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自立博客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俄罗斯政党政治的缺陷
·如何定义平庸的恶?
·也说周恩来
·反思曼德拉
·大宪章发生论及其他
·从极权过渡到专制之梦想
·关于“道歉”戏码
·北京(三首)
·毛国际地位形成之荒谬
·红外围思想考
·王晶尭追索卞案
·王晶垚 关于宋彬彬刘进虚伪道歉的声明
·王晶垚痛斥伪善道歉声明
·王晶垚声明的历史意义
·zt声援93岁的王晶垚!
·解联合政府梦!
·挺妓转型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在佩洛西到中国,到北京的时候,她会说,今天,我是一个中国人/北京人/巴东人吗?当然不会。这就是美国人关于人权现状言说和行动之悲哀!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5/23/2009

   

   上次我说过“希拉里不救刘晓波”一事。现在到了佩洛西是不是救邓玉娇——这件事情。

   

   于是有人会说,你的说法不准确,因为老佩来华,是来说环保的,她甚至拒绝回答美国议会咨询,她访问中国是不是会提及人权问题。

   

   究竟会怎样,只有她到中国后,听其言!看其行!

   

   但是,我们却对另外一种说法给予关注,就是一些在美华裔华人所言之:“我(首先)是美国人”(见VOA龚小夏言)的深刻内涵。这其中包含语势的歧异。省略而言,作为维护一国价值而非普世价值者,如果以此逻辑延伸她们的政治学说和政治观点,很多时候会出现严重误识和悖论。简而言之,如果昂山素季说,她是一个英国人,首先是一个英国人,会出现什么情况?(因为她本身就是英国人的妻子)!

   

   如果马英九说,他是美国人(一度是卡片持有者),首先是美国人,在台湾,又会出现什么情景?

   

   如果历史上很多可以是各国公民者,都说他们首先是外国公民,他们的政治诉求是不是就要打折?

   

   问题的提法是,佩洛西的例子和希拉里的例子说明,她们确然首先是美国人,首先是美国利益的袒护者——对于这样一种政治前提,我们如何估价?她体现了中国利益和中国人的利益吗?还是她其实是在体现美国外交?人权议题实在其次。这样,邓案是不是人权问题之决定,就要由佩洛西之美国价值论做出取舍,尔后再行议定之事;我们确认,她是根本不会提及此案的;虽然,她作为一个女人,和邓女,没有人权定义上的什么区别。

   

   最后,这个美国利益和普世价值之间,产生实用主义与之龃龉和抵触,最后,实用主义还是要战胜普世人权选择。

   

   选择的结果,一如我们看见过的,就是希拉里和共产党“同舟共济”。

   

   那么,佩洛西这个原来反对反人权犹烈者,今天,她,会不会也持“同舟共济”论呢?

   

   她何以会忽然顾左右而言他,不正面回答议员关于人权中国问题之提问呢?

   

   回答就是,她,也(当然)首先是一个美国人;再,美国人现在要和中共国同舟共济,所以,秉承希拉里不救刘,佩氏,也不会救邓(根本不会提及救事——虽然她是异议人士的所谓挚友)。

   

   所以,美国价值表现的人权议题含有极端虚伪的价值——它和认真和真挚的美国另外一些有识之士的真正人权表现和价值坚持,组成双面现状。这个双面规则,这就是所谓美国特色。

   

   故此,我们要说,如果你确实“首先是一个美国人”,你当然可以不救刘、邓,也可以只是谈及美国某某地区的牛奶价格和股票涨落问题,而罔顾什么刘、邓。那么,首先作为美国人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谈及普世价值和中国问题呢?

   

   她们又有什么资格谈及世界之解放,首先是妇女之解放之议题呢?

   

   她们同样没有什么资格谈及全球化世界政治、人权问题——于是,作为世界警察的美国,难道还要维持这个普世价值,坚守什么人权尺度吗?你干脆搞成美国国家利益观,不就成了?

   

   在另外一个方面,作为民主和异议人士的人们,他们如果也“首先是一个美国人”,那么,好了,六四事情,文革事情和整个中国课题,难道要由这些“美国人”而不是中国人来解决吗?

   

   他们解决的方式,难道是今天的希拉里和佩洛西方式吗?

   

   这个方式又是什么东西呢?!

   

   他们站在刘、邓立场上的善心善行,难道不是首先要秉持美国利益优先的某种价值观,从而对之听而不闻,故意回避吗?

   

   于是,由美国人维护/或者不维护中国人人权观,成为这个世纪和上个世纪以来的独特风景。一些美国人、美国华人甚至异议人士,对于何种中国人要维护其人权,何种中国人可以放弃之?采取筛选主义,难道是可以容忍的吗?

   

   抑或,美国人可以对昂山素季(近来被再度判刑)大声呼吁, 讲求人权,却对于邓,刘等人可以完全忽视(白宫中人)——这是美国特色,还是中国特色呢?其实,这是美国政客习惯性选择中的不选择——这个选择或者不选择,有赖于美国利益的尺度和价值。所以,佩洛西可以一会大放厥词,大谈人权,却也可以忽而对此装聋作哑,问而不答;他们究竟要作甚!就是中国人老话所言,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一切以美国利益为重;他们只是美国利益指挥棒下的政治秀而已!

   

   他们的普世价值和希拉里、佩洛西的美国价值一样,首先遵守和秉持美国利益观。所以,中国人在美国价值的遮蔽下,产生美国价值就是普世价值的幻觉,实在应该反省。

   

   世界上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拯救我们的,只靠我们自己。

   

   这是一个悲哀的、近乎孤立主义的分析和定位,但是,现实如此,不得不如此然也!

   

   对此的唯一反驳言说,就是肯尼迪说过的,“今天,我是一个柏林人!……”

   

   他说——

   

   “世界上有许多人确实不懂,或者说他们不明白什么是自由世界和共产主义世界的根本分歧。让他们来柏林看看吧。有些人说,共产主义是未来的潮流。让他们也来柏林吧。还有些人说,我们能在欧洲或其他地方与共产党人合作。他们也应该来柏林瞧瞧。甚至有那么几个人说,共产主义确是一种邪恶的制度,但它可以使我们取得经济发展。‘Lasst sie nach Berlin kommen(德语,意为“让他们来柏林)!’

   

   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如果有那么一天,当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享有自由,那时我们便能期待这样一个神圣的时刻的到来:在和平与希望的光辉中这座城市将获得统一,这个国家也将获得统一,欧洲大陆亦会获得统一。当这一天最终来临时──(它必将来临),西柏林人民将能对此感到欣慰:

   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他们始终站在最前线,捍卫着上帝赋予人类的自由权利。

   

   一切自由人,不论他们住在何方,皆是西柏林市民,所以今天我作为一个自由人, 可以很自豪的讲:‘Ich bin ein Berliner!’”

   

   在佩洛西到中国,到北京的时候,她会说,今天,我是一个中国人/北京人/巴东人吗?当然不会。这就是美国人关于人权现状言说和行动之悲哀!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