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岁寒松柏
[主页]->[诗歌]->[岁寒松柏]->[神魔共舞2]
岁寒松柏
·香港七一大游行2首
·為外甥女-婿退黨退團聲明
·為外甥女-婿退黨退團聲明
·风雪锦江涛2首
·浪淘沙•锦瑟
·五言长律二首•四川什邡爆发抗共起义
·十方革命歌(共3首)
·霆殛胡歌(2首)
·七律二首•卢沟桥事变暨民族圣战七十五周年纪念
·蜀乱行(2首)
·有感(共3首)
·江山莫保(共2首)
·网传什邡恶警刘波受击毙命
·叙利亚革命高潮既临!(七律二首)
·代退黨團隊聲明
·最辉煌的战胜
·七律二首•生日辞
·蝶恋花二首•叙利亚垓下歌
·北平暴雨淹城(鹧鸪天二首)
·汉宫春•幽露
·北平异象,暴雨掀涛(五绝五首)
·七言长律•捉鳖歌
·满江红•直北谣
·哀北平(4首)
·北平暴雨之殇(3首)
·启东行4首
·广州球迷万人指天悼北平暴雨遇难者
·五律二首•异象
·念奴娇•红颜已老
·哀渔阳(楚辞体仿《抽思》作)
·大乱谣(五言长律二首)
·崩霆集(诗3首)
·与人联句为诗(8首)
·武装城管!(诗4首)
·七月流火(2首)
·地狱俦侣
·永遇乐•圣代来归
·诗驳万润南氏《另一个中共权力接班人的夭折》文
·“大好河山”将崩!
·山河不共(诗4首)
·道路与桥梁之歌
·正是鸡鸣风雨夜
·中华民国对日抗战胜利六十七周年纪念
·张灵甫将军殉国六十五年祭
·咏怀时世五首
·为李白铜像流泪而作
·板荡辞
·西江千户苗寨
·安顺词
·网曝赤匪部级高官叛逃美帝未遂
·风雨硝烟
·双日并沦
·香港十三万人大聚会反抗赤共强制推行洗脑式国民教育
·9月9日(词4首)
·诗二首
·天朝文字狱
·京华烟尘
·恶贯满盈
·天破歌
·七月二十七日夜风雨大作
·秋兴八首(五绝)
·钓鱼岛二首
·钓鱼辞
·玩火爱国歌
·玩火爱国歌
·保钓狂夫曲(共3首)
·奉旨抗日歌
·伤时·哀赤国赋(共4首)
·汉奸相和歌
·面朝大海
·保钓声寂(2首)
·共产亡国奴歌
·风欲静
·神起歌
·激进无前赋
·脑残歌
·网封加剧
·时难歌
·狗烹歌
·中秋晨起感赋
·国殇祭日(2首)
·国殇日感作
·国殇日再祭
·十三亿支那劣种之一人驳精英洋种周亚辉文
·诗词4首
·驳周亚辉
·愤青辞
·双十国庆,普世同欢!
·手机作无题诗二首
·仿幼年墙报体贺中华民国101年国庆
·双十国庆颂
·中华民国一百零一年国庆
·念奴娇•流云歌
·中共御前作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乐府·平陵东
·鹧鸪天·莫言获奖评赋
·桃花源接轨诺贝尔
·剥唐王昌龄诗后连作
·評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失语歌
·深秋时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魔共舞2

他的功劳不可谓不高,对国家民族的贡献不可谓不大,总统一职虽非他莫属,但还是得通过选举才成。李宗仁不买他的账,去竞选副总统,居然最后成功,连蒋总统也控制不住局面。只能干瞪眼,说是在领袖心上插了一把刀子。为什么不拔出来?拔不出来!这是选举的力量,民主政体形式的力量。连蒋先生自己也一样是无可奈何!
   因为有这个名(形式),韩国的开国元勋李承晚博士想连任三届总统(宪法规定只能任两届),就不得不修改宪法,而法律规定必须三分之二以上议员通过才能改宪。结果未达此数,李承晚先被迫宣布改宪无效,第二天却又改口宣布有效。理由是投票率中,赞成者有个零点几的比例,这零点几个人已使赞成率超过了三分之二。这是天大的笑话,但这个笑话并不好笑,它引发了人民的骚动,尽管李承晚利用手中权力,调动军队镇压,断送了178名青年男女如花似玉的生命,可他终于还是失败了。后来的独裁者朴正熙只能通过政变上台,而政变的理由却是来自北方共产主义的威胁(马科斯也是以此为理由才保住大权的),所以非常时期必须动用非常事态!天哪,因为有了共产主义的独裁威胁,资本主义民主也照葫芦画瓢,画虎类犬起来。看来,民主资本主义变成独裁资本主义,祸水还是共产主义引来的!
   但资本主义再怎么不民主,朴正熙也不能将纸张上的宪法条文一脚踢开,因此,反对党受迫害,丧失了被选举的公正性,但没有丧失选举形式和选举权。所以金大中、金泳三还能够在黑暗的政治环境中艰难地奋斗,进行势单力薄的斗争,而最终获得了成功!这一艰难过程,前后历时五十年。这就是说,菲律宾、韩国,用了三十年到五十年时间才学会民主,而我们中国却用六十年时间抛弃了民主!这就是说,我们还得重新用时间去学习。这就是说即使世纪之交共产主义真的灭亡了,我们赢回了民主形式,我们也比韩国、菲律宾落后了五十年,比俄国东欧落后了二十年!
   所幸,中华民国没有亡,民国政体及民主宪政在台湾得到保持和发扬光大,民主经验也丰富可取。下一次的民主革命是推翻共党的独裁血腥暴政统治,但不是改朝换代,而是光复被共党颠覆了的中华民国国体,这样,实行于台湾岛上的民主就值得大陆同胞借鉴和参考,台湾岛上的民主就可以直接回到大陆而不必让大陆同胞从零起步了!
   我们可以从各种立场、各个方面、各式情绪去否定中华民国,批判中华民国,可是我们仍然必须承认:迄今为止五千年中国文明史,仅仅唯有中华民国才有民主政体的形式!形式有没有用?看看1949年前的中华民国史,看看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历史,看看近半个世纪的菲律宾、韩国政治历史,看看近二十年东欧共产主义覆灭史,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在此还需强调:即使万一我们争取不到实质的民主,那么也要先争到民主的名(形式)。因为这个名是我们中华民族向真正民主迈进的基石,它将给未来的民主发展提供法律的依据,使我们可以利用合法的手段进行有效的抗争。它或者会带来骚乱、流血冲突,但决不会带来长久的内战!一如当日农民造反者为争夺帝位而相互残杀(唐代、明代、汉代无一例外),战祸连绵一样。否则,将会周而复始地重演1989年6月4日的悲剧。
   民主革命的最低目标是建立三权分立、多党政治、全民自由选举的民主政体形式。谨守这最后一道防线,千万不能退让!
   
   民主社会不会产生专一的政治力量,独裁社会只能产生专一的政治力量。寄希望于一种新的政治势力取而代之,施行民主,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果然有这种推翻共党的专一势力,它难免不同样走上共党老路。
   今日中国,虽然只有共党一党独大,可是一旦革命风暴兴起,这个庞大的政党立刻将分崩离析,没落灭亡。国民党与共产党最大的差别在:国民党失败了还能翻身,还能再起;共党垮台从此只能遗臭万年,永无翻身之日。两者在这一点上,可以分别比之于大秦帝国与楚国。秦灭楚,可是楚国人民心中却无时无刻不燃烧着恢复祖国的熊熊烈火,乃至谣谚云: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历史也证明:推翻残暴大秦帝国的,正是被秦国灭亡的楚国各族人民。楚人有辉煌的文化成就,有伟大的诗人屈原,有值得她的人民热爱和骄傲的光荣历史。秦帝国纵然有再强大的军事力量,终于挡不住楚国人民的坚强意志,被灭亡了的楚国终于再次复兴。这是我对中华民国的期望,也是千万大陆民主志士的共识,也可以说是共同愿望。 民国光复之后,被压迫了六十年之久的中国大地将迅速崛起许多新的政治力量。同时,共党本身也将分裂为许多个不同的团体,并放弃其马列基础。当然,也许还会有一支顽固坚持马列主义、毛贼思想、邓小理论、纯而又纯的红色共党继续顽抗下去。那也不要紧,民主社会决不会用恐怖和残暴手段对付它,它会生存下去,但它决不可能再用任何合法或非法手段窃夺国家神器了,并且,它迟早还会有寿终正寝的那一日。谓予不信,拭目以待。
   1997年9月29日
   2008年7月24日
   
   
   
   
   
   第二章
   历史人物述评
   
   ———————————————————————————
   
   
   
   水涌山叠,
   年少周郎何处也?
   不觉的灰飞烟灭。
   可怜黄盖转伤嗟。
   破曹的樯橹一时绝,
   鏖兵的江水油犹然热。
   好教我情伤切!
   这也不是江水,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关汉卿:《单刀会》
   百年革命,风从云合,鱼龙混杂。“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毛贼在八十年前即反复强调,且为四卷钦定选集本开宗明义首篇首页头两句话,看来颇也煞费一番苦心。此乃共党天下兴亡祸福之一等大事,马虎不得,故毛匪续云:“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按:毛匪所谓“革命”,实乃叛乱卖国也。本文见毛贼《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1926年3月)》,毛贼选集第一卷第三页。]
   观百年革命史,涌现出重大历史人物正复不少,然而鲜有不受共党政治操纵而得公正客观之评价者。因此,目下流行于全社会中许多邪见,于中国社会进步甚为有害。在此,我将根据我个人的学识、见解,提出新的观念(所谓新,实不新哉)。间或有感情冲动,喜怒于色,那也是对共党刻骨仇恨不自觉流露,但决非无耻吹捧刻意谩骂,总有事实为依据者。其臧否得失正邪真伪,亦有客观标准。要言之曰:虽不中,亦不远矣!
   下列十人,四人为主,六人为辅。分别是:
   
   一 民主先驱孙中山
   
   重读毛匪《选集》,其抗日战争以前著文,口口声声奉行《总理遗嘱》、三民主义,及得天下,则曰:共铲党在革命的初级阶段与国民党同路,现已进入高级阶段,三民主义不惟落后,亦且反动。绝口不提三民主义,将三民主义青年团打入另册,作为反动政团予以取缔,成员无一不受审查迫害乃至屠杀。孙中山在天之灵有知,将何以堪?
   毛匪窃国时代,孙中山已成宗庙神位,非到祭祀日,敬而远之。一年三数个日子,偶尔摆上天安门广场,复告国人:蒋介石是孙中山的叛徒,共党是其合法继承人并将其革命推向高级阶段。吾人深信:倘若孙中山晚年不主张联俄容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则共党连孙中山也将彻底抛弃,连形式上的礼敬也不屑为之了(不过这一点很危险。毛匪控制人民头脑连想什么都管,但是却对人民日日不绝于口的民国五六七十年的说法装聋作哑。因为他自己心里数,如果不自称是孙中山的儿子,则他无法向人民掩盖他骨子里偷换苏联血统,非中华民族嫡系子孙的外来流氓身份,也无法掩盖其推翻中华民国的滔天大罪,更无法让人民在感情上信赖他。盖人民对中华民国的感情,并不因共匪窃国而丧失,相反,人民甚至很糊涂地以为,毛匪的政权是中华民国的当然延续。不见21世纪了,吾老家有农民过年竟擎红纸恭敬大书云:中华民国共和国?)
   在我幼年之时,我尚能从文革前的中学课本上得知孙中山和辛亥革命。而我的父亲,一个普通劳动人民,共匪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一名“光荣战士”,“解放前”在“万恶的旧社会”最受压迫剥削最“苦大仇深”出身的最穷人,则对十岁二十岁下一代人居然没有听说过孙中山三字甚为不满,大发牢骚。当然,他在“万恶的旧社会”长大,仅读过几年书,并未上过中、大学堂,如果我没记错,至多也只读了两年(实数二年也)书,应属愚昧百姓之列。他给我上的社会政治历史课,我印象最深有几个方面:
   中国人不知道孙中山,是忘本;
   国民党不抗日,日本人是谁打跑的?
   不管什么党,不准祭祀祖先、不准舞龙灯,还挖老百姓祖坟,拆祠堂,老百姓就不拥护。
   小时候,语文课本上有一段“毛主席语录”,大意是说:蒋介石抗战八年,躲在峨眉山上不下来,现在抗战胜利,他就要下山摘桃子,抢夺胜利果实了。对此我深信不疑,回家后眉飞色舞地讲述国民党如何不抗日,只卖国。我父亲把眼睛一瞪,非常愤怒地呵斥我:国民党不抗日,日本人是谁打跑的?吓得我一哆嗦,不敢吭声,心里直嘀咕:父亲的阶级觉悟怎么这么低,和毛主席宣传的劳动人民觉悟最高、心最红完全十万八千里?父亲还经常和邻居姓董的老人下班后坐在黄昏中,喝点小酒,蘸着几粒黄豆花生,开始天南海北侃大山,侃来侃去最多的是蒋介石如何聪明,国民党抗战如何勇敢。所说全是他幼年的亲眼所见。这些话当时我并未认真听,所以也没什么印象。因为那时我还小。对国家民族大事一无所知。直到上大学以后,十七八岁才具体听到老一辈人讲国民党抗战的史实,无形中将我所受的共匪洗脑教育彻底推翻了。当然,一个人的觉醒不会那么快,但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力就像一颗树种埋在地底下,一旦成长就势不可挡,最后必将参天屹立。
   直到23岁(1986年8月)我第一次进入北京,进入北京军事博物馆参观,看到抗战阵亡军人数字,赫然发现:
   共军:80万人(有无此数,今日看来,实在令人怀疑,我总疑它将民兵、共党统治区中的老百姓也算了进去);
   国军:200馀万人(或者仅仅是在册的正规军,与共匪不在同一个层面上计算而得者,就这样,两者数字也有巨大差异)。
   至此才明白,抗日战争的胜利,并不是共产党领导的成果,而是(主要是)国民党浴血奋战的结果。我终于明白了我的父亲,童年的记忆一下就在脑海中鲜活地跳动起来了。
   高中毕业那一年春节(1979年,我刚满十五岁,虚岁进入十六),父亲第一次带我下乡祭祀祖父母的坟茔。看到老家的农民们第一被准许玩龙灯,踩莲船,恢复被禁止了十馀年的风俗习惯(共党毛匪将其称为四旧,号令彻底破坏毁灭,并禁止人民遵从传统风俗过年,说是要移风易俗。甚至号召过年都不放假,继续战天斗地,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去也)。人们一个个欢天喜地,锣鼓喧天。父亲的神情也非常激动,那情绪深深感染了我。父亲说:国民党尚且不挖老百姓祖坟(按共匪宣传,大概是挖过赤匪祖坟的),不拆寺庙祠堂,不砸神像,共党分子却全都干过。现在“拨乱反正”,才是真正明智之举。连几千年的风俗习惯都给破了,祖先都不让祭奠,老百姓怎么能够拥护它?这番话所言事实,都为我幼年所亲身经历,因此深能理解其中含义。大约就我父亲而言,顺从民心民意的共党才值得拥护,那么此前近三十年,相信他的心底对共匪颇多怨言,只是不敢随便对人说而已,现在我快长大了,即使在我面前说出来,我也不会口无遮拦地去出卖伤害他了。所以他也一吐为快了。父亲从不信鬼神,但却看重传统尤其是祭祀祖先,对破坏民族传统的行为深恶痛绝。他常说:慎终追远,祭祀是敬先人,表明祖先与子孙血脉相连不断;尊重传统,也是表明对祖先的敬意,表明子孙出自祖先的血脉源远流长,不可忘本,并非为了相信有鬼,更不是为了谄媚鬼道赐福于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