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论白璧德]
自立博客
·精英统治、乌合之众和网民博客 刘自立
·阳光灿烂的日子!?——纪念卞校长兼谈毛,刘异同 刘自立
·讲宽容要有条件!刘自立
·转载: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 杨莉藜
·三权分立是唯一方法——和王力雄先生一商 刘自立
·zt 1974年对知青沙龙的围剿与反围剿 杨健
·造神者言——“五十天”和『炮打司令部』刘自立
·政治全球化的大和谐与小和谐 刘自立
·“数人头” ——只此一途,别无他道 刘自立
·刘自立 李鸿章对伊藤博文如是说——读王芸生先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刘自立 从去除蒋公遗像说起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白璧德

论白璧德

    ——保守和激进的争执

   刘自立

   

   

   

   

   白璧德主义在二十年代中国引发保守和革命之争论;《学衡》派吴宓,柳诒徵,梅光迪等倡言赞赏白璧德,而革命派鲁迅,(半个)胡适和冯乃超等对此不屑一顾,形成自清末以来革命和反革命之争之继续。这个继续,包含深度政治学和文化学的对峙与冲突----施行渐进改良主义和实行极端革命----实际上是革辛亥革命之命,革中国文化之命和革整个社会的命,以打倒整个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来一个一刀切;成为争执之要害。不幸的是,吴宓派在实际文化选项和革命与否的历史中,悉数败阵,无力应变;直到吴宓本人,终遭文革暴行,在他们争论此论半个世纪以后。吴宓在文革中面对批林批孔,舍生忘死,继而忘我地说,你们可以打死我,孔子,不能批!于是,历史在一个很长的瞬间里,被胜利者写出的历史宣告,中国三千年文化业已腐朽,失败和完结;孔孟之道,业已成为地主阶级文化和丧家犬文化,被扫到历史垃圾堆里。

   

   毛主义小红书成为六亿神州的圣经。一个全无社会、阶级和社会阶级权益的一体化极权主义中国,成为几代人不知常识和道德的革命(其实是反革命)大果。这个历史中断和文化切割,使得中国现在六柒拾岁、甚至八九十岁者,基本上成为此无文化制度的载入群体中人。他们在四九年易帜的时候,或者十几岁,或者更小,如今,也是七、八十岁之耄耋。他们基本上是在歌功颂德的文化环境中成长,萎靡,而了无文化感和独立性。所以,今天,看到白璧德和"学衡"登载与之的书籍面世,说明,国人之中,并不是没有对此了解和焦虑者。他们一面出版白璧德集,一面出版无政府主义者言说集,以期形成对比----

   

   一面是文化保守主义的说教,一面是文化虚无主义的叫嚣。二者较力,使得黄雀在后,一举完成了既不要辛亥现代性,也不要学衡保守化的"二灭主义",也就是对文化保守和无政府革命,施行全部颠覆。这就是新人,新社会,新中国面世时期出现的一种虚无主义文化"遭秧歌"。那个时期,一种乌托邦大剿灭确实施行了乌托邦类似兵营的、"战是和平暴是仁"的革命(见吴宓诗)。

   

   那么,白璧德主义是不是对此历史轨迹有所察觉,尤其是对中国历史的走向,有所视探而针砭其状了呢?我们肯定以答。当然,白璧德作为一个美国人,他主要关心美国社会和思维走向,而兼及中国罢了----因为,很多后来之学衡派学人是其学生,故此,实行白璧德中国化之考量,亦成必然。白璧德主义内涵究为何物?主要是从道德批判和重建上加以概括和生发。其对于道德沦丧说的解析,就是著名的培根和卢梭批判说(请注意,"道德沦丧"说,好像一而再,再而三面世于人间;不但于美国,又来了中国;不但革命前如是,后革命时期,依然;可谓春风野草也);简而言之,培根批判,是因为其实行肆无忌惮的科学主义,而造成技术统治世界的结局和后来发达国家对于地球资源过度的掠夺性破坏+专制极权主义政治的更加危害。卢梭批判,则来自浪漫主义毫无截至的欲望和无律----革命,恐怕是可以推倒一切道德根据和文化灭绝的说辞和理由----加上纳粹的庸人说和告密说,更是求仁无人,求人无仁也。于是,横向比对美国和中国,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白璧德如此大忧虑,大失望,总持其说,其实,就是一战以后战争带来的荒原情结(见T.S艾略特诗《荒原》)。

   

   所谓两次世界大战之间隔文化,大概就是这个东西。于是,对于前统治集团的不满,造成除去白璧德主义之外,更多对于泛资本主义的否定----甚至出现阿伦特所谓犹太人杰出者文学、文化和哲学之对于西方传统和正统之批判,因之出现所谓"现代派"文学,如卡夫卡,普鲁斯特,布莱西特等。本雅明所谓历史中断论其实超越其文学语言,只是表明革命和改革带来的对于传统历史不再的担忧----虽然,他认为,这是一种几乎绝对的历史主义反拨。如此一来,资本主义正面传统,遭到希特勒上台以前,几乎是文化革命式的批判;希特勒主义正好是因为批判文学和批判哲学,为他上台,早已扫清了道路所致----为了不使得犹太人像列宁主义之"无产阶级"一样,再行批判其政权和宣传,希特勒在接过犹太人反对正统的批判以后,即对他们实行六百万人的毁灭----而列宁,亲自镇压了1918年彼得格勒的工人示威。历史的诡异,恰好在此。

   

   所以,白璧德主义,正是看到和发现了这个对于传统批判的危险,和现代性"立异以为高"导致的危害,而实行亡羊补牢,力挽狂澜之说道和探索。可惜,情势强人。一战以后之狂澜既倒,革命再生,纳粹横世,毛主义列宁主义甚至霍梅尼卡斯特罗主义横世,世所未料。所以,从整体上说,白璧德主义,实际上,式微于之,和学衡派式微于之,大救星横空出世,恰行对比。那么,是不是失败者白璧德就毫无意义呢?我们坚持认为,不但不无意义,而且意义大得很,大得对,大得及时。虽然,我们并不认为白璧德主义是一种万灵药方,可以解除现实癌症。当然,不是这样。在一个重大课题上,白璧德就无法自圆其说。比如,挽救道德沦丧的解救之道,是其所谓人文主义,还是一般性宗教拯救。艾略特对他的这个语焉不详之处,给予一针见血的批判。但是,白璧德何以说出这样模棱两可之言,大而言之,就是上述所谓基督并未二次来临,以解救世人于世界大罪之故----

   

   一次大战,众生涂炭;二次大战,六百万犹太人死于非命,希特勒是不是"上帝的鞭子",成为名问,了无答案。所以,白璧德缘于此观察发出,其人文主义视角开始重申----其实此前业有人文主义说法----他的背景,不可不说。所以,白璧德针对的道德沦丧,同样是凡几不灭之道德沦丧老问题。但是,正如艾略特所言,如果以人文主义取代宗教,人文主义关怀的人性论,就会和上帝论,冲突龃龉。关键之处在于,人之道德,时代之,社会之,不是时间可以框架的----杀死异教徒,是中世纪道德;杀死犹太人,是希特勒道德;红卫兵,是毛式道德----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之道德(福科语)----人类,是不是可以分时代,杀人害命,以讲其"德"呢?不可以。所以,道德说教,必然是超越时空之康德式、非人间定律,方可施行,普及和行之有效。说,你不可以杀人----

   

   一切时代,皆准,皆是,皆行。此外无他。说,因为某种原因,你可以杀人,于是,就一战,二战,(将)三战,不遗断乎!

   

   但是,尽管如此,白璧德主义还是提出了他的原则性积极说法,那就是,无论是在人文主义关怀下,还是在道德主义庇护下,人类关注自然和世界的议题,仍旧是以道德为准绳,以文化为前提----这两个前提一旦毁约,就和上帝之死一样,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和杀人越货之开始。以下,我们简单叙说白璧德原则,挂一漏万,恕请补正。一是,培根主义批判----

   

   "爱玛生(爱默生)曰,'世间二律,显相背驰。一为人事,二为物质。'用物质律,筑城建舰,奔放横决,乃灭人性。彼培根与卢梭之失其人性者,以其忘却人事之律也。而欧战之所以终不可免者。以欧洲文明只知遵从物质之律,不及其他,积之既久,乃成此故也。白璧德曰,'今之相邻各国各族,以及一国中各阶级之间,各存好大喜功,互相忌妒之心,更挟杀人之利器,则无论或迟或速,战争终不可免。若辈牺牲人生万事之价值,但求集聚物质之财富。既成,乃复自相残杀,并所集聚者而毁灭之。吁,可怜哉!'"

   

   这个说明,虽然经战后调整,但是,国家利益占先的利益观,犹如白璧德批判续在而未见更改。(《白璧德之人文主义》 马西尔著 吴宓译)

   

   二是卢梭批判。这是浪漫主义凸现人,凸现唯意志论的表达----加之卢梭之普遍意志说,就是罗素所谓,革命一登场,人民就缺席之专制革命论。此坊间多有议论,亦不赘也。

   

   

   

   三,关于宗教与之,马西尔说----

   

   "白璧德曰,'吾虽主张以批评及实证之人文主义。治今时之病(而不籍宗教之力)。然亦试为之而已,非敢谓其必是也。以今日西方局势之险恶,凡宗教之原理,无论其恪尊成法,抑系自立批评,皆可造福人群,须知此乃近世思想中极隐蔽繁复之问题也'。"

   

   于是,何谓"人文主义",众所揭橥,不一而足,究其要则,就是如下表述----

   

   "白璧德谓此种人文主义,古之圣贤多以言之。如释迦我佛云,'偏则失当',柏拉图云,'又能兼备一多之人,吾将敬而礼之',亚理士多德以中庸为道德。而巴斯喀尔之论之最完备,其言曰,'人之所可贵而难能者,非在趋一极端,而能同时兼俱两极端,且全备其间之各等级也。'"(同上)可见中庸之道之函括是,人事,物质,两级之顾,不是一要民主,二要殖民和资本流动,于无人权市场。这个远见,美欧诸人,是难以做到的。十九、二十世纪为证----二十一世纪,遇到经济危机,阿门,他们就会中庸或者"被"中庸和被和谐于此道。是有目共睹的。所以,白璧德不是无意义,即在于此。

   

   当然,一般说法,就是白璧德区隔人文主义和人道主义。说是,不能以后者,取代前者。即谓,博爱,是人道主义----选择,是人文主义。我们理解之:博爱,如以浪漫为嚆矢,自然遁入烂情----而选择,其实,就是规矩其中,"克己复礼",而已。须知,白璧德所以尊孔,实在因为他道,皆出于孔也;不能不尊。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道德立人,还是人立道德之问题。也就是由国家立法,形成政教分离,从而施行道德普及,还是相反:国家领袖为道德法师,帝师亦民师,还是政治头儿;不立法治,只讲"道德"(五讲四美,八荣八耻也);这是分歧之由来和发展。吴宓译《白璧德论民治与领袖》涉及于此。"白璧德先生确认道德为意志之事,非理智所能解决,但既不以威权立道德之标准,则如何能使个人心悦诚服而自愿遵守道德耶。"这是一个悖反论述----威权是国家,国家立德,人众服之(其实是法治在前,道德在后;也许不好听)----而非相反,想见,有无国家无法而人人讲道德之奇迹发生耶?这是在柏林墙里边讲德,还是推倒之,方可讲之问题。无赘。再是,白璧德认为,理性不是道德阐述之方法论,而是想象,是之。但是,想象,抑或"窥见",可以为德----是很难成立的。"故夫以想象窥之道德之真,而以意志实行道德,人咸能自治其一身,则国家社会世界,均可随之而治。"----这难免也是乌托邦。其实,道德是不是理性,按照康德,其是,不是也;上帝,不是可以论证的(见卡尔纳普等人说法);理性,可以人文,不可以上帝也;理性,上帝,道德,准则,逻辑,科学,人文,风马牛不及也。宗教解救之道,自在人心,但是,世上如果连人也不可以存在,何谈人和心乎!反之,民主立法,不可以取消上帝----道德在此,道理在此。白璧德别出心裁,心思伟大,其主义,不可比宗教之更伟大,更持久,更广阔。(另外,白璧德反对卢梭,难道卢梭不是复原始主义者?复原始主义,就是取缔理性----白璧德也要"想象","意志",非理性,不是暗和老卢乎。这是一点破绽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