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
自立博客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阿伦特的大哀赋--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作者:刘自立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三

   

   于是,"个人"这个单性名词很快成为"人民"这个集合名词界线不分的混淆--个体主义是自由主义的人伦、政治观点要则;其产生于文艺复兴时期,在人文主义思潮中得以发展;且在二十世纪后,越过其所谓的衰落期--"阶级社会崩溃的气氛下,欧洲的群众心理有了发展"(同上)--成长到二战以后。(其间,关于哈耶克与凯恩斯之争,成为前者坚持正确原则之证--费边主义和边沁主义兴起,对于约翰.密尔(穆勒)而言,是社会主义渗透了自由主义,是为其转折点--(见陈奎德《海耶克传》)--但是,这个争论,在眼下发生经济危机的时候,(似乎是)要被否定之否定了。在经济自由主义观念受到置疑的今天,政治学自由主义也受到怀疑或者滞后。那种先经济、后人权的观点,很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华盛顿会议后,美国人炸毁自己的军舰那样天真烂漫。但是,在自由主义受到嘲笑而超人哲学(种族优越学)取代之的历史回眸中,重新确定自由主义之原则,是重新出发和重新寻找正确路径之需要。而按照阿伦特的观点,自由主义之个人主义观念,在各个历史时期,无不受到错误引导而走偏了自身之路,忽视了社群主义的关照和认知。这是一个很大的政治学挑战,当引以为鉴,深察其中。

   

   阿伦特的表述基本上秉承两个原则,一是极权主义政权消灭阶级说和她更加著名的犹太人问题分析。前者与后者既有关联,又有区隔。

   

   她在该著中说--

   

   "……个人只是作为一个'民族成员'(加黑体字--笔者)而行动,无论他属于哪一个阶级或哪一个政党,否则他绝对不直接面对公共事务,或者认为对公共事务的实施有直接责任。"

   

   又说,"阶级成员资格及其有限的群体义务和对政府的传统态度,阻碍了公民意识的成长,使公民不会感到对政府的统治负有个人责任。只有当阶级制度崩溃,使民众系结于政体的可见和不可见的关系也随之而去的时候,民族国家居民非政治的特点才会暴露。"(同上)

   

   她说,"阶级制度的崩溃意味着政党制度的自动崩溃,这主要是因为这些政党作为利益政党不再能代表阶级的利益。"(这对于根本不受历史上政党代表的中国人是陌生的。)

   

   "阶级保护墙的倒塌将一切政党背后迟钝的大多数人转变成为一种无组织、无结构、由愤怒的个人组成的群众。"(国人也从未体会到在革命运动前后什么是愤怒的"个人"。)德奥诸国一战后失业群众剧增,"他们在相关的国家里人数上占有很大比例,自二战以来,在法国和意大利支持了极端倾向的运动。"(这里涵括了第一次大战后的纳粹和二战后的左倾运动。)(同上)

   

   于是,阿伦特在这里讲到的"民族成员"和"阶级成员",是为她解释极权起源之要点。

   

   从极权主义两大政权来看,德国纳粹的种族消灭政治和斯大林的阶级消灭政治,互为引证,东西兼治,成为屠杀人类的可悲历史--加上中国毛泽东主义之"阶级斗争"论,其实也是阶级消灭政策和后极权主义的内陆"殖民"政策(即:由一部分人剥夺另外一部分人,以制造原始积累之新资本官僚体制),故此,出现世界历史上三大极权主义体系。

   

   一直以来,阿伦特在其著作中辟出专门一章,题目就是"无阶级社会"。其观点简约而论,即:极权主义消灭了各个阶级赖以斗争的人权、也就是个体主义。纳粹统治者明确告知德国人,他们是没有人权,没有个人(身份)的螺丝钉--这个说法就是"分子人"之说法(所谓最弱的社会结构也比无结构社会要好些,正是阿伦特对其之批判);而毛的以这个阶级推翻那个阶级的革命和运动,与纳粹如出一辙,也是要根除个人的任何阶级属性。我们在辨析毛之阶级斗争学说的时候,尤其强调的一种歪曲和误解,就是人们一直以来,认为毛延续了西方传统意义上的阶级斗争和阶级权限。其实,这个误解的原因十分单纯,就是中国人不知道什么是正常的阶级斗争和阶级权限。毛政权使得农民和工人成为其政权最大的牺牲品。而纳粹,更加肆无忌惮地说,作为个体存在的任何个人,都是荒谬的,要被镇压和屠杀的--他们组建"命运共同体"、无社会结构于国家于社会--于是,这个问题的症结究竟何在?

   

   关键在于,西方社会一直以来强调一种阶级分化,融合和斗争说。这种斗争自古已有,且在古代,中世纪和近代社会中展现其态。我们熟悉的希腊城邦和中世纪自由市,加上十六、十七世纪法国地方议会,英国革命前的议会,都是法国革命之前阶级斗争和"各阶级允许斗争"的历史事实。其三权分立原则的出台,甚至肯定孟德斯鸠所谓英国第四阶级即暴民阶级,对于政权之制衡作用。稍后的德国社会主义运动和俾斯麦"为反对党架起金桥"之说法,也呈现了阶级斗争和允许进行之之做法和观念。基佐关于西方各种政治体制轮番出台,是为了争取自由--这个说法,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肯定了阶级斗争。所以,和极权主义消灭阶级和阶级斗争刚好相反,阶级斗争,正是西方社会不消灭阶级的历史证据。

   

   所以,到了马克思阶级斗争--用无产阶级消灭一切剥削阶级--执行列宁无产阶级专政之"制度"说出台以后,这种阶级斗争概念,走向完全相反的路径。致使阶级庇护的个人,成为一种无载体存在。这种其实是寄托于近代专制和民主政府篱笆之下的自由主义诉求,当然很少言及阶级斗争之必要。但是,这同样是自由主义对其本国居民不言而喻的事实和概念前提。在这个自由主义移位到中国以后,这个不言而喻成为不言不喻,甚至根本就罔顾前提和罔顾现实。其大致的表现是,自由主义在民国政权里业已式微,形同虚置,但是,自由主义载体,还是基本存在,没有所谓大一统的文化极权;到了共产党这里,一切就根本颠倒。自由主义赖以存在的前提基本消失,连同自由主义个性说。回到阿伦特,她认为,即便在西方,这种个性说也只是对待某一部分人,而罔顾另一部分人。于是,和西方极权不同,中国极权是将一切人,一切"人人反对人人"的运动,纳入毛制内而从无列外(并非制度之外的多余人运动--在精神和实际上如此);而纳粹主义,则刚好是敲碎了最后至兴登堡魏玛宪法之最后一道体制内防线,而杀出西方法权之重围,推举希特勒民主登台,而后毁灭民主。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过程。

   

   在细读阿伦特个人主义辨析的时候,人们发现,她所执拗的逻辑仍然是,所谓国家和群社组织,没有将一部分人纳入到自由主义者所谓近代国家的法权和民主体制中,而形成多余人的存在。这个赘人体系,因为反对政权对其的抛弃而形成一种根本意义上的反对资产阶级社会的力量。这股力量,最后成为颠覆资本主义法权和体制的极权主义原动力。于是,最为明显的"阶级斗争"观点,成为阿伦特和马克思主义关注资本主义社会的殊途、不同归的世界观。其区别则是,马克思企图以阶级立法,阶级专政,营造一个理想社会--列宁企图以劳工群众之苏维埃主义代替旧政府--而斯大林以共产党官僚体系颠覆了苏维埃制度(这里,一如阿伦特所谓国家社会主义并不是法西斯主义论一样,区隔了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某种不同:这种不同就在于,墨索里尼的专制空间和纳粹绝对极权之间的自由预留问题)--而阿伦特认为,正是因为阶级忽视问题,导致了阶级冲突的发展,而形成了某种中国人所谓流民群体的出现(这是一种并不贴切的类比)。这样,阶级斗争和阶级抛弃,转变成为一种体制外力量,最后形成极权主义之阶级根基;而这个阶级斗争的势头,很快就被纳粹主义利用而融合于极权主义政权。人民,成为除去共产主义名词之外,又一种所指无意义的涵涉。因为人民,无论在马克思那里,还是在阿伦特那里,都成为一种虚无主义集合名词,而基本处于无解状态。人民和无产阶级,和犹太人一样,成为马克思主义政权镇压的对象、纳粹消灭的对象。

   

   阿伦特说"巴甫洛夫的狗,降低到最基本的人类样本,一组反映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反应清除和取代,这些就是极权主义国家里的模范'公民';这种公民如果是在集中营之外制造的,就会不完美了。"(同上)这就是我们熟悉的"同一个梦想"的最好诠释--"只是在梦中才有隐私",纳粹理论家如是说--这样的提示比比皆是,中国人还是呈现了巴甫洛夫效应;即便这个效应看来是反党的。

   

   利用无产阶级的无产阶级领袖和利用西方资本中介的犹太人群体,最终造就极权政治消灭阶级,戕杀(某几个)种族的历史悲剧。这是西方世界末日文学和虚无哲学预言、却无法制止的悲剧。其源头,皆来自资本主义法权阙如本身。马克思可以以某种资本未调试状态,实行暴力革命之鼓吹;阿伦特则指出,资本主义体系,制造资本过剩之经济力量,抛弃了那些不为其法制保护者,加上那些"印度女皇"们,构成了极权主义的源泉。对外不民主的力量,最后导致对内极权--她这样认为--这个预警,是极为重要的。因为,资本主义对待中国等非民主国家的政治理念,所谓"同舟共济"政策,其实是阿伦特批判的、对外不民主之原则的延伸。这个势头,即过剩资本流向生产和成本低端地区的一贯趋势,造就了一股毁灭其自身的极权源头--而这股力量,现在结合东方极权和东方生产方式,以跨越东西方的势头,正在形成反对他们的美、欧资本力量。这个趋势,究竟会发展到何等地步?至少奥巴马中国政策团队中人,一无所知。

   

   四

   

   在比较深层次的文化基因和文化传统之分析中,阿伦特对于西方人的人权双重标准提出尖锐的批判。其矛头指向,首先是那位反对法国革命的英国人柏克。

   

   在分析和解构西方人权虚妄说的时候,她尖锐指出柏克的人权两分法之荒诞,从而揭示了西方政治、历史之人权罔顾,人权虚伪说--而这又牵涉到种族和阶级分野的历史背景。

   

   她说--

   

   埃德蒙.伯克"反对法国革命的《人权宣言》的一些著名论点。这些论点支撑着他的结论,即人权是'抽象'的,比较聪明的做法是依靠一种对权利'限定继承',象生命一样转交给子孙;他还宣称,人的权利不应该是不可分离的人权,而应该具体地说到例如'一个英国人的权利'。根据伯克的观点,我们所享有的权利产生于'国家内部',所以法律的依据不必是自然法则、神的旨意、任何关于人类的概念,例如罗伯斯庇尔所说的'人类'、'世俗的尊严'等等。"(同上)这一概念和人权去上帝观化有关,而于普世价值说无关。(伯克坚持之民族、种族和阶级偏见和盘托出--加上现在一些笔者呵护其保守主义之反对革命文字,其实,正是他们不谙伯克和迪斯雷利主义之所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