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诗:俄罗斯的人们]
自立博客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的人们
   

   
   
   刘自立
   
   
   一
   
   
   人,结识人
   和陌生人一起
   世代走来,他们握手
   再分开,面朝东、西
   双头项背,连成一体
   鹰,鼓翼而凝固
   实体和实体战斗
   胜利,扩展着疆土
   瞬间永恒
   影子,高高在上
   1812和塞瓦斯托波尔
   一样神采奕奕
   被杀死的皮特
   被凯塞林取代
   小女人春风得意
   她飞过彼得堡
   被夫君羞辱的
   夜晚,触地而亡
   一切改变了
   因为,据说,保持永恒
   就要不断改变
   谁改变
   改变谁?
   人人采纳人人的
   意志,位格还是
   发生了问题
   人,无法避开人
   面对神
   人,集合于国家
   政权和野蛮
   人,放弃神格的加入
   因为她们没有钱
   没有土地
   没有面包
   人,不是人,是公民
   不是公民,是
   奴隶,不是奴隶
   是革命的工具
   不是工具
   是一片接着一片的尸体
   人,结识的是牺牲
   而路,通向死路
   死路和死亡
   是不是天堂?
   死亡,是不是避居之地?
   赋格曲赞扬
   大俄罗斯
   广阔无边
   小凯瑟林,对此
   不会回答
   哲人,不能保证
   人是人,还是神
   人神,就此得道?
   她们合天就地
   睡在母亲怀抱中
   安逸升天的地母
   眷顾人类?
   母亲有无家园
   抑或,俄罗斯本来
   就是战场
   不!革命者说——
   这一切
   都不真实
   真实的,就是杀死
   异端,建立地上的天国
   
   
   
   二
   
   
   托翁说,你要无知
   就是得救
   陀翁说
   你要父爱
   就要保皇
   索尔翁说
   你要受苦
   才能得救
   于是,赫尔岑和别林斯基
   可以献媚于皇,于革命,于“革命
   地下室”,他们鼓噪而无结果
   抑或只能生长毒瘤
   谙哑服从真理
   语言,被扼杀于
   千万字迹
   留下了真空
   他们赞美一无所有
   说,天上,一切皆备
   地上,伟大而渺小
   “贫穷而富有”
   绝望,在《悲怆》中
   只能听到悲怆
   于是,精神的皇袍
   加入了太多的
   第三,第四罗马之梦幻
   他们望空而行
   一切付之东流
   他们望西而行
   一切,付之西流
   形制和政体
   是他们厌恶之所在
   房子,在无结构时
   就被解构
   一个宛如0的意象
   被小心呵护
   他们呵护的
   就是0
   他们期待猪猡
   跑到泥沼里
   抑或像涅洽耶夫
   一样,与猪同行
   滚动于大泥塘
   以建造俄罗斯“动物园”
   于是,在极端美丽的
   吉皮乌斯的诗歌里
   价值和人员
   双向湮灭
   他们回过头
   望着太多的美
   和太多的丑
   哪怕托翁
   为此献出一切
   
   
   
   三
   
   
   
   从耶路撒冷
   从雅典
   那个分开的世界诞生以后
   他们就无法确立他们的
   中心,和对于中心的解读
   他们说,俄罗斯
   就是中心,就是
   弥赛亚,就是大救星
   他们解放的道路
   是在心里搭建的
   在索洛维耶夫、别尔嘉耶夫和
   “路标派”流亡巴黎的日子
   建立,解构和不能
   落实和实现
   结果,他们涌向十月
   他们对于十月深恶痛绝
   因为,列宁造就了一切
   可以造就的毁灭
   因为俄罗斯失去了
   他们本来也不存在
   却可以根系皆无的大文化
   这是一个绝对的系统
   一个牵连东、西方精神的虚无
   他们在偌大的虚无中
   可以建造冬宫
   可以出产
   柴可夫斯基
   可以痛斥相对
   但是,现在
   他们美国化了
   索尔仁尼琴说,“他们”像杀死蟑螂一样
   杀死了印地安人
   于是,古拉格诞生了
   这里的人
   都不是蟑螂
   也都是蟑螂
   索尔还说——
   ……因为一棵美丽的树
   要窒息小树于邻
   才能生长
   因为,她太完美了
   
   
   
   四
   
   
   
   以俄为师,说明什么
   一是,要走向乌托邦
   二是,要拆毁人间的梦想
   三是,要诋毁布尔什维克
   也要诋毁任何建制
   除去他们伟大的父亲沙皇
   他们的沙皇没有复活
   就像西方的罗马、希腊
   正在完成一个继续西行的路程
   尤利西斯,没有回来
   更不会再次出征
   ——就像诗人所言
   海洋,剔除了选择
   剔除了逻辑
   思想和价值
   自从卡尔文一是烧书
   二是烧人——
   塞尔维特被戴着
   天鹅绒手套的铁手
   恰死了,灰烬
   使得俄罗斯诗味盎然
   一条枝杈
   据说饱含血墨
   图写着新旧交替的
   历史——那时,一个微笑
   也会使人丧命
   以俄为师
   结局,即便在东方和中国
   也是一样—— 一个微笑
   也会让人丧命
   这是宗教带来的政治
   别尔大声疾呼
   不要这个魔鬼
   但是,路德一直追问:
   上帝,是不是魔鬼?
   因为,圣经和保罗说
   稗子,要被烧掉
   不存在的人
   要被烧掉
   柴堆上
   有一种清香
   周围是加入枝杈的个人
   围抱着耶稣树
   什么树是淡色
   什么树是正色
   什么树是深色
   回答啊!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