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早上起来看到麦克尔杰克逊去世了,心里突然如此地难过,忍不住想写两句。和一位朋友联系,还记得吗,很久以前,那还是我刚刚有了第一个电子邮件的时候,我曾经给你发过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就是写麦克尔杰克逊的。我想朋友一定不记得了,可没有想到,他立即打断了我,怎么不记得,那是你第一篇时评吧?后来我帮你投稿网站,也发表了,那短文给我很深的印象……
   
   
   
   那时我到美国不久,电视上几乎天天是有关麦克尔的消息。到美国之前,我就很熟悉这位娱乐大师了。国内当时很流行迪斯科,每次到舞厅,都会先要一杯可乐,先坐一会,可一旦播放麦克尔的歌舞,就是我站起来一起扭的时候了。在海南海口和深圳的歌舞厅里,我都记不得有多少次被他的歌舞弄得满头大汗,我也是那时学会了一些霹雳舞的动作,直到现在,很多老同事说起我,记忆模糊的他们往往还记得那个在单位举办的晚会上“跳霹雳舞的”哪位小伙子。——那时我20多岁。

   
   
   
   到美国后就没有去过歌舞厅,甚至很少听音乐了,可是,有段时间却天天在电视新闻上看到麦克尔,他的皮肤又变白了,鼻子高了,娈童了,行为怪僻,娘娘腔……很多对艺人的负面用语,我就是那时学会的。可是,电视中只要一插播他的音乐,我就情不自禁,缺乏锻炼的身体蠢蠢欲动。当音乐停止,那些人继续不厌其烦地对他冷嘲热讽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些反感。
   
   
   
   而这种反感在我有一次连续换了几个频道后突然达到了高峰,因为,无论从BBS,还是FOX,又或者是CNN,那一天坐在主播室里对一位赢得世人喜爱的黑人艺人竭尽讽刺与挖苦之能事的,几乎是清一色的道貌岸然的白人,于是激怒了我。促使我去找这位一直给我带来活力的歌星的生平简历和遭遇来看,没有想到越看越觉得悲哀,越感到愤怒……
   
   
   
   黑人小孩麦克尔五岁就展露音乐和舞蹈天才,随后一路唱一路跳,带给大家娱乐,常常让世界都能够随着他的歌舞昏眩和激动。可是,他却一直拼命想漂白自己的皮肤,最后竟然真让自己的脸看上去像个白人了……
   
   
   
   他却没有想到这样做的结果,既让黑人难看,更让白人们惶恐,为什么?因为他成长的那个时代,美国虽然已经在法律上废除了歧视性的法律,可对黑人的歧视几乎无处不在。一个没有读过多少书的黑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希望一夜之间自己的皮肤变白了,成了小王子,或者小公主,这可能是那时很多很多黑人孩子幼小心灵中的愿望啊,可谁能够想到,这位始终没有长大的麦克尔杰克逊竟然就用化学药物去漂白自己的皮肤……
   
   
   
   想哭,还是想笑?难道只是他变态?看不起自己的黑皮肤?为了哗众取宠?为了更上镜头?难道没有历史和社会的责任?是谁把这种黑皮肤白皮肤的“美丑”观念输入了每个人包括孩子们的内心深处?那些电视主播们大可尽情拿他黑白不分的皮肤作笑料,但我却看不到他们看透皮肤的任何深思。
   
   
   
   一个有教养的黑人也许会用其他的方式提高黑皮肤的地位,但对于麦克尔,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漂白皮肤。当他的皮肤被漂白了的时候,白人为主的电视台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讽刺他,这也许是娱乐,但看在我这个刚刚到美国的黄皮肤的中国人眼里,却另有一番滋味。
   
   
   
   再说他美容,垫高鼻子,作为一个娱乐明星,一位给我们带来欢乐的明星,也不是不可接受的。可是这事发生在麦克尔身上,就特别能够让电视新闻火爆起来,他们完全忽视了麦克尔给世人带来的欢乐,往往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拿他的鼻子调侃。而这,对于一位刚刚到美国的中国人,又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还有娈童案,指控了他至少两次,每一次都满城风雨,他都全力配合警察,而美国警方也全力出动,严格按照司法程序调查几个月,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完全解除对他的指控,宣判他无罪。可是,由于那些一直对他怀有刻骨偏见的媒体对他连篇累牍的负面报道,就在每一次娈童案刚刚立案的时候,迈克尔其实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惨。甚至传出了他破产的消息。
   
   
   
   上面就是我那篇有感而发的评论的大致内容,好多年过去了,我原本以为我的某些观点已经改变了,例如对西方媒体的看法,对美国社会的看法,可是,当今天早上起来听到麦克尔杰克逊的死讯的时候,我发现,我仍然没有忘记,忘记那时每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对他的攻击,没有忘记喜欢他的全世界音乐迷们对他的狂热,没有忘记他在我年轻的热血中留下的激情。
   
   
   
   麦克尔杰克逊走了,他的脸看上去已经很白了,但我非常清楚,虽然已经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娱乐之王,虽然毕其一生,他都想漂白自己的皮肤,但直到他悄然地越过了生死的边界,他也却始终没能打破黑白的边界。
   
   
   
   值得欣慰的是,就在他离开的今年,另外一位和他年岁和生活背景都有些相似的黑人——奥巴马,用另外一种方式跨过了黑白的边界……
   
   
   
   什么时候,真想再听他演唱《we are the world》,告诉他,是的,无论什么皮肤,我们就是世界,世界是我们的……
   
   
   
   但我们的这个世界,却再也没有麦克尔杰克逊了,不过,我坚信,他的太空舞步,他的歌声,他的激情,还将伴随这个世界走很远、很远……
   
   
   
   杨恒均2009/6/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