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看了我写儿子在西方上学的文章,很多朋友写信给我,希望我就教育问题写一些文章,发表一些看法,提出一些建议,推动一些改革。我又何尝不想呢?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教育是头等的大事。如果想一个国家发生变化,最平和又快捷的办法就是对成人加强启蒙教育或者宣传洗脑,可如果想让一个国家彻底发生变化,则非得从孩子的教育开始不可。
   
   
   
   对成年人的思想控制,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控制了现在,就可以改变过去;改变了过去,也就掌握了未来。说的是篡改历史和控制舆论的重要性。可如果在和平年代,则我认为下面的话更加具有普适意义:谁控制了孩子的教育,谁就掌握了未来。

   
   
   
   当然,我这里说的教育,强调的是教育的内容,是我们用什么来教育我们的孩子,而不是多少人读书,多少人失学的问题。
   
   
   
   我对一个国家教育的重要性的认识有一个过程,和我出国之后的经历有一定的关系。那时我很想知道中西文化的区别到底在哪里,以及为什么只要在大陆读过小学和中学的年轻人出国后就永远无法真正融入西方社会,而在西方受到小学和中学教育的移民第二代却再也无法融入中国大陆的社会——你能告诉我有一个海外出生的华人华侨能够从精神上回流到中国大陆的例子吗?
   
   
   
   十几年前出国后,我除了老老实实潜伏下来,研究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治和军事外,有段时间我一度把注意力转向教育,因为我隐约地意识到,无论政治还是军事,甚至是经济,都不能最终决定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我们国家的未来最终将由我们施于孩子身上的教育来决定。
   
   
   
   于是,我先后在美国和澳洲大学(美国的是华盛顿的一所大学,澳洲的是悉尼大学教育学院)里申请了教育学硕士等课程,但都因为看不到显著效果而半途而废。可我却得出了一个结论,教育形式和方式不重要,重要的是教育的内容。因此,我一度悲观地认为,与其任凭学校把那些垃圾和有害的东西灌输给我们的孩子,不如让他们当文盲。当文盲的话,他们总还有靠自己的天性和经历觉醒的一天,可一旦被灌输了那些所谓的“知识”和害人的价值观,他们就沦落为世界上最不可救药的“知识人”了。
   
   
   
   没有拿到教育学的硕士、博士学位,可我自认对教育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我从中国农村小学读起,又到多个国家读书,在四十多的高龄才拿到博士学位,没有经验也有教训吧。可我不得不承认,由于最终认定是教育的内容决定一个国家和民族命运,而我始终无法掌握外国小学和中学的教育内容——因为我不可能再靠我一直自鸣得意的“实践”的方式到西方国家的小学、中学去“潜伏”,去取经。
   
   
   
   可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没有想到,我对中西教育最大的灵感和收获却来自我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国内读幼儿园,到美国和澳洲读小学,小儿子出生在国外。我对他们的教育一直很重视,那是父亲对儿子的本能关心。可后来,就在我对教育很迷茫的时候,我逐渐发现,两个分别在美国和澳洲从幼儿园一路读到高中和小学的儿子,却给我另外一种启示。虽然我竭力在用自己认为是对的方式方法教育他们,然而,短短两年后,我就发现在教育上(包括世界观上)他们和我渐行渐远。那时我最想知道的是,澳洲人使用什么样的教材,在短短几年里,把我的儿子从我身边“夺走”?我并不是没有说服力的人,可面对他们学校整天放羊似的教育,我竟然显得无能为力!
   
   
   
   (插一句,说到美国和澳洲“放羊似的教育”,我要控诉:几乎就在儿子要考大学的前一年,他们竟然还是我行我素,根本没有延长教学时间,早上九点才上课,下午三点就放学了,中间竟然还有那么多体育和课外活动。读小学的儿子就更不用说了,读到四年级,竟然没有给我带回一本让老子看看他在学什么的“课本”,到他教室去,竟然发现,他大部分时间是爬在地上一边玩耍一边听老师讲课的,我郁闷啊!想当初老子在神州大地的时候,从小学到高中,早起晚归,忙得连偷看邻家女孩的时间都没有……)
   
   
   
   从自己和儿子身上,我深深的感觉到,教育的重要性在于教育的内容,而我们长成什么样的人,是在小学和中学就被决定了的。从那以后,我发现自己在研究教育上的“潜伏”毫无疑义,反而是无意中以儿子做实验,让我感受良多,也最终让我明白,人是怎样被教育出来的?我为什么是我?我的儿子又和我有什么不同?……以及,你为什么是你,那些年轻人又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大家注意到,我并没有说哪种教育好哪种教育坏的意思,这不是此篇短文里要探讨的。实际上,中国现代的教育体系几乎都是从西方引进的,特别是理工科的设置和内容几乎全盘西化,就连社会科学,各科目的设置也是从欧美以及前苏联引进的。唯一有中国特色的是我们的政治、思想教育和语文课文内容的设置,让我们有了中国特色。
   
   
   
   和很多朋友期待的我来攻击一番中国教育相反,今天我要“攻击”的正好是儿子所受的西方的教育。我的大儿子十六岁了,快要高考了。我对大儿子影响比较大,从幼儿园就灌输他要“有所作为”,他的成绩也一直很好。可是正如我所说的,他已经从我对他的中国式的灌输渐渐走开。
   
   
   
   我曾经按照我的父亲对待我的方式多次和儿子讨论理想,也就是今后想干啥事、想从事什么职业,一开始,他还能听我忽悠,要做一个有意义的人,要当科学家,要当公务员,要当作家,要当……。可最近一次他的回答让我非常吃惊,他对我说,可以开一个卖东西的小店铺啊……
   
   
   
   乖乖隆的冬!你不在中国,我就不怪你不想当雷锋、王杰、黄继光,但你至少也应该有当一名厅长、局长或者师长、团长的志向吧,再不济,你也应该搞个科学家、不拿工资的市长、总经理、作家什么的玩玩吧?没想到他的理想就是去开一个小商店,看到我横眉冷对怒发冲冠血脉膨胀浑身上下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儿子心态平和地说,能养活自己,干点自己想干的事,就很快乐了。
   
   
   
   鉴于万恶的西方教育把我的大儿子搞得一点“理想”都没有了,我就立即把关注焦点转移到刚上四年级的小儿子身上。我要多和他交流,多引导引导他。特别是利用他回国的机会,我得让他从小心中有一些榜样。要知道,在中国的教育下,像小儿子这么大的孩子,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但有那么好的主席(主席的睡衣)、那么好的将军(朱德的扁担)、还有让孩子都能流出眼泪的“人民的好总理”恩来同志,而且,九岁的中国孩子谁不知道雷锋叔叔的故事?
   
   
   
   可是,我郁闷地发现,我的那一套在小儿子身上完全不起作用,才多少年没有把他抱在怀里啊?竟然这么快就被澳洲的学校“洗脑”了?!
   
   
   
   很显然,我已经无法在儿子心中树立一些我认为是楷模的榜样,无论是什么“家”还是那些有权有钱的人,小儿子几乎没有任何概念,说到“当官的”,在他眼中,竟然和工人、农民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当官的”还没有一个拥有几匹马的农民酷。在儿子眼里,当官是不实际的,又不开工厂,又不卖东西,靠什么赚钱呢?靠税收养活的人,总要看纳税人的脸色,腰杆总是站不直的啊。(所以大家也应该注意到,西方最优秀的人才,总是集中在创造财富、钻研科技、从事教育等领域,至于公仆的行列里,大多是碌碌无为的家伙)
   
   
   
   在儿子们的学校,好像没有任何政治思想教育课,也没理想培养之类的课程,我曾经和八十岁的老父亲讨论这个问题,他和我一样感觉问题很严重,我们当时一起哀叹,这种(西方)国家,到时培养出来的人怎么会有干劲和理想?我们一致同意,关于理想、道德和中国式的思想教育这一课,就由我这个老爸来完成。
   
   
   
   不幸的是,我失败了,更不幸的是,儿子并没有失败——不幸在哪里?不幸在我从中国带出来的那一套是失败的!更不幸在哪里?在于我那失败的一套正在教育全中国的孩子!
   
   
   
   人家的孩子培养出来却能够让这个社会挺和谐的,甚至那些整天放羊似的教育却仍然培养出在科学技术和各方面都引导世界潮流的人才,而我们,一个最注重理想和思想品德教育的国家,却培养出——我不说别人,说我自己好不好?——培养出我这种到了四十岁还在迷茫和彷徨的人……
   
   
   
   我再强调一句,区别不在教育的方式方法,甚至不在于有多少人不识字,是文盲,更不在于我们的孩子是否从小学就开始加班加点学“知识” ……问题的关键,也即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在于:我们用什么样的价值观和“知识”来教育我们的孩子!
   
   
   
   杨恒均2009/4/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