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曾铮文集
·A State of Torture
·Charles Hugo's Laughters
·虞超的笑聲
·兩張表情迥異的臉
·十六歲時的傷感
·三十歲的新生命
·Is Reunification of South and North Korea an Option for the Chinese Co
·與美國人做「生意」 Doing "Business" with Americans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25) 曾錚的圖片故事(25)
·愚蠢的我 令人神經錯亂的科技 Stupid Me & Terrifying Technology
·全球訴江(1) 「畢業旅行」陡吃官司
·「別跟特朗普總統打交道」?我焉能枉擔此虛名!
·神韻音樂: 聽過才有的膚淺認識
·My Humble Understanding of Shen Yun Music
·An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regarding His Visit to China
·人消費
·鄉愁 Homesickness
·難民申請艱辛路 The Harsh Road of Asylum Seeking
·A Mature Person 內心成熟之人
·《靜水流深》中文版再版 亞馬遜網站全球發售
·《靜水流深》再版序:靜水流深 穿破暗夜
·世界是精神的物化
·《靜水流深》再版自序
·中共國取消主席任期限制 有啥好驚慌的?My Quick Thoughts on China's Prop
·「適者生存」在美國 One of the Reasons Why I Should Live in America
·Seeking the Way 步虛歌
·Troubles 麻煩
·Why Do I Write This Book?
·The Soul of My Poetry 文心
·The Mystical Udumbara 優曇婆羅花
·「情人眼裏出西施」曾(錚)解 A Beauty is Created by a Lover's Eyes
·以對——和元曦《無言》
·「俠女」隨想 The Spirit of a Female Knight
·「俠女」隨想 The Spirit of a Female Knight
·A Song from Tibet 藏歌
·Elegy 大提琴之《殤》
·A Snowy Day in Spring 春雪有懷
·An Example of How the Chinese Consulates Are Spreading Lies
·Pear Flower 梨花詩
·題白雲詩社 In Appreciation of The White Cloud Poetry Society
·「急思廣溢」新解 What is Cang Tou Shi?
·白蓮歌 Song to the White Lotus
·陌上(調寄天淨沙)On The Way
·鴻蒙前的歌唱 The Song Before the World Begun
·定中 In Tranquility
·詩語的飛翔 Upon Word and Wing
·Catching the Moment—Appreciating and Analyzing "On the Way"
·「遍插茱萸少一人」-寫在北大建校百廿年
· 西江月·初冬有懷 My Thoughts in Early Winter
·Holding Hands
·冬日隨筆(一)A Winter’s Poem (1)
· 再詠黃山雪霽 Huangshan (1) after Snow/Ode to Huangshan(1)
·賦得春江花月夜 A Moonlit Night on the Spring River
·Will They Gain Freedom?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26)-The Question I Ask & The Question I Fai
·歸真 Returning to Zhen*
·假新聞可不僅僅是假新聞那麼簡單 Fake News Is More Sophisticated Than Ju
·追夢人 For The Dream Seeker (Lyrics)
·人心在變 People Are Awakening
·追夢人ForTheDreamSeeker(Lyrics)
·《我不是藥神》:一個相關的小故事 ''Dying to Survive'': A Related Story
·一句話評劉霞獲釋 On Liu Xia's Release
·贈曾錚
·美國國會議員跟我學「退黨」
· 贈鴻玉 For Hongyu*
·兩份神韻捐款背後的故事 Stories Behind Two Donations to Shen Yun
·中共在貿易戰中進退失據:誤判還是本性使然?
·緊握神賜的權杖 Holding Firmly On To the God Bestowed Staff
·为你而来 Coming for You
·曾錚的圖片故事(27)Jennifer’s Photo Stories (27)
·搬家心得 On Moving
·夜來偶題 A Casual Poem in the Night
·秋夜 An Autumn Night
·My Second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Please Protect Journalists’
·Open Letter to Vice President Pence: Please Protect a Journalist’s Fa
·致川普总统的第二封公开信
·致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公開信
·The Story of the $20 Donation “Relay” 二十美元的「接力捐款」
·我母親護照被毀一事最新進展
·川普新聞發布會——一場近身肉搏戰
·楊潔篪魏鳳和與黨媒在美國演的雙簧戲
· 不動聲色 Stay Unmoved
·“A Rightist Who Does Not Talk”
·難民申請面試時的兩個小故事
·A Short Joke: The Heir of Communism! 小笑話:共產主義接班人!
·簽證的故事:「個中曲直說不盡」The Story of My Visas
·无题 Untitled
·不對等的「貿易戰」及世界應感激他們的另一原因
·An Unfair Trade War and Why Should the World Be Grateful to Them
·出塵 Transcending
·親歷獨立法庭判中共反人類罪終審判決 媒體反響空前熱烈
·My Comments on BBC's "Inside China’s 'thought transformation' camps"
·破天荒!BBC被允許進新疆再教育營拍攝!他們能看到啥?我來告訴你!
·China's Voluntary Donation System IS A "Crime Laundry" Fabrication
·四年級小學生就能發現的數學漏洞 爲何會「騙倒」專家?
·從華盛頓一線報導經歷 談貿易戰及美中關係未來走向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Help Chinese People to Break Away from the CC
·「中國不是敵人」?美國親共勢力反撲 我給川普的七點建議
·美國應該幫助中國人擺脫中共
·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 看見希望的金光——法輪功爲何屹立不倒?
·The Story of my Father- OFFICIAL TRAILER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恩费尔得出庭后被媒体包围。
   
   
   

   3月20日,一名曾做过十五年联邦大法官、得过澳大利亚勋章、有着“在世国宝”的称号人物,却为了一张77澳元的超速罚单,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在澳洲引起巨大轰动。
   
   这名突然“从天下掉到地下”的前联邦大法官名叫恩费尔得(MARCUS Einfeld),出生于1938年,今年70岁。说起他的资历,堪称“光彩耀目”。他父亲是新南威尔士州部长级人物,因此他可算出生名门,1962年成为律师,1977年成为“皇家大律师(Queen’s Counsel),1986年被任命为澳洲联邦法官,一直做到2001年退休。
   
   此外,他还是澳大利亚人权和机会均等委员会( Australia''s Human Rights and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的创会主席(founding president)、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Australia medal)获得者,被澳大利亚国民信托机构(National Trust of Australia)授予“在世国宝( national living treasure)”称号,他还曾因维护土著人利益而被称为“澳洲曼德拉”。
   
   有了这一大堆头衔,他的案件也就格外引人注目。
   
   事情的经过大致如下。
   
   2006年1月8日,恩费尔得的车被测到超速10公里/小时——在限速50公里/小时的地段开到60公里/小时,他因此接到一张77澳元(合1,831新台币,370元人民币)的罚单,另外还会被扣掉3分。在澳洲,如果三年内积累被扣12分,就要吊销驾照。
   
   如果他老老实实交上罚款,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可惜的是,他犯了“一个错误”——这是他后来对自己行为的描述——说那天车不是他开的,是借给了一个名叫布雷南(Teresa Brennan)的美国朋友,这个朋友现已回美。
   
   本来法庭已接受了此说法。但坏就坏在那天法庭听证时有一个《每日电讯》(DAILY TELEGRAPH)的记者在场,该记者做了简单的几行字的笔记,在下班前交给一名同事。这个同事大概是出于做记者的习惯,本能的将“布雷南(Teresa Brennan)”这个名字输到电脑上去Google一下,想看看布雷南到底是何许人也,结果发现她是个教授,三年前就已死于车祸。
   
   这样,恩费尔得的第一个谎言当然就穿帮了。西方的记者就是这样,一旦发现“大人物”的过错,那是一定要揪住不放的。
   
   很多撒谎者大概都有过类似经历:谎言被揭穿后,不得不编造更多的谎言去圆之前的谎。于是恩费尔得又写了一份长达20页的法律宣誓证词,说自己那天确实没有开车,开车的是一个名字跟那位已去世的美国教授Teresa Brennan只差一个字母的名叫Terese Brennan的女士。
   
   然而这次,恩费尔得的证词不象第一次那样未经怀疑就被接受了。事实上,警方已开始介入调查。通过手机拨打和信用卡记录,警察发现恩费尔得在事发之时的确在那个区域“出没”,而不是象他之前所说的那样根本不在悉尼城区。
   
   这个谎言穿帮后,恩费尔得又改口说,那天他确实是在那个区域,不过他开的是他92岁高龄的母亲的车,不是他自己的车。
   
   他母亲刚好住在一处管理完善的公寓楼,公寓楼有数码摄像机,对出入车辆进行监视,且公寓楼管理处保留了80 到 100GB的录像资料。警方检查记录后,发现案发当日,恩费尔得母亲的车一整天都留在公寓楼里,根本就未曾开出去过。
   
   更富有戏剧性的是,恩费尔得的律师罗恩(Michael Ryan)跟一个名叫克里斯沱丝(Marie Christos)的妓女有来往,克里斯沱丝怀疑罗恩跟另一个女人有染,因此凌晨三点爬起来去扒罗恩的垃圾箱,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证据,结果却翻到已被撕碎的与恩费尔得超速案有关的文件。克里斯沱丝把文件拼起来,发现里面有“猫腻”,于是把它交给警察和媒体,再爆特大冷门。倒霉的罗恩为此不得不离开律师事务所,并将终身不再从事律师行业。
   
   警方完成调查之后,当然有了足够的证据对恩费尔得提出刑事指控。
   
   3月20日,是法庭宣布裁决的日子。在这起已经拖了好几年的事件中,恩费尔得被搞得精疲力尽,几近身败名裂。大约是为挽回一点公众形象,他同意澳洲ABC电视台著名时事节目Four Corners摄制组在他上庭听判之前对他进行采访和跟拍。
   
   在去往法庭的路上,曾制作九号台著名专题节目《红墙背后》(Behind Chinese walls )、现为ABC工作 的名记者费顾森(SARAH FERGUSON)问他,他预计之中的宣判结果将是什么,他会不会被判坐牢。
   
   恩费尔得说,也许会吧,但他同时又强调,他的律师找了许多证人,来证明他这一生中做了很多有利于公众之事,也许法官会综合考虑。可以看出来,他当时还是心存侥幸的。
   
   然而,法官的宣判让许多人都非常吃惊:以“伪证罪(perjury)”和“蓄意妨碍司法公正罪(willfully trying to pervert the course of justice)”判处恩费尔得三年有期徒刑,且必须坐满两年方能申请假释。其中伪证罪的刑期为九个月,蓄意妨碍司法公正罪的刑期为两年零三个月。
   
   听到此结果时,恩费尔得面如死灰,几乎站立不稳。宣判结束后,他直接就被拉到监狱去了。
   
   至此,恩费尔得成了澳洲历史上第一名被锒铛下狱的(前)法官。相信他定会因此“名留青史”。
   
   此事让许多人唏嘘不已,也让人再次见证了什么叫“法制社会”。在澳洲,一个人如果遵纪守法、不逃税、不闯红灯、不超速(或超速后老实认罚),日子会非常好过;反之,违法的“成本”却非常高,无论你有什么来历。
   
   当然,新闻自由和以发掘真相、揭露谎言为天职的自由记者的存在,也是法制社会的另一基本保证。
   
   Four Corners制作的专题节目《声名扫地的恩费尔得 (The Dishonouring of Marcus Einfeld)》结尾处恩费尔得与记者之间的对话意味深长:
   
   恩费尔得说:“这是犯罪,全错了。如果人们都象我一样破坏法规,社会会崩溃,会陷入混乱。每天都有人在撒谎。”
   
   记者说:“这听起来更象(之前的)那个法官恩费尔得在说话。当他坐在被告席中时,那个作为法官的恩费尔得哪里去了?”
   
   年退休金高达20万澳元、却为了77元将付出终身代价的恩费尔得喃喃的答道:“是啊,他哪里去了?问的好。不见了,不见了,消失了。”( Yes, where was he? Good question. Gone. Gone. Disappeared. )
   
   
   台湾《看》杂志首发
   
   
   
   2009年4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