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从小生活在公社的医院,印象最深的是“大出血”,那是指产妇在分娩的过程中出现大量出血的现象。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差,加上公社的医院根本没有储存血浆的技术,又没有多少人愿意献血,结果“大出血”就成了死亡的同义词。
   
   
   

   即便到了现在,中国人对于义务献血,还是敬而远之的。我听说血库经常不够,更不用说满了。唯一例外的就是去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全国人民有钱的捐钱,有血的献血——谁没有血呢?我第一次听到新闻报道各地血库爆满的消息,甚至听到血站呼吁大家停止献血。真让人感动!
   
   
   
   我还是在二十多年前在北京的时候曾经去献过血,然而,却没有成功。当时单位组织我们去北京医院献血,不是老弱病残的,都要去。我自然一马当先。先是抽血化验,然后就等着献血。我坐在那里看到同事一个一个雄赳赳走进去,抬着手臂(好像胜利的标志)自豪地走出来,却始终没有轮到我。我问抽血的护士,她进去拿出我的化验单,扫了一眼,说,你不用抽血了。我问为什么,她说,你“奥抗阳性”,你的血带菌,不合格……
   
   
   
   满腔热血没有献成不说,接下来的好几个月我郁闷得一塌糊涂,因为医生说这种“奥抗阳性”是血液里带的一种病菌,没有办法治疗,注意一点就可以了,好在只要不发病,你还是和一名正常人无异……
   
   
   
   可我哪里还能够把自己当一名正常人?那潜伏在我血液里的“病菌”在我内心深处给我打上非正常人的烙印。后来单位又组织献血的时候,我就不能报名去了。我身强体壮,又爱面子,自然不愿意对同事和领导说自己是“带菌”者,于是每次有献血活动,我就悄悄退下,忍不住的尴尬。
   
   
   
   由于当初听医生说过“奥抗阳性”不能治疗,于是也不去看医生,久而久之,竟然也淡忘了。直到几年后要出国工作而去做体检,我才想起了自己有“奥抗阳性”,于是问医生,我的“奥抗阳性”怎么样了?医生扫了我的化验单一眼,说,看不出你有什么“奥抗阳性”,如果你一定想知道,可以自己交钱检查。说罢就不理我了,我很纳闷,但出国体检通过就行了,难道我会去花钱检查出自己是“带菌者”而让出国的事泡汤?。
   
   
   
   到了国外后很久,我又记起了这个“奥抗阳性”,于是决定进行一次全面血液检查。结果出来后,我焦急地询问我的医生,他皱了皱眉头,又看了一遍,说,你根本没有什么“奥抗阳性”。我大吃一惊,说,我好了?他说,看不出你曾经有过,很正常,可能是当初北京医院的化验员搞错了,你没有“奥抗阳性” ……
   
   
   
   我却无法放下背了这么多年的包袱,仍然纳闷,至今没有搞清楚“奥抗阳性”是个什么东西,只是感觉到这“奥抗阳性”可以潜伏在我血液里如此之深,时隐时现。
   
   
   
   不过,就因为当时北京医院的验血报告,我后来竟然一直对献血有本能的抵触,深怕又搞出什么事。去年四川大地震也许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去打破自己的禁忌,可我当时又在海外,等到我回到国内,中国的血库早爆满了。
   
   
   
   现在医学发达,对救命血液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加上储存血液有一个严格的保质期限,大家也应该感觉到了,地震后血库饱满至今才短短一年多,全国的血库又需要鲜血液来补充了,大家可以从到处可见的宣传献血的广告和流动献血车推测出来。
   
   
   
   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在这些广告牌前驻足凝视一会,如果引起了我的思绪,我还会顺手拍下一张照片以作纪念。其中就有这张我在北京街头到处都看到的鼓励献血的宣传画——
   
   
   
   那一行“每一滴血,都是热的”让我感触特别深,让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的家乡医院,也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我在北京的时候……
   
   
   
   现代科学已经证明,隔一段时间抽取适当的血液不会影响我们的身体。而当今很多人,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却需要他人的鲜血来挽救生命。
   
   
   
   可平时愿意义务献血的人却总是那么一小部分,大家显然都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无论你现在多么健康,或者你认为自己多么健康,在你一生中,你受伤、病倒需要鲜血的机会是很大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献出身体中一些微不足道的血液,并不都是献给他人,而很可能是献给我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或者可以说,也是献给我们自己的!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另外一张照片,是离我住的不远的(广州)中山三路上的“英雄广场”,那里经常都开来一台献血车。我每次散步经过那里,都会驻足凝视一会,可是,我很少看到有人献血,看到的是一群穿白大褂的血站工作人员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
   
   
   
   我哪里有权力说别人?甚至不好意思去鼓励别人献血。我的血液不是已经被证明是健康的?可我后来也没有去献血。我给自己找理由,我不再年轻了,我的血不再纯洁了,又或者,我担心在国内一化验,又查出什么病菌潜藏在我的血液深处。又或者那穿白大褂的血站工作人员验血后对我说,杨先生,你可以走了,我们不需要你的血了。
   
   
   
   为什么?我问,我的“奥抗阳性”不是消失了?我不是带菌者了啊……
   
   
   
   那白大褂皱了皱眉头,打断我说,我们发现你血液里潜藏着一种比较“反动”的病菌,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热血,会传染的……
   
   
   
   这当然是开玩笑,估计是被“奥抗阳性”折磨了十几年后的变态想法,可是,由于我自己确实没有义务献血过,我一直很是惭愧。正因为如此,我愈益理解了,为什么在一个停着义务献血车的广场旁边,竖立了一块纪念碑似的牌子:英雄广场!
   
   
   
   我们这些健康的人,或者我们这些自以为健康的人,有很多理由对那些偶尔出现的义务献血者挑三拣四,甚至讽刺他们是为了那微薄的抽血后的营养补助费,我们觉得他们很异类、不合群、比较怪异、与众不同等等,但我们却应该认识到,他们的血,往往可以挽救我们或者我们亲人的生命……忍不住感叹一句:
   
   
   
   英雄广场,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杨恒均 2009年6月 北京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