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寄盧
[主页]->[百家争鸣]->[寄盧]->[賀衛方先生支教新疆序]
寄盧
·陳寅恪詩集句
·賀衛方先生支教新疆序
·三類“鄧玉嬌”的悲劇
·我恨竊聽,我愛《竊聽風暴》
·博客為“公民社會”奠基
·作為第二個政府的作家
·無題
·悼楊憲益先生
·為己丑年冬月初十日作
·涉港决定草案民之所盼 除恶平乱力保国泰民安
欢迎在此做广告
賀衛方先生支教新疆序

   山東曲阜,以孔子而成勝地;冬月廿五,因耶穌而成聖節。故俗子凡夫,每乞靈於吉日寶地;而聖賢人傑,常加寵於平常時空。推而論之,學淺德薄之人,幸而躋身于著名學府,不過沾光得便,受其存身學府之蔭庇而已;而學高身正之士,即使棲身于無名學府,亦能自張門面,並因此提昇其所在學府之聲譽。譬如北京大學,神京上庠,冠蓋中華,碌碌之輩亦可托北大而招搖;新疆石河子大學,朔漠邊陲,名拘西北,非常之士適宜振雄風而奮發。
   
   山東牟平賀衛方先生,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危言儻論,憂國憂民,清流所重,學子崇尊。以法學之專業人士,而能為胡適之博士理念繼往開來,為錢鍾書先生宏文拾遺補缺,誠為標舉憲政自由、研治人文學科之楷範。老鶴倦客京華,欲買舟西湖戲水,風聞浙江大學虛位以待。孰料鶴未飛而網已張,去路斷而歸程阻,行止失據,進退無何。俟北大收畱,方感恩而未暇;旋新疆支教,其示懲亦何為?噫,學者單純,終難敵世途之險峻;書生迂拙,固不識政客之高深!予以為浙大何其折,暗算明算,必遭天算;老賀依然鶴,冷嘲熱嘲,何妨自嘲!然則賀先生去北大,則北大輕而賀先生重;賀先生抵石河子,則石河子幸而賀先生榮。一輕一重,一幸一榮,亦足以高歌當世,留韻后昆。
   
   衛方先生遠赴西域,宵小彈冠相慶,仁人垂淚黯然。予獨賀之。古語云:丹可磨而不可奪其色,蘭可燔而不可滅其馨,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金可銷而不可易其剛。君不見韓昌黎朝奏九重、夕貶潮陽,“如此江山,爭讓昔賢留姓氏”;君不見白香山楓葉荻花、潯陽江口,奈何淪落,可憐歌女唱琵琶;君不見范希文“三光”,憂樂何時忘天下:“此行極光”、“此行愈光”、“此行尤光”;君不見蘇東坡“三貶”,酒詩無處不風流:湖北黃州、廣東惠州、海南儋州。潛山余英時氏所謂知識人因言獲罪,所受之懲罰愈重,則知識人之光榮亦愈大。以此視之,當世遇衛方先生亦厚矣!焉能不賀之?豈能不賀之!

   
   老鶴西飛兮,未名湖淒淒,絲綢之路兮,明珠增光輝。李廣不封侯,魯鶴暫棲石河子;文翁能化俗,春風喜度玉門關。惟願衛方先生此去石河子,白髮不是增加而是減少一莖,皺紋不是刻深而是撫平一道,胸襟不是狹隘而是闊大一層,志氣不是萎縮而是深廣一分!君何妨:花開花落,寵辱不驚;雲捲雲舒,去畱無意。君不聞:天涯無處不芳草,西出陽關有故人。君且誦: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賀郎今又來!余既為序,更為歌曰:黃沙大漠兮,芳草斜陽。天涯綠洲兮,戈壁胡楊。護持底綫兮,桃李芬芳。萬千珍重兮,山高水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