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各位,这篇博文匆匆而就,放上后却想不出一个适当的标题,但总不能没有标题吧,所以,我请读者帮我想一个标题,又要雷人又不能扯得太远,请把你的建议写在留言里,得到其他读者支持最多的,我就立即加上去,谢谢你。)
   
   如果综合计算一下,北京应该是世界上头号大城市了,而且也绝对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城市,但我知道有些数据不好公布的。毕竟,北京既不是产业基地,也不是金融中心,却发展如此之快,远远超过了中国的平均发展水平,这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就我的印象,世界其他国家可能没有发展如此之快的大城市了。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那几个小树看上去好可怜啊)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在阳光的背面,照到了透明的水立方里面的钢筋结构,可谓外柔内刚)
   
   今天和朋友去参观鸟巢、水立方等。游客很多,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我也被感染了,感觉好极了。在鸟巢旁边,一位农村来的农民自豪的说,看这家伙多威风,听说英国人看了后,就后悔申请举办伦敦奥运会了,他们哪里有钱搞这么好的体育场。
   
   这位农民的话让和他一起来的一群农民都开怀大笑起来。我们都随人群一起来到售票处,当看到50块钱的门票时,那位农民收起了笑容,犹豫了一会,回头劝说一起来的老婆孩子等说,太贵了,咱们这么多人,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看一样,里面我们在电视上不是都看过了?
   
   我为他感到有些难受,但他们人实在太多,否则,我就会为他付掉这区区的50元人民币,甚至连水立方和体育中心的门票也一起帮他付了。我们买了门票,离开时虽然看到这位农民脸上稍微有些遗憾的表情,但他的自豪感依然在鸟巢的阴影下不减,我心里稍感安慰。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北京的一切都在变,但有些东西却是不变的。我就在鸟巢的售票窗口上看到一个久违的词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它了,却出现在这里。那就是窗口上写的“革命伤残军人”中的“革命”这个词,让我好一阵激动。顺手拍了下来,售票亭里的女子看到我拍照,忸怩作态,她们哪里知道,她们即便真的很美,在“革命”面前,她们又算得上什么?
   
   相比较这些年中国一天一个样的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外国的一些地方的城市实在是没有什么变化,我曾经对一位十年内要第三次到美国和欧洲旅游的朋友说,你是不是有病?美国的风景点在近20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欧洲可能在近三十年都没有任何变化,有必要一趟一趟去美国和欧洲旅游?要旅游,就去北京上海,每年一次,保准你年年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而且,我顺便加了一句,那些不变的风景也许会永远存在,而我们这些一直在变的风景也许有那么一天,就好像被革命了一样,再也没有了!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纽约华尔街,有点萧条,圣诞老人在吹笛子卖艺)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十年前你去过的地方那个,十年后再去,你会发现,那里的一砖一木仍然一模一样)
   
   澳洲悉尼也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城市,每一次走她的街道,都很乏味,不过,这次例外,哈哈,在悉尼最大的书店的橱窗里,竟然躺着两个美女,原来她们在为一本书做广告。哈哈,莫非真是“书中自有颜如玉”,扯,又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色情书。看起来,我今后可以写一本书,请他们做广告。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北京虽然年年都在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威风,可是我就是喜欢不上,我也想和她培养一点感情,以便于我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或者工作一段时间,可是,我受不了她,不知道为什么。
   
   相比较而言,我还是喜欢广州,广州很有意思,至于哪里有意思,我也说不清楚,就如我也说不清楚北京没有意思一样。总体感觉广州这个城市更加接近中国的真实,也更加接近我的内心。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广州新市桥底下的流浪家庭)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广州新市街头卖艺的孩子,一个简陋的梯子,一个顶住,另外一个登上去)
   
   也许还有一个判断我喜欢和不喜欢的标准,我可以在没有事的时候在广州或者香港的街头散步,但却不愿意在北京的街头散步。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在广州新塘作调研时发现街道上各类招工广告少了,但这个广告找男保姆,我行吗)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是否喜欢某个城市,可能和这个城市里有什么人有关,当我不喜欢某个城市的时候,那个城市其实也不喜欢我啊。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我喜欢的城市还有香港,希望永远不变的香港啊。上次到香港拍下这张照片,大家看看,注意,向左边看,啊,对了,一定要向左边看!那里有男孩和女孩举着牌子,那牌子上是英文“免费抱抱”,也就是你可以去和他们拥抱,不收钱的。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香港铜锣湾,我经常流浪的地方)
   
   哈哈,看到我照相,那个男孩和女孩都看过来了,眼神里期待我们去拥抱他们——可是,那女孩看上去太小,否则,我真应该去抱抱她,看上去她已经好久没有人抱过了。
   
   
   
   杨恒均 2009-3-8 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