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霍明学.
[主页]->[诗歌]->[霍明学.]->[你們聽著]
霍明学.
·他娘的.
·他娘的.
·滿江紅
·囚 歌
·近體詩於流亡之路
·詞於流亡之路
·你們聽著
·“福州大抓捕案”当事人之雷宗林狱中情况通报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們聽著

你們聽著!
   ——寫給中共建國六十周年 霍明學
   當一面血腥的紅旗蠻橫地昇起,
   當一個聲音虛假地喊著——
   人民站起;

   我們便開始了哭泣,
   和無邊地恐懼,
   我們便實實在在地倒了下去。
   
   你們搶走了我們的家產,
   你們殺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
   你們強暴了我們的姐妹,
   你們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築成了一座監獄。
   
   我們不會忘記,
   那餓殍漫野,纍纍白骨;
   我們不會忘記,
   那枉鬼冤魂,腥風血雨。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
   臨刑前那被割斷的喉嚨;
   我們又怎能忘記,
   長街上那被坦克碾碎的肢體。
   你們寡廉鮮恥,毫無信義。
   窮途末路時,
   你們自由民主人權標榜高舉;
   奪取政權後,
   你們盡食前言,兇相畢露,
   獨裁專制登峰造極。
   
   你們信口雌黃,翻手雲雨。
   傾刻之間,你們以太子黨的暴富,
   取代了你們鼓吹的消滅剝削;
   曾幾何時,為你們流血流汗的工農大眾,
   被你們一腳踢開,
   變成了廢物垃圾。
   可是我們曾經多麼虔誠地相信過,
   你們向我們灌輸的共產主義。
   原來這是一場,
   你們預謀已久的騙局。
   
   
   
   
   
   
   看如今,
   神州霧瘴,
   萬民唏噓。
   一邊是朱門酒肉臭氣熏天,
   一邊是路有死骨慘不忍覷。
   說不完的警匪權霸,
   數不盡的貪官污吏。
   多少百姓蒙冤蒙難,
   多少志士身陷囹圄。
   還搞甚麼國慶周年,
   還說甚麼輝煌業績,
   真是彌天大謊,狂人夢囈。
   
   盼來日,
   天公發威,眾神張力。
   驅魔降妖,重建社稷。
   到那時,
   我們再將華夏之旗高高地昇起,
   我們再向世人宣告,
   從此中國人民真正地站起!
   
    公元二零零九年九月月杪於美西雅圖
   
   
    你們聽著!
   ——寫給中共建國六十周年 霍明學
   當一面血腥的紅旗蠻橫地昇起,
   當一個聲音虛假地喊著——
   人民站起;
   我們便開始了哭泣,
   和無邊地恐懼,
   我們便實實在在地倒了下去。
   
   你們搶走了我們的家產,
   你們殺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
   你們強暴了我們的姐妹,
   你們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築成了一座監獄。
   
   我們不會忘記,
   那餓殍漫野,纍纍白骨;
   我們不會忘記,
   那枉鬼冤魂,腥風血雨。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
   臨刑前那被割斷的喉嚨;
   我們又怎能忘記,
   長街上那被坦克碾碎的肢體。
   你們寡廉鮮恥,毫無信義。
   窮途末路時,
   你們自由民主人權標榜高舉;
   奪取政權後,
   你們盡食前言,兇相畢露,
   獨裁專制登峰造極。
   
   你們信口雌黃,翻手雲雨。
   傾刻之間,你們以太子黨的暴富,
   取代了你們鼓吹的消滅剝削;
   曾幾何時,為你們流血流汗的工農大眾,
   被你們一腳踢開,
   變成了廢物垃圾。
   可是我們曾經多麼虔誠地相信過,
   你們向我們灌輸的共產主義。
   原來這是一場,
   你們預謀已久的騙局。
   
   
   
   
   
   
   看如今,
   神州霧瘴,
   萬民唏噓。
   一邊是朱門酒肉臭氣熏天,
   一邊是路有死骨慘不忍覷。
   說不完的警匪權霸,
   數不盡的貪官污吏。
   多少百姓蒙冤蒙難,
   多少志士身陷囹圄。
   還搞甚麼國慶周年,
   還說甚麼輝煌業績,
   真是彌天大謊,狂人夢囈。
   
   盼來日,
   天公發威,眾神張力。
   驅魔降妖,重建社稷。
   到那時,
   我們再將華夏之旗高高地昇起,
   我們再向世人宣告,
   從此中國人民真正地站起!
   
    公元二零零九年九月月杪於美西雅圖
   
   
    你們聽著!
   ——寫給中共建國六十周年 霍明學
   當一面血腥的紅旗蠻橫地昇起,
   當一個聲音虛假地喊著——
   人民站起;
   我們便開始了哭泣,
   和無邊地恐懼,
   我們便實實在在地倒了下去。
   
   你們搶走了我們的家產,
   你們殺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
   你們強暴了我們的姐妹,
   你們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築成了一座監獄。
   
   我們不會忘記,
   那餓殍漫野,纍纍白骨;
   我們不會忘記,
   那枉鬼冤魂,腥風血雨。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
   臨刑前那被割斷的喉嚨;
   我們又怎能忘記,
   長街上那被坦克碾碎的肢體。
   你們寡廉鮮恥,毫無信義。
   窮途末路時,
   你們自由民主人權標榜高舉;
   奪取政權後,
   你們盡食前言,兇相畢露,
   獨裁專制登峰造極。
   
   你們信口雌黃,翻手雲雨。
   傾刻之間,你們以太子黨的暴富,
   取代了你們鼓吹的消滅剝削;
   曾幾何時,為你們流血流汗的工農大眾,
   被你們一腳踢開,
   變成了廢物垃圾。
   可是我們曾經多麼虔誠地相信過,
   你們向我們灌輸的共產主義。
   原來這是一場,
   你們預謀已久的騙局。
   
   
   
   
   
   
   看如今,
   神州霧瘴,
   萬民唏噓。
   一邊是朱門酒肉臭氣熏天,
   一邊是路有死骨慘不忍覷。
   說不完的警匪權霸,
   數不盡的貪官污吏。
   多少百姓蒙冤蒙難,
   多少志士身陷囹圄。
   還搞甚麼國慶周年,
   還說甚麼輝煌業績,
   真是彌天大謊,狂人夢囈。
   
   盼來日,
   天公發威,眾神張力。
   驅魔降妖,重建社稷。
   到那時,
   我們再將華夏之旗高高地昇起,
   我們再向世人宣告,
   從此中國人民真正地站起!
   
    公元二零零九年九月月杪於美西雅圖
   
   
    你們聽著!
   ——寫給中共建國六十周年 霍明學
   當一面血腥的紅旗蠻橫地昇起,
   當一個聲音虛假地喊著——
   人民站起;
   我們便開始了哭泣,
   和無邊地恐懼,
   我們便實實在在地倒了下去。
   
   你們搶走了我們的家產,
   你們殺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
   你們強暴了我們的姐妹,
   你們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築成了一座監獄。
   
   我們不會忘記,
   那餓殍漫野,纍纍白骨;
   我們不會忘記,
   那枉鬼冤魂,腥風血雨。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
   臨刑前那被割斷的喉嚨;
   我們又怎能忘記,
   長街上那被坦克碾碎的肢體。
   你們寡廉鮮恥,毫無信義。
   窮途末路時,
   你們自由民主人權標榜高舉;
   奪取政權後,
   你們盡食前言,兇相畢露,
   獨裁專制登峰造極。
   
   你們信口雌黃,翻手雲雨。
   傾刻之間,你們以太子黨的暴富,
   取代了你們鼓吹的消滅剝削;
   曾幾何時,為你們流血流汗的工農大眾,
   被你們一腳踢開,
   變成了廢物垃圾。
   可是我們曾經多麼虔誠地相信過,
   你們向我們灌輸的共產主義。
   原來這是一場,
   你們預謀已久的騙局。
   
   
   
   
   
   
   看如今,
   神州霧瘴,
   萬民唏噓。
   一邊是朱門酒肉臭氣熏天,
   一邊是路有死骨慘不忍覷。
   說不完的警匪權霸,
   數不盡的貪官污吏。
   多少百姓蒙冤蒙難,
   多少志士身陷囹圄。
   還搞甚麼國慶周年,
   還說甚麼輝煌業績,
   真是彌天大謊,狂人夢囈。
   
   盼來日,
   天公發威,眾神張力。
   驅魔降妖,重建社稷。
   到那時,
   我們再將華夏之旗高高地昇起,
   我們再向世人宣告,
   從此中國人民真正地站起!
   
    公元二零零九年九月月杪於美西雅圖
   
   
    你們聽著!
   ——寫給中共建國六十周年 霍明學
   當一面血腥的紅旗蠻橫地昇起,
   當一個聲音虛假地喊著——
   人民站起;
   我們便開始了哭泣,
   和無邊地恐懼,
   我們便實實在在地倒了下去。
   
   你們搶走了我們的家產,
   你們殺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
   你們強暴了我們的姐妹,
   你們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築成了一座監獄。
   
   我們不會忘記,
   那餓殍漫野,纍纍白骨;
   我們不會忘記,
   那枉鬼冤魂,腥風血雨。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
   臨刑前那被割斷的喉嚨;
   我們又怎能忘記,
   長街上那被坦克碾碎的肢體。
   你們寡廉鮮恥,毫無信義。
   窮途末路時,
   你們自由民主人權標榜高舉;
   奪取政權後,
   你們盡食前言,兇相畢露,
   獨裁專制登峰造極。
   
   你們信口雌黃,翻手雲雨。
   傾刻之間,你們以太子黨的暴富,
   取代了你們鼓吹的消滅剝削;
   曾幾何時,為你們流血流汗的工農大眾,
   被你們一腳踢開,
   變成了廢物垃圾。
   可是我們曾經多麼虔誠地相信過,
   你們向我們灌輸的共產主義。
   原來這是一場,
   你們預謀已久的騙局。
   
   
   
   
   
   
   看如今,
   神州霧瘴,
   萬民唏噓。
   一邊是朱門酒肉臭氣熏天,
   一邊是路有死骨慘不忍覷。
   說不完的警匪權霸,
   數不盡的貪官污吏。
   多少百姓蒙冤蒙難,
   多少志士身陷囹圄。
   還搞甚麼國慶周年,
   還說甚麼輝煌業績,
   真是彌天大謊,狂人夢囈。
   
   盼來日,
   天公發威,眾神張力。
   驅魔降妖,重建社稷。
   到那時,
   我們再將華夏之旗高高地昇起,
   我們再向世人宣告,
   從此中國人民真正地站起!
   
    公元二零零九年九月月杪於美西雅圖
   
   
    你們聽著!
   ——寫給中共建國六十周年 霍明學
   當一面血腥的紅旗蠻橫地昇起,
   當一個聲音虛假地喊著——
   人民站起;
   我們便開始了哭泣,
   和無邊地恐懼,
   我們便實實在在地倒了下去。
   
   你們搶走了我們的家產,
   你們殺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
   你們強暴了我們的姐妹,
   你們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築成了一座監獄。
   
   我們不會忘記,
   那餓殍漫野,纍纍白骨;
   我們不會忘記,
   那枉鬼冤魂,腥風血雨。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
   臨刑前那被割斷的喉嚨;
   我們又怎能忘記,
   長街上那被坦克碾碎的肢體。
   你們寡廉鮮恥,毫無信義。
   窮途末路時,
   你們自由民主人權標榜高舉;
   奪取政權後,
   你們盡食前言,兇相畢露,
   獨裁專制登峰造極。
   
   你們信口雌黃,翻手雲雨。
   傾刻之間,你們以太子黨的暴富,
   取代了你們鼓吹的消滅剝削;
   曾幾何時,為你們流血流汗的工農大眾,
   被你們一腳踢開,
   變成了廢物垃圾。
   可是我們曾經多麼虔誠地相信過,
   你們向我們灌輸的共產主義。
   原來這是一場,
   你們預謀已久的騙局。
   
   
   
   
   
   
   看如今,
   神州霧瘴,
   萬民唏噓。
   一邊是朱門酒肉臭氣熏天,
   一邊是路有死骨慘不忍覷。
   說不完的警匪權霸,
   數不盡的貪官污吏。
   多少百姓蒙冤蒙難,
   多少志士身陷囹圄。
   還搞甚麼國慶周年,
   還說甚麼輝煌業績,
   真是彌天大謊,狂人夢囈。
   
   盼來日,
   天公發威,眾神張力。
   驅魔降妖,重建社稷。
   到那時,
   我們再將華夏之旗高高地昇起,
   我們再向世人宣告,
   從此中國人民真正地站起!
   
    公元二零零九年九月月杪於美西雅圖
   
   
    你們聽著!
   ——寫給中共建國六十周年 霍明學
   當一面血腥的紅旗蠻橫地昇起,
   當一個聲音虛假地喊著——
   人民站起;
   我們便開始了哭泣,
   和無邊地恐懼,
   我們便實實在在地倒了下去。
   
   你們搶走了我們的家產,
   你們殺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
   你們強暴了我們的姐妹,
   你們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築成了一座監獄。
   
   我們不會忘記,
   那餓殍漫野,纍纍白骨;
   我們不會忘記,
   那枉鬼冤魂,腥風血雨。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
   臨刑前那被割斷的喉嚨;
   我們又怎能忘記,
   長街上那被坦克碾碎的肢體。
   你們寡廉鮮恥,毫無信義。
   窮途末路時,
   你們自由民主人權標榜高舉;
   奪取政權後,
   你們盡食前言,兇相畢露,
   獨裁專制登峰造極。
   
   你們信口雌黃,翻手雲雨。
   傾刻之間,你們以太子黨的暴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