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留学天堂澳洲,最近接二连三地亮起了红灯,根据澳大利亚政府公布的数据,从2001年起大约有2646名国际留学生被羁押,当中大多数来自中国,拘押是因为出勤率偏低,学业通不过。此前也有报道,中国留学生在澳洲死亡率奇高、犯罪率也偏高,《侨报网》最近引用澳洲官方统计,在澳中国留学生的自杀倾向为澳洲当地年轻人的四倍……
   
   这些报道实在让人忧心,澳洲留学不便宜,能够把孩子送到澳洲去留学的家庭绝大多数非富即贵,可那些忙着奔前程和赚钱的家长们是否知道他们的孩子在澳洲的境况?究竟是澳洲出了问题,还是我们的留学政策出了毛病,又或者正如最近纷纷扬扬传出的一种观点:这些到澳洲留学的中国孩子本身不怎么样,其中更不乏坏孩子?
   
   相对于其他国家,澳洲的留学移民政策比较宽松,只要有钱,学校入学的门槛比较低,签证也比较好拿,加上只要澳洲大学毕业,再搞点假材料和假动作,技术移民成功率也高,所以留学生的人数众多。由于很多学生的留学目的并非学习,出现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

   
   但也应该看到,这些留学生出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笼统指责他们是纨绔子弟,留学垃圾,是坏孩子,实在是有失公允。以我的观察,我想强调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价值观、世界观的冲突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姑且不说留学的孩子都是在高中、大学阶段出去的,就拿我自己来说,30多岁去到西方,仍然在学习和工作中感到了两种价值观的冲击。虽说由于全球化的影响,初来澳洲的中国孩子可以找到中国大陆能够得到的所有东西,唐人街甚至比中国大陆的街道还更加具有中国传统风味,可是,内心深处价值观的冲突却阻挡了他们真正融入主流社会。在热闹的留学生活背后,这些留学生内心的孤独和压抑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二、中澳教育制度的不同也是一个原因。很少家长会问这样的问题,在中国大陆的教育制度下培养的孩子突然被转到了西方的教育制度下,他们能够适应吗?例如,中国的教育是以老师和课本为中心,而澳洲的教育是以学生为中心。很多时候,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老师只是引导作用。这使得在中国受惯了填鸭式教育的学生一到澳洲突然“轻松下来”,老师不会强迫他们学习了,慢慢就真正松懈下来,结果考试的时候才发现该看的书没有看……
   
   三、中国新一代留学生和20年前的老一代留学生相比,更缺乏谦卑学习的态度。上一代中国留学生无论家境如何,内心深处都存有一份“谦卑”,这和我们国家落后人民贫穷有关,可也因祸得福,他们带着这份谦卑的心,不但更容易适应西方的环境,也有更强的求知欲望。如今,当我们国家崛起强大了,澳洲留学的孩子们也大多是富家子弟的时候,不但这种谦卑没有了,取而代之的甚至是“趾高气扬”,我不止一次听到刚出国的中学生和大学生对西方的教育制度大加贬损,对澳洲这也看不惯,那也不习惯,认为还是中国的好。这种批评的精神是很好的,但把这种心态带进学习中,就有问题了。你可是要花费一百多万人民币去学习的,没有谦卑和虚心的心,学什么?
   
   四,还有一个问题不能不面对,那就是留学的目的。以前老一辈留学生的目标很明确:学到知识,赚到钱,拿到文凭,或者回国,或者留下来。而现在留学澳洲的绝大多数学生目的也很明确:取得文凭,移民,拿到“身份”后再决定住在中国或者澳洲。在众多中国留澳学生中,相当大一部分并不是他们自己想来留学,而是父母家长要求他们来的,其动机无非是让孩子留学澳洲取得移民资格,也是整个家庭的一个退路,国内的环境也许会恶化,赚的钱也许不安全等等。大家想一下,这样被父母劝说出来留学的孩子,能够真正安心读书学知识吗?
   
   留学澳洲的中国学生不是坏孩子,留学制度也没有问题,澳洲社会和留学市场也相对健康。还是那句话 ,这 些 孩 子 们 需要 更 多 的 关心 ———澳洲学校关心的是钱,中国政府关心的是他们学到了什么,以及能够为祖国作出什么样的贡献,家长们关心的是孩子能否在澳洲拿到文凭和绿卡,于是,只要能够让孩子去留学,一切都OK了,各方都皆大欢喜了……
   
   其实,这样被弄到澳洲去留学的孩子们往往会在学业和感情上遭受困扰,如果我们社会和家长对此问题有认识,多沟通、理解和关心,问题也许不会那么严重。
   
   来源:《南方都市报》
   
   
   
   附:
   

澳大利亚隐瞒50多起留学生死亡案 34人死因不明


   
   
   
   据中广网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12时06分报道,澳大利亚原本是中国人心中的“留学天堂”,但最近《悉尼先驱晨报》披露,去年有50多起留学生死亡案例被澳大利亚当局隐瞒了。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由于澳大利亚的留学移民政策比较宽松,入学的门槛也比较低,因此即便是处在经济危机的当下,中国留学生在澳的人数还是超过了12万人,刷新了历史记录。
   
     但是面对着一年之内50多起留学生的死亡案例,很多中国家长产生了疑惑,澳大利亚还是“留学天堂”吗?究竟是澳大利亚出了问题,还是我们留学生自己出了问题?让低年龄的青少年出国留学是明智之举吗?中国之声采访了杨恒均博士:
   
     主持人:对于舆论监督很开放的澳大利亚来说,您觉得当局隐瞒这么多件留学生死亡案件可行吗?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杨恒均:隐瞒留学生死亡事件在媒体完全开放的国家是不可能。其实这个“隐瞒”可以说是政府不重视,但是更多的“隐瞒”是来自于各个利益团体。举例说,世界各地特别是亚洲留学生到澳洲,他们不光是把钱交给学校,他们的住房把租房(市场)带动了,吃东西把食品(市场)带动了,就是说很多澳洲的产业都被带动起来,这些人很欢迎留学生。包括媒体等产业也希望留学生去。
   
     所以,对于留学生死亡案例,大家都在无意识间或者有意地很微妙地隐瞒这些事情。
   
     主持人:据您的观察,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是我们留学生自己的问题还是留学政策出了问题呢?
   
     杨恒均:问题是综合性的,有很多方面。主要方面就是我们国内的家长对孩子关心不够,澳洲方面对孩子也关心也不够。孩子很小就去到价值观和文化完全不一样的地方,面临普通人没法想象的一种内心的影响。
   
     主持人:除了留学生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之外,您觉得还要在哪些方面加强注意?
   
     杨恒均:其实在宣传上、教育上,应该做好包括对留学生的家长以及留学生的工作,应该做一些适当的培训;而这种教育工作,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可以做一点事情的。
   
   
   
   节选自 中广台中国之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