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杨恒均之[百日谈]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正在墨尔本访问期间,收到国内十几位网友的来信,要求我对杭州发生的富家子飙车撞死人的事件发表评论。墨尔本离开杭州实在太远了,我在这里又非常忙。也就没有回复这些网友。可今天打开电脑阅读了杭州发生的那起富家公子撞死人了还若无其事,同伴还轻描淡写的说“可以用钱摆平”的旧闻,我就被雷到了……
   
   
   
   我被雷到了,不是因为这件事有什么大不了,在神奇的中国,这种事真不算什么。倒霉的是他正好撞死了一个大学生,如果撞死的是一个农民工、一个打工仔,这新闻会变成旧闻了还从电脑屏幕跳入我眼帘?这和几年前倒霉的广东收容所相似。他们不该打死了一个大学生孙志刚,闹出废除一部让他们赖以为生的恶法的大事。那段时间,得了各种“心脏、心血管、脑血、卒死、暴死”等等“疾病”死在收容所里的非大学生,有多少?你知道吗?我和你打赌,你现在还不知道!

   
   
   
   我被雷到的也不是网络的作用,虽然杭州市率先公布了互联网实名制,但大家请现在马上去搜索一下,关于杭州的这件案子,外地的网络很热闹,杭州的网络很“干净”。谢天谢地,只是杭州实行了实名制,全国还没有,否则,那位浙江大学生的生命很可能就会被几捆人家可以当作消费的钞票给“摆平了” ……
   
   
   
   那么,我是不是被“钱就可以摆平了”的豪言壮语雷到了?不是的,说实话,我对那位肇事者的同伴是否真说了“钱就可以摆平”这句话持怀疑态度,如果真说了,他要就是失去了理智,要就根本不是人类。所以,我不多作评价。然而,不管他说了没有,即便这句是有人杜撰的,也是非常合理的“杜撰”。这句话代表了中国当今的一些“真理”,不仅仅是这些富家子的“真理”,也不只是普通老百姓的“真理”,而是全中国从上到下的“真理”!
   
   
   
   君不见,现在只要出了关系到老百姓生命财产的大事,都可以被财大气粗的地方政府和权贵们用钱摆平?用钱甚至可以弄出“和谐”的气氛,对于他们,这钱不是自己的,何乐而不为?而对于可怜的受害者,除了争取到几个钱之外,还能干什么?
   
   
   
   ——可怜的民族,却经受了这种金钱的侮辱,眼看着“用钱摆平”背后是我们整个民族的道德沦丧和法律的形同虚设!
   
   
   
   可我还是不会被这种上行下效的“金钱摆平论”雷到的,因为我早就了如指掌了,因为说一下你们也许会骂我自私的话,我已经把孩子转移到这里了,让他们“生活在别处”。至于我自己,就没有办法了,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你们看,其实我是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只是和一些人理解的民族主义不同而已。
   
   
   
   也许某一天,当我自己一不小心,被自杀或者被撞死之后,我也不算倒霉的。为啥?你算一下,我这条命值多少钱呢?在那些权贵眼里,孙志刚等大学生比较值钱,那我刚刚拿到博士学位,应该可以讨价还价,多贵几捆钱吧?
   
   
   
   说过了,请原谅。我想强调的是,我不是被这些我们生活其中的荒唐的规则雷到了,因为我现在正在澳洲,杭州的富家子们车开得再快,践踏交通规则、大学生尸体和法律,也冲不到这里,我们是安全的,你们的孩子是安全的——
   
   
   
   真的吗?真的吗?我就是被这个问题雷到的!实在是太巧合了,我这次在墨尔本接触的几位朋友正好都对墨尔本中国留学生了解颇深,中国到澳大利亚墨尔本来留学的,大多非富即贵。
   
   
   
   这些留学生的问题已经成为墨尔本当地的严重问题,我这里不多说了,只是告诉大家,无照驾驶、超速驾驶等等严重危害社会安全和他人生命安全的问题西方本来就有,然而如果以人口比例计算,墨尔本的中国留学生中违法乱纪的比例高得惊人。更不用说,这些年在澳洲和新西兰,绑架和凶杀已经成为中国来的留学生的两大生活指标。而且这次去墨尔本几乎切身体会到,这个城市有一百多个妓院,里面的卖淫女已经不成比例的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妹,而嫖客却更不成比例的是来自中国的富家子弟……
   
   
   
   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难辞其咎。主要来自中国等地的留学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的主要产业,至于你花钱来学到什么,他们也并不一定管得了。他们只认钱。当然他们也遭到了报应,目前越来越多的澳洲人感受到来自中国留学生的威胁,从价值观到社会治安、生活习惯等等,成为部分澳洲人嘴里的“中国威胁论”的一部分。
   
   
   
   当然西方的政治正确也没有起到积极的作用。例如,在澳洲,你可以炒作一个白人杀人或者作奸犯科,如果你炒作一个黄色人种作奸犯科,你很可能违反了政治正确而引起一片声讨。这一点和在美国差不多,美国的黑人犯罪率明显高于其他种族,而且有些种类的犯罪,高得离谱。然而,根据政治正确的一些规则,你却不敢过多拿出来说教和宣传。(这里说的“说教和宣传”是从正面意义上来说的,其作用是为了引起重视从而阻止更多的犯罪)
   
   
   
   抛开澳洲等当地政府的失误,我们应该更多地自我反省,为什么我们那些富家子弟出来后学习马马虎虎,作奸犯科,无视社会规则,不顾道德标准?
   
   
   
   澳洲墨尔本的著名作家和记者王晓雨先生对此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和比较独特的看法,他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这些中国留学生出来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哇,怎么没有人管我了?不错,到了西方国家,确实没有人管你了。这里的政府是服务的,连警察都是更多的保护好人而不是整天盯住坏人或者有些人认为的“坏人”。我们的小留学生在国内被管习惯了,到了海外却发现,没有人管了。
   
   
   
   王晓雨说,很奇怪,中国有那么多留学生出国留学,这些人在原则上还是中国人(中国护照),但中国却没有一个相应的机构管理他们,而外国政府因为这些留学生也不是当地居民,也没有相应的机构针对他们。于是造成唯一和这些留学生打交道的就是移民留学中介了,而他们是只要有钱收,什么事也不会管的。
   
   
   
   但我认为“没有人管”还不是最大的问题,事实上,如果这样说的话,外国的孩子也是“没有人管”的(当然有父母在身边管)。那么,怎么看待管的问题?
   
   
   
   我认为在现代文明社会里,管理一个人不是某个机构或者某个人(包括家长)的主要责任,如何“管”一个人,应该包括两点:一是价值观的培养,也就是我一直推崇的核心价值观,二是法律的“管教”。如果说价值观在内心约束一个人,告诉他们什么可以做,那么法律则是更加严格地向他们展示什么不可以做,你做了就是犯罪,就要付出代价。
   
   
   
   而中国当今的学生恰恰在这两方面都缺失,尤其是一些富家子弟。在国内他们生活优裕,作奸犯科,都可以靠父母的特权或者大把的金钱摆平,而他们受到的那个教育自然也和这个联系起来了:他们是权贵的后代,比一般老百姓高,有事也可以摆平。加上对人的教育、人权和“以人为本”的教育基本上在中国的中小学课本中仍然找不到踪迹。胡锦涛主席的“以人为本”的思想根本没有体现在课本上,中国刚刚公布的《人权行动计划》则更是应该进入中小学课本,可惜,没有!
   
   
   
   对于这些出国的留学生,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如果说他们有些人在中国时还是对中国的法律知道一些皮毛的,但到了国外,却没有任何机会对国外的法律作一个了解。他们不知道,在澳洲这个没有政治犯罪,没有思想犯,自由得一塌糊涂,甚至连凶杀案也非常少的国家,人们对酗酒开车和超速是最深恶痛绝的(也是澳洲最大的杀手)。
   
   
   
   现在大家知道是什么雷到我了吧?杭州不安全,但有了中国富家子弟留学的澳大利亚也有可能不安全。我们常常说,不受限制的权力,是腐败和一切邪恶之事的根源。其实,我还有加一句,没有信仰和核心价值观的富家子弟们,同样会给这个世界造成无穷的祸害。
   
   
   
   中国富有了,虽然靠不正常的手段得到的钱财毕竟也是钱财,如果会用,照样是积德积善。甚至可以把资本积累时毛孔里的肮脏污垢洗掉一部分,然而,中国的富人们显然学会了比尔盖茨的赚钱方法,却不但没有学会人家如何花钱,甚至根本就没有弄懂人家为什么要那样花钱。于是,相当大一部分中国富翁(包括他们的二世祖)除了花天酒地,就是使用金钱去丧天害理(买处女、开车撞人、购买上大学的指标、操控股事、行贿受贿等等)。
   
   
   
   中国的首富有时对大众是危险的(例如上海的周正毅,国美的黄光裕),因为他们赚钱不择手段;同时对于权贵,他们也是定时炸弹,因为他们有了钱又更不择手段地去花费——正如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近日警告的,一些富人使用手中的钱“认养”了国家的公务员,把这些本该为民众服务的干部弄成了富人的“家奴”——,从杭州富家子弟撞死人的事,我们是不是有理由担心,权贵们还想用自己手中的钱和权,把国法变成家法?
   
   
   
   现在如果我们任凭这些没有核心价值观,蔑视法律的富家子弟到处随心所欲,我担心,不光是杭州的街道不再安全,今后还有温哥华的街道、墨尔本的街道和奥克兰的街道……
   
   
   
   《与华人华侨谈“中国威胁论”》之二
   
   
   
   杨恒均2009/5/12 墨尔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