求白人不能在思想上歧视黑人,不许他们不喜欢黄色人种。那是比种族歧视更加邪恶的思想独裁!
   
   
   
   哈佛大学黑人教授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所以,他首先应该搞清楚,这位白人警察在得到邻居报案后赶到他的家,要求他出示身份证(即驾驶证)是否违反了法律,是否属于种族歧视。
   
   
   
   根据现有的资料,显然没有。黑人教授盖茨一开始没有找到驾驶证,出示了哈佛大学的工作证,并以很重的语气说“你知道我是谁”这种话。大家可能知道,在美国,所谓工作证(除非警察等特殊证件)并不能作为身份证明,特别是住房证明。这位哈佛的教授以为哈佛很牛逼,就拿来压警察,明显有身份歧视,实在可笑,人家警察连总统都不怕,你哈佛大学教授,有什么理由不配合?
   
   
   
   后来这位黑人教授找到了身份证,递给了警察,可由于高声吵嚷,还是被警察戴上手铐带回警察局。看到这里也许有人说了,这就是警察不对,你既然知道人家是哈佛教授,也住在这里,为什么还要铐上人家?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当时那个黑人教授是不是高声吵闹,阻碍警察执法和影响社会治安了。如果警察认为他有,绝对有权力铐上他,不管你是黑人还是白人,不管你是教授还是盲流——如果他的判断有误,那是警察应该调查并听证的。至于这之间有没有歧视,我还是认为,只能从是否有法律歧视来判断。
   
   
   
   也许住在美国的朋友会说,如果那位白人警察看到当时破门而入的是一位白人,会不会就温和一些,或者“手不放在枪上”?我说,也许会,但这不是用种族歧视可以一言以蔽之的,更多的是警察基于自己的经验的判断和职业要求。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我们都知道,如果按照人口数量比例,黑人入屋偷窃和抢劫的比例远远高于白人和黄人。警察在这个时候可以辩解说自己不是想到种族和种族歧视,而是职业的第一反应。
   
   
   
   当然,我这里作出的判断只是根据现有的资料,至于那位白人警察在和黑人教授单独面对面时是否突然小声说出了一句“黑鬼”之类的种族歧视语言,我就不得而知了。
   
   
   
   可我知道的是,奥巴马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统,把法律歧视和心理歧视完全混在一起,很有点“诛心”的意味,他甚至说出了这样的话:如果我忘记带白宫的锁匙,闯进去也会被拦住。
   
   
   
   这话实在幼稚,如果你忘记带白宫的“锁匙”,或者没有总统车队的特殊信号,你要闯进白宫,当然不应该让你进去,警卫难道都要记住你奥巴马脸上的每一个特征?难道要让他们如何辨认是否整容的假奥巴马?进入白宫绝对不是凭借相貌的,这是普通的安保常识。
   
   
   
   奥巴马想说的是,一个黑人没有锁匙,是不会被放进白宫的,而这位老兄恰恰忘记了,正是白人占绝对多数的美国,他奥巴马刚刚赢得大选,成为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白宫的主人,美国的总统。
   
   
   
   在美国的历史上,黑人和白人无数次地走上街头,群情激奋,推倒了一个又一个的歧视法律,推出了一个又一个平等的法律,推动了社会一步又一步的进步。可是我们大家不要忘记了,他们对付的是有歧视的法律啊,不是所谓“人家如何看不起你”。
   
   
   
   要想人家看得起自己,在争取到了宪法上的平等,消除了所有法律上的不平等之外,还一定要加上自己的努力,如果你这个族群的犯罪率远远高于其他的族群,你能够让警察真正做到“一视同仁”?那人家即便不想保卫社区安全,也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吧?
   
   
   
   说到这里,我就想到我们海外的华人华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前人们已经为我们争取到了宪法和法律的平等,消除了种种让我们成为二等公民的种族歧视的法律,至于其他的,不能光靠白人来做,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努力,不但要赚钱,也要融入人家的社会,拥抱所在国家的价值观(除非你是中国人,或者还想回中国生活),要积极参政,发表自己的意见,珍惜在那里当一名公民的权利。
   
   
   
   就这些,不罗嗦了,总之,奥巴马是个大傻帽,所以,他得请两个吵架的人吃饭,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种宴请,好像得他自己出钱搞定。
   
   
   

中俄军事演习,我能说什么?

   
   
   
   最近有好几位网友写信给我,说他们理解我的处境。由于风声太紧,“城管”太严,我这个“小贩”最近摆摊不易,所以我夏眠了,但他们又说,你老本行不是搞国际关系的?那就写一些国际关系评论嘛。
   
   
   
   我想也是的,于是就开了这个栏目,谈谈没有啥风险的老本行。不过,评论啥好呢?一位网友给我列出了提纲:中俄军演啊,北朝鲜啊……
   
   
   
   你就别提中俄军演了,一提我就来气,评论个球!如果说中俄军演是为了提高我们的战斗力,偷学一些武艺,我无话可说,可是,狡猾的俄罗斯都用的什么军队和武器装备胡弄我们?你还看不出来吗?
   
   
   
   于是有人说了,你丫的还国际问题专家,我们中俄军演更注重的是政治意义、国际关系和经济意义……
   
   
   
   是吗?你给我呆一边去!历史上欺负中国最深的是日本和俄国,而且,不管从哪一个层面研判,未来和中国有直接利益冲突的,仍然是俄国和日本,可现在你却要和俄罗斯军演。你要对付谁?美国?请问,历史上的美国,在什么时候不是所有列强中伤害中国最少最轻的一个?
   
   
   
   经济利益?请问,目前中俄的经济来往有中美经济来往的十分之一吗?远远没有吧?
   
   
   
   我告诉你,以上都不是我不想评论中俄军演的理由,我的理由——以及让我说出脏话的理由只有一个:此时此刻,在美国的几百万华人华侨生活得很和谐,而数量少得多的俄罗斯华人却屡次受到俄国人的欺负和凌辱,虽然我也知道我们的华人可能也有一定责任,可是,最主要的责任确实在俄罗斯那一边。就在军演的前一天,俄罗斯还在折腾俄罗斯华侨!
   
   
   
   这样的政府,我们没有抗议,却在和他们热火朝天地联合军演,请问,你们准备打谁?
   
   
   
   你给我说国际关系,你真以为你懂?在以人为本的国家,所谓国际关系,其实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的放大,忘记了人,还扯球什么国际关系?
   
   
   

说起北朝鲜,还是那一个字:人!

   
   
   
   冷静点,冷静点,老杨,怎么说起国际关系,你也像说起国内关系一样,整个儿一个老愤青?我说,我冷静得下来吗?中俄军演我不想评论,于是又有人要我评论北朝鲜导弹危机。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北朝鲜?那可是美国人在东北亚最好的盟友啊,你想,如果没有北朝鲜,美国佬能有什么理由保持自己在南韩和日本的驻军?二战都是上个世纪的事了,还占领军?
   
   
   
   还有中国那些所谓的国际问题专家学者,啊啊,北朝鲜是我们的最后的屏障,为了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我们一定要维持北朝鲜不死不活……
   
   
   
   还有南韩,暗中嘀咕道,北朝鲜如果拥有了核子武器,又不用来对付我们,一旦我们统一了,统一的韩国不就是核子大国?……日本人也来劲了,哎呀,真是皇天有眼,帮助我们复兴军国主义的竟然是北朝鲜的金正日,一旦北朝鲜拥有了核子武器,我们日本不就可以废除和平宪法,到时,不就可以发展核子武器,武装海军,让那些狂妄的叫嚣“中日必有一战”的东亚病夫知道谁才是睡着了的狮子……
   
   
   
   各种奇谈怪论举不胜举,你问我的观点?我刚刚从欧洲回来,从奥斯维辛,从二战战场回来。北朝鲜我就不说了,我先说一下欧洲,当希特勒走上了邪恶的道路,在屠杀本国人民,在一个一个有条不紊地毒死犹太人,在把极权和暴政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时候,美国人在重温光荣孤立主义的旧梦,英国人在玩绥靖政策,斯大林在和魔鬼调情与结盟,所有的欧洲国家都沉浸在娴熟的外交之中,喜不自禁……他们忘记了德国的独裁,还有被屠杀的波兰人、犹太人——结果是他们自己也遭到了轰炸和屠杀……
   
   
   
   至于北朝鲜,你问我的观点?我对国际关系不感兴趣,对你们娴熟的外交更是不屑一顾,我关心的只有一个——也是所有卷入的国家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关心的问题:北朝鲜民众!
   
   
   
   他们在独裁制度之下过得好吗?他们曾经被活活饿死了几百万,是不是真的?他们现在虽然没有言论自由,但他们一定有想法,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希望北朝鲜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寄托希望在这些大国和强国身上没有……
   
   
   
   也许,多少年后,北朝鲜民众的子孙后代会告诉我们,到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我们当今热衷的外交政策和国际关系,都忽视了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人!
   
   
   
   杨恒均 2009-7-27 (2009-7-26日聚会聊天记录,刘辉整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