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孙丰文集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1、民运的“运”字表达的是历史的必然进程
   

   “海外”一词的词意由字面直接呈现,谁都不会弄错。但“民运”的词义要深邃得多,只从字面难以准确把握。民运的“运”字表达的不是运动,而是历史的必然进程。因为运动这个词表达的是大规摸的民众行为,不问这行为是怎么来的,即不管它是自然发生,必然形成还是外力强加,那怕人的主观发动:如毛泽东发动的镇反、土改、三反、反右、四清、文革……都叫运动。运动不问是不是由历史自身的要素所决定,是不是历史的必然,也不考察它是否发源于以往。运动的主要性征是不问是不是历史的有机链条,只要它有足够大的规摸,就不管是否是客观历史自身的发展,也不管其动因是否就在历史自身内。
   
   但“进程”就不同了,进程反映的是不间断过程中的必然一环,所以它说的是历史的内在动力自身,如同生命的成长:从幼年到少年,到青年,成年……这种前进不能避免,其差别说的只是阶段性,这些阶段又必须是同一过程的,表示一个过程的不同成熟。因而进程揭示的是历史的内在本质,即由人的固有性质的进化、成熟所决定的发展方向,及这一发展所呈现的面貌。由于历史演变也有偶然的因素,如具有势能的人物或突发事件的影响……历史的进程可能被推迟或提前,但这里改变的只是历史的外貌,不是进程本身,进程的方向永恒不变。原因是历史的动力----人,以及人的性质永恒不变,人的不变性质决定了人的能力总是从较不成熟向着成熟过渡,从直观有效性向普遍有效前进,所以人类文明的方向也永恒不变,与文明的方向相伴的是生活方式上的民主化。历史的进化总是沿着这个方向。“民运”表达的就是历史的这种不可抗拒的进化,因而“民运”说的就是进程而非运动。民主就是由文明决定的生活方式的品质。
   
   运动可以人造,进程必须是历史的自形成。运动不一定有律可循,但进程必是不变规律的表现。
   
   运动主要是对外貌的反映,进程却就是历史规律的表现。
   
   所以说“民运”这个概念,其本身就含有是被规律作用出来的,是规律的表现:是不变历史规律推动出来的趋势。因而民运表示的就是历史的不可避免性。
   
   民运人就是陷入这一不可避免的趋势中的人,不问他们是出于自觉,还是生活遭遇被动地陷入。
   
   请记牢:是历史的必然性造就出民运,不是杰出人物地造就出“民运”这个进程。
   
   网上所见到的民运人对民运的批评,是犯了把历史的外貌当成历了必然进程。
   
   这一叙述使我们对“民运”有了最一般的把握:它既揭示历史的演化这个内在性,又反映了历史前进的阶段不同性。可阶段是从外貌的不同性中区别出来的:外貌是视觉的对象,本质却是思维的对象。面貌可以直观,本质不能被直观。因本质被面貌包裹着,它是思维的材料,可从中抽出结论,但不能直接用为结论。可对民运的那些批评,如:“民运内部的冲突、民运的内斗、民运一盘散沙、民运一事无成、海外民运心胸狭隘、视野浅窄、思路闭塞、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等等,都犯了把外貌直接当成进程的错误。实际的海外民运并不像这些批评说的这么糟,在我看来海外民运处在正常健康的状态。
   
   因为“民运”只是一个概念,凡概念都是用于载理的。所以说是“民运”这个理把某种社会势力或某特定人群划定为民运,不是由某些人的主观活动造成了民运。就是说民运只表示社会诸圈子中的一个圈子,诸阶层中一个能区于其他阶层的阶层。做为名称“民运”,不是杰出人物给它取的,它必须是客观的(即实际的)。给事物“起名”是人主观的行为,但一个名称是否能具有前途,是否能成为实际的历史,并不取决于“起”,而取决于是否有客观的存在。
   
   所谓客观的存在,不只是指出现了争取民主的人群这个事实,因为无论人去争取什么,都是主观能力在争取,主观能力的形成都是后天,不足以决定出对民主的争取。这个客观指的是先天----民(复写的人)的存在是先天的,并且人从先天存在上其生命就是个体独立的,生命的先天独立决定了一切后天形成都归属为先天独立,所以意志自主是就是生命独立的表现。民运就是历史的必然进程,是生命独立性在意识中达到成熟所导致的自觉。
   
   这便可以看清:“民运”说的是历史的必然趋势,必然趋势哪有什么优点、缺点?哪来的什么心胸、视野、思路?(“视野浅窄”这个句都是错的:因视野只有广阔和远近,与深浅无任何关涉,“浅”只属于思维。连起码句都造不对,又怎么保证所使用的能力的有效呢?)实际上这些批评所批评的并不是民运,而是民运里的人。请弄明白:民运里的人也是人!民运一词只赋予一特定人群以特定的追求,并不赋予这些人以特定的性质,即管不了人品上的好或坏。所谓“心胸狭隘、视野浅窄、思路闭塞”说的是人的境界,它不能说社会圈子或阶层。而人的境界是由觉解力所达到的成熟程度来决定,它纯粹是人的问题,不是圈子(阶层)的问题。如果这些人不是民运人他们的心胸就宽广,视野就远大,思路就开阔?乖乖,这可能吗?如果是这样,那至少这些批评者自己在进入民运圈子后得让人看到你他们与从前的不同。如果社会圈子能保证人的境界,所有的人都进这个圈子泡一泡就是了。
   
   若对民运的这类批评只来自共党,那再正常不过,因它从出发点上就是攻击。可这些批评更多的是出自民运自身,而且他们说的理直气壮、煞有介事,大义凜然,一副公允面孔。可他们那里知道:任何看法的正确与否不仅取决于所见到的事实是不是那个样,更重要的是你使用的能力当不当。因为人的能动能力不是单一的,而是多要素的混成,但在感觉上却又是同一个,不经训练任何人都不能仅凭感觉将它们一一区分,就有把感觉当成认识对待的可能,如上述民运人对民运的这些批评。就是把自然意义的人才可能有的缺点硬加在民远头上。
   
   他们不懂民运就是由“民运”这个词所划定的一个圈子,至于这圈子里的人就是一般的社会人,社会人的弱点优点他们都有,既不会多一个百分点,也不会少一个百分点。因批评者连民运是什么都搞不清,才把人的缺点说成民运的。其实民运只是个区分人群的圈子,只证明历史的必然进程,管不着进入这个圈子的人在人品上的优劣。
   
   “民运”既揭示历史演化的内在规律,又反映历史前进各阶段的外在面貌。面貌是可视的,就是上述批评所举的那些。但历史演化的内在规律性却只能是思维课目,不能由直观获得。这得通过求证,就不是感觉能得到的。上述民运人对民运的批评所举的那些事实就只是外貌,只能用为研究民运的材料,批评者却把它当作民运这个必然进程的品质来对待了。实际上民运的品质不是任何个人的行为所能支持,它是由“民运”这个概念直接赋予的。你总得承认“民运”是个单词,或者是个概念吧?只要是概念它就是思想的储存形式,即是承载理的,因而它就是一个理,做为理它说的是:由历史的必然性推动而形成的追求民主的人群,至于卷进这个群的人的人生境界处在什么阶段,那是个人的事,不是民运这个概念能保证的。当你批评民运如何如何时,你首先要明确什么是民运,只有在自己能力的应用方面完成了这一澄清,你才能分清哪是外貌,哪是内在本质,你才不至于把肉眼所见直接当成本质。既然民运说的就是固生命独立性所导致的意志自主性:生命既是独立,意识又焉能不求自主?个性的生命又怎么可以被统一、被整合?我在《反共是民运的应有之义》里说:既然民运就是《百家姓》,怎么会不赵、钱、孙、李、周、武、郑、王……各姓各灼呢?民运是必然的历史进程,就不是数学也不是科学,它是各人从各自的立场上发生的人生要求,是生活的方式,是保证意志自主的制度。
   
   民运又哪来的团结、统一、共识与整合呢?须知:团结、统一、共识与整合是一种后果,只有心外事物对于心具不具有这样的功能,因而是历史任务来统一人心,整合行动,不是人的主观能力要团结、统一、共识或整合就能共识、整合的。(此题下节专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