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寄盧
[主页]->[百家争鸣]->[寄盧]->[三類“鄧玉嬌”的悲劇]
寄盧
·陳寅恪詩集句
·賀衛方先生支教新疆序
·三類“鄧玉嬌”的悲劇
·我恨竊聽,我愛《竊聽風暴》
·博客為“公民社會”奠基
·作為第二個政府的作家
·無題
·悼楊憲益先生
·為己丑年冬月初十日作
·涉港决定草案民之所盼 除恶平乱力保国泰民安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類“鄧玉嬌”的悲劇

   一個在娛樂場所謀生的年輕女性,在遭遇權力與金錢合謀的暴力性侵犯時,由于採取三種不同的對策,從而導致三種不同的命運。或者令人不齒,或者令人痛心,或者令人激賞,但是這些命運從良知的角度,從人性的角度,都無一例外是悲劇,而且是在二十一世紀,號稱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度裡上演的悲劇。
   第一類鄧玉嬌們,完全屈從于權力和金錢的暴力婬威,她們出賣自己的肉體,也同時出賣自己的人格,通過滿足權力和金錢的婬慾,從而使自己卑微的生活得以維持;或者從此傍上或大或小的權貴或富豪,成為從他們手中分取一盃羹湯的奴才。這類鄧玉嬌助長了所有的良知已經死去的富貴者們亦即統治者們的惡習,滋養了他們的特權,使他們變得在道德上更加敗壞,在心智上更加愚蠢,在脾性上更加傲慢,其實也加速了他們的滅亡。然而她們是所有的良知已經死去的富貴者們亦即統治者們所夢寐以求的順民,這也是他們所希望的“和諧”,沒有一絲不諧和音,他們以為他們的天下就此長治久安。
   第二類鄧玉嬌們,並不屈從于權力和金錢的暴力婬威,她們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被暴力玷汚了肉體,可是她們還有清潔的人格,她們還有善良的意願,她們相信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會為她們撐腰作主討囬公道,于是她們不斷訴訟不斷上訪,相信法院或上級會還給她們一個公正,會懲惡鋤姦。可是一次次的上訪祇贏得滿腹的心酸和更多的屈辱,甚至是“被精神病”。 這類鄧玉嬌是所有的良知已經死去的富貴者們亦即統治者們所不願看到的,但是主動權還保持在在他們手裡,一切尚可掌控,也算是大和諧中的小折騰,是大平靜中的小撲騰,天下仍是天下的天下;而且他們還會進一步灌輸上級必將主持公道的謊言,他們自以為瞞、騙、拖三部曲總會奏效。其實他們是在積聚摧毀他們自己的炸藥,不過是延緩他們被摧毀的時機而已。
   第三類鄧玉嬌們,在遭遇權力和金錢的暴力婬威時,奮不顧身誓死反抗,或者魚死網破同歸于盡,或者血濺五步手刃惡賊;這是因為她們早就看穿了人民民主專政的鬼把戲,她們相信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一切都要靠自己,生命和權利需要靠自己去維護,人格和尊嚴需要靠自己去爭取,正義和公正也要靠自己去實現。其實這類鄧玉嬌們原本是溫順的家兔,祇是被逼急了纔拼死一搏。這類鄧玉嬌是所有的良知已經死去的富貴者們和統治者們最恐懼的,因為她們在最直接的意義上給他們以致命的一擊,把結束他們的統治化為具體切近的行動。為了蒙蔽善良的人們,富貴者們和統治者們所掌控的宣傳機器除了拼命妖魔化她們,就別無他法。
   這三類鄧玉嬌其實就是全體中國民衆的三個代表。面對強權的暴力侵犯,要么是隱忍茍活屈服婬威做順民奴才,進而成為統治集團的幫忙幫閑幫兇,成為禦用的文痞無恥的走狗殘忍的工具;要么是哭訴無門苦苦求告渺茫的恩賜的公正,成為精神失常者,個別僥幸獲得萬分之一的公正則祖孫三代感恩戴德,而絕大多數上訪者則在苦苦的等待遲遲不見的公正中耗費物力財力心力直至父冤子亦不能伸;要么是拋棄幻想勇于自衛做自己的主宰,讓公正在自己被逼無奈的暴力反抗中得以實現,把一個安分守己的良民逼成拿起武器的俠士。一個國家不培養自由自尊自愛的公民,卻祇能培養奴才、精神失常者或俠士,這是這個國家的邪惡之處。這是真正的人性的悲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